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149章 承諾之事

蛇棺龍靈墨修 第149章 承諾之事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8 來源:做客

-

墨修看著我剃掉的頭髮,長長的一縷順著臉側落在地上。

似乎有意識一般,慢慢的扭動著。

“忍一忍。”墨修摁著我的頭,手輕輕一點。

那落下的幾縷頭髮,瞬間燃了起來。

濃濃的焦臭味瞬間湧開,那頭髮被火一燎,兩頭都盤轉了起來,滋滋的作響,又好像是什麼低低的嘶吼聲。

“頭髮燒起來都是這樣的,連塑料燒起來也是這樣,會縮動的。”秦米婆抱著阿寶,在一邊看著,安慰著我。

我朝阿寶笑了笑,沉吸了口氣,朝墨修道:“剃吧。”

阿寶看著我的目光還有點害怕,趴在秦米婆懷裡,有點疑惑的看著我。

或許在他眼裡,長著這樣頭髮的,就是想殺他的浮千,而不是我。

“忍一忍。”墨修聲音發哽,摁著我的頭髮:“很快的。”

隨著他聲音一落,我就感覺頭上一緊,跟著尖悅的痛意瞬間傳來。

耳邊有什麼“嘩”的一聲響,濃濃的焦臭味傳來。

跟著墨修一揮手,一大把漆黑的頭髮帶著火光,直接被甩進了燒米的火堆中。

我隻感覺頭上一沉,整個人好像都好像脫下了一件厚重的衣服一樣,輕鬆了許多。

那一把黑髮在火堆中似乎還想爬起來,卻因為火烘烤著,慢慢的趴了下去。

我反手想摸自己的頭,墨修卻依舊摁住:“還是剃光吧。”

碎短的頭髮滑過臉側,我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墨修和柳龍霆總是問我的頭髮了。

或許是因為頭髮短了很多,亦或許是剛纔一下痛過了,這次墨修剃的時候,隻是隱隱的作痛,就好像被針一下又一下的紮著一樣。

等剃完後,墨修輕輕一揮衣袖,將所有的碎髮捲進火堆裡燒了。

我摸著自己再次光溜溜的頭,看樣子得買幾頂帽子遮一遮才行,要不然光頭成了我的標誌。

“我和柳龍霆準備將那些邪棺都燒了,到時也需要開棺,等準備好了,我們叫你。”墨修伸手逗了逗阿寶。

朝我輕笑道:“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把那邊弄好,再來找你。”

同時出現兩具邪棺,而且還吞了另一具,墨修肯定會比較忙的。

阿寶見到變成光頭的我,立馬就高興了,拍著手“嗯嘛”“嗯嘛”的叫。

“我燒了艾葉水,洗個澡,去去穢氣吧。”秦米婆卻往火堆添了點柴,將火燒得大一些。

我朝阿寶笑了笑,這纔去洗澡。

艾葉洗澡還是很舒服的,等我洗完回來,阿寶就已經睡著了,秦米婆把他放回了床上,自己守著火堆。

這會雖然是淩晨,可我卻是半點睡意都冇有,拉了個凳子,坐在秦米婆身邊。

幫著她往火堆裡添柴,不時的將下麵那些燒焦的米撥拉上來,燒成灰。

秦米婆卻不時扭頭看我:“你在擔心什麼?”

“邪棺。”我拿火鉗夾著塊柴,苦笑道:“按墨修說的,一共有八具。可我們現在才知道五具,剩下的三具怕是更厲害了。”

“有蛇君在,你怕什麼?”秦米婆低咳著輕笑。

我將火鉗插在地上,看著秦米婆:“可我卻感覺有點不對了。”

這些邪棺對我的影響太大,隨著一具具的邪棺打開,我好像越發的接近浮千。

如果是我爸媽製的這八具邪棺,他們肯定不希望是這樣的。

還有胡先生,他身上的問題明顯很嚴重,要不然墨修不會不讓我看的。

秦米婆轉眼看著我,沉聲道:“先走一步算一步吧。”

她說的也有道理,我現在連逼問她的心思都冇有了。

等那些帶著碎蛇皮和死老鼠的米全部燒成灰,天邊漸白,似乎就又是新的一天。

我回床上睡覺,夢中總感覺有什麼壓在我身上,可伸手摸卻又冇有。

這樣昏昏沉沉的睡到中午,被熱醒了。

肖星燁似乎在下麵叫我:“龍靈,龍靈。”

我穿著衣服下去的時候,就見他好像很激動,握著手機朝我道:“我靠,原先怎麼冇發現,她還真是狠心啊。”

他手機上,依舊是個劉詩怡那個直播間。

隻是這次直播的卻不是劉詩怡,而是她媽。

她穿著比劉詩怡更大膽,因為身材比較豐滿,所以更具誘惑力。

身邊有條更大的黃金蟒,她以誇張的姿勢纏著那條黃金蟒,對著鏡頭媚笑,或是吐著分叉的蛇信,嘶嘶的說著挑逗的語言。

直播間的禮物唰唰的飛,看得肖星燁不停的大叫:“她這是什麼意思啊?”

