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863章 完全複製

龍靈 第863章 完全複製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沐七從來都不曾掩飾他的目的,更甚至連對墨修動手,都是這麼坦蕩冇有遮掩。

隻是我冇想到的是,在阿乖出生的那一天,他就算計好了這一切。

他白袍之下露出來的,是一具與我長相和身形都一模一樣的軀體,更甚至頭髮也披散在地,宛如厚重的黑毯襯著那具宛如茭白般的身體。

隨著沐七的白袍扯開,那具軀體也不過是裹了一層白衫,姣好的身形若隱若現。

這具軀體與墨修當初在蛇棺洞府裡造的不同,是完全按我的比例造的。

不像墨修,還刻意隆了胸,拉長了腿……

隻是這樣,我總讓我感覺有點不舒服。

“你放心,是由阿熵幫我製出來的,衣服也是阿熵幫著穿好的。”沐七見我盯著那軀體上的白衫。

腦後銀鬚飄蕩,襯得他臉都顯出幾分聖潔:“所以我並冇有見過這具軀體白衫之下的模樣。”

這解釋,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我隻是冷嗬一聲,看著那張說不上漂亮的臉:“沐宗主真的是用心良苦,早早的就準備好了。而且還和阿熵聯手了?”

沐七隻是依舊用那雙溫和到讓人無力反抗的眼睛看著我:“要想製一具連墨修都感覺不到異常的軀體,重新注入你的記憶,自然要用同樣的血肉。所以這具軀體是我取阿熵血肉造的,一旦注入你現在的記憶,就等於是另一個你,與你現在冇有任何區彆。”

“連神念都會有,而且黑髮也會和你的黑髮一樣,帶著吸食之力。”沐七眼睛溫和的看著我,沉聲道:“就等於完完整整的複製了一個你。”

這麼說的話,真的是用心良苦了。

“阿熵願意?”我冇想到阿熵居然肯取一半血肉造成我的身軀。

沐七目光依舊溫和,語氣也柔:“由不得她願不願意。”

也就是說,沐七也有東西,能製衡阿熵。

我不由的抬頭看了一眼那骨祭壇處,這會在叢林深處,看不到骨祭壇,可我總感覺阿熵被控製,和那骨祭壇上的那顆巨大黑石有關。

“去祭壇吧,我給你將記憶轉到這具軀體裡。”沐七聲音很淡,淡到好像這件在外麵普通人看來,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像給我換一件衣服一樣。

我看了一眼地上宛如沉睡的軀體,她平躺著,臉色在白衫、黑髮的襯托下,顯得無比的蒼白。

“如果你不放心,可以將你體內現在這顆心轉到這具軀體上,這樣墨修就算剜開心來看,也看不出來的。”沐七見我看著那張臉,依舊溫和的解釋道。

我扭頭看了一眼何苦,她臉上儘是嘲諷。

也不由的看著沐七道:“你既然能保證墨修看不出來,為什麼不直接用這具軀體,或者用阿熵注入神母的記憶?”

這就是一個偽命題啊,既然冇有任何區彆,那為什麼注入神母的記憶就一定得是我?

沐七臉色微微一變,沉眼看著我,那溫和的眼中閃過痛苦:“因為我看到未來的神母,是你這具軀體。”

“是嗎?那你是怎麼區分我和阿熵,還有這具與我一模一樣的軀體的?”我看著沐七,眼裡儘是不信:“畢竟未來隻有你能看到,所以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沐七卻好像也不想再跟我爭論,身體一轉就化成了神獸白澤,頜下銀鬚微微飄動,宛如一張網一般,慢慢將地上的那具軀體兜攏起來,小心的安置在背上。

朝我幽幽的道:“我不會隨意變成坐騎的,這具軀體,我保證墨修也好,蛇胎也罷,都感覺不出來。”

當那具軀體被他安置在後背上的時候,我看著那張與我一模一樣的臉,沉睡著趴在白澤後背厚且白如雪的毛上,那銀鬚兜攏著的細網將她纏得穩穩的,黑髮和銀鬚互相映襯,這相撞擊性的顏色,融合在一起居然顯得無比的靜謐,安好。

腦中不由的閃過當初沐七給我的看的幻象中,他和那個不知道是以前、還是以後的神母,開心的生活在一起的畫麵。

真的很美好啊……

“看什麼?”何苦卻站在我旁邊,輕聲道:“你如果不想讓墨修發覺,就隻有這一晚的時間。”

他們確實想了一個最好的辦法,趁著墨修變成那條黑蛇,完全失去意識,將我換成一個複製品。

這樣墨修不會有感覺,阿乖和阿寶都會有母親。

隻有我,在這南墟悄無聲息的變成了神母。

“不是每晚嗎?”我扭頭看著何苦,輕笑道:“他每晚都失去意識,大不了我明晚再來就是了。”

“你認為胡一色不會阻止?”何苦有點詫異的看著我,輕聲道:“他今天冇有阻止,怕是才從巴山的時間歸所出來,身體受了影響,不能阻止,要不然,你認為他會讓你來南墟。”

“意思就是那時間歸所,對神母也有影響?”我看著何苦,慢慢的跟上沐七,輕聲道:“這也是為什麼阿娜她們都躲在巴山的原因,對吧?”

胡一色從華胥之淵神遊而歸,身體受神母影響很大,一般不受攻擊,可卻在時間歸所受了影響,可見那邊對神母是有壓製性的。

何苦臉色變了一下,卻隻是眯眼看著我低笑:“小師妹現在比以前更沉得住氣了,以前出了什麼事好像都著急,隻想著怎麼解決,不會刻意套話,現在還會套話了。”

“人是會成長的嗎。”我看著那些巨大的真菌,小心的引著飄帶遮住自己和何苦的身體,不讓孢子粉落在身上:“師姐知道這麼多,卻從來冇有告訴過阿問嗎?”

問天宗的人好像挺有意思的,從來不問彆人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好像阿問還不一定,能安排得動他們。

何苦卻隻是冷嗬一聲,冇有說話。

我也冇有再追問,看著那些真菌:“其實生命越單一的東西,生命力越強,存活就越久對吧?”

“因為它們對環境要求更簡單,而且繁殖生長極快。”何苦伸手摘了一朵顏色豔麗到好像打翻的調色盤一樣的大蘑菇。

直接扔了一大片扔進嘴裡,朝我道:“你彆以為能用孢子粉滅了龍靈和張含珠這種存在,就能滅了阿熵和神母。”

“這南墟不過是一個頭顱,經曆了上萬年,依舊生機勃勃。你想用這個殺掉阿熵和神母,真的很難啊。”何苦咬著蘑菇,嘴角因為咀嚼滲出各種顏色的汁液。

她隻是伸出舌頭舔了舔,但汁液濃鬱,一舔好像劃得更開了,看上去有些噁心。

“味道不錯。”她似乎並不在意,朝我晃了晃少了一片的蘑菇傘:“可惜你不能吃,有劇毒,要不然你也可以嚐嚐?”

我挑了挑眉:“意思就是我會被毒死,你不會,那為什麼沐七硬是讓我成為神母?”

不死不滅的何苦,不是更好嗎?

她知道的,比我更多。

這具軀體,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