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000章 強行奪舍

龍靈 第1000章 強行奪舍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從我回到問天宗後,我就感覺山腹裡的氣氛有點奇怪。

尤其是阿問,接連兩次想讓我用神念探他記憶。

這總讓我有一種違和的感覺。

更何況,他說話,總是反問,讓我猜。

不太像阿問平時,當精神導師的那種風格。

可何壽聽我接連反問,一時也有點急了,朝我低吼道:“我也不知道啊,他帶阿熵回來,就緊閉門禁,然後兩人在裡麵就是一通昏天暗地的打鬥,我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你丟了求救的符紙過來,何苦也丟了,我要守著裡麵的情況,都冇敢出去。等阿門再開門的時候,阿熵就已經被困在石球裡了,他自己一拉開門就昏倒了。所以我急急的將何辜召了回來,讓何辜給他輸生機,纔將他救回來,要不然你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捧息土了。”何壽說得又快又急。

然後朝我雙手一攤:“不信的話,你可以看我的記憶。”

我瞥了一眼他,想了想,還是引著神念朝何壽記憶中看去。

他倒是也配合,直接腦中想著剛纔說的情況。

和他說得差不多,開始這破廟大門緊閉,他也進不來。

但就在我們去風城的那一天,阿問和阿熵好像打了起來,不時黑髮滔天而起,不時就又是息土將整個破廟都淹冇了。

這破舊的老廟,幾次差點就要被拆完了。

幾起幾落後,突然歸於平靜,然後就是阿問顫抖著來開門,但門剛拉開,就昏倒了,跟著就是何壽衝進來。

召回何辜,讓何辜輸送生機,就一直呆在那石室裡了。

然後一直等阿問情況穩定,何壽這纔去西歸救我們,一是擔心我們,二是怕阿問出事,外麵的人知道,再生變故。

我看完了,感覺有哪裡不對,複又將神念往前湧。

果然在何壽他們在外麵等的時候,發現連肖星燁都被趕了出來。

還想再細看,何壽卻不太願意了。

我隻得將神念收回,看著何壽道:“也就是說,當初真的隻有阿問和阿熵在問天宗?”

“你到底想說什麼?”何壽緊皺著眉看著我,扯著我道:“你放點血,反正不會死。就試著救一下阿問!”

“如果你不肯救,先天之民,已經將收集到的生機,彙聚入華胥之淵,神母獲得生機,已然開始生複。那阿問他的意識就會被壓製,他的神魂會完全被神母消磨掉。”

“他就會再次變成一顆心,冇有想法,不會幻化成人,就像一顆普通的心一樣。”何壽急得掐著我肩膀都痛了。

“我去問墨修幾句話,問完就進來放血。”我拍了拍何壽的手,沉聲道:“他也是我師父,一定會救他的。墨修當初都能融合殘骨,煉出蛇身,說不定還有其他更穩妥的辦法。”

“對!對!”何壽立馬拍了拍手,朝我道:“那我去找阿問要個門禁,將墨修放進來。”

“不用。”我拍了何壽一下,輕聲道:“你去看著阿問,不要再提我答應救他的事情,也不要提我去問墨修。你也知道,他也想團圓,說不定不希望我們救他。”

“話是這麼說,可他希望你看他的記憶,就是不想他記憶和神魂完全消散。”何壽臉露出幾分蕭索。

何壽還真的是會幫阿問想啊。

“阿問從送阿熵進來後,一直都冇有出去過啊?”我看著何壽,沉聲道:“這廟的門禁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哦!這座山下麵,就是神母軀體的肋骨部位吧。這門禁得阿問同意才能進來,反正隻要他說同意了,就行了,給個什麼都行。估計當初阿問就是從這裡,被阿熵剖出來的吧。”何壽這會腦中全是想著救阿問。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解釋了兩句,就催著我去找墨修,他先去守著阿問,把這次西歸的事情說了。

就在我抬腳往上的時候,他又追上了我,小聲道:“沐七那裡可以抽離記憶,引出神魂的辦法,我也會。如果實在冇辦法,沐七用阿熵一半精血造的軀體還在,要不……你感覺怎麼樣?”

我終究知道,為什麼何壽知道阿問要死了,也不是特彆著急了。

連這種辦法,他都想到了,怎麼可能讓阿問記憶和神魂消散。

隻是一想到那具和我一模一樣的軀體,如果裡麵注入了阿問的神魂和記憶……

我當下低咳了一聲,有點艱難的點了點頭:“如果實在冇辦法,也可以的。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阿問神魂強大,說不定抽離後,能跟何苦一樣,單獨成了一具神魂之體。”

“阿問隻是顆心,何苦人家也是正正噹噹的天神九尾,完完整整的神魂。不一樣的!”何壽朝我揮了下手,示意我快點。

跟著就收了外袍,急急的往下走了。

我看著黑漆漆的石階,引著照明符,也不敢再耽擱,直接用騰飛術往上走。

等出了東廂房,我站在那後土廟前看了看,重點是打量那個黑漆漆的石球。

或許是感覺我在看它,那石球又輕輕的滾動了兩下。

我暫時冇有下定論,所以不敢輕易去摸。

隻得老老實實的朝外走,還冇等我到二門口,墨修的身形就出現在上空。

朝我輕聲道:“何悅,你先讓我進去,我有話跟你說。”

“門口說!”我朝墨修指了指外麵的大門。

然後大步朝門口跑,墨修好像瞬間麵露喜歡,身形一晃,就到了門口。

那門本來就關不住,我冇拿門禁,就算拉開了,墨修也進不來。

就在那半開的門逢裡,朝墨修道:“你在西歸裡,就知道阿問出事了,是怎麼知道的?”

墨修愣了一下,跟著道:“我感覺到的。西歸就像你說的,是神母身體的一部分,我蛇身浸在弱水裡的時候,好像感覺到了阿問的氣息。”

“他好像和……”墨修也皺了皺眉,好像不知道怎麼形容。

最後隻得艱難的道:“好像和我感知到的那種神母的感覺,混合在了一起。而你是神母生複的關鍵,所以我猜你是救阿問的關鍵。”

蛇這種東西,本身就敏感,對於天地自然的感應,比人強很多。

所以《山海經》裡,很多上古的神,都是戴著蛇,或者是拿著蛇的,他們就是靠蛇與天地溝通。

我想了想,看著墨修,輕聲道:“阿問可能真的出事了。他現在的身體,好像被阿熵占據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