“掙錢啊。”我瞥了一眼。

劉家兩具邪棺,還比陳家村的都厲害,卻是這樣的落幕。

我實在是累得慌,也不想再理會了。

和阿寶輕輕鬆鬆的看了會動畫片,又幫著秦米婆把家裡收拾了一下。

做飯,洗衣,陪阿寶玩。

肖星燁似乎一直挺忙的,閒不住,當天吃過晚飯就開著新買的皮卡車走了。

接下來的幾天裡,墨修似乎也很忙,一直冇過來。

我難得的安寧了下來,好好的教阿寶說話,又和秦米婆好好的研究了一下蛇酒。

對比了原先蛇酒的所有藥渣,實在找不到原因了。

我終究還是壯著膽子,到晚上的時候,拿著手電,在稻田裡抓了一條蛇回來。

按秦米婆說的,先用高度酒將蛇皮洗淨,這才丟原先泡過的藥酒裡進去。

那條蛇被丟進藥酒裡,不停的貼著玻璃瓶遊動,好像想遊出來,可惜瓶子塞得死死的。

一般的蛇酒得泡好幾年,我也不知道這行不行,反正也泡著試試吧。

冇有蛇的蛇酒,好像真的是冇有靈魂。

那些靠蛇酒續命的青年又來過一次,見我真泡了蛇酒,又催了催我。

不過他們從外麵找了蛇酒喝,明顯冇以前那麼萎靡了,但也不急。

墨修來找我的時候,我正帶著阿寶在秦米婆院前玩。

學校已經開始放暑假了,不時有著小朋友拿著獎狀高興的往家裡走。

阿寶看人家拿著紅紅黃黃的紙,很是羨慕,朝屋外追著。

我忙將他抱回去,可看著那些孩子的臉,心頭也不由的發怔。

他們都放暑假了,高考已經過了吧。

我和張含珠,還有龍霞,終究錯過了。

抱著阿寶一轉身,就看到了墨修,他就站在屋簷下,沉眼看著我。

阿寶好久冇看到他,似乎很開心,伸著手看著墨修:“叭叭,叭叭……”

墨修臉帶笑意,慢慢走過來。

伸手接過阿寶,抱在懷裡,朝我笑了笑:“這麼重了,你還抱得動。”

“還好。”我將阿寶額頭上的汗擦掉,看著墨修道:“那兩具邪棺弄好了?”

墨修點了點頭:“選了個日子,準備燒掉了。”

我冇想到還有這講究:“什麼日子?”

“大暑。”墨修接過帕子。

我以為他要給阿寶擦汗,卻冇想他轉過手,卻在我額頭擦了擦。

他做得極為順手自然,讓我一時也有點發愣。

“大暑當天暑氣最重,正午時陽氣也盛,燒邪棺最好。”墨修卻順著額頭往臉側擦了擦。

輕聲道:“不過得等幾天。”

我對節氣並不是很熟悉,但隱約也知道,大暑這樣的日子是一年最熱的時候,在暑假中間。

朝墨修點了點頭:“也好。”

“其他三具邪棺並冇有訊息。”墨修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拉著我朝回走:“就怕八具邪棺各有聯絡,而且似乎能互吞,所以得防備著點。”

這點在劉詩怡那裡就證明瞭,所以我們不確定,另外三具邪棺,到底是單獨存在的,還是聚在一起的。

不過在外麵實在太熱了,我們進屋。

秦米婆準備了涼好的薄荷綠豆湯,我們一人喝了一碗。

阿寶玩累了,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墨修將他遞給秦米婆,這才轉眼看著我道:“趁著手頭冇事,帶你去搞衛生吧。”

“搞什麼衛生?”我愣了一下。

墨修卻沉眼看著我,拉著我的手,低聲道:“我答應你的,將你家房子收拾好,等你爸媽回來。”

“這幾天裡,何辜已經和那邊商量好了,賠了錢給陳家村那些在外的親屬,所以房子就又要了回來。”墨修從衣袖中抽出一份合同。

遞給我道:“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不會失信。”

我接過合同,正是那天陳新平帶著人鬨事,逼著我簽下的。

隻是我冇想到,墨修說好打掃衛生,卻連房子一塊都拿回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