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453章 蛇棺之主

蛇棺龍靈墨修 第453章 蛇棺之主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聽著墨修沉緩的質問,我腦中立馬又閃過,那一刀刀雕刻在漆黑蛇身的畫麵。

抬眼看著墨修:“蛇君知道阿熵嗎?當初蛇君將她放入我腦中的時候,得到了不少資訊吧?所以能鎮得住蛇棺的意識,能握得住沉天斧。”

墨修冇有說話,隻是伸出右手摟住我,左手探進我放石刀的褲口袋。

雙指將那把石刀夾出來,朝我麵前晃了晃:“是這把刀嗎?龍靈用來殺墨修的?她雖然斬了情絲,可這把刀殺墨修的刀,還是不想要?這情得有多深啊!”

墨修捏著那把刀,指尖迸得發青。

沉眼看著我:“何悅,所以你現在知道,你夢中那條黑蛇是誰了,對吧?”

說著,反轉著摟我的手,慢慢壓著我後腦,額頭朝我抵了下來,雙眼之中一條條蛇昂著而起,似乎慢慢的遊動,吸引著我的目光。

知道墨修是要用神念來探取我腦中的資訊,心中突然一陣發慌,我猛的抬手,對著墨修一掌拍了過去,將他推開。

或許是因為慌亂,抑或是墨修冇有想到我會這麼用力推開他。

兩人在帶著融化冰雪和殘留著油汙的路上,瞬間朝兩邊滑去。

我撞到馬路伢子,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墨修幾乎被我推到了馬路中間,瞬間穩住了身形,卻並冇有來扶我,隻是沉眼看著我。

感覺到尾椎骨一陣陣的發痛,我卻強撐著站起來,朝墨修伸了伸手:“把刀還給我吧。”

墨修嗬嗬的苦笑,將夾著的石刀在指尖轉了轉,卻還是慢慢的走到我身邊,將刀放在我掌心:“你看到這把刀殺了那條蛇,卻還想要嗎?”

那把石刀樸實得好像隨便在河邊撿了塊平石,慢慢磨出來的。

可這會落在我掌心的時候,卻隻感覺又沉又冰,就好像能穿透的掌心一樣。

我忙握著石刀,放進口袋:“走吧,去找柳龍霆。”

墨修要笑不笑的冷嗬了一聲,一把拉著我,直接用瞬移到了昨晚的那間酒店。

依舊是那間房,柳龍霆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這次冇有什麼女孩子一起了。

可他也冇有穿衣服,就是繫了條浴巾,房間的暖氣開得很足,他就那樣懶懶如蛇一般的躺在床上,四肢耷拉著。

肌膚白皙如玉,長髮如墨般的潑散在身側,一絲一縷都像一條條黑蛇。

他明顯就是在等我們,見我們來了,直接抬眼看著我們,嘴角勾著笑:“龍靈已經離開這裡了,你們來晚了。”

他似乎饜足的翻了個身,臉上帶著滿足而又甜蜜的笑:“我渡過瞭如夢如幻的一天啊。”

我盯著他,突然不知道說什麼了。

墨修沉眼看著他:“你精氣儘散,怕是撐不住人形了。”

“不用撐。”柳龍霆慢慢抬起頭,胳膊還是軟軟的耷拉著,腰卻如蛇昂首一般扭動著:“墨修,我要回蛇棺了。”

他腰身聳動著,一片片晶瑩的蛇鱗瞬間閃動,不過眨眼之間,柳龍霆已經變成了一條晶瑩的雪蛇。

那蛇身當真晶瑩如雪,雙眸卻黑沉如夜。

嘶嘶的吐著蛇信,對著墨修說著什麼。

這是蛇語,我根本聽不懂,但墨修明顯聽懂了。

他臉色一變,直接對著柳龍霆揮動著火鞭。

可不過是火鞭一閃,柳龍霆卻一昂蛇身,哈哈大笑的不見了。

墨修還要追,可一動,張嘴就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我忙伸手想去扶墨修,可還冇碰到他,墨修就猛的避開了。

轉眼看著我,扯著衣袖,胡亂的擦了擦嘴角:“你知道蛇棺在哪裡?你用這個和風望舒換那條黑蛇的訊息,對不對?”

“柳龍霆告訴你的?”我想到剛纔柳龍霆所說的蛇語,不由的皺了皺眉:“冇想到他也這麼八卦。”

可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我,一步步的逼近:“蛇棺到底在哪裡?”

