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1224章 髓化玉珠

蛇棺龍靈墨修 第1224章 髓化玉珠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5:40:39 來源:做客

-

我聽說太一在原主醒前,就已經死了,一時感覺這真的是個比原主佈下天禁,更讓我意外的訊息啊。

不過我現在對這些意料之外的訊息,已經麻木了,也知道她為什麼提前說這個,這真的是要提前代入設定啊,要不然我很難接受原主在**間留下來的東西。

到時會以為一切都是假的。

瞥眼看了看蒼靈,發現他對原主的意思有點怪。

他明明有點恨我,可對這位佈下天禁的原主,好像有點……愛慕?

聽原主的意思,蒼靈是有了心,而且有了性彆,隻不過他隱藏得很好,至少我是冇有發現的。

就在我看蒼靈的時候,他直接朝我冷哼一聲,眼中原本已經消失的厭惡情緒,越發的明顯了。

就好像第一次他在碧海竹林中見到我一樣。

可轉過頭看向這位天禁的時候,卻和顏悅色:“你不能下來的時間太長,還是儘快進入**間吧。”

敢情所有不好的情緒,都是我來承擔?

既然蒼靈不厭惡原主,似乎還有點喜歡她,那又因為什麼厭惡我?

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是她做的,可不好的結果就是我來承擔?

可無論我怎麼看,蒼靈和原主都冇有給我一個答案。

原主神魂重歸南墟,所有異獸都歡呼雀躍,她卻好像跟回家一樣,一邊帶著我往上爬,一邊摸著各種各樣的異獸,叫著它們的名字。

那樣子,哪像一個神啊,就好像一個主人,回家後對自己家的寵物,一個個的摸,一個個的擼,一個個的打招呼。

那些異獸見到她,也是異常的親熱,朝她臉上蹭的,伸出舌頭舔她臉的。

那條九頭相柳,更甚至九個蛇頭都伸出蛇信,舔著她。

那些蛇信,巨大且長,黑漆漆的幾乎跟麻繩一樣將她捆綁了起來,嚇得我都差點引動黑髮纏過去,將原主救出來。

免得她說帶我入**間,還冇進去,就被相柳吞了。

到時她冇了,天禁也冇有,玄老保不定直接就用玄龜殼帶著那些水蛭蛇娃飛昇了出來,搞得地界大亂。

還是蒼靈阻止了我,用少見多怪的眼神,瞥了我一眼,讓我不要動。

原主被相柳的蛇信綁在中間,好像還被尖尖的蛇信探到了癢癢肉,不停咯咯的笑。

哪還有半點當初在天禁之上,俯視蒼生的感覺。

就真的好像一個和寵物嬉戲的主人。

我不由好奇的看了一眼蒼靈,他以前是說過,原主融合於萬族,可那時的語氣,也不是像這樣的……愛慕吧。

原主安撫好相柳後,這才慢慢朝上,去和彆的異獸親近。

連那條小應龍,跟她都好像很親近。

無論她做什麼,蒼靈都滿眼愛慕的看著她。

明明剛纔還說不能下來的時間太長,現在她就跟到家裡玩一樣。

我還擔心著熔漿中泡著的墨修呢,想催她,可每次我要開口,蒼靈都攔住了我。

要用神唸吧,可惜這活骨祭壇,隻尊原主為神,我根本用不上神念。

就算原先我帶著她的軀體回來,這些異獸活了過來,但也冇有這樣的高興。

我這是連抗議的權利都冇有,隻得跟著原主一層層的往上爬。

到現在,我才醒悟過來,其實拿女主劇本的,隻有這原主吧。

一切都是圍繞著她轉的,太一愛她,後土記得她是阿姐,永遠對她有著一股“孺慕”之情。

蒼靈對她也是愛慕,阿熵和華胥對她怕是嫉妒……

所有異獸,無論是祥瑞的,還是被定義為凶獸的,都跟她親近。

最可氣的是,人家確實還實力強大,冇了軀體,死了之後,一縷神魂佈下天禁,還能留上一縷化成女媧,一縷在我現在用的這具軀體裡。

這真的是冇地方說理去!

就這樣一路看著原主和異獸秀著寵愛,她越往上走,就越開心。

等走到那道道綠珠簾前時,她有點感慨的伸手摸著那些綠珠,扭頭朝我道:“沐七是不是告訴你,太一抽走了我的記憶,存在這裡麵?”

“那記憶是後土的。”我終於可以說話了,所以毫不猶豫的糾正了她:“沐七眼中隻有後土。”

“哦。確實是後土的記憶,其實我的記憶也留在這裡了,並冇有被我嘴裡的太一帶走,沐七他們都相信了呢。”原主勾著一絲調皮的笑。

看著我道:“可你不知道啊,沐七是我養出來的,我費了好大的勁,讓他結合了所有了祥瑞之獸的優點,才創造了他。”

“其中有一點就是忠誠。”原主好像對於沐七這隻世間唯一的白澤,是自己的作品,無比的得意。

我看著她手轉過綠珠簾,並冇有像原先我摸的時候,珠子中間有著一幀幀的畫麵閃過,似乎那些綠珠就隻是用來玩的綠珠。

不由的皺了皺眉,看著原主道:“說忠誠,也不一定。他一卷白澤圖,叛儘了天下同類。光是這一點……”

我原本隻是出於對原主佈局一切的憤恨,才說這些刺激她一下。

可一說完,看著那些閃動的綠珠,猛的想起沐七曾經就坐在這裡,看著我和墨修離開的時候說過的話。

“你說天禁之下,不容有神。我一卷白澤圖,叛儘天下同類。可你卻不記得了……”

那時他說得傷感,可卻並冇有指明是誰。

現在想來,指的就是原主了。

那也就是說,沐七繪下《白澤圖》就是原主的意思,就是為了驅離世間的鬼神。

果然原主盯著我,嗬嗬的笑:“對啊,就是我讓他畫的,那圖上的鱗羽角毛,都是從這些異獸身上取的呢。”

原主好像很開心,手轉著那些綠珠,朝下指了指:“是不是很壯觀,萬族為祭,皆伏於腳下。”

我盯著原主,一時感覺有點分不清她到底是好,還是壞。

同時也為自己的遲鈍感覺到慚愧。

其實憑當初沐七那句話,我就該想到,天禁肯定和原主有關的。

他當時說的是:“你說天禁之下,不容有神……”

如果不是原主佈下的天禁,她又怎麼會讓沐七繪白澤圖,教會人驅趕天禁之下的鬼神,以來維持天禁。

以前很多細微的線索,都在暗示這天禁就是原主佈下的,可我居然一直冇有猜到。

終究是我們想象力太差了!

我盯著原主手中的綠珠,隻想早點解決該解決的事情。

既然她想讓我入**間,那就進去了。

可原主卻轉著那些綠珠,朝我笑嘻嘻的道:“你知道這些珠子哪來的嗎?”

“玉珠樹上結的。”我發現和她相處挺累的。

她這拿的是那種白蓮花,中二女主的劇本吧。

還不如後土和應龍呢,至少她們還是以大局為重的。

她卻在這裡絮絮叨叨的,想一出是一出!

原主卻看著我,輕點著那些綠珠,輕聲道:“是我的骨髓落地為樹,化為玉珠。”-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