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90章 冇有如果

蛇棺龍靈墨修 第90章 冇有如果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看著地上死掉的牛蠅,我腦中豁然有什麼閃過。

任由牛蠅叮咬,左手將阿寶抱住,右反轉剃刀,直接劃過鎖骨處……

刀似乎劃過那些鱗片,跟著鮮血湧出,淡淡的血腥味在空中散揮開來。

原本圍繞著我的牛蠅似乎在害怕什麼,嗡嗡的飛走了。

我反轉刀身,追上那些抬著張道士的牛蠅,將阿寶往肩膀上一放,直接劃破掌心將血灑了過去。

血過之處,牛蠅如同被噴了藥,飛快的遊走。

我將張道士拉進來,看著那對用蠱術的老夫妻,慢慢扯開脖子下的衣頸,將那個鱗紋露在她們麵前:“這就是蛇棺,你們想要,進來啊?”

“我龍靈就在這裡,有本事你們過來,彆對彆人下手,再有下次,我就算死,也要拉著你們一塊進蛇棺,你們不就是想要蛇棺嗎!”我握著剃刀,盯著她們。

拖著張道士轉身就走,阿寶趴在我肩膀上,對著那對老夫妻呲牙低吼著。

我將被撞暈的張道士放在電動車上,怕他身上還有什麼蠱蟲之類的,乾脆又給自己多劃了一刀,將血塗在他身上,將他綁好。

對麵的老夫妻似乎被蛇棺的鱗紋震住了,目光一直盯著鎖骨,以及趴在我肩膀上呲牙的阿寶。

我將一切弄好,見她們依舊站在溪對岸冇有離開,看樣子並不是這麼容易死心的。

不遠處的山林裡,似乎一片寂靜,看樣子來的隻是這麼老夫婦,可暗處還不知道藏了多少人,隻等我過了界碑,再動手!

抱著阿寶,輾過滿地死掉的牛蠅,回鎮上去。

剛駛回省道,還冇走多遠,就碰到何辜開車過來。

見到我,忙將車停了,把張道士抬下來。

等上了麪包車,我這才發現牛二也在,他突然見到我,抱著我哇哇的大哭:“龍靈,你這是怎麼了?”

阿寶立馬朝他呲牙,伸手就把他拉著我的手拍掉。

牛蠅叮人,也是很痛的,被牛二這一抱我才發現,自己手上、胳膊上被叮了很多包,又紅又腫,痛得厲害。

“你不該去救張道士的,他自有師門,由他的師門出手就行了。”何辜聲音裡帶著不認同。

沉聲道:“就算再急,你等我和何極師兄回來,再去救也行啊?再不濟,你也該找蛇君啊。”

蛇君?

墨修這會怕是恨不得將我殺了,讓“龍靈”出來,怎麼會幫我!

“如果我跟你們說了,你們會去救嗎?”我用剃刀劃開胳膊上一個被叮的地方。

這牛蠅很毒,跟被蚊子咬了一下,叮了就是個硬幣大的腫塊。

我跟小時候掐蚊子包一樣,在一個腫塊從被叮的血點處,劃了個十字,然後擠一下,將膿血擠出。

何辜被我一問,後背似乎僵了一下,握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沉聲道:“我會說服何極師兄救的。”

阿問說了,玄門各成一派,就算問天宗大師兄出麵調和,也冇有阻止那些人想入鎮的決心。

他意思就是很明白,問天宗不會出手。

同理,操蛇於家也不會出手救張道士。

她們冇必要為了我的不忍心,去和那些個煉蠱術的對抗。

何辜心裡有底,這次來也隻是他一個人來,怕是何極還不讓他來的吧。

連秦米婆明知道我是去救張道士,也還是選擇留在家裡收拾那棵藥,這就是他們玄門中的各成一派,相安無事……

牛二哭了一會,就跟阿寶兩個對上了,哼哼哈哈的互相拍著手玩。

我坐在車上冇事,就將胳膊上的腫塊,以牛蠅叮過的血點為中心,全部劃了一個個小小的十字。

還彆說,居然有小時候掐蚊子包的那種意趣,而且讓我內心安穩。

何辜將車開回去的時候,張含珠已經醒了,聽到車聲,急急的跑出來。

何極站在二樓,低頭看著何辜,目光帶著深深的無奈。

張含珠見張道士滿身是傷,抱著他臉色發白,哭都哭不出來,隻是看著我:“謝謝你,龍靈。”

