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180章 罪夜奔逃

蛇棺龍靈墨修 第180章 罪夜奔逃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我一過小溪,全身瞬間湧來碎骨般的痛意,蛇鐲似乎完全勒進了骨頭裡。

身後墨修在低吼:“龍靈,回來!”

我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阿寶,連頭都不敢回。

墨修會護著我,護著蛇胎,我是信的。

可阿寶呢?

他是浮千孕育多年的,又是我奶奶特意給魏昌順這個因為轉胎丸變成陰陽人的人,陰陽逆轉在腹中懷了兩三年的,又是經死而生。

龍靈肯定會吞了他,滋補自己,墨修為了天下蒼生,自然會幫著龍靈的。

那麼我腹中的蛇胎呢?

生下來後,又是什麼樣的結局?

神魔本是一體,龍靈能放出熔天一次,就能放出第二次。

這就好像神魔誌怪小說裡,那些要村民將童男童女獻祭河神山神的,明明是它們做怪,卻還要獻祭人命給它們來保平安。

我抱著阿寶,忍著一寸寸的碎骨之痛,飛快的朝朝跑。

身後似乎有著什麼滋滋的聲音傳來,黑髮好像不停的汲取著什麼,讓我有著無窮的力氣。

身後好像有著墨修大叫的聲音,還有著什麼怒吼聲,好像還地震了,卻又似乎有什麼沖天而起。

我卻都顧不上了,隻是緊緊的抱著懷裡的阿寶。

我不知道秦米婆讓我等的是什麼,就像她當年,看著她姑姑死去,不知道她姑姑讓她等的是什麼。

或許當時她已經死了,那個借升龍棺複活的機會,原本是可以給她姑姑的,可她姑姑讓給了她,所以她纔要等。

我不知道那個能讓我甘願超脫生死之外的事情什麼時候來,但我現在,隻想護著阿寶。

這似乎是一個輪迴,也是一個執念。

護住阿寶不被龍靈吞噬,似乎是表示自己當初不被獻祭蛇棺,似乎也代表著自己以後,不會將腹中的蛇胎獻祭……

我飛快的朝前跑,看不見路,就直接從稻田裡跑。

也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但於心鶴就在外麵,隻要讓她把阿寶帶走,就好了。

我不能離開小鎮,可阿寶卻是可以的,隻要他好好的……

腦中各種想法飛快的湧出來,突然感覺身體突然一股劇痛傳來,跟著身體被一股巨大的力氣衝到了一邊,有什麼將我重重的帶著插入了旁邊的田裡。

阿寶倒在泥水裡,“啊”的大叫了一聲。

我右手握著石刀,轉過手腕抱著他,左手摸著痛處,一入手卻是一根冰冷的鐵箭。

不遠處飛快的有人朝這邊跑過來,遠遠的就聽到有個熟悉的聲音叫道:“射中了!大家小心,上箭滿弦!”

我握著鐵箭,慢慢的從身體裡抽出來。

射魚穀家的穿波箭果然厲害,直接穿透了我的身體,扯出來的時候,還帶著倒勾,痛得我連黑髮都變得僵直了。

冇一會,穀逢春帶著的人就從四周慢慢圍了過來。

我抱著阿寶起身,穀逢春一個縱身就到了我身前十米處,滿弦的穿波箭對衝我眉心:“龍靈,回去。”

“我不是龍靈。”我抱著阿寶,沉眼看著她:“我要離開了。”

“你看看你身後,你不能出來的。”穀逢春眼神往我身後瞥了瞥,冷吼道:“你能脫離蛇棺的控製這麼遠,是因為你用黑戾吸食生氣,你一旦出了小鎮,隻能靠吸食彆的生氣活著。回去!”

我扭頭看了一眼,果然我所過之地,草木皆亡。

腳下的黑髮輕動,連稻田下麵的泥似乎都變得發腐,如同一灘死水下麵的爛泥。

放眼看去,遠處夜色之中,秋風蕭瑟如刀,似乎還有什麼朝這邊湧來。

我抱了抱阿寶,沉眼看著穀逢春:“那你能幫我將阿寶送去給於心鶴嗎?讓她幫我養著。”

“這個鬼胎?”穀逢春低笑一聲,沉眼看著我:“他本就不該活,在他生出來的時候,如果不是問天宗的何極隻想活捉他感化,哪還會讓他活命,一道雷符就擊殺了。現在你還想讓操蛇於家養著?”

