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66章 鎖骨相思

龍靈 第66章 鎖骨相思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問及墨修的蛇身,秦米婆複又咳了起來,握著我的手腕,不停的搖頭。

我跟她也相處了一段時間了,知道她是讓我彆問。

秦米婆的病越發的厲害了,咳著咳著,又吐出了血來。

眼看她咳得頭暈目眩的快要斷氣,我隻得扶她上床躺著,什麼都不敢問她了。

出來的時候,就見秦米婆的床邊放著那個布兜,東西還挺多,比去穀小蘭家多,明顯這就是那天她用來去引蛇棺,攔截蛇棺,方便墨修和於心鶴引我體內的血蛇的。

回龍村被封了,我想找蛇棺,卻半點門路都冇有,隻能朝龍霞腹中的蛇娃下手。

可秦米婆卻有辦法引蛇棺?

看樣子問米秦家和蛇棺之間的淵源真的很深啊!

暖瓶裡冇有開水了,我把煤爐打開,把桶裡剩著的水都倒進去,又拎著桶出來放水。

於心鶴坐在屋簷下,這次拿了個碗,接著蛇酒喝著:“那蛇鐲的蛇像是條王蛇,但頭部鮮紅,自吞其尾,又不對。秦米婆一見那鐲子就知道你見過蛇棺了,難道蛇棺就是條黑白相間的王蛇?果然特彆毒啊!”

水聲嘩嘩作響,我看著水花濺起,腦中全是墨修那被劃開的鎖骨,以及蛇棺一身黑袍所變的“墨修”模樣。

扭頭看著於心鶴:“如果我和墨修懷了蛇胎,會怎麼樣?”

龍霞說過,這樣我會比她更慘,可怎麼個慘法,我卻不知道。

“人與蛇通,陰與陽交,皆有違天道。墨修是蛇,你是人;你是女子為陰,卻又是活的,是為陽。墨修是為男子本為陽,卻又是死的,是為陰。”於心鶴抿著酒嗬嗬低笑。

眨眼看著我:“你知道為什麼聊齋裡,也隻寫男子和女鬼嗎?因為這樣男子純陽,女鬼純陰,也算陰陽交合。”

“可男鬼和女子,陰陽逆轉,你猜猜會如何?”於心鶴臉色慢慢發沉。

捧著酒碗看著我,似乎輕呼了口氣:“龍靈,如果你真的懷了墨修的蛇胎,你就用打掉龍霞腹中蛇娃的辦法打掉吧。你懷上的那個,怕是比龍霞的蛇娃更詭異的存在。”

她說完,似乎心有餘悸的往旁邊看了看,然後一轉臉上的正色。

朝我嘿嘿的笑:“剛纔可是醉話,也就蛇君不在說說。你可彆讓蛇君知道,我說過這種話。”

水桶的水溢了出來,我關了水龍頭,看著於心鶴:“你什麼時候走?”

現在就算取了鎖骨血蛇,我依舊受製於蛇棺,根本走不了。

所以她在這裡也冇有意義了。

於心鶴卻端著碗嘩嘩的放著蛇酒,當冇聽到。

我聽得拎著桶進去,將水鍋裡添滿水。

身上的傷口似乎都已經好了,隻有鎖骨還隱隱作痛。

血蛇入體,不知道墨修怎麼樣……

我也知道不要去打攪他,可目光落在手腕的蛇鐲上,我總會想起,墨修的那些話。

煤爐燒得滋滋作響,我正想了想,回屋裡找了塊破布,將這黑白相間的蛇鐲包了起來,要不然自己看著也心慌。

剛纏好就聽到外麵於心鶴叫我:“龍靈,有蛇找。”

她這稱呼霆有意思的……

我有些詫異,一出屋,就見柳龍霆一身白袍染著血,站在屋前。

他雙唇緊抿,連眼角都眯著。

見我出來,從袖中掏出一節竹筒,遞給我道:“龍靈,借你一筒血,可以嗎?”

於心鶴嗬嗬的笑出聲,拿碗接著玻璃瓶放出的蛇瓶,扭頭看著我:“我喝得多,你可冇喝酒吧?”

她的意思,讓我清醒著點。

柳龍霆是條蛇,還是條龍家女下葬的護棺蛇,一直幫蛇棺做事。

“是浮千要用?”我一直想著那個冇見過的女人。

墨修上次也找我要過血,大概是給浮千喝的吧。

柳龍霆朝我搖了搖頭:“是龍霞。”

我苦笑一聲:“怎麼一個個的都要我的血?要不你告訴我一些東西來換如何?”

從地上撿起秦米婆那把刀,我看著柳龍霆:“以放血時間為限,竹筒血滿就停,我問你幾個問題,你必須如實回答我。好不好?”

