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65章 蛇棺痕跡

龍靈 第65章 蛇棺痕跡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不知道墨修上次是怎麼害死“龍靈”的,但看著對麵這個人瞬間變了臉,可見墨修的存在對他打擊很大。

要不然,他也不會特意變成墨修的模樣出來了。

隻是那位“龍靈”也太厲害了吧,墨修、柳龍霆、加上眼前這位,這是開掛啊。

就在我想問蛇棺,除了獻祭我,還有什麼,可以讓他不再出來作妖的時候。

突然感覺一種尖悅的痛意傳來,痛得我眼角直抽抽。

“墨修”湊到我麵前,低笑道:“你認為取了鎖骨血蛇,你就逃得出去嗎?”

我眨了眨眼,跟著卻又是一種極度的痛意傳來。

“你和墨修成婚幾日了?”蛇棺湊到我麵前,低笑道:“你自己想清楚了嗎?墨修也是一條蛇,你懷上他的孩子,會怎麼樣?”

可墨修並冇有蛇身,怎麼會讓我懷上孩子?

我看著蛇棺雙眼瞳孔的蛇慢慢昂起,卻停頓在瞳孔正中,好像在蓄勢待發。

蛇棺伸手捂著我的小腹,用力摁了摁,輕聲道:“既然你相信墨修,那就讓你再痛一次。龍靈,你總會屬於我。就像當初我屬於你一樣……”

他手掌滑膩而冰冷,緊緊的貼著我小腹,似乎能感覺到那裡有什麼。

明明人在麵前,可頭卻以古怪的姿勢湊到我耳邊,沉笑道:“你說要留點什麼,纔會讓墨修知道你見到我了?你就不想想,為什麼墨修他們一直不敢跟你提起蛇棺嗎?”

蛇棺說著,手指慢慢滑過我手腕。

我抱胸的手腕上,一黑一白兩個蛇形鐲突然又出現了。

蛇棺嗬嗬的低笑著:“非黑即白,人神不融。”

他指尖撥動著那兩個手鐲,目光閃動:“墨修怕是也忘記了,什麼是蛇棺,他為什麼叫墨修了。隻記得龍靈讓他做一條什麼樣的蛇,而忘記了他本身是條什麼蛇了。”

隨著他手指撥動,黑玉白晶的兩條蛇似乎活了過來,慢慢扭轉在一塊。

就在我以為兩條蛇要扭成麻花的時候,蛇棺突然低頭,對著我鎖骨咬了一口。

尖悅的痛意傳來,我一個激靈瞬間清醒。

一睜眼,卻見於心鶴滿頭大汗的低頭看著我。

而我們似乎在一部車裡,空調開得很大,卻有點發悶。

我全身依舊痛得厲害,衣服都被換過了。

清醒過來,忙將手腕抬起來。

隻見原本分成兩條的手鐲,已經變成了一條拇指粗黑白環相錯的蛇,隻不過蛇頭通紅如血,咬住了蛇尾,看上去就像蛇頭咬斷了蛇尾,湧出的血染紅了整個蛇頭。

於心鶴看到我手腕上的手鐲,目光沉了沉,似乎想伸手去摸,可指尖還冇碰到。

晶瑩的指甲蓋就發青發紫,痛得她那雙明媚的眼睛發緊,隻得飛快的收了回去。

我這會發現開車的似乎是一個不認識的人,自己身上依舊痛,鎖骨,還有下巴處的傷,似乎也都好了。

抬頭看著於心鶴,滿是不解:“這是哪裡?”

於心鶴卻沉眼看了看我的鎖骨,隻是對司機道:“送我們回去。”

她說著,抱起旁邊一瓶蛇酒就喝了兩口,那雙明媚的眼睛裡,也滿滿的都是疑惑。

我瞥了一眼手腕上黑白相交的鐲子,伸手想碰,卻又不敢。

無論是漆黑如墨,還是晶瑩透明,都是很漂亮的,可現在交彙在一塊,卻莫名的詭異。

我扭頭看著窗外,卻是出鎮的省道,看樣子於心鶴真的和墨修所說的一樣,在我昏迷的時候,送我出鎮。

隻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又轉回來了。

司機將我們送到秦米婆家,秦米婆正坐在小板凳上蔑竹子,見我們回來,沉眼看著我,好像早有預料。

於心鶴抱著那瓶蛇酒,然後有點頹廢的坐在屋簷下,轉眼看著我:“你一出鎮就會死。”

“我們計劃送走你的,可一出鎮上的界碑,你就斷了氣,還有陰魂離體的征兆。”於心鶴喝得雙頰通紅。

頭靠著牆:“換了幾個地方都是一樣的,隻要進來了,紮紮人中、掐掐耳朵就又慢慢回過氣來。”

我想到在夢裡,那一股子痛意,看樣子是於心鶴見我斷氣了,所以喚醒我了。

手指輕輕搓了搓手腕上的蛇鐲,我知道自己想逃出去,真的隻有毀了蛇棺。

可秦米婆的目光,落在我手腕上的蛇鐲上時,劈著竹子的刀一晃,直接砍在左手虎口之上。

鮮紅的血湧出,她卻似乎感覺不到痛,隻是沉眼看著我手腕上的手鐲:“怎麼變成這樣了?原先不是一個黑蛇玉鐲的嗎?怎麼變成了這個了?”

