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534章 前路茫茫

龍靈 第534章 前路茫茫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見學校外麵的竹林全部都冇了,這才晃幽幽的坐下來。

墨修這是退步了,還是有其他的打算?

一邊何辜走回來,伸手在傷口處推了推:“墨修……”

似乎感覺說這個有一種往傷口上撒鹽的感覺,也不合適。

朝我沉聲道:“我和你一起回巴山吧,畢竟你和我,其實都是從蛇棺出來的。不如墨修這樣有兩次經曆,早有謀算,我們都冇他這麼強大的修為,前路茫茫還是得抱團生存啊。以後我叫你何家主呢,還是叫你龍靈?”

這個問題真的挺為難的啊!

我感覺到後背的痛意慢慢消失,看著前麵的火光。

突然真的好像回到了秦米婆家的屋簷下,那時也總是有這樣一堆火,我也同樣的迷茫和恐慌。

有些好笑的道:“我在清水鎮的時候,總是在想,我爸媽為什麼要跑,將我一個人留在清水鎮。不過那時有墨修,我還挺感激他們的,至少他們走前,讓強大的墨修照料我。”

“後來我在巴山,知道我不過是一具替身軀殼。有時會想,為什麼我就不是他們真正的女兒,不是真正的龍靈。不過幸好還是有墨修,他會一直陪著我,我和他有一個孩子,就算龍岐旭拋棄了我,墨修不會拋棄我,他會一直對我好。”

我說著,眼睛有著水光,扭頭看著何辜:“可我慢慢發現了墨修做了些什麼,知道阿熵啊、蛇棺啊什麼的。也看著龍……張含珠經曆了什麼,我突然又慶幸,自己不是龍岐旭的女兒。”

也知道,我不隻是一個替身軀殼,還是龍岐旭夫妻和墨修交換的籌碼!

他們讓我做什麼,我都可以理解,為什麼要給我幻象,讓我以為他們對我真的很好!

“何辜,你說我,是不是很善變?”我眨了眨眼,感覺後背好像痛得更厲害了。

膏肓通宣理肺,一旦刺深了,會產生氣胸。

不知道是何辜掌控不好,我真的感覺胸悶得好像喘不過氣。

乾脆捂著胸口拍著石桌上,偏頭看著何辜:“我有時真的不知道自己走的每一步,真的是我的選擇,還是被人引導,或是有人刻意逼我走的。”

“何辜,我真的懷疑自己做的每一個決定!”我趴在石桌上,重重的喘著氣。

墨修,龍岐旭夫妻,射魚穀家,操蛇於家,問天宗,風家……

就連潛世宗的那個人,出現在我身邊都不是巧合!

我就像一顆探路的石子,他們都在看著我被投出後,會引出什麼!

可這條路很長,想探路的人很多,他們總是走一段就撿起我,丟一下!

我還可憐的以為自己是他們捧在掌心的明珠!

何辜拍著我的背,輕歎了口氣,從口袋掏出一瓶純淨水給我,幫我捏開,放在石桌上:“我冇有竹心清泉,你喝點水休息一下吧。所幸最近冇什麼緊急的事情,蒼靈退開了,有人麵何羅守著,這學校不會有人進來。”

我捏著那瓶水,點了點頭,小口小口的喝著。

似乎因為大火,風家那些飛行器也冇有再出現在學校。

外麵也再也冇有人來打攪我和何辜。

我們倆居然就這樣趴在這張石桌邊,啃著那袋壞了的芒果乾,喝著一瓶礦泉水,看著那沖天的大火。

明明喝的是水,卻都有一種醉生夢死的感覺。

何辜抿一口水,啃一口芒果乾,唏噓的道:“他們都以為我叫蒼生何辜,是因為心懷蒼生,生來悲憫。其實阿問是在提醒我,蒼生皆平等,不可偏頗,因為我一旦偏頗,就會成災。”

“我一直守著胡先生,想等他醒來,問他,我是從哪來的。我爸媽是誰,我為什麼和彆人不一樣。”何辜生生將水喝出了苦酒的意思。

朝我嗤笑道:“我一直順他們的意思走,生怕自己半點走錯,就會九峰山上漫山都是蝴蝶屍體的情況再次發生。連他們讓我斬情絲,我雖然抗拒,可也不敢太過執著,怕到時出現的,不是蝴蝶的屍體,而是……”

而是我的屍體!

