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825章 ?馬相士

龍靈 第825章 ?馬相士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

我聽著阿寶的話,看著他委屈的小臉,突然感覺有點恐懼。

何壽曾經在搬走摩天嶺後,在那個由摩天嶺所鎮著的所謂西之歸所,見過阿寶給我遞刀幫忙,殺阿寶的畫麵。

原先我們並不太在意這個,畢竟我從來冇有動過殺墨修造蛇棺的想法。

阿寶雖然無論什麼事情都會幫我,可和墨修的感情也還算可以。

那種情況出現的機率,其實並不高。

但現在……

好像時有時無的有些事情,冥冥中讓阿寶對墨修有了隔閡。

比如這一次,我們隻不過出去看看,就同時碰到了霓裳門和童子教。

明明我先碰到霓裳門,可懲戒墨修的,卻恰好是童子教!

我原先聽墨修說那些,是冇有什麼感覺的。

但就在剛纔墨修還在說的時候,阿寶卻突然清醒了過來。

我不知道阿寶聽了多少前麵墨修相關的認罪的話,但光是他清醒時的那幾句,就夠他這幼小的心理埋下些什麼了。

阿寶本身就敏感,還有著微微的自卑。

以前在清水鎮,他就感覺自己與眾不同,被罵是“妖怪”。

後來又跟我聚少離多,越發的敏感。

我突然不知道怎麼和阿寶解釋,隻是輕輕摟著他,對著他的傷口吹著氣道:“那些都是被神母侵占了意識後,說的糊話。”

“阿寶見過意識被侵占的人嗎?”我努力想挽回,卻發現很難挽回。

感情這個東西,其實和一個蛋一樣,如果冇有裂痕,就是一個完整的蛋,裡麵能孵化出新的生命。

可一旦出現了裂痕,不管如何小心翼翼的護著,如何精心的保養。

總有一天,裡麵的蛋液會變質。

就算不變質,也很難孵化出新的生命。

我抱著阿寶,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跟他去講這件事情。

而且這些東西,連一個大人都很難逃脫這種複雜的心理暗示,阿寶一個孩子,怎麼避得開。

像天眼神算老周的那段批命……

讓我一直自責,一有什麼事情,就往那個方向想。

到後來天譴,也還是因為這個。

想到這裡,我轉眼看向胡一色,他一時也有點迷茫。

但看著阿寶,還是從懷裡掏出一瓶藥遞給我道:“問天宗何歡的傷藥。”

何歡的傷藥確實不錯,胡一色跟問天宗的關係也不錯。

我接過傷藥,灑在阿寶的肩膀上。

明顯有點痛的,阿寶肩膀一聳一聳的,手緊抓著我。

但隨著指尖摳出了一點點的印記,阿寶看著那摳出來的印子,又慢慢鬆開了。

還很乖巧的幫我揉了揉那摳出來的指甲印,還幫我吹了吹氣,抬著黑油油的眼睛,巴巴的看著我:“阿媽,不痛吧。”

他那語氣中儘是討好,胖嘟嘟的指頭一下下的撫著那掐出來的指印,生怕留下什麼痕跡。

可明明相對於他被咬掉血肉的肩膀,這點指甲印,什麼都算不上。

他傷口灑藥,痛得直縮縮,他都好像冇感覺,卻關心著我手腕上掐出來的指印。

我朝阿寶搖了搖頭,想朝他笑,卻發現臉部發僵,怎麼也笑不出來了。

隻是努力的勾著唇,做出一個笑的樣子,小心的將藥粉灑在他肩膀的傷口上。

幫他輕輕的吹著氣:“阿寶痛嗎?”

阿寶立馬忙不迭的搖頭,滿臉緊張的看著我道:“我冇有怪阿爸,可當時那些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出來的。”

我灑著藥粉的手頓了一下,一大團藥粉滾了出來,跌落在阿寶滲染著血的後背。

看著米白的藥粉被血滋滲著,我突然感覺眼睛有點刺痛。

也就是說,阿寶在**的情況下,知道自己說了什麼。

那麼,也有可能聽到了墨修說了什麼。

如果墨修也知道呢?

我突然有點明白,為什麼這麼恰好是童子教抓走了墨修和阿寶了。

眼前不由的閃過沐七滾動巨石擋著的那條小道……

一旦神母想要阻住某條路,將我們驅趕到另一條路,她有的是辦法。

隔閡這種東西,如果有一方不知道,慢慢的彌補還是可以裝假冇有的。

現在墨修和阿寶,都知道對方說過這些不好的話……

而且墨修原先就對阿寶有所隔閡。

伸出手指,小心的將那一團藥粉抹勻,我緊抱著阿寶的胳膊,朝他輕聲道:“你也知道,你不是有心的。那阿爸說的那些話,也不是有心的。”

“可我冇想過殺了阿爸。”阿寶小小的身子慢慢的往前傾。

耳朵貼在我心口,小手輕輕的撫著我隆起的小腹,小心的道:“阿媽你冇有心跳,難受嗎?弟弟是你和阿爸親生的,以後它出生了,我會好好照顧它的。這樣阿爸就不會生阿寶的氣了!”

我在阿寶後背上抹著藥粉的手,突然有種微微的顫抖。

一邊的胡一色,卻突然朝我道:“這個時候,再多解釋都冇有用了。”

我抬眼看著他,嗤笑道:“看樣子,神母也不隻你一個引路者嗎。”

九尾明明是在塗山,怎麼出來的?

胡一色也微微失神,朝我輕聲道:“我從來冇有見過神母,也不過是冥冥中受她指引。說不上引路者,隻是……”

“隻是你感覺她在幫你,可如果你和我冇有區彆呢?”我將阿寶背上的傷口都敷好藥。

胡一色倒是配合著幫我將阿寶的衣服烘乾,苦笑道:“我和何家主,怎麼可能冇有區彆。你畢竟是各方角逐的對象,我不過是一個工具人。”

我等他衣服烘乾,幫阿寶穿好,繫著繫帶。

看著胡一色道:“同為被執之棋,還分什麼車馬相士啊,反正是被執棋的人挪來挪去!”

“隻不過,這棋盤之上,胡先生認為,你是哪一種棋子?”我將阿寶的衣服繫好。

慢慢抱起他,撫了撫小腹道:“我也不是什麼將帥,怕是我腹中的蛇胎纔是。所以……”

“棋盤之上,一切皆可犧牲。那這樣的話,胡先生和我,又有什麼不同?隻不過各走其路,各司其職罷了。”我抱起阿寶,朝著竹屋走去。

胡一色眼中迷惑之色不減,卻還是忙道:“食胎靈在竹屋,你懷著蛇胎進去……”

“她至少現在不會吸食蛇胎的生機。”我扭頭看著胡一色,輕聲道:“胡先生想想自己的處境吧,我和那個食胎靈談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