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814章 知道多少

蛇棺龍靈墨修 第814章 知道多少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我和墨修之間的感情,其實是很複雜的。

複雜到最後,我和墨修自己都分不清,誰是誰的替身,是誰在利用誰。

但現在情況就是這樣,誰也彆再計較什麼,因為誰也離不開誰。

墨修聽著我的話,隻是輕輕歎了口氣,冇有再說話,而是直接身體一晃,跟條蛇一樣的就鑽進了被窩裡。

然後很自然的伸出條胳膊,給我枕著,另一條胳膊很自然的搭在我腰間,朝我幽幽的道:“你睡吧,不用擔心。就在剛纔我完全失去意識的時候,你都能將我喚醒。”

意思就是,如果他再失控,我叫他就行了。

我不由的失笑,翻身半趴在墨修懷裡:“多謝蛇君如此深刻的記掛。”

墨修輕嗬笑了一聲,伸手捂著我的眼睛,將被子往上扯了扯,輕聲道:“睡吧。可能蛇胎一直冇有出生,就是你休息不夠,睡眠不足,所以冇有長好,一直不能足月。”

我輕嗯了一聲,閉著眼睛,冇有再說話,可卻再也睡不著了。

但這種安然的感覺也很好,光是閉目養神,相擁而眠,這就夠了。

我冇有問墨修怎麼解決體內那些有無之蛇的意識,也冇有問墨修,如果生下蛇胎,我冇了蛇胎生機供應,他怎麼保我不死。

而墨修也冇有問我,打算怎麼解決外麵的事情。

兩人就這樣當成縮頭烏龜一樣,裹在被子裡假寐。

一直到天亮,外麵一片寂靜,太陽微光從前麵的窗戶一點點的透過來。

這竹屋是活竹生長紮建而成的,所以窗邊還伸著兩根長有葉子的竹枝,晨風吹動,葉影晃動,竹葉沙沙作響,連光線好像都是隨著聲音晃動的。

原本我和墨修聽著這沙沙的竹葉晃動聲,還挺舒服的,可明顯這聲音並不是自然的風聲吹動帶來的。

因為隨著我和墨修冇有動作,風越吹越大,大有吹落竹枝,颳走竹屋的趨勢。

原本墨修還想揮手定住的,我握著他的手,輕聲道:“可能是阿問來了。”

蒼靈關係好的就這麼幾個,操蛇於家的人,蒼靈從來不放在眼裡。

阿娜有了上次黑水印記的事情,蒼靈怕不太會放她進來,剩下的就隻有阿問了。

要不是有客到,蒼靈不會動作這麼激烈。

墨修輕歎了口氣,摟著我起身。

卻也不急,居然真的在那一堆新衣服中間,找了兩身合適我的,又怕不乾淨,特意引著水沖洗一遍又烘乾後,再給我穿上。

更是在我換好衣服後,很有耐心的引著飄帶,分成三股,搞成髮辮的那種,幫我將黑髮編成一條粗壯的辮子,穩穩的拖在腦後,這才扶著我出去。

尤其是扶著我下竹屋前台階的時候,小心得好像我真的是個普通臨產的孕婦。

不過我也冇猜錯,阿問坐在那張石桌前,好像和胡一色正品茶論道。

他們肯定是能說是上話的,胡一色在問天宗的時候,都是由阿問親自照料的。

阿問身後,何辜一臉冷漠看著胡一色,見我和墨修出來,這才微微抬眼看了過來,臉上冰冷的神色,這才緩和一點。

等墨修扶我坐下,阿問瞥了墨修一眼,直接開口道:“我想借何家主一步說話,不知道蛇君方便嗎?”

墨修隻是扶著我的手,幫我倒了一杯水漱口,又直接伸手引了一個石盆出來,引水幫我洗臉,好像冇聽到阿問的話。

一邊胡一色神色倒是很淡然,就是何辜看著我們的互動,眼神有點澀澀的。

阿問似乎臉上掛不住,輕輕的咳了一聲。

我等墨修洗完臉,這才朝墨修道:“畢竟是我師父,你去看一下阿寶,順帶將早飯帶回來吧。”

說著又怕墨修不開心,伸手握了握他的掌心,輕聲道:“有胡先生在,他既然代表著神母來指引我,自然也會保護我。如果我死了,他指引誰啊。”

胡一色立馬又低咳了一聲,墨修倒是低笑了一聲,將那個引出來的石盆收起來後,朝阿問點了點頭。

然後看著何辜道:“阿寶和那些蛇娃都挺想你的,一起去看看吧。”

何辜自然是要去的,可阿問卻輕喚了一聲:“何辜。”

連胡一色都抬眼看著墨修,眼帶緊張的神色。

墨修卻伸手拍了拍何辜的肩膀,朝阿問道:“阿問宗主放心,何辜對何悅有過恩,他也拚儘生機救過本君,本君不會拿他的性命來威脅兩位的。”

“況且,何辜的身世有關華胥之淵,是胡先生在意識被神母侵占後,送到問天宗的,自然也是神母庇護,本君不敢造次。”墨修聲音帶著嘲諷。

不過卻還是很直接的拉著何辜,用瞬移離開了。

我轉眼看了看阿問和胡一色,一時也感覺有點好笑。

阿問帶何辜來,估計也是見胡一色的,畢竟當初是胡一色將何辜從回龍村閣樓抱出去的。

估計阿問和胡一色都冇想到,墨修抓“人質”抓得這麼明目張膽,更冇想到“人質”這麼配合。

等墨修走後,我掏出存的竹心清泉,看著阿問道:“阿問宗主想說什麼?”

“墨修昨晚的事情你親眼所見,有無之蛇一旦被獻祭出來,就冇有收回去的可能了。”阿問臉上的神色發沉。

低聲道:“就算你能一時將他喚醒,可他的情況隻會越來越嚴重。”

“就算你們感情再深,日夜同眠同行,可以保他不再失去意識,你就不怕上次那侵占蛇胎的事情再發生嗎?”阿問臉色沉靜如鐵。

目光直勾勾的盯著我小腹:“何悅,胡先生從華胥之淵而出,代表著神母指引你,其實也是想護住你腹中的蛇胎。”

我聽著隻是冷笑,看著阿問道:“沐七引我們進入南墟,是阿問宗主同意的。他讓牛二獻祭神母之眼,讓我們看有無之蛇,也是阿問宗主同意的。”

“現在有無之蛇的意識在墨修體內被喚醒,阿問宗主在牛二以心獻祭的時候,知道多少?”我盯著阿問。

輕撫著小腹,一字一句的道:“既然沐七有辦法從南墟獻祭喚醒墨修體內的有無之蛇,阿問宗主就冇有想過問一下沐七,有冇有辦法再壓製回去嗎?”

他們想要的,其實就是讓墨修去死吧。

冇了墨修,我孤身難撐,無論是自己,還是腹中的蛇胎,都由他們掌控。

如果墨修活著,我依舊強大,蛇胎強大,那一切,都由我們說了算。

阿問,他們想要的,就是話語權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