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23章 毀屍滅跡

蛇棺龍靈墨修 第523章 毀屍滅跡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冇想到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張含珠也做了不少事情,更甚至還救回了張道士。

看著地上張含珠的屍體,我滿手的血,卻又不知道該怎麼麵對張道士了。

龍岐旭不過是想利用張含珠,所以我當著所有無人機的麵,殺了她,我能下得了手。

可張道士……

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麵對。

張含珠不是張道士的親生女兒,可這麼多年,他們真的是相依為命。

張道士或許冇有像龍岐旭寵龍靈一樣,寵愛張含珠,可無論張含珠做什麼,都很寬容。

就像清水鎮的事情才發的時候,我逃去她們那裡避難,張道士因為張含珠,對我也是無限的包容。

後來事情,差點傷到了張含珠,他也並冇有怪罪我,隻是護好張含珠。

他和張含珠的感情,不像龍岐旭假到誇張的寵溺,卻溫情如水。

現在張含珠救了他,我卻又殺了張含珠,還要去問他那個藏了十八年,就算死也不肯說的秘密。

我癱坐在地上,看著何辜,張嘴想說什麼,卻又不知道從哪裡開口。

不見是不可能的,那個秘密對我,對何辜都很重要。

張道士也可能知道情況,不會恨我殺了張含珠。

可就像阿問,明知道我殺青折是不得已,他依舊有很久一段時間不想看到我。

何辜拍了拍我的肩膀,低聲道:“總要麵對的。”

我沉吸了口氣,外麵還有著何壽暴躁大罵的聲音傳來:“你們兩個龜孫,給我出來,難道要老子進來抓你們?”

這回不是從無人機裡傳來的,而是直接從學校外麵傳來的。

何壽和問天宗的人,大概也到了學校外麵了吧。

我知道總要見張道士的,看了一眼地上張含珠的屍體,朝何辜道:“她的屍體不能留。”

“我知道。”何辜將我拉起來,輕聲道:“她已經想好怎麼處理了。”

“所以她知道,今天不管早晚……”我看著那張臉,伸手想去摸,可卻又怕摸臟了。

她知道我們不會拖太久,墨修昨天放血餵了這些蛇娃,讓蛇娃一天不用進食,這一天我們肯定會把握的。

何辜伸手將我拉起來,朝我道:“捂住嘴鼻。”

然後拉著我後退了一步,低聲道:“她很瞭解你。”

我隻是嗤笑,瞭解到,知道我會殺了她。

可這具屍體確實不能留,蛇棺出來的東西,生命力強到讓人害怕。

怕是用火燒也不行,要不然我也不會在殺了她後,又剜出心來了。

何辜一隻手捂著嘴篦,一隻手從懷裡掏出一個手指一掐的竹筒子,朝我晃了晃,然後將那竹筒子打開。

那竹筒外側雕著五毒和很多纏繞的藤蔓之類的東西,看上去就是和蠱術有關的東西。

我本以為裡麵會倒出來一些毒蟲之類的,可何辜慢慢的灑落時,裡麵是一些細如灰塵般的東西,輕飄飄的落在張含珠的屍體上。

就好像在血色的屍體上,灑了一層白灰。

我看得正詫異,何辜卻在灑完後,將竹筒放在了張含珠心口處。

過了冇一會,那些落下的粉塵好像泡開了的黃豆一樣,一點點的破芽長了出來。

卻是一朵朵顏色鮮豔的蘑菇!

我扭頭看向何辜,他拉著我後退幾步,朝著張含珠的屍體作了個揖。

這才朝我道:“師妹知道鯨落嗎?一鯨落,萬物生。”

我看著不過幾息間,就已經發得滿滿的真菌叢。

學著何辜的樣子,也朝張含珠作了一揖。

“我和她生機太過旺盛,殺之不死,最好的辦法,就是斷心脈,以血肉生機,滋養活物。”何辜看著那些蘑菇。

朝我苦笑了笑,從懷裡又摸出了一個同樣的竹筒,遞給我道:“這一管由師妹收著吧。”

這竹筒裡裝的,就是這些真菌的孢子。

張含珠的屍體,確實很麻煩,如果不毀掉,龍岐旭總會想辦法弄出去。

龍浮千當年又何嘗冇有死過?

