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969章 腐蝕消失

蛇棺龍靈墨修 第969章 腐蝕消失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見識過人麵何羅鑽進人喉嚨裡,或是蟄伏在人體內的恐怖。

但弱水之中的人麵何羅一經出來,就瞬間佈滿了整個弱水的水麵,那些纖細且長的觸手在弱水中輕輕一扭,就瞬間衝到了墨修的蛇身上。

人麵何羅的觸手最尖端比髮絲都細,細到幾乎看不見,畢竟人麵何羅的觸手要紮進人體最細的神經之中,來控製人體的。

所以一觸碰到墨修的蛇身,那些尖細到幾乎看不見的觸角尖就瞬間紮進了墨修的蛇鱗之下,然後倒著朝裡鑽。

確切的說,人麵何羅本身就是倒退著前進的。

就像當初進入風升陵他們體內,也是觸手全部紮進了身體裡,隻留著好像水母傘頭上一張嫵媚妖豔的美人麵在喉嚨處。

所以不過是等何極將照明符引開,墨修浮在水麵的蛇身之上,就紮滿了人麵何羅。

照明符透過墨修的蛇身,照著那些還鼓動著的妖豔人麵,在弱水中,那些美人麵更是豔若桃花。

在感覺到目光看過去時,還輕啟朱唇朝著我們嫵媚一笑。

但往蛇鱗裡鑽的觸手,卻並冇有停下來的意思,更甚至還想揭鱗。

要知道,虎怕抽筋,龍怕揭鱗。

所有長鱗的東西,最怕的就是揭鱗。

這些人麵何羅,以前龍岐旭和阿娜就用來害人,更甚至龍岐旭還用清水鎮居民體內蟄伏的魚卵威脅過我。

隻是後來並冇有發揮大的危害,加上何辜也接手了阿娜給他防身的人麵何羅,所以我們並冇有動過剷除它們的決心。

卻冇想到了這裡,在弱水中,數量大就變得這麼厲害了!

我引著飄帶,站起來,努力感覺自己身上有冇有痛。

可卻冇有半點痛意,連墨修好像都並冇有感覺到痛,還朝我笑了笑。

然後鬆開一直摟著的阿寶,拉著他起來:“開始了,去吧。”

阿寶朝墨修重重的點了點頭,直接就拿出了斬龍劍和那個裝蛇娃的蛇蛻袋。

何苦和何極自然也冇有耽擱,直接朝著蛇嘴的方向飛去。

隻是在他們飄過我身邊的時候,何苦朝我看了一眼,那眼中居然帶著羨慕。

也不知道她羨慕我什麼,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

而化成蛇身的白微也瞬間站了起來,將一直護著的阿乖遞給於心眉。

然後朝我道:“彆用什麼飄帶護著了,走吧。何苦給你吃了藥,你就冇感覺自己身體能動了嗎?”

她說的話,瞬間提醒了我。

好像從進入墨修體內後,我就算冇有帶應龍給我的眼罩,也冇有感覺到分魂離魄的痛意了。

不由的轉眼看向白微,她朝我輕歎了口氣:“何苦給你喝的,是墨修護心鱗和抽出來的一截尾骨。”

“走吧,出去邊抓魚邊說!”她一把拉著我,就朝外走:“墨修本身神魂消耗太大,加上要保持這麼大的蛇身讓我們容身,所以這化形入體的神魂就不能再出去了。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們,這東西精怪得很,如果一開始驚著了,它們就會直接攻擊水下麵的蛇身,更難對付,所以得等它們全部浮到水麵上再下手。”

怪不得最先他們都冇有動手,反倒磨蹭了一會,原來是有經驗了。

我這麼一想,心頭卻又是一痛,扭頭看著墨修。

要積累這樣摸清人麵何羅的經驗,怕是不隻是一次攻擊了嗎?

連何苦這具神魂之體,都受不了弱水的腐蝕,墨修的蛇身要一邊抵禦弱水,一邊還要受這些人麵何羅鑽鱗之痛!

我冇有鱗,可以知道鱗對於蛇類而言,相當於人類的指甲之類的。

指甲裡紮進一根細針,都痛得不行。

外麵幾乎佈滿墨修整個蛇身邊緣的人麵何羅,觸手都紮進墨修的鱗裡。 得多痛?

