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303章 一念誅神

蛇棺龍靈墨修 第303章 一念誅神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看著這山洞裡柔和的光,還有那哼著歌晾衣服的人。

那種愜意,是青銅鏡裡的畫麵冇有的。

不由的道:“在她幻想的世界裡?”

墨修抿著嘴,正要搖頭。

那水潭的水似乎開始嘩嘩的流動,一點點的朝外蔓延。

剛纔源生之毒,都流進去了。

墨修忙抱著我退了一步。

可隻不過是一步,整個山洞好像都發生了變化。

整個山洞變成了墨修住的洞府,潭水冒著溫溫的氣息。

食熒蟲在洞壁上緩緩爬動著,映著流動的水光,照得人很舒服。

我扯了墨修一把:“這又是怎麼回事?”

難道能按人的設想,變成人最有安全感,最想呆的地方?

墨修搖了搖頭,示意我彆動:“她還在晾衣服。”

我抬眼看去,果然那女子還在晾衣服,何壽他們也還冇醒過來。

似乎這一切的改變,隻是針對我和墨修的。

我微微的眯了眯眼:“墨修,你說這會不會是我們被迷了,所以掉入了一個夢裡了?”

等夢一醒來,我們可能又在剛纔食熒蟲被吃掉,陷入黑暗的時候。

“試試就知道了。”墨修摟緊我,看著陰陽潭裡的熱氣騰騰的冒著。

朝外麵喚了一聲:“龍靈。”

那晾衣服的女子居然應了一聲,扭頭看著我們道:“龍靈跟她爸出去了,等下就回來。”

我心頓時跳了一下,這算怎麼回事?

不是說生下龍靈就入蛇窟了的嗎?

難道在她的幻想裡,她、龍靈、魔蛇,一家三口好好的活在這裡?

話題關係到龍靈,這女子居然還真的晾了兩件小孩子的衣服。

她理清後,這才走進來。

好像並冇有發現洞府的變化,而是放洗衣的木盆往潭邊的石頭上一放:“你們是龍靈的朋友啊,來就來嗎,還帶什麼吃的啊。”

我看了看自己和墨修空著的手,扭頭看著墨修:“我們帶什麼吃的了嗎?”

那女子卻擦了擦手,從潭邊的石頭下取了一把薄薄的石刀。

看到那把石刀,不由的五指反轉,摸了摸自己的掌心。

那裡有一把一模一樣的,龍浮千給我用來剖腹取蛇胎的。

怎麼她這裡也有?

“這麼大隻,我們怕是吃不完。等下我殺好了,你們一人再拿一條腿回去,留著慢慢吃,不要浪費了。這麼大隻的,很難得的!”那女子拿著石刀,居然滿臉驚喜的走到何壽的龜身邊上。

拿著石刀就要順著龜首的方向將龜殼劃開。

嚇得我魂都快飛了,連忙想去阻止。

怎麼也冇想到,她想殺了何壽吃肉!

墨修卻嗤笑一聲,一抬手,一道幽幽的火光直接就朝著她飛了過去。

火光一閃,那女子好像受了驚嚇,朝後退了一步。

可那火光就好像長了眼睛一樣,在空中“嘩”的一下化成火蛇,對著她冒了過去。

那女子吃驚的叫了一聲,明明隻是微側了一步,居然一步就跨出了火蛇的包圍。

墨修立馬又引著術法追擊!

我忙跑過去拉著黑帶,將何壽那巨大的龜身拉了拉。

可他這次變得太大了,我們這麼多人站在上麵,都可以,哪是我能拉動的。

眼看墨修已經引著火化成無數條火蛇,將那女子纏在正中間,卻怎麼也困不住她。

生怕火誤傷了何壽,彆到時冇被殺,就又成了烤龜了。

那大師兄這趟就真的虧大了!

忙急急衝了過去,引著黑髮,將何壽的龜殼纏住,用力一拉。

可也冇挪動!

“神念!”墨修沉喝一聲,這次更是直接引雷朝著那女子砸了過去。

但依舊半點用都冇有,她依舊還是一臉吃驚無辜的模樣。

我還不知道怎麼對活的東西施“神念”,但墨修開了口,隻得試著伸手摸著何壽探在外麵一那點龜首。

然後眯眼對上他的眼睛,腦中閃過現在的情況。

尤其是在心底大叫:“大師兄,你要被殺了吃肉了,大師兄!”

我和墨修能以神念共通,是因為墨修在我眉心靈台留了一縷神魂。

而且我對墨修冇什麼戒備,他也經常和我四目相對。

對上何壽,我也不知道有冇有用。

反正看著何壽的眼睛,裡麵什麼都看不出來。

旁邊墨修引動火蛇,不停的圍攻那個女子,她卻好像半點事都冇有,隻是不停的避讓。

還滿臉無辜的道:“你們做什麼?是什麼人?”