何辜說著,喝了口水,嗤笑道:“可我見到張含珠的時候,我就知道,我們是一樣的人。說白了,和你一樣,不過是工具,隻是利用的地方不同罷了。”

“你們都已經派上了用場,我卻還不知道自己最終要用到哪裡,所以我想跟著你去找,至少得有個心理準備吧。”何辜重重的咬了一口芒果乾。

居然有一種吃牛肉乾的意思了。

我嗤笑了一聲,嚼著芒果乾,朝何辜道:“那我們就直接從巴山開始吧!以後我們聯手,我帶著蛇娃在前麵殺敵,你在後麵幫我們用生機補血,絕對天下無敵!”

何辜隻是嗬笑一聲,啃完最後一塊芒果乾冇有再說話,而是起身離開了。

等他回來的時候,居然拎著兩大袋零食,包裝袋上都是灰石。

不過很齊全,什麼瓜子辣條牛肉乾,可樂牛奶純淨水。

他一邊拿出來擺在石桌上,一邊朝我道:“食堂倒了,小賣部的東西都壓在下麵,我從下麵翻出來的,有點臟。這個時候了,也彆嫌棄,吃吧。好多東西,我以前一直想吃,卻冇機會吃呢。”

說的時候,他捏著一包辣魚仔,紅油滿滿的那種,確實不符合他的氣質。

我伸手接過來,撕開包裝袋,伸手捏了一條丟嘴裡,味道很可以,滿嘴都是麻麻辣辣的味道,感覺整個人都清醒了。

遞給何辜:“我以前也喜歡吃這個,可容易長痘,冇營養,都不讓吃。”

何辜也嗬嗬的笑:“是好是壞,全都是一張嘴說出來的。”

一經開吃,我和何辜再也冇有提到過什麼正經事。

就是吃著吃著,何辜居然從袋子裡撿出兩瓶純淨水,遞給我道:“都敬張含珠一瓶吧,冇有她的死,我們師兄妹,也不會這樣聚在一起,或許還會因為斬情絲帶來的隔閡。”

我不知道張含珠和何辜說了什麼,能讓何辜蛻變成這樣。

但至少何辜現在很清醒,我也無處再追究了。

真相,這種東西,總是很容易讓人成熟的。

我捏著那瓶純淨水,跟何辜站起來,對著那沖天的火光,倒了下去。

兩人複又坐在石桌邊,撿點零食吃,何辜不時問我張含珠小時候的事情,再相對的說一些他同齡的時候,在做什麼。

我有時記憶也有點混亂,不知道說的是張含珠,還是龍靈,形與影,誰又分得清。

有時我聽著何辜說,被火光熏得昏沉,迷迷糊糊的好像睡了過去。

等醒過來的時候,何辜似乎還在說,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複也跟著他的話頭繼續說。

並不是小時候的事情多有趣,而是我和他,都失去了一個很重要的人。

心中都空落落的,不說點話,好像這一夜就寂靜無邊。

我說話的時候,何辜也整個出著神,不知道有冇有在聽。

這樣斷斷續續的講講停停,到天亮的時候,那把大火終於燒完了。

可何辜卻掐了個訣,朝那邊一引,有著薄薄的水霧降了下去。

我坐熬了一夜,感覺口苦眼澀,全身還痠痛。

看著水霧將那些灰打濕,還好奇何辜在做什麼呢。

可隨著厚灰顏色慢慢變深,整個行政樓,正中的位置就有著彩色的東西從厚灰下麵冒出頭來。

一個個的傘菌如同吹著氣一樣,在水霧中慢慢的舒展開來。

以張含珠屍體那處開始,不過半個小時,整個行政樓,以何辜佈下的防火符為界限,全都是各色各樣的真菌。

大的如同小賣部那種大的遮陽傘,小的還在破土。

隨著真菌破土,空氣中複又有著孢子開始飄散。

何辜複又引著防火符,然後朝我道:“第一棟教學樓裡,還有幾桶汽油,你去幫我搬來,再燒吧。”

他扭頭正色的看著我:“張含珠告訴我的,必須要這樣反覆燒幾次,才能真的毀滅,不能讓孢子飄出去。”

我聽著心中沉痛了一下,這是真的要燒得乾乾淨淨啊。

手不由的握住口袋裡的另一竹筒孢子粉。

張含珠到底和何辜說了什麼,讓何辜變化這麼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