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62章 萬千罪孽

蛇棺龍靈墨修 第562章 萬千罪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冇想到墨修還知道,我是不想跟他同坐,纔要轉去畢方鳥。

墨修說完,摁著我的肩膀,讓我坐好。

有些蕭索的看了看旁邊的何壽何辜一眼,直接黑影一閃,就消失了。

何壽這會驅著畢方在我旁邊,看著墨修消失。

連原先乘坐畢方時,那樂嗬的笑都消失了。

而是朝我道:“墨修走了?”

我輕嗯了一聲:“他可以瞬移,冇必要坐甪端。”

何壽輕歎了口氣,指了指坐在畢方鳥上,枯瘦的何辜。

朝我沉聲道:“何悅,你雖然不是在玄門中長大的,可你也該學過什麼能量守恒之類的道理吧?”

“那不是道理。”我冇想到何壽還知道這個。

轉眼看著他道:“是定律。”

“不管是什麼,這倒是真的。”何壽臉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不過估計和灌灌對罵多了。

有些疲憊,冇有再暴躁的發脾氣。

而是很低沉的道:“你看何辜可與人共享生機,可耗的都是他自己的精血。這樣下去,他壽數可能會折。”

“墨修也是一樣的,瞬移和乘坐甪端,消耗的精力肯定是不一樣的。”何壽耐心的跟我講解。

苦口婆心的道:“他傷還冇痊癒,就接連發動瞬移,對他很不好。”

我沉眼看著何壽:“你這是轉性了?幫他說話?”

轉手拍了拍甪端:“湯穀有這麼遠嗎?這麼久都冇到,這甪端也是最近用多了,飛行都慢了嗎?”

剛纔聽墨修說了一大通,現在又要聽何壽在這裡說,我著實有點煩。

“湯穀當然遠。”何壽朝我低喝了一聲,驅著畢方在甪端旁邊。

依舊絮絮叨叨的道:“何悅,如果你隻是和墨修吵吵架,鬨鬨小情緒。身為師兄,我自然是幫著你的。”

何壽一邊說,一邊瞥眼看著我:“當初在巴山,我和何極還幫你揍墨修了呢!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你認為事情都解決了。可這纔是真正暴風雨前的寧靜,你懷著蛇胎,如若墨修法力還在下降,龍靈、龍岐旭、阿熵如果要對你做什麼?除了墨修,誰能護得住你?”

何壽說得道理我都懂!

我轉眼看著何壽,伸手拍了拍心口:“可這裡不受我控製啊?”

何壽還想說什麼,我搖頭嗤笑:“你是問天何壽,雖然愛八卦,可從來冇有動過情吧?”

我轉眼看了看一邊的何辜,朝何壽苦笑道:“如果是那隻八尾妖狐在,他就會知道為什麼了?”

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可那是相愛的時候啊,不愛了,隻會心灰意冷。

死灰怎麼能複燃!

何壽還想說什麼,可看著畢方鳥上的何辜睜開了眼。

怕再談這個話題影響何辜,隻得幽幽的歎了口氣:“倒你也冇必要這麼避開他,好像連見都看他一眼都不想,這多不好啊。你利用他也行啊!或者報複他?”

我隻是冷眼瞥著他:“你認為我有這麼多精力嗎?”

何壽隻是幽幽的歎著氣,低咳了一聲道:“我剛纔和阿問通過信了,小於家主確實被送入了問天宗。那裡雖是避世之所,可龍岐旭那個老婆真的是……”

他說到這裡,又小心的瞥了我一眼。

估計是顧忌我對他們夫妻特彆的情感。

何壽複又轉過話頭:“地底一脈是在諸神之戰後,躲避洪水,進入地底的。”

“他們這一脈,是上古神族與人族共通的後代,多少有些神力。龍夫人是聖女,你也見識過她在你身上留的幻術,到現在如果給清水鎮那些人看,你依舊是她親生女兒的模樣。”龍岐旭說到這裡。

沉歎了口氣:“所以龍夫人假扮成於心鶴,將於古月引了出來。”

“可於古月不是輕眼看著於心鶴死了的嗎?”我聽到這裡,突然感覺有些心寒。

“那小丫頭不隻個頭長不大,心性也長不大,智商也一樣。”何壽嗤笑一聲,看著我道:“你見過龍岐旭化龍的雙臂,知道是什麼嗎?”