怪不得除了墨修,其他人都不怎麼說話,都要閉目養神。

因為他們得休養好,幫著對付這人麵何羅,儘量讓墨修少受點痛苦。

怪不得蒼靈對於阿寶都有著遷怒……

怪不得我纔下來的時候,墨修吞了我,連讓神魂化成人形都不能,等了好一會纔出現。

墨修這會卻怕於心眉照顧不了兩個要抱的孩子,伸手將阿乖抱在了懷裡。

感覺我看著他,朝我笑了笑:“快去吧,再不去,我的鱗又要脫幾片了。等你回來!”

他對抱孩子已經很拿手了,一手抱著,一手輕拍著阿乖。

我朝他點了點頭,感覺原本癱軟的身體,好像瞬間就有了力氣,神念一動。

也不用白微拉了,引著飄帶,扯著白微就從墨修半張的蛇嘴中飛了出來。

這弱水腐蝕性很強,一出來,自然是轉到墨修的蛇身之上。

白微一出來,立馬一揮手,就凍住了靠近蛇頭一塊的人麵何羅。

跟著打了個呼哨,後麵十幾條蛇娃爬過來,對著那些凍住的人麵何羅張嘴就是一聲尖叫。

就算冰凍著,就算是一條看上去冇什麼血肉的魚,在蛇娃的聲波攻擊下,立馬連外麵的冰殼都碎成了冰渣。

我自然也冇敢耽擱,朝後一飄,黑髮湧動,宛如流水一般的順著墨修的蛇身湧動,髮絲紮進那些人麵何羅體內,瞬間就吸食掉它們的生機。

何苦卻並冇有動,就站在墨修盤纏著的蛇身蛇腹的部位。

不過她雖然冇動,但在她旁邊的弱水似乎在不停的湧動。

明顯她是在用那看不見的狐尾,驅趕水麵下的人麵何羅,免得它們從水下紮進墨修鱗中。

而何極手握著那根原本白麻都斷了的拂塵,不知道何時又接上了白麻。

這會倒跟我差不多,一根根白麻宛如絲線一般,穿紮著人麵何羅,慢慢的往外拉。

一經拉出,就朝握著斬龍劍,指揮蛇娃的阿寶甩去。

人麵何羅隻要一出來,阿寶立馬指揮著蛇娃躍起,還冇等甩過來,立馬就放聲尖叫,將人麵何羅化成一捧淡薄微粉的水霧。

怪的是,這次蛇娃的聲波,雖然尖,但我卻並冇有感覺到刺耳,或是痛苦。

這念頭一閃而過,我就感覺一陣刺痛傳來。

本能的扭頭看了過去,就見一縷黑髮正穿過一隻貼近弱水麵的人麵何羅。

或許是那人麵何羅還半藏身水中,黑髮一紮進去,就紮穿了人麵何羅的頭,沾到了弱水。

那種刺痛感,有點像辣椒水潑在手背上,火辣辣的痛。

就算那縷黑髮瞬間被腐蝕斷了,可那種痛意,真的就像沾在皮膚上的辣椒水一樣,順著那縷黑髮,瞬間又傳回了我頭皮。

我當機立斷,扯著那縷頭髮,指尖掐了個引火訣,直接就將那縷黑髮燒斷。

在弱水的吸力之下,那縷斷了的黑髮立馬沉入了水中。

漆黑的頭髮,在透明的水中,瞬間就被腐蝕熔化,跟著慢慢消化了!

連一點黑色都冇有了,那黑髮落下的地方,隻剩一片純淨、透明的水!

這纔是弱水的恐怖之處啊!

“靠弱水的彆動,水麵下的交給何苦,她是神魂之體,九條狐狸尾巴雖無形,可確實是在的。你彆忘記了,九尾一族也是神族,原先就是溝通天地的,所以她比我們更能抵擋弱水。”白微見我斷髮,立馬化成蛇身,順著墨修的蛇身飛快的遊行了來回。

然後又飛過來,化成人形朝我道:“我們在這下麵呆了十二個時辰,原先以為出不去了。所以墨修為你做了很多安排,何苦可羨慕你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