我將鐲子晃了晃,看著秦米婆道:“我在夢裡見到蛇棺了。”

秦米婆手裡的刀“噹”的一下落在地上,渾濁的眼睛看著我,重重的喘著氣。

可跟著轉過頭,猛的轉身重重的咳了起來。

她一咳就好像渾身都顫了起來,喉嚨好像破了個洞,咳的聲音帶著“沙沙”的破風聲。

我看著她虎口血流如注,想著起身給她倒杯水,順帶找個東西將她的傷口包一包。

就見秦米婆突然朝前一傾,跟著身子一軟就倒在地上。

嚇得我忙轉手扶住她,隻見那新劈開的竹篾上麵,一團帶血的濃痰。

那血都是暗紅色……

於心鶴也忙過來,將她扶到牆邊坐下。

我忙轉身進屋,將藥找出來,又打了杯溫水。

喂藥的時候,秦米婆的眼睛依舊盯著那隻蛇鐲,眼裡神色似乎帶著深深的擔憂。

家裡並冇有紗布,我隻得找了洗臉的毛巾給她將虎口包起來。

秦米婆吃了藥,冇這麼咳了,轉眼看著我道:“你見到他了?他是什麼樣?是條蛇,還是具棺材……”

她似乎從來冇想過,蛇棺會變成墨修的樣子。

我沉眼看著她,她眼裡似乎帶著希冀,又好像壓著什麼。

墨修藏身的黑蛇玉佩,一直都是問米秦家收著的。

墨修明顯對秦家有恩,秦米婆明明知道一些蛇棺的事情,要不然她給我的那些東西,不可能剛好製住龍霞。

可她從來不跟我提蛇棺的事情,對回龍村,甚至對於墨修,她都隻字不提。

“龍靈,他是什麼樣見你的?”秦米婆那包著毛巾的手,緊緊的抓著我,沉聲道:“蛇棺為什麼要見你?”

秦米婆的聲音帶著一股子焦急,又好像帶著宿命般的淡然:“他終究還是出來了。”

我雖然不知道秦米婆這麼緊張是因為什麼,但可以確定一點,蛇棺和墨修之間,關係很深。

看著手腕上黑白相交的蛇鐲,我幫秦米婆將傷口捂住:“等下我去村子裡的診所拿點消炎藥,夏天容易化膿。”

秦米婆卻一把拉住我,沉眼看著我道:“彆讓蛇君知道。”

我愣了一下,秦米婆卻沉眼看著我手腕上的蛇鐲,臉帶懇求的看著我:“彆讓蛇君見到這個鐲子,也彆讓蛇君知道,你見過蛇棺了。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你見過蛇棺了!”

秦米婆的手太過用力,指甲已經掐入我肉裡。

她自己卻根本冇有發覺,隻是沉沉的看著我。

“為什麼?”於心鶴沉默了許久,終於開口:“你們不是打算毀了蛇棺嗎?龍靈見到蛇棺,不是更好分析蛇棺是什麼嗎?玄門中人都冇見過蛇棺,問天宗將胡先生供若上賓,不就是因為他和蛇棺打過交道。”

秦米婆卻好像恍然醒悟過來,看著我的手腕,搖了搖頭,倉皇的站了起來:“不是這樣的,不能這樣!”

她猛的扭頭看著於心鶴:“蛇君呢?”

我剛纔腦子裡全是蛇棺為什麼和墨修一樣的想法,還有這個黑白相交的蛇鐲有什麼意義。

為什麼這就代表著我見過蛇棺了?

這會聽秦米婆提起,我才猛的想起墨修怕是受不住那血蛇入體……

扭頭看著於心鶴,她隻是眨了眨眼,苦笑道:“在他洞府吧,鎖骨血蛇入體,怕是陰火燒身般的難受。讓他自己壓製住吧,我們去隻是打攪他。”

我眼前閃過墨修臉上不受控製湧動的鱗片,看了看手腕上的蛇鐲,扭頭看著秦米婆。

話在嘴邊打了幾個轉,終究還是問了出來:“墨修的蛇身去哪了?”

蛇棺裡出來的東西,不死不滅,所以玄門中人纔對蛇棺這麼好奇。

柳龍霆的蛇身都被我爸打死了,被堂伯藏了十八年,卻依舊不腐不化,落入蛇棺後依舊是活著出來。

墨修也是從蛇棺出來的,可他卻冇有蛇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