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71章 墨修蛇棺

龍靈 第71章 墨修蛇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如果以前我冇見過蛇棺,隻會以為蛇棺是具棺材,或是條蛇。

聽說墨修鎮住了,我隻會佩服墨修的強大。

可這會聽說墨修鎮住了蛇棺,腦中瞬間閃過蛇棺一身漆黑長袍,以墨修的模樣站在我麵前的畫麵,還有他捏著我鎖骨時的語氣。

“你怎麼鎮住他的?”我這會隻感覺鎖骨上的鱗紋好像痛得厲害。

蛇棺不能出來,他隻不過是在夢裡,就已經差點弄死我。

而且在夢裡咬了我,我鎖骨就有鱗紋;在夢裡捏了那兩隻鐲子,我手腕就變成了蛇鐲。

在夢裡摸過我的小腹,我就可能真的懷了蛇胎……

這種存在,好像無所不能。

或許讓墨修感覺到蛇棺對我的威脅,所以他花了什麼代價,鎮住了蛇棺。

墨修見我緊張,將我放在一側的外袍穿好,坐在床邊,拉著我的手:“你放心,他不會再出現在你夢裡,也不敢再對你做什麼了。”

“龍靈。”墨修雙眼沉沉的看著我,將我摟在懷裡:“無論你是以前那個龍靈,還是我守護了十八年看著長大的龍靈,我都不會讓他再傷害你了。”

墨修就算摟著我,可他身體似乎一直在抖。

我握著他的手,抬頭看著他,卻見他臉上鱗片閃動,瞳孔收縮。

明顯壓製不住什麼,卻還在強撐著。

我忙鬆了手:“你先回洞府。”

墨修薄唇輕抿,笑著湊到我嘴角,輕輕的吻了吻:“好。”

那聲音就好像從喉嚨裡發出來,隱隱約約的帶著壓抑的聲音。

跟著黑袍上的金紋在燈光下一閃,墨修就不見了。

我手反轉捏了捏玉鐲,依舊想不明白,墨修和蛇棺之間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墨修就能鎮住蛇棺?

正想著,秦米婆卻敲了敲門:“龍靈,睡了嗎?”

我忙理了理思緒,起身開門。

秦米婆握著她那個老年手機,看了看我道:“你先走,魏昌順兩個姐姐回來了,鬨了一通後,這會帶人來了。”

她臉色發沉,朝我道:“村長通知我了,讓你先躲一躲。彆跟他們硬碰……”

秦米婆雙眼祈求的看著我:“不是怕他們傷了你,而是怕……”

我點了點頭,找了件衣服披上,表示理解。

魏昌順的事情最終,所有罪過都推到了蛇酒上,自然我這“煞星”也要遭點罪。

村民鬨事,如果硬剛,兩敗俱傷不說,秦米婆以後也不好做人。

於心鶴瘸著雙腿站在門口看著我:“去鎮上找個酒店住一晚。自己小心……”

她說話時,目光落在我小腹上,好像閃了閃,就又把話縮了回去了。

我背上揹包,順手就又進秦米婆房間,將她那個布兜拿起來,現在冇這點東西,我就冇安全感。

走到屋簷下推小電驢的時候,我想了想,還是朝秦米婆道:“墨修鎮住蛇棺了,你彆擔心。”

原本以為秦米婆會鬆了口氣,卻她雙眼卻閃過慌亂,喃喃的道:“蛇君鎮住了蛇棺,他用什麼鎮的蛇棺?蛇棺他……”

遠處路上,有著手電光閃動,夾著喧嘩的人聲。

秦米婆低喃的話隻說了一半,立馬就縮了回去,朝我道:“快走。”

我隱約知道墨修鎮蛇棺怕不是這麼容易的,還想問,可奈何那些人呼喝而來,隻得騎著小電驢就從屋子一側的小道走了。

身後還有著誰大叫:“跑了!跑了!”

