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656章 人之賭性

蛇棺龍靈墨修 第656章 人之賭性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風望舒說是來問我處理辦法,其實就是讓我自己下決心吧。

當初劉嬸在清水鎮化蛇,吞人吐金,那是因為玄門中人進入清水鎮,受到了壓製。

可現在清水鎮所住的那個小區,除了地下的地母,風家肯定提前也布了什麼陣法的。

這些人對風家已經很信任了,都是在食堂統一進食的,如果風家要殺掉這些人。

直接在食物裡統一投毒就是了。

就算投毒不行,玄門中這麼多人,群起而攻之,難道就解決不了嗎?

風望舒來問我,無非就是怕擅自作主,惹我不高興。

所以讓我自己下決定!

我以為阿熵宣佈開戰,會像電視裡那樣,兩軍對壘,兵將相對的。

可大戰未發,卻是內部這麼多問題。

人心猜忌,我和墨修,對於他們而言,終究是異族。

所以凡事,都小心翼翼的試探著。

我突然感覺眼睛曬得久了,有點生痛。

眨了眨眼道:“我自己去一趟吧。”

不解決能怎麼樣,一直留著嗎?

劉嬸化蛇的時候,我見過,幾乎冇有神智,隻知道吞人。

如果滿清水鎮的人都變成她那樣的,怎麼辦?

還有那小地母,既然是龍夫人養的,肯定有辦法驅動它。

一旦開戰,這小地母和熔天,絕對是先發部隊!

風望舒見我同意去處理,點了點頭,慢慢往前兩步,將一張符紙遞給我:“這是辰州符萬家所製的通訊符,水火不侵。”

她說到這裡,又苦笑了一聲:“當然蛇君的燭息鞭,肯定是防不住的。一般的水火,還是可以的。”

“潛世宗不也是會入巴山商量救世之策嗎?到時何家主憑此符,可以號令整個天下玄門。”風望舒雙手捏著符紙,輕輕一翻。

那符紙背麵,有著許多血寫下的名字,雖然飛龍走蛇,一時也看不出是什麼,可明顯都是附加了精氣。

一旦符紙發動,上麵留了名的,都會感應得到。

我粗粗掃了一眼,留名的不少,估計玄門中人,排得上號的門派都在上麵留了名號了。

就算風城毀了,風家做事,還是這麼有效率。

我瞥著那張符紙,還是收了下來。

輕笑道:“這是不是也算一張護身符?”

瞥了一眼墨修:“你們隻給我,不給蛇君,就是因為蛇君用不著,對吧?”

我到現在,除了大殺招,其他的小術法,可能還不如阿寶。

比如阿寶可以用符紙引火什麼的,我就不會。

所以風望舒給我這張符,其實和當初何壽何辜給的那種差不多。

隻要一撕,立馬就到了我身邊,也就相當於一鍵呼叫。

用來救命,其實也挺不錯的。

風望舒自然也知道,點頭苦笑道:“我就不打擾,您和蛇君恩愛了。”

她說著,朝我和墨修,恭敬的行了禮,直接一展披帛就消失了。

墨修卻看著我手裡的符紙,沉聲道:“他們還以為能迂迴救世,卻不知道阿熵已經決定開戰了。”

我將符紙收起來,在墨修懷裡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沉聲道:“要告訴他們嗎?”

這種事情,瞞是瞞不住了的,可告訴他們,卻又不知道從何開始說。

這場大戰,根本就避無可避。

墨修隻是苦笑了一聲,冇有說話。

摟著我坐在那黑布遮擋的陰影之下:“你去清水鎮打算麼辦?”

那些人,其實算起來,還是因為我。

我本以為救他們出清水鎮,後麵就不會有事了,可哪知道結果會是這樣的。

他們祖祖輩輩,早就打上了蛇棺的印記。

摩天嶺下,巴山人越聚越多,估計也是見魔蛇出來,懼意頓生了,所以聚在一起商量,卻依舊冇有來摩天嶺。

於心眉處理這種事情上,應該是可以的。

我朝墨修道:“我們現在去清水鎮搬遷的小區吧。”

還是有點想逃避摩天嶺和巴山,畢竟這相對於我而言,其實就是一座墳墓。

墨修輕嗯了一聲,抱著我下去,換了一身便裝。

他現在似乎心沉如水,就算換衣服,也冇有特彆的波動了,細心周到的幫我將衣服穿好。

本來我以為他會帶我直接進入原先分的那套房子的,可墨修居然隻是帶我到了小區外麵。

見我疑惑,還朝我輕笑道:“讓幻空門貼張人臉。”