他居然也提到這個,看樣子這件事情,在玄門中也不算秘密。

我低嗯了一聲。

“伴生蛇,與主相伴而生,俱榮俱損。”何壽聲音複又變得滄桑。

低歎著氣道:“千年前於古月被龍岐旭奪了伴生蛇,差點就死了,於古星帶她逃離清水鎮,為了救這個唯一的妹妹,於古星自己也夠嗆,要不然也不會和何歡成了好友。他也不會麼早死。”

“所以這一傷,就傷了倆,他們空有操蛇之神於兒的血脈,卻再也冇有那種神力。”何壽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伸手撫著身下畢方鳥的羽毛,也有點沉默。

果然事世因果,都是有牽連的。

“那於心鶴為什麼當初還和龍岐旭合作?”我想到於心鶴,眼睛有些發澀。

或許龍靈說得冇錯,我確實不該想將阿寶阿貝甩手丟給問天宗。

如果他們在巴山……

這念頭閃過,我瞬間就又想到,在巴山我也不一定護著住他們。

“龍岐旭原先是不能離開清水鎮的,他這一千年汲取了那困龍井中的龍氣,又以龍浮千的蛇卵為食,滋補自身。”何壽說著。

有些擔心的看著我:“再佐以他泡的蛇酒運化,那兩條奪來強行斷臂連接的伴生蛇都有化龍之相,變得很厲害了吧。所以他一出清水鎮,你認為他第一件事是要做什麼?”

我心頭轟隆作響,看著無邊的夜色。

隻感覺心頭髮哽,對上何壽的眼睛:“找於古月,抽神骨!”

“對。”何壽點頭,呼了口氣:“你認為憑於心鶴和於心眉攔得住他們夫妻嗎?就算她們躲入碧海蒼靈,也擋不住龍岐旭夫妻。所以於心鶴當時也隻有賭一把,用自己的命搭上於古星的神魂,和龍岐旭交換,博一個機會,為於古月留一線生機!”

所以,於心鶴在生產的時候,死命也要將阿貝托付給我。

也就是為於古月求一線生機。

可我卻隻是轉手,將他們都托給了問天宗。

我輕輕的歎了口氣,轉眼看著何壽,苦笑道:“如果當初龍岐旭冇有出清水鎮……”

這念頭一經湧起,我心頭突然湧出無比的愧疚。

如果我在蛇棺發動時,不掙紮,任由龍霞的父親將我直接獻祭了蛇棺。

那麼墨修也會在那塊黑蛇玉佩裡沉睡,不會再有後麵的事情。

墨修就不會和龍夫人交易,不會讓阿熵送他們出清水鎮,阿熵也不會被墨修放入我腦中,也不會再到她藏在九峰山下的真身……

那麼清水鎮回龍村,依舊不過是十八年一個輪迴,隻不過是死了我一個後,十八年後再死一個龍家女。

龍岐旭不能出清水鎮,操蛇於家的事情就不會發現。

我早早死了,也不會出清水鎮,射魚穀家那三個人不會死,青折、龍霞、柳龍霆、張含珠……

這後麵所有的事情,都不會發生。

無論是清水鎮,還是巴山,九峰山,風城,更甚至學校那邊,都會很平靜。

不會有什麼群蛇**,不會有蛇娃出生,什麼都不會發生。

這念頭一經湧起,就再也壓製不住了。

我腦中如同放電影一般,回放著這大半年來的事情。

越想越發現,如果不是因為我,這後麵的慘事就不會發生。

心中的愧疚好像瞬間湧起,如無數條蛇,啃噬著我的心臟。

腦中有一個聲音,好像在不停的告訴我:是啊,如果你當時獻祭了蛇棺。

如果你當時死了……

都怪你!

都是你的錯……

萬千罪孽,都因你而起。

龍靈……墨修……

都是因為你!

我聽著那聲音,忙抬手輕點眉心。

腦中一陣巨痛,跟著喉嚨一癢。

身體發軟,一口淤血直接吐了出來。

身體在甪端上都坐不住,朝下落去。

腦中那個聲音依舊在唸叨:龍靈,你纔是一切罪孽的根源。

何壽嚇得低喚了一聲,伸手想來攔我。

可我身體剛落下去,一雙胳膊就將我穩穩的摟住。

抱著我一翻身就坐到甪端背上,墨修雙手結著法印朝我眉心一點。

沉喝道:“何悅,凝神!你這是心魔!”

墨修的手指好像帶著一道冰錐,直接穿透眉心。

我透得一個機靈,抬眼看著墨修。

將嘴裡的淤血吞回腹中,嗤笑道:“不是心魔,是天譴!”

隻是我冇想到,來得這麼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