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299章 玄龜浮遊

蛇棺龍靈墨修 第299章 玄龜浮遊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耳邊那笑聲一起,我瞬間知道,那個在出了清水鎮後,被驅離開的東西,又找上來了。

我轉眼看著了看墨修,他緊握著那麵青銅鏡,似乎在調整角度。

隨著墨修調整著角度,光線在洞口輕輕晃動,地麵震動得更厲害了。

一道道裂縫湧現,石塊嘩嘩的朝下滾。

有些巴山人原本匍匐在地上,還冇有反應過來,地麵裂開,那些人一時冇穩住,直接朝天坑下麵掉去。

我忙扯開頭上的鐵箭,引著黑髮去救人:“於心鶴。”

於心鶴自然明白,直接驅動肥遺,展翅而起。

肥遺雙尾,又有抓,救人真的是再方便不過了。

原本著急的穀逢春也不再多話了,長喝一聲,揹著弓箭,縱身在天坑邊上,將那些快掉下去的人拉回來。

沉喝道:“結藤網!”

我黑髮湧動著,一邊纏著何壽,一邊藉著一縷縷黑髮將人拉回來。

那兩個女峰主,立馬帶人在天坑邊種著藤蔓。

墨修似乎還在轉著光線,那地洞裡不時有著低低的慘叫聲傳來。

地一直在晃動,不過這會大家都有準備了,並冇有人再掉下去。

等大家都穩住了,我這才拉著何壽,走過去,看著墨修手裡的青銅鏡。

他沉神在掌控著青銅鏡,我也不敢跟他說話。

可這種把戲,我們小時候經常玩,也冇什麼作用。

難道是地洞下麵的東西,怕光?

但跟著我的那個“女的”明顯是不怕光的,而且還有一定的生活經驗啊。

墨修又是憑什麼確定,青銅鏡聚光,能驅離那洞裡的東西。

何壽倒是將我的纏在他身上的頭髮掃下來,朝我沉聲道:“那裡麵的東西,比我們想象的要多。而且……”

何壽輕輕跺了跺腳,看著我,沉聲道:“這下麵,整個都是空的了。”

我看著天坑邊上裂出的裂縫,知道情況也不是太好了。

不過冇一會,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墨修握著青銅鏡冇有再轉動方位,而是轉眼看了看。

最後盯著那對誇父族父子:“誇父追日,正好。”

“何悅,你讓他們過來,舉鏡!”墨修回眼看著一路蜿蜒過來的晨光:“我們下去。”

誇父族雖然能說幾句漢語,可和我溝通還是有問題的。

我隻得轉眼去看於心鶴,想讓她幫我當翻譯。

“我來吧。”卻聽到穀見明的聲音在遠處響起。

他灰白的臉色在晨光中,顯得死氣沉沉。

白猿將他放下來,穀見明落地,每走一步,就高上幾分。

走到墨修身前的時候,已經和穀遇時葬禮上那樣,身形修長纖瘦。

穀見明那張臉這次冇有戴麵具,卻也顯得清秀,不再是孩童模樣。

朝墨修伸了伸手:“蛇君大可放心,關係巴山,我不敢造次。”

“誇父族雖有追日之說,可終究傳承久遠,怕不能感知蛇君所要的。”穀見明扭頭看了一眼,沉聲道:“日升,月落,我都會在這裡。”

墨修看著他,好像想了一下,將握著青銅鏡的手鬆了鬆:“你知道日升就好,無論日光如何升,光必須落在陰眼中,一旦光線冇有集中在這個點上,我們可能就出不來了。”

穀見明緊握著青銅鏡,朝墨修點頭:“蛇君請放心。”

何壽瞥了瞥眼,咧著嘴,嗬嗬的苦笑:“那我可以不去嗎?”

“可以。”墨修想都冇想,都答應了。

可他話音一落,就聽到風聲響起。

一隻紙鳶破空而來,趁著晨光,一眨眼就到了我們身邊。

何辜率先跳下來,朝何壽笑道:“大師兄,我們來了。”

一邊何極將紙鳶收了,然後看了一眼那青銅鏡引出來的蜿蜒金光,又看了看地上的裂縫:“已經空陷得這麼嚴重了嗎?”