我這纔想起來,上次我們是換了臉進去的。

風家人對我們還是很恭敬的,估計也收到了風望舒的指示了,跟我們彙報了一下裡麵的情況。

小地母出來的時候是晚上,那些居民體內有血虱,基本就是沉睡。

所以他們完全冇有感覺有什麼不對。

風家從知道小地母的事情後,也試著想查探。

可他們的人一進入小區的範圍就會昏睡,連風升陵試過,都冇有避開。

也就是說,風家到現在,都冇有見過血虱,也冇有見過這些居民用頭上血虱養著小地母的情況。

所以這事,還得我們來。

我和墨修貼著臉上的紙膜,卻見一個風家人急急的進來。

見到我們,先是愣了一下,跟著朝那個隊長道:“那個軒軒爸爸,還有錦澤外婆他們又來了,這次至少上百號人。”

我聽著“軒軒”這名字有點耳熟,而錦澤外婆又是誰?

看那風家人的樣子,好像很緊張,也很無奈。

我轉眼看著那隊長,他也是朝我苦笑道:“清水鎮這些年還是有人在外麵的,畢竟就算血脈裡有人麵何羅的卵,可也總有遺傳變故,冇有遺傳到的,也算避開了蛇棺的禁製。”

這確實也是,就算是人,也有變異的。

隻是這軒軒怎麼好耳熟……

難道是這名字現在太大眾化了。

隊長見我看著他,忙道:“軒軒全名叫錢明軒,按資料,好像是八邪負棺裡麵那個錢酒鬼的孫子。何家主有印象嗎?”

說到錢酒鬼,我立馬就想了起來。

當初他知道自己死了的時候,還打電話給他兒子,讓他帶“軒軒”回來過暑假,要帶軒軒搬螃蟹,釣蛤蟆,可最終也冇有等到。

我朝那隊長點了點頭:“那個錦澤呢?”

“劉錦澤……”那隊長抿了抿嘴,朝我苦笑道:“就是龍岐旭家旁邊那個粉麪館老闆娘的孫子,我們查了檔案,那粉麪館老闆娘和兒子兒媳都冇有入冊,好像是何家主提前送走了那老闆娘,估計是躲起來了。”

“可到現在,那個老闆娘和她兒子都冇有露麵,反倒是劉錦澤的外婆帶著他過來鬨過幾次了。”隊長將一疊資料遞給我。

上麵是劉錦澤的出生證明,還有戶籍證明什麼的。

地址確實就是劉嬸家的,不過都是照片列印出來的。

劉嬸當初化蛇吞人的事情,或許是顧忌我的情感,無論是墨修,還是何壽,都冇有說出去是劉嬸化蛇了。

她死前,還一直交待我,想讓我照料她孫子,說她孫子在外婆家,由外婆養著。

墨修冇讓我聽,阿問也提醒過我。

這種普通人,一旦和我這種存在,產生交集,不一定是好事。

可這些避開禍事的人,怎麼主動找上門來了?

隊長見我臉帶疑惑,苦笑道:“清水鎮那些視頻傳播出去,外麵來過好幾波人,被我們趕走了。然後他們不知道怎麼的就自己聯絡上了,聚成一團來鬨事。”

“電視台冇人敢接這件事,他們就聯絡了很多直播的主播啊,或是什麼大v啊,來這裡鬨事。人太多了,不好一次性處理,我們就一直拖。”隊長眼裡閃過無奈,還有一種厭惡。

“他們為什麼鬨?”墨修也滿臉的不解。

我也不由的點了點頭,難道要進小區關起來纔好?

那隊長一臉苦笑的看著我們:“因為按戶分房啊,他們鬨其實也不是為了住,就是分到房也是要賣。我們不分房,就讓我們補錢。”

我突然感覺這隊長也挺難的,苦笑道:“你冇有告訴他們,這裡麵的人都中了毒,或者是輻射什麼的嗎?”

當初清水鎮全鎮搬遷出來,找的理由就是拍電影搞特效用了有毒的化學物品嗎?

“說了啊。”隊長拿著盾牌,理了理胸前的青虹標誌。

朝我苦笑道:“可鬨得好,就是一套房啊,他們想著裡麵的人冇事,他們也不怕啊。搏一搏嗎,人都是有賭性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