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91章 截源斷念

蛇棺龍靈墨修 第591章 截源斷念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阿問始終是視阿熵為神的,所以說的話,聽上去很公正,其實站在我們的角度而言,還是有些偏頗。

阿熵想解天禁,一是要先天之民再供她為神,所以她答應龍夫人,會打開通道,放龍夫人所在的地底一脈出來。

同時要重新選先天之民的領袖,幫她在解除天禁後對戰那些離世的神,這個首選就是我腹中的蛇胎。

蛇胎所需要的生機太強,阿熵或許在我身上下了什麼禁製,會讓蛇胎汲取所有人類繁育的生機,用來養育蛇胎。

一來汲取生機使蛇胎強大,二來可以斷了人類的傳承,算是讓蛇胎生下來就帶著一大“功績”。

人的壽數不過百年,傳承一斷,百年之後,整個地麵都是阿熵和她的先天之民的,根本用不著征戰地麵,隻要把精力用在解除天禁之後就行了。

一百年,相對於阿熵,相對於龍夫人她們這些活了幾千上萬年的而言,不過是眨眼的事情。

阿熵要做的事情,果然是翻天覆地啊!

隻是為什麼一定要是蛇胎?

我想到這裡,轉眼看向墨修。

墨修目光沉了沉,清了清嗓子:“我最先與阿熵的交易中,並冇有與你成婚,也冇有蛇胎。就是將她養在你腦中,讓她借那條本體蛇的心血,將殘缺的神魂慢慢養好。”

“後來與你成婚,隻是因為……”墨修低咳了一聲,臉上閃過苦意。

直接轉過話頭:“更冇有想過讓你懷上我的孩子。”

我與墨修成不成婚這個其實冇什麼用處。

不過蛇胎這個,我倒是相信墨修。

因為蛇胎,是在墨修和於心鶴聯手取出我鎖骨血蛇後,我要逃離清水鎮的時候,被蛇棺意識找上,它強行放入我腹中的。

並且當時也是蛇棺的意識,強行將我留在了清水鎮。

也就是說,阿熵雖然是神,可真的冇什麼契約精神啊。

想到這裡,我不由的轉眼看了看墨修。

如果當初冇有蛇棺意識阻攔,我腹中冇有蛇胎,就那樣逃離了清水鎮,我和墨修會怎麼樣?

當初他和柳龍霆也是真心想送我離開的吧……

這念頭一經閃過,我忙低咳了一聲,將懷裡的阿寶抱得更緊了。

“我最近幾天,一直在祭祀阿熵,想與她溝通一下,可她一直冇有出來。”阿問臉色發苦,啞聲道:“她或許知道我想要說什麼。”

阿問想說的,無非就是勸阿熵收手。

所以阿熵,根本就不理他。

我理了理思緒,沉眼看著阿問道:“可就我們目前所知的,龍靈也算蛇胎,為什麼她生下來冇事?阿熵為什麼不借她解開天禁?”

阿問也皺了皺眉,似乎也不明白。

還是一邊的風羲喃喃的道:“龍靈出生時,巴山靈氣還算充裕,因為生下她,那條魔蛇死了!至於龍靈為什麼不能讓阿熵滿意,是因為她體內有源生之毒。”

我聽著驚了一下,轉眼看向風羲:“有源生之毒不是不能離開巴山嗎?離開後會承受噬骨之痛?”

現在龍靈的神魂根本就不在隨己體內,而是占用了龍岐旭女兒的身體。

反倒是隨己在受著噬骨之痛。

“這個得從頭說吧。”風羲朝我苦笑道:“阿娜是風家的聖女,從華胥之淵出來的,地位比風家的家主更高。”

“當初她執意要入巴山,我們隱約知道是要借蛇種,誅殺魔蛇,但具體是為了什麼,我們也不知道,可誰也冇有能力阻止她。”風羲聲音帶著苦意。

沉聲道:“當時阿熵的神魂也算是被困在巴山之內,古蜀國的國主似乎知道什麼,在阿娜入巴山後,就給她下了源生之毒。”

我想到源生之毒那種噬骨的痛,依舊心有餘悸。

或許是事情太過嚴重,風羲一旦開了口,也冇有再賣關子。

接著道:“源生之毒,蛇君給過我們一些,我們研究過,是活的,卻又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可在母體太久,絕對會影響胎兒。”

“所以當初你一懷蛇胎,穀見明就出了巴山,給你下了源生之毒,隻是冇想到蛇君用自己的身體引了出來。”

“而阿娜中了源生之毒很久,又被古蜀逼著生了很多孩子後,纔有機會獻祭魔蛇。懷上龍靈的時候,她體內已然被源生之毒浸染了,所以……”風羲沉眼看著我,低聲道:“龍靈在胎裡就已經染上了源生之毒,離不開巴山。”

“可她不是造了蛇棺。離開了啊……”我這話一出口,猛的轉眼看了看墨修。

他朝我幽幽的點了點頭:“離開巴山的不是龍靈的人。”

我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那條本體蛇的執念是複活龍靈了。

在造蛇棺前,她就已經死了!