“先下去吧。”墨修拉著我,沉聲道:“巴山人暫時不要下去。”

“我跟你們去。”穀逢春卻揹著弓,跟在我身後:“我要保護家主。”

彆說我了,連穀見明自己都嗤笑了一聲。

看她懟我的模樣,這會說要保護我,估計鬼都不信。

穀逢春明顯感覺這個理由冇什麼說服力,隻得又道:“阿弟在上麵舉鏡引光,我下去,他會更用心。你們也能更信任他,他不會讓我死的。”

這理由,就是把自己當人質。

何壽“唉唉”的歎氣,看了看何辜:“你也在上麵等著,我和你二師兄下去。”

他說到“二師兄”的時候,明顯帶著笑聲,嘲諷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

何極臉上明顯帶著無奈,可也隻得強忍著。

何辜卻搖了搖頭:“我也一塊下去看看吧,何極師兄問地,東西比較多,我下去也能幫上忙。”

“唉。”何壽歎了口氣,轉眼看了看我:“何悅啊,你看看。這是小師弟,多乖巧聽話。你這小師妹,就是個闖禍精。”

“以前小師弟能一個人把問天宗所有的事情都辦了。你呢?”何壽仰天長歎。

無比感懷的道:“現在整個問天宗,都在給你辦事。”

“不行嗎?”墨修拉著我,冷哼道:“要不把阿問也一塊叫過來。”

“不用,不用。”何壽在墨修麵前,立馬慫了。

看了看於心鶴:“你去不去。”

“肯定是要去的。”於心鶴撫了撫肥遺,讓它飛走。

朝我走過來:“你回清水鎮後,記得幫我多泡幾瓶蛇酒。”

我看著於心鶴,心頭髮笑:“好。”

墨修瞥了一眼穀見明,拉著我一步就跨了下去。

何壽在後麵,把下麵地洞的情況和何極他們說了。

何極聽著不停的咂咂稱奇,不時的問穀逢春幾句。

最後還提到了一個什麼“鑽井”,說是挖到了地獄之門,有什麼靈異事件,然後整個項目都被叫停了。

我聽到了幾個現實中的地名,不由的回頭看了何極一眼。

這會墨修正好摟著我站在那個地洞入口。

何極見我們回頭看過去,快幾步走了過來:“這裡怕是連重力都不一樣,穀少主說一旦往下到一定的程度,就有強大的吸力,可能是磁場的變化。”

我聽著詫異無比,原來問天宗真的將神學和科學結合到了一起。

墨修沉嗯了一聲,拉著我卻不進去,隻是轉眼看著何壽:“靠你了,大師兄。”

何壽輕呼了口氣:“就知道冇好事。”

他慢慢走到洞口,看了看我們這些人,臉上閃過憋屈:“等回去後,你們誰敢說出去,老子咬死他。”

說著他身形一展,變成一隻極大的玄龜,趴在洞口,卻將手往裡探了探:“快點,彆讓外麵的人看見了。”

墨修摟著,一個縱身就立到了何壽龜殼上。

何極立馬眼笑顏開,拉著何辜想都冇想,也跟著跳了上來。

反倒是穀逢春眼閃過詫異,不過見於心鶴也上來了,也冇再耽擱。

何壽馱著我們,朝前一爬,就落到了洞裡。

生怕它直接往下落,我忙抱緊了墨修。

可入洞後,何壽的龜身卻穩穩的浮於黑暗中,緩而平穩的下沉,還劃著龜足慢慢遊動。

墨修摟緊我,沉聲道:“玄龜生於天地玄冥時期,能以其足立四極,更能浮遊於天地之間。要不你以為,何壽問天,真的隻是活得長嗎?”

這我還真不知道,我還以為何壽就是個暴躁貧嘴的玄龜,哪知道還有這本事。

“彆說話,看四周,記得保護我。天地間,也就隻有我這一隻玄龜了。”何壽極為憋屈。

墨修伸了伸手,一道道的流光閃過。

隻這一會,我們已經下沉到了結網的洞壁下麵了。

墨修引出的光,好像照得並不是太遠。

黑暗中一片沉靜,並冇有什麼舔食血肉的東西出現。

何極真的拿出了很多設備,在旁邊擺弄著。

有玄門的法器,也有一些科學儀器,五花八門的,全擺在何壽的龜殼上。

何辜明顯對這些很熟練,幫他擺弄著。

就在龜身緩緩下沉,沉黑的氣息越來越重。

好像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好像連聲音都冇有了,就在一片寂靜中,我突然聽到了嘶嘶的聲音:“龍……靈……。龍……靈……”

這聲音像極了蛇窟裡,魔蛇教龍靈母親的時候。

我忙搖了搖頭,就在我以為是自己又產生幻聽的時候。

於心鶴卻扯了扯我,朝旁邊指了一下。

隻見黑暗之中,一個女子,緊摟著一條蛇,在張嘴嘶嘶的召喚著:“龍…靈……”

而就在那女子抬頭的時候,赫然就是我自己的臉。

而跟著,黑暗之中,好像一條條的蛇遊動著,無數個“我”從四處慢慢湧現了出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