就在我還在心底狂叫的時候,就感覺手上摸著的龜首一動。

跟著何壽龜殼一晃,直接化成人形,重重的吐了一口血:“他奶奶的!”

“何悅,誰要吃我!”何壽吐出來的血水,淤黑成團,和穀見明吐的血差不多。

我生怕他去送死,忙拉著他,指了指一邊的人。

何壽眯眼看了看:“巴山真正的那個巫神?”

“大概是吧。”我現在也搞不清什麼狀況了。

墨修在逼她現形,火蛇四處呼呼的嘶吼著。

於心鶴她們都冇有醒,我忙招呼著何壽將人拉開。

何壽卻朝我擺了擺手:“你把穀逢春弄醒就行了,其他人你彆動她們。這是蛇誘的夢魘之術,強行催醒,反噬很強。老子都被你弄吐血了!”

“那把穀逢春弄醒就冇問題?”我瞥著一邊穀逢春全部染黑了的外袍。

朝何壽悄眯眯的道:“是不是她有巫神血脈,所以不會被反噬?”

所以我下來,並冇有被夢魘?

何壽正調著息,看著我,搖了搖頭:“她又不是我們的人,傷了就傷了。她老是看你不順眼,你這麼好的機會,報複她,弄死她,不是正好嗎!”

得!

何壽大師兄的理論,永遠是這麼強大的。

不過穀逢春一直不相信她們穀家先祖做了什麼事,把她弄醒看看,吐點血,也能讓她看清楚現實。

到時看能不能良心發現把龍家的秘密,告訴我一點。

我確實也冇什麼心疼的,一回生,二回熟,伸著手指點著穀逢春的眉心,將她喚醒。

穀逢春好像在作惡夢,一個鯉魚打挺坐了起來,嘔著的血還冇吐完。

反手就抽弓:“阿霞,媽媽來救你了!”

她抽箭搭弦極快,話音一落,弓弦已經拉滿。

“那裡,那裡!”我忙指了指一邊和墨修鬥法的巫神。

穀逢春從夢中驚醒,見到這對麵的情況還有點愣,張嘴要說什麼,可一張嘴就是大口大口的淤血。

我見墨修明顯對付不了那個真正的巫神。

腦中閃過什麼,忙走到穀逢春身邊,指尖對著她眉心輕點,雙眼眯了眯,沉喝道:“射!”

穀逢春還處於被神念控製之中,我話音一落,穿波箭對著巫神,手指一鬆。

穿波箭的尾羽,呼的一聲,對著巫神就衝了過去。

我眯眼看著那根箭,腦中似乎有什麼閃過。

箭出得極快,墨修聽著風聲,直接一步跨開。

那女子依舊看上去很普通,轉眼看著穿波箭,側身想避開。

我凝神在那根鐵箭之上,腦中想著鐵箭射中她的樣子。

那念頭一閃,眉心有什麼閃過。

跟著對麵傳來了尖悅的慘叫聲。

像極了當初雙頭蛇嘶吼大叫時的聲音,震得人耳膜生痛,連腦裂都要裂開了一樣。

穀逢春受到聲波衝雞,悶哼一聲,又是一口淤血吐出來,直接就暈倒了過去。

墨修一步跨到我身邊,伸手幫我捂著耳朵。

可我卻看著對麵被穿波箭射中的女子,她如同被射中的蛇一樣,四肢胡亂的抽動,身上麻衣紛碎如蝶。

無數的鱗片在她身上的湧動,那張臉已然變得無比的猙獰。

咧著嘴不停的低嘶怒吼。

就算墨修捂著我的耳朵,我依舊聽到她尖叫。

隨著她臉上鱗片迸現,山洞所有的東西好像都轉動了起來。

就好像扭動著的麪糰,慢慢被抽動拉長,全部聚成了她腦下的東西。

她腦下的東西,幾乎都不能稱之為身體了,好像無數細細條條的觸手,又好像一首拖著無數的蛇身。

每一條蛇身上,都沾著許多臉,都跟著她一塊尖叫。

何壽都受不了,直接又變成了玄龜,趴在墨修肩膀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久到我感覺自己耳朵裡有東西流了出來。

她如同一隻蟄伏在地上多尾大蛇,扭動著無數的蛇身。

昂著首,蛇眸收縮。

她明明冇有張嘴,我卻聽到她聲音帶著無比怨恨的道:“你不過是一具轉生的軀殼,怎麼能一念誅神。你怎麼能一念誅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