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509章 逼當蛇後

蛇棺龍靈墨修 第509章 逼當蛇後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聽著風升陵的話,捏著那厚厚的一疊紙,隻感覺有點好笑:“你們這是感覺我最近壓力大,給我講笑話放鬆?”

反手接過這疊紙,這才發現不是一份,是十來份訂在了一起。

就算看不懂,我還是飛快的翻著。

一頁頁的都是數據,漢字都冇幾個,大部分都是英文,我能看的地方都冇幾個。

一份翻到最後,纔有一張寫著鑒定結果的紙,這倒不用我為難看。

因為最下麵幾個鮮紅的大字寫著鑒定結果。

我看著那幾個鮮紅的字,感覺好像方正的字也和儀器裡那兩人紋著的血蛇紋身一樣扭動了。

將一份翻過去,後麵這一份卻紙黏得有點緊,還滑,手指翻了幾次都冇有翻動。

我反過手指沾了點口水才翻動,依舊是一堆堆的數據。

最後的結果也是一樣的……

我連翻了好幾份,都是一樣的結果,可看上頭送檢的標本號明顯是不一樣的。

就在我還要往後翻的時候,手滑過紙檔邊緣,嶄新的a4紙劃過手指,我痛得一哆嗦。

鮮紅的血就已經染紅了報告的邊緣了。

抬眼看著風升陵和風望舒,他們就那樣沉沉的看著我:“我們取了十二份樣本,還特意查了三次。”

“彆看了。”墨修伸手將那報告拿走。

抬起我被割傷的手指,紙也是挺硬的,劃出了挺深的一道口子。

墨修不過是捏著傷口,輕輕撫了一下,傷口就癒合了。

可我卻還是感覺手指有點痛,轉眼看著風望舒:“為什麼這個時候告訴我?不告訴我不是更好嗎?”

這樣我就更能狠心殺掉學校裡那些蛇娃了啊!

如果熙熙和匡英腹中那些打掉的蛇娃,從生物學上講是我的孩子,那麼學校也極有可能一樣。

現在風羲不是打算將家主之位傳給我嗎?還當眾說了,總不能後悔吧?

如果學校那些蛇娃也算是……我的孩子,那麼她這算什麼意思?

我重重的喘息著,感覺小腹隱隱的作痛。

很久都冇有動的蛇胎,好像又開始有了胎動,一下下的衝擊著我,讓我很難受。

墨修忙將我抱了起來,朝風升陵打了個眼色,抱著我到了旁邊的病房,然後緊握著我的手:“要不你回巴山休息吧,這裡的事情交給我。”

我反握著墨修的手,隻是搖頭苦笑:“這個蛇巢是龍靈留給我的啊。”

龍靈說過,她想建蛇巢,當蛇後。

可按現所知的生物關係,建巢的無論是蜂,還是蟻,一個巢裡的,都是蜂後、蟻後生出來的。

所以這些蛇娃,跟我有血緣關係,也挺正常的。

我緊握著墨修的手,抬眼看著風望舒:“為什麼要告訴我?”

“家主說告訴你。”風望舒很淡然的看著我,輕聲道:“你知道這些建巢型生物的特性吧?它們總會找到你的,所以這件事情,就算你躲到問天宗的避世之所,也冇有用。”

果然,都怕我跑了啊。

我闔了闔眼,苦笑道:“可現在學校的蛇娃不是有新的蛇後了嗎?”

“家主的意思,是讓你去當這個蛇後。”風升陵開口,沉聲道:“這樣你就能控製所有的蛇娃,我們就少了很多的顧慮。”

所以選擇這件事情告訴我,就是讓我去當蛇後?

不過想想,這確實也是一個辦法,至少可以控製這些蛇娃不再吸活人的血。

我正思索著,墨修卻直接開口道:“不行。”

“蛇君。”何極沉呤了一聲,看著墨修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連蒼靈都突破不了人麵何羅的防線。我們進不去,裡麵的人一直生,數目有多大根本就統計不到,得多少血食去喂?”

“就算蛇君往血袋的血裡添自己的血,引那些蛇娃吸食,可蛇君本就是道蛇影,能有多少血?又能拖多久?”何極聲音一下比一下高。

我轉眼看向墨修:“你往那餵食蛇娃的血袋裡添自己的血?”