龍霞其實也想一死了之的啊。

死,是這個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

可對於我們這種存在而言,卻是最難的。

我看著那個竹筒,伸手接過來:“隻有一管嗎?”

“嗯。”何辜甩了甩沾血的衣袖,朝我輕笑道:“如果有可能,師妹用到我身上就可以了。你自己就自己想辦法吧,我可幫不上!”

這會張含珠屍體上的蘑菇已經長得又大又鮮豔了,紅、藍、青、白,朵朵如傘,整個大廳好像都要裝不下了。

尤其是她心口的位置,大大小小,叢叢疊疊的。

我看了一眼,這些鮮豔的真菌之下,再也看不見張含珠的臉。

可看到那張臉,又如何?

我握著那個竹筒,朝何辜道:“走吧,這行政樓下了禁製還是什麼?”

要不然,剛纔蛇娃跟到這門口,就不進來了?

何辜輕嗯了一聲:“倒也不是禁製,就是埋了很多汽油啊之類易燃的東西。”

行政樓原本就人少,而且離教學樓比較遠。

現在張含珠掌管學校後,幾乎冇有人了,所以炸燬這裡,確實是傷亡最小的地方。

我嗬笑了一聲,胡先生的屍體我們燒過,是燒不化的。

所以張含珠他們想出了一箇中轉的辦法,先殺了,再由真菌吸食養份,將屍體轉化成真菌,再燒掉。

她費儘心思,就是讓自己死得徹徹底底,乾乾淨淨。

出了行政樓的門,那些蛇娃複又遊了過來,眼巴巴的看著我。

當真像一個個等媽回家的孩子。

而在學校外麵,龍岐旭和墨修依舊站在竹稍之上。

隔得太遠,我看不清他們的臉色,也不打算看清了。

何壽見我們出來,立馬破口大罵:“你們兩個想做什麼?何辜,你特麼給我滾出來!你想氣死老子,是不是?”

那暴躁的口氣,真的和罵孫子一樣。

我朝何辜笑了笑,用神念讓這些蛇娃離遠一點。

何辜手裡掐了個法訣,對著行政樓的牆角下麵輕輕一點。

那牆角一塊磚裂開,露出下麵的油桶。

跟著何辜一點火苗閃過,先是星星之火,跟著嘭的一聲,就炸開了。

沖天的火光夾著濃煙升起,墨修和龍岐旭隻是沉眼看著冇有反應。

估計也是料定,張含珠的屍體火燒不化,這火再大,也冇有用。

畢竟當初我的頭髮被火燒過,就好像玄鐵一樣,連痛意都不會有。

我在捲動的濃煙烈火中,看了龍岐旭一眼。

慢慢朝校門走去,站在竹頂的墨修立馬不見了。

“他以為你是要出去了。”何辜嗤笑一聲,扭頭看著我道:“他對你後頭是真的動了情吧。”

我沉眼看向何辜,他似乎突然就開朗了很多。

看樣子張含珠真的跟他說了什麼啊。

快步走到我倒解藥的地方,神念湧動,加上火光沖天,這解藥冇一會就蒸發成了霧氣。

隨著神念,順著火帶來的煙霧,彆說整個學校了,整個縣鎮都會籠罩著。

希望那些身體有血蛇紋身的人,會因為這解藥而解除掉吧。

等感覺解藥蒸發完了,我這才扭頭看向何辜:“走吧,去看張道士。”

就在我轉身的時候,墨修複又出現在竹尖之上,估計是見我冇出去,複又跑了上去。

這次他情緒似乎很平穩,朗聲朝我道:“何悅。”

我和何辜並排走著,回頭看向他。

濃煙滾滾,連竹子都被熏得左搖右晃。

墨修卻依舊筆直的站著,朝我沉聲道:“你打算什麼時候出來?”

我朝他揮了揮手,跟何辜頭也不回的朝裡麵走去。

或許是我真的冇什麼脾氣,又是一根繩上的蚱蜢,還有著孩子,墨修總認為,我終究會回頭。

就像很多普通的夫妻,總認為有孩子,離婚是離不成的,離了也會複婚。

可我和墨修,情況終究是不一樣的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