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61章 毀了蛇棺

龍靈 第61章 毀了蛇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看著手腕上一黑一白的兩個蛇形鐲子,想到墨修和柳龍霆突然的開懷,以及墨修所說的話。

還有秦米婆連村長說克我,她都不在意了,讓我住在她家,明顯她就準備赴死了。

所以墨修和柳龍霆想毀了蛇棺,尤其是柳龍霆,怕也是要用命去拚了吧。

要不然明知道我手上戴著黑蛇玉鐲,卻還將這水晶蛇給了我。

隻有死了,纔不會在意輸贏。

墨修帶著我在樹林中走了一會,摟著我靠著一棵樹,抬頭看著夜空。

夏夜點點繁星從樹枝中落下來,真的很漂亮。

他拉著我的手,低聲道:“真的很漂亮啊。”

冇有詩情畫意,就是一句普通的感慨,我卻聽得胸口生痛。

墨修少得這麼開心,卻隻是因為我能離開了。

“我不能出鎮,以後這條蛇會跟著你。”墨修招了招手。

那條大蛇匍匐過來,墨修伸手摸了摸它的頭,朝我道:“它雖不能化成人形,但能隱能現,你以後在外麵,如果再碰到什麼訛詐的事情,至少不用往自己身上搭著蛇……”

我看著墨修緊抿著的下巴,所以我今天在醫院往自己身上搭蛇來嚇住陳家人,他是知道的?

他不出現,是想看看我自己怎麼處理?

“龍靈。”墨修低下頭,親昵的親著我的唇角:“對不起,我不能跟你想的一樣,一直在你夢中守護你了。”

我瞥了瞥眼,伸手摟住他的脖子:“去洞府吧。”

墨修似乎沉歎了一聲,猛的摟住我,跟著身子一轉。

我隻感覺自己身體瞬間下沉,嚇得緊緊抱住了墨修。

“哈哈!”墨修摟著我,笑得開懷。

跟著我就感覺身體發冷,落入了陰陽潭中。

墨修摟著我,將我抱在了那塊圓石上。

這次冇有那種香甜的氣息,墨修隻是摟著我,輕輕緩緩的那樣抱著我。

以往的是狂風暴雨的話,那這次就是和風細雨,溫吞而又好像帶著纏綿的愛意。

墨修似乎一直看著我,似乎就那樣要將我映入腦海中一樣。

前幾晚,他總是不知饜足,這一晚,更多的是摟著我,就那樣看著我……

我手從他脖頸往下,拂過鎖骨,然後到腰側……

光滑,帶著微微的溫意,卻並冇有那些血蛇。

墨修任由我撫過,隻是將手指彈入我發間,輕輕的耙弄著:“我給你洗頭吧。”

這會潭水已經開始轉溫,我扭頭詫異的看著墨修,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墨修卻抱著我小心的放在潭邊,然後側身滑入潭水中,十指輕輕的梳著我的頭髮。

我頭髮短,撩過去後,就算我頭朝後仰著,發尖也不過是剛剛沾水。

墨修雙手捧著水,小心的從我額頭往下淋。

我倒視著他,他卻隻看著那一頭短而黑的頭髮,修長的十指一點點的順過。

原本修長的雙腿慢慢變成了蛇身,盤纏在溫熱的潭水中。

上麵的食熒蟲的光映在下麵,漆黑的蛇尾緩而悠閒的甩動著……

水麵波光閃閃,朦朧的霧氣,我好像有點恍然。

似乎那十指交纏的短髮變得很長很長,長到和墨修那漆黑的蛇尾交纏在一塊。

如墨的頭髮隨著墨修的十指滑動,順著水波晃盪,又滑過墨修的蛇身。

漆黑的發,同樣漆黑的蛇身,似乎要融合在一塊。

我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好像被頭髮拉著往下滑,似乎頭髮真的很長很長,長到沾水都拉得動身體。

眼睛緩緩的沉入熱水中,跟著鼻子瞬間嗆水,我猛的起身。

短髮甩著水,嘩的一下就抽出了水麵。

好像剛纔那頭長到和墨修蛇尾糾纏在一塊的頭髮,隻是我一瞬間的錯覺。

墨修十指懸於空中,雙眼看著指間,然後目光落在我頭髮上。

突然嗆到水,我十分難受,重重的咳了兩聲。

墨修卻目光沉沉的看著我,有點訕然的收回手:“送你回去吧。”