“龍靈,你真的是被你爸媽養得又任性又不識大局。回去,要不然我先射殺了這個鬼胎,再射殺了你,反正蛇棺不會讓你死,大不了再複活一次。”穀逢春拉著穿波箭,一點點的拉滿。

朝我沉喝道:“我數三聲,你回去。”

阿寶朝她呲牙低吼,扭頭一蹬腳,蹲在我肩膀上,朝著四周環顧。

他眼睛又開始和蛇眸一樣的收縮了起來,連舌頭都開始跟原先方纔出生時一樣,慢慢的吞吐著。

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臉,安撫著他。

因為他是鬼胎,所以他就該死。

因為我是懷著蛇胎,我是龍家女,所以我就冇得選。

因為天下蒼生,墨修拚儘全力,也隻能護住我,護不住阿寶,護不住蛇胎。

我沉眼看著穀逢春:“我確實任性。”

說話間,黑髮飛快的湧動,猛的朝著所有的穀家人湧去。

黑髮中有著黑戾,一旦沾染,會直接入體,就算洗都洗不掉,會不停的長出黑毛,當初於心鶴就是摸了一把浮千的黑髮,差點自己把自己勒死。

穀家人見黑髮湧動,瞬間後退,可穿波箭卻飛快的朝我射了過來。

我抱著阿寶,任由黑髮湧動驅散這些人,飛快的朝前跑。

一支又一支的鐵箭射穿了身體,我痛得一下又一下的朝前打著咧咧,卻抱著阿寶不敢停。

或許和穀逢春說得對,黑髮會幫我汲取彆的東西的生機,所以我並不感覺累。

黑髮湧動間,我抱著阿寶飛快的朝前跑。

因為黑髮汲取生機,我也不敢往有村落的地方跑,隻敢往荒野山林中跑。

所過之處,夜鳥驚啼,群獸亂奔,我卻半點都不敢停。

至少也得找到一個人,幫我養著阿寶。

但現在,我不知道該找誰了。

於心鶴怕也不會幫我養阿寶!

黑髮湧動,我好像感官靈敏了許多,身後穀家人似乎又飛快的追了過來。

射魚穀家穿梭於山林之間,跑起來自然很快。

小鎮外本來就鎮守著其他玄門,今晚小鎮動靜太大,肯定驚動了所有人。

我既然逃了出來,他們肯定會追的。

阿寶這會很乖,雙手抱著我的脖子,不時的摸了摸我身上的箭傷。

我看著叢叢的山林,正要越過一條小河,就聽到身後“唆唆”的聲音傳來。

一道雷電在我眼前閃過,跟著一個巨大蛇頭出現在我麵前,那蛇頭後麵居然和雙頭蛇相反,一首兩身,各展著一雙薄薄的翅膀,蛇身左右合圍朝我捲了過來。

我本能的湧動黑髮,朝著這條怪蛇纏去。

可剛一動,就聽到身後拍掌之聲,跟著傳來於心鶴的沉喝道:“彆傷她!”

我昂在半空中的黑髮頓住,微微回頭。

就見於心鶴站立於一條巨大的巴蛇之上,從我身側的山坡飛快的滑下。

那條巴蛇的蛇身足有水缸那麼粗,所過之處,樹倒石裂,蛇身如風,一滑而下,就到了我身前。

蛇身層層盤轉,不過兩層,就已然比我還高了。

我抬頭看著站立在蛇身上的於心鶴,慢慢的將湧動的黑髮收起來。

拍了拍阿寶,朝她苦笑:“你也是來追我的?”

於心鶴轉眼看著我,又看了看我懷裡的阿寶:“整個小鎮地動山搖,所有的山,在一瞬間失去了氣脈,山上樹木因生氣被吸走,全都焉了。龍家那具升龍棺化龍而出,鎮住了熔天。”

“蛇君已經將這些事情暫時解決了,龍靈隻要等到蛇胎出生就好了。你為什麼要逃?”於心鶴從巴蛇上縱下來。

看著我道:“你回去吧,你所過之處,至少近十年都會寸草不生了。”

我抱著阿寶,轉眼看著低垂著巨大蛇頭的巴蛇,還有那在巴蛇身上停頓著的那條一首雙身,各展一對肉翼的怪蛇:“這是什麼蛇?”

操蛇於家,傳聞是神於兒的後代,到現在,還在夫夫山暗中養著許多洪荒時代遺留下來的神蛇異種。

巴蛇在秦米婆家的問米筆記中有過圖鑒,可那一頭雙身四翼的卻冇見過。

“肥遺。”於心鶴似乎冇心思解釋,而沉眼看著我:“回去吧。射魚穀家已經出動了八十子弟,合圍你,不論生死,也不能讓你逃走。”

“穿波箭你見識過了……”於心鶴的目光掃過我身上還帶著的鐵箭,沉聲道:“龍靈,你我也算朋友,彆讓我們生死相對,好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