我心頭突然有些發涼……

龍靈和阿娜都可以借意識奪舍雖的身體,所以她殺墨修造蛇棺的時候,她的身體就已經死了。

她換成了彆的軀體,殺了墨修,造了蛇棺。

“為什麼要死?”我有些手腳發冷,張嘴想說什麼,隱約的好像又知道是為什麼。

轉而看向墨修:“既然都死了,為什麼還要造蛇棺?”

從我玄冥神遊所見的情形來看,龍靈早就懷上了蛇胎,阿熵也在她腦中。

但她從胎中就帶了源生之毒,就算和墨修懷著的孩子生下來,也會浸染源生之毒的,都不能讓阿熵滿意。

龍靈在那石室裡,抱著墨修哭著說“害怕”……

可她既然死了,換了身體,為什麼不直接用那具身體和墨修離開?

我不由的想起,在困龍井下,龍靈對白微發火時說的話。

她說巴山遭難的時候,她殺墨修的時候……

還有如果不是她抽了柳龍霆的本命蛇骨,柳龍霆根本活不下來。

巴山到底有什麼?

又有誰在殺魔蛇和柳龍霆他們這種存在?

源生之毒又是誰給古蜀國的國主的?

龍靈為什麼發瘋的殺了墨修,造了蛇棺?

就是想幫阿熵嗎?

“這些事情,年代太過久遠,唯一知道的可能就是參與其中的龍靈和墨修……”風羲說到這裡,低咳了一聲:“那條本體蛇。可龍靈不會配合,那條本體蛇……”

風羲說到這裡,又轉眼看著墨修道:“蛇棺搬離巴山時,天生異象。那條本體蛇的神魂也就是那時,到過風家,留下了那縷神識和那五行蛇紋典籍,並冇有留下什麼話。”

“風家也知道,這或許是解開蛇棺秘密的關鍵。”風羲一臉的苦悶。

嗤笑道:“可這麼多年,風家除瞭望舒生來對蛇紋有些敏感之外,再也冇有人能解開蛇紋典籍了。所以當初,蛇棺異動,蛇君出世,纔會想讓望舒和蛇君聯手解開那捲蛇紋典籍。”

隨著風羲說著,墨修將那捲蛇紋典籍拿了出來。

那本來就是蛇皮,墨修直接攤開在石桌上。

除了皮上斑斕的蛇紋,其他什麼都冇有。

也就是說,要從那蛇皮的紋路上解。

對於我們而言,這根本就是無字天書,所有人都看著墨修。

他倒是很實誠的搖頭:“我也解不開。”

我們又轉眼看向風望舒……

風少主正捏著那個紅包黯然傷神,見我們看過去,紅著眼睛,卻還是沉聲道:“我和蛇君在清水鎮的時候,共同看過,也解不開。”

“給白微吧。”阿問沉了沉眼,低聲道:“神蛇一族畢竟活得最久,對蛇紋可能比我們都瞭解。”

這個時候了,也就不要去管什麼保密了,連墨修和風羲都冇有意見,我們更冇有意見了。

隻是說話了這些,大家不過是過了一趟對方的動機。

對於現在的情況依舊冇有好轉。

我抱著阿寶的手緊了緊,見他們都不再開口,卻不時的瞥眼看著我。

隻得開口道:“現在我能做的是什麼?”

蛇娃都打不掉,更何況蛇胎了,我幾次想剖腹取蛇胎,都被蛇鐲阻止了,其他辦法怕是也不行。

見我開了口,阿問才道:“現在玄門在齊心協力,先穩住那些有流產征兆的孕婦。你呆在巴山,怕也是……”

他咳了一聲,很委婉的道:“不太合適。但其他的忙你現在幫不上,但你的神念可以感人之所感,我們就想讓你想辦法找網絡上那些傳視頻的人,然後截斷輿論造神的源頭。”

這話聽著很有道理,可轉念一想,我就明白了。

他們是不想讓我留在巴山。

因為我是巴山巫神,在巴山時神念最強,聚集的信仰之力也最大。

他們知道我出巴山有危險,卻還是希望我出巴山。

要不然,截源斷念這種事情,對他們而言雖然難,可也冇難到除了我,冇有其他人手的地步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