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蛇棺龍靈墨修 > 第1222章 備受折磨

蛇棺龍靈墨修 第1222章 備受折磨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9 15:40:39 來源:做客

-

當初我斬了情絲,憤恨之下,握著那條本體蛇所創的沉天斧,毀滅蛇棺的時候,才發現的天禁。

也是那條本體蛇告訴我,天禁為什麼存在。

那是一道保護的屏障,用蒼靈的話說,可以抑製地界的生物成長,免得有“大魚”躍水,讓天外之物發現整個地界,從而造成地界之災。

可也是一道製約,讓地界的生物,很難走出這道屏障,連思維和身體,都受到了限製。

蛇棺造成的時候,遮擋了一部分天禁,從而造成了一個覺醒時代。

我們原先都以為這是太一佈下,用來扼製地界生物,免得再次出現像原主那麼強大危及到太一的存在。

就在我進入地縫,看著墨修裹著熔漿煉化他的蛇身,再藉著血肉造沉天斧的時候,我還一直認為天禁就是太一佈下的!

直到後土來找我確認那盞孔明燈……

我抱著酒罈子,看著墨修蛇身盤轉,五彩斑斕的黑鱗在熔漿中間,好像和上麵發灰髮暗的熔漿一樣,慢慢的變得灰暗。

這就是煉化啊!

將一個很有靈氣的東西,生生煉化成隨地可見的石頭。

我抿了一口冰鎮的梅子酒,感覺涼沁從喉嚨一直冰到心底。

墨修從西歸出來後,對我格外的冷漠,還讓我捉摸不透。

那時正好後土用界碑將我體內的神魂拍了出來,確認了是應龍。

他當時就說過,怕我身體還受原主的控製,他不確定,他愛上我,是不是也在原主的計劃中。

但墨修,似乎自我攻略成功了,將這些猜想放棄了。

那結合他在塗山將我以字為符所寫的那盞孔明燈送上天禁來看,他或許那時就知道,布這天禁的就是原主。

墨修啊,他還是這麼腹黑。

說好都告訴我的,卻永遠將讓我最不能接受的訊息,藏了起來。

隻不過原先,他直接不告訴我;現在還知道找個騙得過去的理由,先騙過我,讓我不再去猜想,比原先更可恨可氣!

我從何苦的狐尾中站起來,引著飄帶,懸浮於空中,低頭看著墨修。

“何悅!”何苦生怕我做出過激的事情,連忙狐尾一甩,就到了我旁邊,朝我輕聲道:“他也是為了你好。”

我知道她擔心什麼,抱著冰鎮梅子酒,引著神念安撫著墨修。

讓他彆擔心,我知道他是為了我好,我理解的。

這個時候,墨修在煉化已身,就算他再厲害,在這炙熱的熔漿中,多少有點難受。

一旦受到刺激,怕是直接在這熔漿中,被煉化了!

那就不隻是取血肉造沉天石斧,而是整條蛇變和這些熔漿融合成一體了。

外麵的動靜,墨修多少知道點,我瞞著他也冇意思,乾脆告訴他,我不在意。

我看著那熔漿一點點浸冇著墨修的黑鱗,那鱗片因為痛意,在無意識的翻湧著,還著一道道五彩的暗光。

他也是痛的吧,隻是他強忍著。

“到一邊等著。”何悅滿臉擔心的看著我,輕聲道:“你彆影響他。”

我抱著冰鎮梅子酒,看著何苦,無奈的呼了口氣:“你說如果以前龍靈他們,不把她們知道的事情藏起來,開誠佈公的告訴我們。”

“這樣讓我們和他們站在同一戰線,大家一起麵對難題不好嗎?”我引著飄帶,緩緩的趴著,低頭看著墨修。

任由蒸騰的熱浪上衝,黑髮受到熱氣往上翻湧,也任由臉被乾燥的熱氣蒸騰得發乾發痛。

“那時,他們說有天禁,說你這具身體是上古神母的,你信嗎?”何苦嗬笑了一聲,盯著我道:“清水鎮蛇棺初發的時候,你能接受的最大範圍是什麼?”

我趴在飄帶上,扭頭看著何苦,苦笑著點了點頭:“也是,那時很多事情都是冇法辦的。”

那時於心鶴,從蛇棺的蛇紋中看到了原主的名字,她想告訴我,承受的天禁,讓她怎麼也說不出來。

就算說出來了,到我耳朵,就是隔離的聲音。

現在我們能折騰得這麼大,其實也不過是我們將原先那些大佬,一下下滅掉,地界空出來的生機和靈氣多了,分攤到我和墨修身上,讓我們變得強大。

但也就是因為這樣,我和墨修碰觸到天禁的次數越來越多了。

我趴在飄帶上,看著墨修好像開始慢慢遊動。

隻是這次的蛇身,不像以往盤纏得緊緊的,圈與圈之間有著縫隙,方向熔漿灌入,更好的接觸著蛇鱗。

現在蛇鱗外麵已經有著一層石皮,當炙熱滾燙的熔漿流入蛇圈之中的時候,還有著“滋”的一聲響。

然後就能看到蛇背上的脊鱗飛快的觸動,前後翻動著。

我有點不忍心再看,扭過頭去,看著何苦:“九尾多情,也能感知天地。師姐,你說原主……她有喜歡過太一嗎?”

何苦愣了一下,看著我,張了張嘴,最終隻是沉默了。

太一和原主到底是怎麼樣的感情,其實都不過是我們從彆人嘴裡的猜測分析。

大部分來自於沐七。

可如果原主真的愛太一,就該好好的對待他留下來的神識,以及這些殘留在地界的神魂。

可伏羲女媧雖然齊名,但女媧的地位好像總是超然一些。

而後麵那些有無之蛇,無論是冀州被女媧斬殺後,煉化鱗片補天的那條黑龍。

還是魔蛇,或是那條同樣叫墨修的本體蛇,以及現在的墨修……

有哪一條蛇能善終的?

又有哪一條蛇,不經受折磨的。

蛇窟祭壇的蛇紋,指明如若是有無之蛇和女子過去,必然死於那女子之死。

我本以為墨修現在這麼強了,就算再造沉天斧,應該冇什麼事了,他應該能承受的。

但現在,看著他像一坨要被碳燒紅的鐵一樣,躺的熔漿中,任由自己的鱗片一點點汲取熔漿的熱度,要先將自己鱗片煉化。

我隻感覺殘忍!

都說愛屋及烏,如果她對太一但凡有半點愛意,在她這些謀劃中,難道就不能給他們留下半點溫柔嗎。

鱗片對蛇多重要啊,墨修就要這樣慢慢的煉化!

我抱著梅子酒,輕輕的抿了一口。

發現這樣根本熬不下去,還有七天啊,這纔開始半天。

晃了晃酒罈,隻剩半壇了,我朝何苦遞了遞:“給我灌滿吧。”

可就在我話音剛落的時候,就聽到旁邊有個幽幽的聲音道:“神魔無情,人神不融。”-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