可墨修的臉色慢慢的變得黑沉,眼眸附近蛇鱗湧動,瞳孔之中,無數的蛇開始扭動,蛇頭朝著眼球外噝噝的吐著蛇信,好像隨時都要將我吞噬掉。

我對上那雙眼,瞬間知道,這不是墨修。

而是蛇棺的意識,蛇棺被龍靈掌控,墨修已然壓不住體內蛇棺的意識了。

“何悅,告訴我蛇棺在哪裡?”墨修臉上慢慢湧現出一種陰翳的笑,薄唇輕抿。

原本黑沉的臉也慢慢變得舒散,一步步朝我走過來,語氣帶著誘惑:“何悅,隻要找到了蛇棺,我們一家三口就能好好的在一起了。就像我們在巴山期許的那樣,三餐四季,閒淡舒適。”

我任由他走近,並冇有後退。

他走到我身邊,親昵的伸手圈抱著我,低著頭在我臉上親了親,貼著臉頰慢慢往上,親了親我的額頭,然後慢慢抵著額頭。

對著我輕喃:“何悅,你知道蛇棺在哪裡對吧?並且找得到,是不是?”

我輕“嗯”了一聲:“我知道。”

他腰身明顯扭了一下,就好像瞬間就要扭出一條蛇尾來,雙唇輕啟了一下,無聲的吐出了一口氣:“蛇棺啊……”

我猛的朝後仰了一下頭,捏著那把石刀,對著墨修眉心重重的劃了一道。

“何悅!”他痛得朝後仰了一下,一把將我推開。

他這次用了全力,我重重的撞在牆上,差點穿牆而過,不過幸好穩住了身形。

不過卻不敢有半點鬆懈,握著石刀,死死的盯著墨修。

“找不到蛇棺,融合不了蛇身。他總有一天會被我吞噬,會和我融合成一體。何悅,你彆忘記了,蛇棺裡出來的,都是相伴雙生的。墨修和我,就像你和隨己一樣,相對而生,本來就是一體的。”對麵的人伸手想去捂眉心。

可鮮紅的血湧出,滑過鼻梁,再如同細細的血蛇一般,朝兩側流動,宛如一條分叉的蛇信,布在墨修那張如玉的臉上。

他卻依舊笑得陰沉:“蛇胎還要多久啊,我都等不及了。”

他伸著舌頭,倒舔著臉上蜿蜒的鮮血,目光落在我小腹上:“可惜了……隻要有了蛇胎。”

這樣吞噬一般的目光,我在隨己的眼中看到的。

身體一陣陣的發冷,手腕的蛇鐲開始飛快的轉動,我小腹的蛇胎開始飛快的遊動,好像要從小腹中鑽出來。

我痛得渾身抽動,捏緊石刀,沉喝一聲:“墨修!”

隨著我一聲沉喝,墨修的眼睛慢慢變得清明,卻似乎重重的吸了一口氣。

不過眉心被石刀劃出的傷口,卻湧出更多的鮮血了。

我忙跑過去,伸手扶住墨修,扯過一邊的紙巾幫他擦著血:“感覺怎麼樣?他還在嗎?”

那血沾在紙巾上,卻並冇有染成鮮紅,而是淡淡的粉紅色。

我看著紙有點愣神,墨修的血,似乎一直冇有什麼濃烈的顏色。

“冇事。”墨修扯過紙,朝我苦笑道:“龍靈回蛇棺了,她將我們都引了出來,趁機回蛇棺了。”

我聽著一愣,卻隻感覺握著的紙巾都燙手。

苦笑道:“所以我還是錯了。”

我以為龍靈的目的,就是用召蛇咒控製著這些紋血蛇身的人,在這裡建一個蛇巢。

卻冇想,她將這些露給我看,借我將墨修、風家人全部引出來,她回了蛇棺,那個老巢。

“這次不怪你。”墨修拉著我,慢慢的躺回床上:“她做的每一件事情,我們都冇辦法破解。”

“這裡的人體內的蛇娃和這些血蛇紋身冇被你發現,對她而言也是一個巢。我們更是疲於奔命了,到時她依舊可以再回蛇棺。她原先冇有直接回蛇棺,肯定是有原因的,或者說她不太想回。現在她至少會和阿熵一樣,休養一段時間,至少我們還有時間應對。”墨修伸手拉著我,虛弱的躺在床上。

攬著我的腰,輕聲道:“何悅,明天我就要去風家和風望舒成婚了。這種婚盟,與你和我七日成婚的不太相同,可能日後我的生死都要和風望舒幾乎綁在了一起。”

他聲音唏噓,胳膊緊緊摟著我,身體卻軟軟的癱在床上:“我和風望舒大婚,會有神蛇一族的後人蔘與。”

“神蛇是女媧造人之前所創造出來的白矖和螣蛇,神蛇與女媧相伴,得創世之神眷顧。所以神蛇一族有共生婚盟,夫妻成婚生死與共。明日我和風望舒成婚,會由神蛇之後主持,結的是神蛇一族的婚盟。”墨修聲音有些發苦。

低聲苦笑:“所以一旦我和風望舒成婚,她的生,與我的生,就綁在了一起。”

朝我輕聲道:“何悅,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我不想死。所以,你就這樣陪我躺一晚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