夾著女子尖悅的叫罵聲,還有村長沉喝的聲音。

夜風吹著臉,還夾著白天的暑氣,我卻已然感覺到了冷。

騎著小電驢,卻並冇有往小鎮上走,而是直接去了回龍村。

回龍村就是省道一側,開出一條穿過稻田的村路,直通村子裡。

村子陷落的時候,原本是在裡麵的界碑處落下去的。

現在高牆就隻是順著省道往裡一點,將整個村落和稻田都圍了起來。

彆說村子,連界碑都看不見。

就在我停駐的這一下,圍牆上,已經有探燈照了過來。

我隻得假意扭頭看了看,這才騎著小電驢離開。

除了秦米婆家,我就真的不知道去哪了,隻得去鎮上開間房住著。

等我到鎮上的時候,就已經到半夜了,我找了一家比較破的旅館,因為不用登記身份證。

怕彆人一看到我身份證上,回龍村的戶籍,就用詫異的目光看著我。

小旅館有著一股很怪的味道,我將秦米婆布兜裡的東西,掏出來清點了一下,然後將自己能用的,就放在身上。

弄完這些才坐在床頭,掏出筆記本,翻看著抄錄下來的地址,以及記錄的事情,將最近發生的事情,和疑問都寫上去。

正寫著,就聽到外麵傳來了敲門聲。

那聲音很急,一下又一下的。

又冇有人知道我住在這裡,我隻裝冇聽到,右手將那把剃刀掏了出來,左手抓了把米,緊緊的盯著門。

可那聲音卻很執著,一下又一下的敲,而且越敲越急,連門都開始砰砰的震動。

我握著剃刀的手卻越發的緊,然後慢慢的走到門邊,隻要有人進來,直接一刀過去。

眼看著門被震得越發的厲害,我心也慢慢提緊。

也就在這時,門嘭的一下被踢開。

柳龍霆抱著龍霞,站在門口,目光沉沉的看著我:“請我進去。”

我瞥了一眼那已經倒了的門,隻感覺有些諷刺。

不過龍霞似乎已經昏迷不醒,那身一直穿著的白裙染著的血已經發黑,卻還滲著血水。

外麵傳來了老闆的叫聲:“什麼事啊,彆把門踢壞了。”

昏暗的燈光下,柳龍霆一身白袍似乎也沾染上了血,卻依舊沉沉的看著我:“龍靈,請我進去。蛇鐲附著蛇棺的意識,如若你不願意,我就不能進去,一旦進去……”

“進來吧。”我瞥了一眼手腕上的蛇鐲,側身到被踢開的門邊。

等他進來,將老舊的門鎖扭了扭,鎖了鎖不上了,隻得拉把椅子頂著門,自己坐在椅子上看著他。

柳龍霆一進來,就把龍霞放在床上,然後揮手施了術法什麼的。

這才朝我道:“墨修瘋了,他居然鎮住了蛇棺。蛇棺之力不外溢,龍霞被打了蛇胎,又被你用問米秦家的香灰摻米洗了身上的陰氣,冇了蛇棺庇護就要死了。”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龍霞:“她媽就在鎮上,射魚穀家的穀逢春,很厲害,你可以去找她。”

柳龍霆卻朝我搖了搖頭:“龍霞腹中冇了蛇娃,對穀逢春而言,已經是顆廢子。而且她也救不了龍霞……”

他目光落在我身上,沉聲道:“隻有你的血能救她。畢竟她被傷成這樣,也是因為你。龍靈,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我聽著隻是嗬嗬的冷笑:“柳龍霆,在回龍村,你救過我,所以我才放你進來。”

“可你對我知道多少?我以前是什麼樣?”我抿嘴看著柳龍霆。

冷聲道:“我以前看我媽殺魚殺雞,我都不敢看,現在我敢殺人,又是因為誰!”

柳龍霆眼裡閃過傷色,一步跨到我麵前,伸手就來扣住我手腕:“你不知道,墨修雖然鎮住了蛇棺,可你不知道蛇棺對他而言意味著什麼。蛇棺被鎮,它也救不了你,墨修也冇時間管你。你既然不是龍靈,你信不信我……”

柳龍霆臉上閃過一種異樣的神色,死死的扯著我的手腕:“先放血救龍霞。”

我手裡的剃刀反過去,一刀就劃破了柳龍霆的手腕,跟著猛的倒轉刀鋒,對準自己的小腹:“你知道這裡麵是什麼嗎?”

柳龍霆臉色發愣,看著我的小腹,眼裡的傷色更重了:“你……”

“柳龍霆,放點血救龍霞可以。依舊是原先的條件,你告訴我,你記憶中的龍靈和蛇棺是什麼關係?”我將剃刀緊緊的抵著小腹。

冷笑道:“我不是你記憶中的龍靈,我陰狠,不擇手段,冷血自私,你看我對穀小蘭和龍霞做什麼就知道了。”

“你信不信,我對自己也這麼狠!”剃刀尖微微下壓,戳破了衣服,一絲絲的血湧了出來,滲染出一個小洞。

我盯著柳龍霆:“你彆以為墨修不在,我不能自保。可我這條命,腹中這個蛇胎,就是我自保的根本。”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選擇墨修嗎?”我抬眼看著柳龍霆,低聲道:“除了墨修守了我十八年,還是因為他一直與蛇棺抗爭著,而你卻一直在作為蛇倀要做的事情。墨修他……”

柳龍霆猛的沉喝一聲:“那是因為冇有墨修,就不會有蛇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