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86章 劃清界限

蛇棺龍靈墨修 第586章 劃清界限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知道何壽問的是,是誰在外麵造勢,要將我造成一個神。

可我真不知道,所以老實的朝他搖了搖頭,可何壽卻目光沉沉的往後看去。

一路跟在我們後麵的墨修,正認真的在河邊挖著野菜。

河邊水足,野菜多,而且長得翠嫩水靈。

墨修做事倒是自來認真,拿著塊竹片,順著野菜的根部插進去,然後用力一挑,整棵野菜連根都完整的拔了出來。

他熟練的抖掉根上的掉濕泥,將野菜放進籃子裡,那個籃子裡已經近滿了。

卻將不同的野菜分明彆類的放好,一把把,看上去就又整齊又鮮嫩。

見我們看著他,墨修拎著籃子,緩步過來。

將野菜一把把的拿出來,在河水裡清洗著,順帶將剛纔我用神念引來的河蝦驅散。

那默默做事的樣子,就好像隻是我和何壽的小跟班,還是埋頭苦乾、認勞認怨的那種。

但我們都看著他,他卻不開口對這場輿論造神事情發表一下看法,明顯就是在等我們主動開口問他。

我對於墨修這種小心思,已經冇有想慣著了。

瞥了何壽一眼,拎著那籃子河蝦就要回去了。

何壽這隻烏龜再憨,也是老精老精的了。

說是叫我來抓蝦,其實就是想試我的神念。

現在見我神念大漲,知道輿論造神對我有好處,怕已經在懷疑背後的推手是誰了。

這種事情隻要是我受益,他們多少會懷疑我。

何壽見我走,直接朝墨修道:“蛇君認為是誰在攪弄出這場造神計劃?”

洗著野菜的墨修隻是沉聲道:“不知道。不過何悅應該有辦法查,對吧?”

我腳步頓了一下,冇想到墨修將鍋扔了回來。

而何壽更是直勾勾的看著我,目光裡儘是探詢。

果然何壽是看上去最簡單,其實最不簡單的。

我隻得拎著籃子轉眼看著何壽,輕笑道:“不用查,潛世宗的熟人會找上門來。到時問他,多少會知道一些。”

潛世宗號稱殺神誅異,我在巴山稱神,是因為巴山從古就有一個巫神的封號,而且影響隻在巴山,對外麵冇有影響,他們也就不乾涉。

但現在,那些互聯網的視頻已經將“龍靈”造成了神,對外界影響很大,已經有了不少信徒,他們自然就會出手。

就像當初阿貝出生,潛世宗那個戴牛頭麵具的就那樣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碧海蒼靈裡麵。

如果不是墨修及時出現,阿貝可能當時就死了。

“潛世宗你有熟人?”何壽眯了眯眼,疑惑的道:“就是那個戴牛角麵具的吧?你見過人家幾次,怕是連麵都冇有見過,就稱熟人了。”

他這接連的追問,目光也慢慢變得深沉。

明顯他在懷疑我和潛世宗的人聯手了。

連何壽都開始懷疑我了啊。

心頭有些沉,我卻並不想再解釋了。

“回去做飯吧,我餓了。”我拎著河蝦,朝何壽沉聲道:“等潛世宗的人找過來的時候,你就知道是不是熟人了。”

我見過那人幾次,雖然隻露著一雙眼睛,可總感覺無比的熟悉。

但跟我相熟的人並不多,所以用排除法,也就能猜出來了,並不難。

何壽目光沉了沉,卻還是朝墨修打了個招呼,跟著我往回走。

我發現問天宗對於人員安排都挺有意思的,這種我和墨修隔閡很深的情況下,無論誰來,都冇有何壽在這裡更能調和的了。

更何況,何壽在墨修麵前,也有一戰之力。

所以無論是插科打諢,還是打探訊息,或是情況緊急下出手阻止,何壽都能勝任。

問天宗的大師兄,終究是大師兄啊!

等我們到摩天嶺廚房的時候,那些燉菜的砂鍋都清理好了,隻有燒著木炭的灶上熬了一鍋清粥。

拎著河蝦正要收拾,墨修卻很自然的接了過去:“我來吧。”

手本能的扯著籃子,沉眼看著墨修:“不勞蛇君了,我自己來吧。”

墨修目收發沉,扯著籃子不肯鬆。

一時氣氛有些尷尬,我低笑了一聲,正要開口。

一邊的何壽直接一低頭:“不用收拾。”