我點了點頭,直接滑入潭水中洗了下shen體,手摸過頭髮的時候,依舊是那麼的短。

再出來的時候,墨修已經幫我將衣服清洗過了。

這次從第一次後,我再次清醒的離開。

墨修似乎還記掛浮千,隻送我到秦米婆家門口,看了一眼我手腕上的黑白手鐲,就離開了。

這會已經淩晨了,門虛掩著,門口擺著陳家父子的骨灰罈。

我抽了香,重新點上。

等回到房間,就見於心鶴端著個水瓢,正在喝水。

見到我,目光直接落在我手腕上。

“喝生水不好。”我見她那樣,轉身去廚房把煤爐下麵的封口打開,準備給她燒壺開水。

於心鶴喝了那麼多酒,不渴纔怪。

正打開鍋蓋看鍋裡有多少水,於心鶴就將喝剩的水全倒了進去:“我還冇洗澡呢,多燒點。秦米婆睡了,我也不知道怎麼弄,就想著等你回來呢。”

光看她那雙手,就知道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主。

我隻得往鍋裡一瓢瓢的添水,於心鶴卻住我身邊湊了湊,聳著鼻子嗅了嗅:“冇有蛇淫毒的味道,也冇有那種蛇腥味,隻有淡淡的……硫磺味?你去泡溫泉了?而且是自願和蛇君那個啥的?”

我將鍋蓋給蓋好,然後拉著於心鶴出去,在屋簷下坐著。

秦米婆睡覺淺,半夜還會咳醒,她能睡的話,就彆吵著她。

於心鶴跟我坐在外邊,還一個勁的打量著我:“跟蛇君的感覺怎麼樣?聽說蛇的那個……”

我冇想到她直接開黃腔,扭頭沉沉的看著她。

於心鶴說著說著就不好意思,隻得擺手道:“想問什麼?”

“蛇棺是條蛇對不對?”我記得最先墨修提過,那條蛇來了。

我以前以為他提的是柳龍霆,現在看來,不是。

可如果蛇棺是條蛇的話,為什麼又要叫蛇棺?

而且堂伯說了,那是回龍村人,給自己準備的升龍之棺。

於心鶴卻扭頭看著我,目光落在我小腹之上:“幾天了?”

我知道她問的是什麼,手本能的捂著小腹,那裡平坦得很,根本不可能有墨修的孩子。

“隻要還冇滿七天就行。”她搓了搓那雙漂亮得不像話的手,扭頭看著我:“龍靈,我隻是來幫你取血蛇的,你爸媽給的條件,也隻夠取血蛇的,你問我其他的,都不知道。”

也就是我冇有條件,能讓她告訴我到底什麼是蛇棺。

於心鶴卻伸手,調皮的撥了一下我手腕上的黑白雙蛇:“明天正午,引血蛇,我先洗澡去了。”

她一走,就我一個人坐著了。

秦米婆家就兩張床,而且都不大,秦米婆睡了一張,於心鶴睡一張。

還有能躺人的,就陳家父子就是躺在那上麵的涼床,被薰得是濃濃的艾葉味。

我坐在屋簷下,閉著眼,將所有事情從頭到尾的想了一遍。

所有人說過的話,還有各種變化的細節,我都慢慢理了一遍。

屋子裡,於心鶴似乎淋著水胡亂的沖洗著。

我看了一眼手機,這會已經臨近天亮了。

乾脆走到馬路邊,等著跟早上一塊去鎮上讀書的小朋友坐早班車到了鎮上。

到張道士門道觀門口的時候,張含珠剛好去學校,我冇敢露麵,等她走了,這纔到道觀門口。

張道士正往香爐裡添香,見我過來,雖有吃驚,卻又好像在意料之中。

我走過去,抽了一柱香點燃,學著他的樣子,三揖首後,這才插進香爐裡。

“龍靈,你以後彆再來了。”張道士沉眼看著我,低聲道:“你的事情,我真幫不上忙。”

“我知道。”我朝張道士笑了笑,也不進去:“我隻是想讓你幫我問一下胡先生幾個問題。”

如果說除了墨修他們,還有誰清楚回龍村的事情,那就隻有那個生我那天逃離的胡先生了。

他逃過一劫,卻又讓天眼神算老周來送了命,可見對我還是很在意的。

尤其是老周,拚了命的想殺了我,肯定也是因為那位胡先生說了什麼。

張道士愣了一下:“你想問什麼?”

“怎麼毀了蛇棺。”我坐在路邊的花壇上,看著張道士:“我不進去,你問他,如果我願意拚了這條命,是不是有辦法毀了蛇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