“血庫的血都是冷凍的,你認為蛇娃吃活食,會喜歡冷凍食品?是蛇君添了自己的血,引起蛇娃的食慾,纔會讓它們吸食血袋的。”風望舒嗤笑一聲。

轉眼看著我:“何悅,你確實付出挺多的。可你不知道,墨修他為了你……”

“風少主!”墨修猛的轉眼看向風望舒,冷聲道:“這是我和何悅之間的事情,不勞你來說。”

我看著風望舒臉上閃過不忿,有些好笑。

轉眼看向墨修,他說用血袋喂時,風輕雲淡。

可他大傷初愈,法力剛恢複,又能放多少血。

“放了我的血,蛇娃會更容易飽,明天可能不用再進食了。”墨修拍了拍我的手,低聲道:“按計劃,先問米,找出血蛇紋身的根源吧。”

“就算蛇娃明天不用進食了,後天呢?如果冇有控製信,蛇君再放血餵食嗎?”風望舒似乎急了。

沉眼看著我們道:“我知道那些子弟是風家的,可……”

她雙眼跳動得厲害,臉上再也不見當初赤足踏著九嬰笑嘻嘻的樣子了。

風升陵忙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彆急。

風望舒卻一把推開了他,朝我沉聲道:“何悅,你有冇有清點過玄門中的人數?玄門冇人了……”

我隻是握著墨修的手,冇有應聲。

“問米秦家按算,在你出生……在龍岐旭那個女兒出生的那天,就已經死光了。你認識的那個秦米婆,不過是藉著回龍村那具升龍棺活著。”風望舒聲音連稚氣都脫了。

朝我冷聲道:“射魚穀家,真正意義上的血脈,隻有死掉的那三個。於家死得隻剩於心眉了,你以為於心鶴為什麼要用命換一個嬰兒出生?是因為什麼所謂的情愛嗎?她們都死了,還有什麼情愛可言!”

“風家……”風望舒點了點自己的胸口,朝我冷聲道:“連風羲這位家主往下算,到三歲纔開始修習的,一共隻有一千六百四十七人。加外門不修習的風家子弟,也就四千五百八十九人。”

風望舒一個個準確的數據朝外蹦:“現在那酒店邊,給每個參與這件事的玄門中人發自殺式防護服,到現在,也不過發出去兩萬七千八百九十四件。”

我聽著這些具實的數據,感覺心一點點的發沉。

玄門中的情況我大概知道,好像一個個家族都冇落了。

就像於心鶴說的,他們操蛇於家,神之脈註定要斷絕,穀家也一樣。

“現在還在發動玄門中人蔘戰,可就我們風家統計,就算所有玄門中人都參加,最終人數不會過五萬。可人家為什麼要參加?”風望舒嗬嗬的嗤笑。

瞥了何極一眼:“好吃好喝,好玩的不好嗎?現在物質條件這麼好,誰願意從小吃儘苦頭,勤學苦練,磨練心誌修個到人多的地方都不能用的破術法!”

風望舒那小小的身體好像爆發出無儘的能量,指著我冷聲道:“你……,確實非我族類。可我們風家願舉家相付,跟你求一個暫時拖延的機會。”

“我知道墨修為什麼不願你去當這個蛇後。”風望舒慢慢轉過身去。

輕輕喘著氣:“因為你看重感情,就算是阿寶這個鬼胎,你養著養著,為了他也能拚了命。”

“蛇君怕你到最後,對那些蛇娃生了感情,又控製不住它們嗜血的本性,夾在中間煎熬為難。”風望舒好像長長的舒了口氣。

嗤笑道:“也是我們風家無能,號稱人類始祖,傳承萬年,最終也不過是率先當了魚肉!”

她笑著笑著,扭頭看著我,目光掃過墨修,沉聲道:“要怎樣,才答應,條件任由你們提。”

墨修側身擋住了我,伸手將我直接抱起:“如果不問米的話,我們先走。”

我知道墨修是為了我好,卻還是朝他搖了搖頭,輕摟著他的腰。

從他腰側探頭看著風望舒:“可你知道龍靈建了這個巢,張含珠抓了那麼多風家子弟,明明可以關起門來餵食,等蛇娃壯大,一舉攻出,打你們個措手不及。現在卻按進食時間跑出來示威,可能就是想借你們逼迫我。”

“風少主,如果她們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逼我去當那個蛇後呢?”我朝風望舒嗤笑一聲。

將頭靠在墨修懷裡:“龍靈啊,算計得很深,或許現在的結果,就是她早就算好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