何壽一開口,直接低頭,沉吸一口氣。

那一籃子河蝦,瞬間如同被汲走的水一般,嘩嘩的湧入了何壽的嘴裡。

他連嚼都不嚼,直接就吞入腹中。

眼看籃子就要見底了,墨修手輕輕一點,抓了一把,就任由何壽鯨吞了。

我也無所謂,何壽叫我去抓蝦就是為了試探神念,既然有了結果,這蝦給何壽也就成了。

將籃子直接放下,轉眼看了看,卻發現旁邊石室裡,那些蛇娃都被放了回來。

不過除了蛇娃,還有許多被啃食空了的陰龍蠱殼。

我忙扭頭看向墨修,他這會正拿著剪刀,將河蝦的鉗子和鬍鬚剪掉,更甚至很細心的挑著蝦線。

感覺到我的目光,頭也不抬的道:“那些蛇娃也算是柳龍霆的孩子,他死了,我也該好好照料著。”

蛇娃吃的是活食,陰龍蠱對於蛇娃確實挺滋補的。

可我不知道,這樣下去,蛇娃什麼時候能像阿寶一樣斷了活食,能用普通的東西餵養。

要不然,後麵我怎麼養?

“你想太多了。”何壽這會已經將整籃的河蝦吃完了,朝我嘻嘻的笑道:“現在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你今天還能抓蝦,說不定明天就會有人找上門來,想殺了你。”

何壽說著,手拎著籃子晃了晃:“不隻是潛世宗,還有其他人。這個世界,無論是玄門,還是天禁,或是……”

何壽朝我嗬嗬的笑了兩聲:“當局!都是不允許有真正的神存在的。何悅,你受益於信仰,可這或許對你也是殺招。”

“所以留著蛇娃吧,說不定根本不用你去打獵,自然會有食物送上門來給它們吃。當然,也可能是它們被吃!”何壽歎了口氣。

低聲道:“是神,是魔,皆在於你心。這些蛇娃,成禍,成利,也皆在於你。”

何壽說著,轉眼看著我:“就像阿寶一樣。他最先也是一個吸食人血的鬼胎不是嗎?現在他隻是一個軟萌的小娃娃。”

我聽著目光沉了沉,朝何壽笑了笑。

玄龜啊,真的是揹負河圖洛書,指引先民的。

何壽,總能在關鍵時候點醒我。

心頭莫名的鬆了口氣,不再擔心蛇娃的危害。

我轉而問著何壽,阿寶阿貝在那邊的情況,還有何辜和於家那三個去哪了。

何壽一旦脫了正事就開始不正經了,感慨著何辜好可憐,就是個補生機的工具人,救了這個、救那個,救完了就呆在回龍村那邊,想儘辦法想進入回龍村,根本冇人記得他。

又感慨他堂堂問天宗大師兄,原本隻要安心睡覺,問天何壽就可以了的,結果現在還要打處跑,打處捱打,打到龜殼都缺口了。

何壽一說到龜殼缺口,就開始暴躁。

我為了免受炮火波及,連忙跑去灶台那邊找東西做飯。

就在我拿著一條魚準備去鱗的時候,墨修突然伸手:“魚腥,我來吧。”

“不用了,多謝蛇君。”我捏著石刀,輕輕用力一刮,將鱗去掉。

朝墨修輕笑道:“還是自食其力吧,蛇君隻要做你和何壽吃的就可以了。我的,自己來!”

我這話音一落,墨修身體瞬間發僵。

不由的轉眼看了看收拾好的河蝦,熬著的青粥,以及洗淨、焯水、切沫的野菜。

臉帶傷色,琥珀色的眼睛收縮了一下,張嘴想說什麼,卻又似乎想起了什麼。

隻是苦笑了一聲,將那收拾好的河蝦和野菜,直接倒進青粥裡。

連攪都冇有攪動一下,直接連鍋端起來,往何壽麪前一放:“你吃吧。”

“你這……”何壽看著鍋裡一團的河蝦和野菜,臉上有些不憤的道:“何悅不吃你做的,你就這麼應付我?”

墨修袖口輕抖了一下,轉身就朝外走去。

“你不討好我啦?”何壽卻還不死心的嚷著,大聲道:“我還有很多追妻的法子呢,當初你教阿問的那些,我們可以再優化一下啊!”

我颳著魚鱗,任由何壽嚷嚷著。

似乎墨修頭也不回的走了,何壽這才走過來拿勺子攪粥。

站在我旁邊,看著我將魚打片。

沉聲道:“有蛇胎,還有很多事情冇有結果,你們不可能老死不相往來的。你又何必把界限劃得這麼清楚,連人家做的飯都不吃。”

“不清不楚的,冇意思。”我將魚片放在碗裡,輕笑道:“而且我神念加強,說不定蛇胎就會安穩的生下來,根本不用和他……”

我想到這裡,猛的扭頭看向何壽:“或許那造神計劃,根本就不是為了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