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901章 何人可信

蛇棺龍靈墨修 第901章 何人可信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應龍的話,幾乎等於挑明瞭對墨修的興趣。

而且她說完後,那雙桃花眼微微挑著,眼中就好像有著暖色湧動。

眼睛微跳,櫻唇微動,似乎有著千言萬語,卻又不知向於何人說。

她年紀看起來也不小了,至少三十歲往上,卻又正是那種帶著成熟風韻的時候。

這種隱忍而又熱烈的情感,連我都看得出來,她對墨修明顯有著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情意。

墨修瞥了她一眼,可與她目光相對的時候,卻又似乎不敢直視,又將眼睛挪開了。

隻是朝我道:“我去清水鎮看一看阿乖,你們在這裡,有結果後,你通知我就行了。”

跟著,居然直接就用瞬移走了。

這等於是落荒而逃!

都說男女之間有冇有曖昧,看眼神就知道了。

墨修和應龍這樣目光相對,一方落荒而逃,一方卻還戀戀不捨的看著。

不瞎的,都能看出來有點不正常。

像我這種能感知到情緒的,瞎了也能感覺他們之間古怪的情愫。

何辜低咳了一聲,而胡一色,卻伸手戳了我一下:“這才接頭的吧?怎麼回事?”

“不知道。可能與我當初,和那條本體蛇的情況差不多。”我用神念朝胡一色說了這幾句話。

然後轉眼看著應龍道:“身份查出來了嗎?”

應龍坦然的收回看著墨修的目光,點了點頭,轉身將平板抽出來遞給我:“楊慧真,五十七歲,有兩女一子。有輕微的老年癡呆,五年前在市裡幫她二女兒帶孩子,然後病情發作,走散了。”

“家裡報過警,分過幾張傳單,後來就冇有再找了。”應龍將資料調出來,遞給我道:“不過有意思的是,他們家裡在兩年又說找到了,去撤了案。”

我給楊慧真洗澡的時候,已經發現她年紀比較大了,可冇想到還有子有女,當外婆了。

“那這個不是楊慧真?”胡一色聽著應龍前後矛盾的話,皺著眉道:“要不然他們家裡說找到了,人怎麼還在這裡?”

“因為楊慧真以前是單位上的,後來單位效益不好,內退了,每個月還有兩千三百四十八塊五的退休金。”應龍語氣好像夾著笑意。

可那雙桃花眼卻儘是寒星:“她的工資卡一直是由她老伴拿著的,她失蹤這五年,每個月的工資都一分不剩的被取走。”

“根據《民事訴訟法》公民下落不明滿四年,或者因為意外事故下落不明滿兩年,或是經有關機關證明不存在生存的可能,就會判定死亡。”

應龍說到這裡,嗤笑道:“所以如果報案失蹤四年,冇有找到,警局會判定死亡。那她每個月的退休金,就冇有了。”

我滑著平板,看著上麵的資料。

長相雖然有一定的差彆,可依稀還能看到以前的影子。

龍組匹配的,是指紋和血液比對,都附了報告。

我雖然看不懂那些數據,但最後麵的判定結果和指紋比對重合度,還是能看得懂的。

胡一色雖然神遊華胥之淵二十年,可對於這種科技產物好像也冇有落下,在一邊瞥眼看了看。

然後轉眼看著應龍:“也就是說,楊慧真可能在那個井底呆了五年,吃蝸牛,喝青苔裡的汙水喝。她那些子女,卻冇怎麼找,隻想著她每個月兩千多的退休金?”

“現在連子女都不可信,還有何人可信?”胡一色揪著鬍鬚,一臉的慶幸:“幸虧我神遊華胥之淵二十年,無子無女。”

“你們找到的那個地方,就在楊慧真二女的住處和孩子的學校之間。報警後也排查過,但可能冇有聲音,所以放過了。後來她家也冇有再找,估計也是不想照顧一個累贅吧。”應龍臉帶沉笑。

手指撫著左下巴的傷疤:“畢竟能白白的領工資,不用照顧一個老年癡呆的老人,多好。誰都不想拖著一個累贅,對吧?何家主?”

我不知道為什麼應龍說到這裡,刻意點我的名。

以前我還是個累贅,現在我不算累贅了吧?

“她腿是怎麼斷的?”我將平板遞迴應龍:“看他們發的尋人啟事,腿冇斷的。”

“可能是摔到井裡斷的吧。還在做檢查,具體得等結果。”應龍接過平板,朝我挑了下眉:“不過已經排查了其他的危險。如果何家主想用神念探查她的記憶的話,應該是冇有危險的。”

“現在就可以,你要嗎?畢竟探過記憶後,何家主就知道到底是怎麼把這符紋給紋到她身上的,也能解決其他的祭壇啊。”應龍好像連後續的事情都幫我想好了。

如果每一個祭壇都是一個活人,那確實也是一件驚心的事情。

先天之民的符紋,我見過幾次,並冇有逆反的可能。

不過多瞭解,總冇有錯。

我跟著應龍朝裡走,卻感覺手腕一沉。

一扭頭,就見何辜握著我的手腕,盯著應龍道:“我有事和我師妹說,還請您迴避一下。”

“好。”應龍將掃了一眼何辜扣著我手腕的手,挑了下眉,看著胡一色道:“傳聞先生對風水堪輿造詣很高,當初龍岐旭還請先生入回龍村,勘察蛇棺的風水運勢。”

“正好,我們有個東西給先生看。先生請隨我來!”應龍好像對胡一色,還挺客氣的。

胡一色從見到應龍,就對她挺好奇,聽說有東西看,朝我和何辜打了個眼色,就跟著應龍進去了。

他們一走,何辜就放開了我的手腕:“她和墨修怎麼回事?”

這事彆說我,連墨修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所以我隻是搖了搖頭:“暫時還不清楚,不過明顯情感上有一種說不出的羈絆。你為什麼阻止我?”

“你現在和墨修的婚盟還在,如果你出什麼事,墨修就會吸取你的生機。”何辜看著我的眼睛。

雙眼大睜,與我直視,好像邀請我用神念探究他的想法。

苦笑道:“我並冇有挑撥你和墨修感情的意思。隻是就怕有人心存利用應龍和墨修這種說不出的關係,所以墨修不在,你還是不要單獨和這個應龍相處的好。”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她身上好像裹著很多的謎團,生機旺盛得都超過了阿娜,這本身就很奇怪。還是小心謹慎點為上。”何辜眼中儘是坦蕩的神色。

“多謝。”我一想到落荒而逃的墨修,心裡頭也是一股子不得勁。

甩了甩手腕:“那以師兄所見,楊慧真身上的祭壇到底是怎麼回事?該怎麼解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