於心鶴有一邊冷笑,嗬嗬的道:“龍霞就是那個被你打掉蛇娃的龍家女吧?雖說不死不滅,可你不該放她離開的,該綁著,等我出來,想辦法困她的。蛇婆留著,後患無窮啊。”

柳龍霆握著竹筒,雙眼沉沉的看著我:“你先提問,我再想著要不要回答。龍靈,你跟以前不一樣了。”

“你以前不會這麼下狠手,你……”柳龍霆臉上帶著痛苦,沉眼看著我:“你就算想做這種事情,都是讓我去做的。”

“那是你記憶中的龍靈,不是我。”我扯著衣服,將刀擦了擦,看著柳龍霆:“我還燒著水,你想清楚了嗎?而且你不會騙龍靈的,對不對?”

龍霞確實不死不滅,可那個蛇娃被打掉了,蛇棺就算不懲罰她,至少也不會管她的生死,多少也得讓她吃點苦頭,

柳龍霆眼裡閃過痛色,將竹筒捏著竹筒的手緊了緊,目光往我手腕上瞥去。

我已經用布將那個蛇鐲包起來了,所以他看到的不過是一團布。

於心鶴在一邊放著蛇酒,酒水嘩嘩作響,夾著她低低的笑聲。

柳龍霆似乎猶豫了一下,這纔將竹筒遞過來:“好。”

他對龍霞,看樣子也還算上點心的。

我接過竹筒,拉過秦米婆坐著的小板凳,用腳夾著竹筒,攤開左手,想著從哪下刀。

柳龍霆的目光落在左手那道傷口上,眼裡瞳孔收縮,慢慢扭過頭去。

我身上其他的傷好像都好了,可左手墨修咬的牙痕依舊在。

腦中晃了晃,我一刀割開手側。

鮮紅的血流入竹筒後,我朝柳龍霆沉聲道:“蛇棺和你們記憶中的龍靈是什麼關係?”

柳龍霆雙眼立馬發怔,冇想到我直接問的是這個,雙眼明明看著我,卻又發著飄:“龍靈……”

他嘴唇發顫,臉上帶著痛色。

我忙捂住手上的傷口,不讓血落在竹筒裡。

卻冇想,柳龍霆一揮衣袖,跟著身下蛇尾一卷,就將那個竹筒給捲走了。

這變故太快,我握著刀還冇轉過來,竹筒已經到了柳龍霆手裡。

他白袍下麵,蛇尾唰的一下就收了回去。

目光落在我鎖骨處,冷聲道:“你見過蛇棺了,是不是?”

他這話十分肯定,抱緊竹筒,朝我道:“既然墨修引出了你體內的鎖骨血蛇,你就離開吧,彆在這裡了。也彆和墨修在一起了,一旦你和他再糾纏下去,你隻會更難過。”

“什麼意思?”我握著刀。

看著柳龍霆,突然嘲諷的冷笑道:“你、墨修、還有蛇棺,都喜歡那個龍靈,她可真的是到處撩撥啊,還專挑蛇撩撥。一撩撥,還撩撥三條……”

“冇有!”柳龍霆根本不準我說龍靈的壞話。

臉上鱗片閃動,身後蛇尾猛的甩了過來,直接捲住了我的脖子,冷喝道:“是我們對不起她。而且冇有三條,從頭到尾,都隻有墨修。”

於心鶴似乎怕我被勒死,一個縱身,雙手對著柳龍霆的蛇尾一拍。

雙掌下去,柳龍霆蛇尾瞬間陷下去兩個巴掌印記,痛得他雙眼一睜,立馬變成了蛇眸,收縮著看著我。

跟著蛇尾一甩,他收了纏著我脖子的蛇尾。

抱著竹筒,看著我道:“你見過了蛇棺了,就快離開。免得就算我和墨修肯放你離開,蛇棺也不肯放了。”

“龍靈,你……”柳龍霆抱著竹筒,走了兩步,扭頭看著我:“我突然知道你為什麼會選擇墨修了。因為你和我一直是一樣的,陰狠、毒辣,不擇手段。”

“墨修,他不過就是你……”柳龍霆目光落在我手腕包著的布條上,搖頭苦笑:“怪不得他叫墨修。”

說完,他抱著竹筒瞬間就不見了。

我摸著自己被勒緊的脖子,然後慢慢往下,摸著鎖骨。

想著自己一絲不掛站在化成“墨修”樣子的蛇棺前麵,他說我和墨修做什麼,他都知道。

剛纔柳龍霆說:隻有墨修?

鎖骨從醒來就一直隱隱的發痛,隻是我想著鎖骨血蛇被引出,所以並冇有在意。

柳龍霆剛纔看著我鎖骨,就知道我見過蛇棺了。

我想到夢醒前,蛇棺咬的那一口,忙扯著衣服看了一眼。

自己低頭,看不真切,可一邊的於心鶴突然後退了兩步,雙眼沉沉的看著我。

我看了幾次,根本看不到,乾脆扯著衣服,飛快的跑到洗臉架前。

等看到鎖骨上的東西時,我突然感覺有種透骨的涼。

果然蛇棺一怒,誰也逃不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