我朝她笑了笑,朝一邊的阿問道:“張道士肯定是被蠱術控製了,你們看一下,想辦法幫忙解了吧。”

那對夫妻能這麼爽快的放張道士過岸來,肯定是準備用張道士抓我過去的。

他們倒是算得準,三個計劃,要不就是我牽牛送回去,他們拉我。

然後就是張道士,最後纔是那漫天的牛蠅。

不過因為牛蠅太多,怕已經惹了暗處的玄門中人注目,所以他們也冇有再出手了。

“好。”阿問朝我點了點,扶著張道士就進屋了。

張含珠想跟進去,我忙叫住了她:“含珠。”

她臉色發急的看著我,眼裡水光閃爍。

“我知道馬上要高考了。”我抿了抿嘴,抱著在我身上爬來爬去的阿寶:“可你爸這樣子,怕是以後也不太安全。你看……”

我張嘴看著張含珠,卻發現不知道怎麼開口了。

張道士從胡先生嘴裡知道了一些蛇棺的東西。

現在那些人找上張道士,除了張含珠和我關係好,也有這一重。

就算這次救回來了,以後呢?

張含珠看著我,愣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我會放棄高考,帶著我爸出鎮的。”

張含珠的成績比我,是學校重點培養的尖子生,所以我每次去找她玩,藉口都是有題不會。

我們聊過考個大學事,她的目標是首都的大學,她還勸我,讓我不要怕的話,她會幫我搞題海突擊。

再不濟也可以考個首都的二本,到時她幫我選學校,近一點,還是可以一塊玩。

對於考大學,她向來都是自信滿滿的。

可現在就這樣放棄了,以後人生又是另一種軌跡。

希望不要像我一樣,深陷其中。

阿寶手還在我身上爬,我隻得不停的伸手去抱他,雙眼連看都不敢看張含珠。

張含珠卻看了我一眼,沉聲道:“龍靈,你自己小心。”

我輕嗯了一聲,張含珠轉身進去,到了門口卻扭頭了我一眼:“照顧好自己。”

就像當初她被綁架,救出來一樣,依舊是那句話,冇有抱怨。

我抿了抿嘴,鼻子發澀。

原來蛇棺不隻改變了我的命運,有多少人在那一夜開始,就被變改了。

回龍村,整個都冇了。

何辜哄牛二進去吃飯,牛二卻隻是看著我。

我朝他笑了笑:“快去吃飯吧!”

牛二這才轉身進屋,可一步三回頭的。

等牛二進去了,何辜才朝我道:“我送你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在車上打電話給於心鶴。

她明顯已經知道了,朝我低吼道:“你不要命了?那可是蠱河二佬,如果不是你的血剛好壓製蠱術,你這會就被那些牛蠅帶回去了。”

“冇事,蛇棺不會讓我死的。”我低嗬了一聲,朝她輕笑道:“再不濟,我還可以再待輪迴嗎。”

於心鶴冷哼了一聲:“能輪迴那個是你嗎!你想想浮千,現在那鬼樣子是以前活著的龍浮千嗎?她活著有想過自己會變成那樣嗎?”

“龍靈,你死了之後,如若不挫骨揚灰,你這具身體都逃離不了蛇棺和它所鎮的東西控製!”

她聲音很是著急,低吼道:“龍靈,你清醒點!你不想死成浮千那樣,或者被挫骨揚灰,就自己好好活著,彆管彆人怎麼死的!”

“幫我個忙。”我知道她這是真心的建議,隻是苦笑著把張含珠的事情說了。

何辜開著車愣了一下,聽我說讓操蛇於家想辦法接應張道士父女。

等我掛了電話,纔將車停在路邊:“龍靈,你不信任問天宗?”

我掛了電話,看著窗外夏日透過茶色的車窗,連光都變得暗淡了。

輕笑道:“冇有不信任,隻是張含珠是個女孩子,跟你們在一起不方便。於心鶴怎麼說也是個女的,好照顧她一些。”

還有一點,於心鶴她無論穿著談吐都像是普通人。

而問天宗,明顯宗派氣息比較重。

我不希望張含珠走進來,太凶險了!

何辜扭頭正色的看著我:“龍靈,如果那一晚我冇有幫蛇君以針催生你奶奶體內的絲蛇,你冇有被絲蛇咬,是不是就不會跟蛇君成婚?冇有這個蛇胎,是不是就不會像現在這麼麻煩?”

“至少蛇君,不會怕傷及你,直接去鎮蛇棺是不是?”何辜聲音有點自嘲,好像帶著悔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