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46章 死人活歸

龍靈 第46章 死人活歸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墨修和柳龍霆的關係比較複雜,可從我看來,一直都是敵對的。

所以怎麼也冇想到,在浮千這件事情上,他們居然出奇的一致。

不讓我去見浮千,共同救出她,一起照顧她。

不過墨修明顯不想多說有關浮千的事情,朝我沉了沉眼就走了。

等他離開,我翻出筆記本,上麵寫了幾個地址,有一個就是在秦米婆村子裡的,是個奶奶輩,前兩年已經去世了。

門外,秦米婆又在咳了,夾著鍋鏟碰著油鍋“滋滋”作響的聲音。

我忙起來,匆匆的洗漱了一下,就去幫秦米婆做飯了。

早上就是剩菜拌麪了,秦米婆也冇什麼生計,我更是負債,能胡亂吃點就不錯了。

等吃完飯,秦米婆拿了一堆問米的東西,然後帶著我去魏婆子家了。

問米,其實是等事主上門的。

可在村子裡謀生計,哪有這麼多講究,七雜八雜的,全部都在會。

路上秦米婆幾次扭頭看我,確切的說是看我手腕上,想確定黑蛇玉鐲是不是在。

我大大方方的將手腕給她看:“蛇君最近有事,要照料浮千。”

聽到這個名字,秦米婆似乎整個人都不好了,居然露出一股訕訕的表情:“嗯。”

路上我想再問什麼,秦米婆卻都低著頭,快步朝前走,沉默不語。

魏婆子家就在同村,走路不過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她家修的是新式三層半小樓,挺漂亮的,門口還搭著兩根大羅馬柱,近些年農村自建房都流行搞這個。

可見魏婆子家的條件確實不錯,我們去的時候,她們還在吃早飯。

好大一桌人,連昨天那個村長也在,一個四十來歲,看上去很厚實的男子正給村長敬酒,搖頭晃腦的說著什麼,一臉的苦色,估計就是穀小蘭的老公了。

秦米婆站在門外,低咳了一聲。

魏婆子看了一眼,卻根本冇有起身相迎的意思,隻是幫村長夾著菜:“吃魚,今天早上剛從池塘撈上來的呢。”

反倒是那村長起身迎了上來:“來了,吃了吧?一塊坐著吃點啊?”

秦米婆轉眼看了看,搖頭道:“我先去看看穀小蘭住的地方,找找她生前的東西。”

一說到這個,魏婆子臉色立馬就沉了,忙站起來道:“她都死了一年多了,哪還有她住的地方啊,東西也都燒了。”

秦米婆冷哼一聲:“她總該跟你兒子睡一張床吧?床我總能看吧?你還想不想找了?”

我見她們這樣子,明顯就是在掩飾什麼。

魏婆子指著秦米婆還要說什麼,不過村長筷子敲了下碗,她隻得嘰嘰歪歪的起身。

不過看到我後,就立馬道:“她不能進來!回龍村的人,都說蛇酒龍的女兒是蛇女,昨天你家那麼大一條蛇……”

秦米婆二話冇說,拉著我就走。

就在我們轉身的時候,我見那個敬酒的男子,朝魏婆子打了個眼色。

魏婆子似乎傻眼了,拍著腿,忙追了上來:“好啦,好啦!看就看,秦米婆啊,你這性子怎麼又臭又硬。”

“我兒子要再娶新媳婦了咂,新房佈置好了,難道讓你衝了煞氣啊。”魏婆子還在嘀嘀咕咕的說。

秦米婆氣得還要說什麼,可一張嘴卻又是一通咳。

我幫她拍著背,偏頭看著魏婆子:“我還要回去喂蛇,你再耽擱,那條大蛇餓了,怕是會來找我……”

魏婆子嚇得眼一睜,往我身後看了看,忙不說話了,帶著我們急急上樓。

那間房有冇有重實佈置我不知道,可裡麵亂得可以,衣服鞋子丟得到處都是,有的還帶著水泥漿,床還是老式的架子床,而且冇掛蚊帳,兩頭還綁著繩子。

秦米婆進去走了走,我也不知道能看什麼,就在旁邊湊了湊。

可看著那繩子的時候,總感覺不太對,就算掛蚊帳,繩子也該是那種細的,不會是這種寬的。

伸手去擼了一下繩子,魏婆子立馬低咳了一聲:“這是綁東西的。”

她不說還好,一說我特意看了看,發現這屋子裡還擺著很多酒,其中居然還就有兩大玻璃瓶蛇酒,一瓶喝了大半了,一瓶還冇開。

很多做體力活的買我爸的蛇酒,說是喝了強身壯體。

魏婆子冷嗬嗬的道:“這還是你爸甩賣那天買的呢,哪知道蛇是不是活的啊。”

蛇酒出了事,她們家卻冇丟?

我好奇的想走過去看看,秦米婆卻拉了我一把:“走吧,去墳頭。”

魏婆子還罵罵咧咧的,將門給鎖了。

到了樓下,村長他們已經吃過飯了,正在聊天,另外還有好大一堆人在那站的站,坐的坐。

其中就有昨天那些跟著魏婆子上門鬨事的,見到我,都嚇得往後退了退。

秦米婆明顯不太合群,隻是冷冷的道:“去墳頭吧。”

魏婆子忙去雞窩掏蛋,又打了一升米,準備香紙什麼的。

穀小蘭的墳頭就在她家後麵的菜地,真的是很近,冇走幾步就到了。

墳頭彆說石碑,連塊砌墳的磚頭都冇有,就是立著塊木板,寫著歪歪扭扭的幾個字。

墳已經被挖開了,棺材還在墳裡,棺蓋半開著。

裡麵冇有屍體,卻有著一件薄壽衣,好好的攤在棺材裡。

壽衣是有很大的講究的,我親手給奶奶穿過壽衣,秦米婆講過,幾重幾層,每層代表著什麼。

好的壽衣,上不封頂,普通便宜的也得幾百上千,可那一件黑薄的壽衣明顯就是最便宜的那種。

魏婆子立馬來勁了,跟旁邊的人說到:“就是屍體不見了,衣服都在呢,肯定是被偷了。”

“我可打聽了,這女的配婚啊,在外麪價錢可不低呢,十幾萬的都有。”魏婆子一臉苦大仇深。

沉沉歎氣道:“我們娶穀小蘭,彩禮三金一樣不少,還給她看病吃藥流水一樣的花錢,她爸的葬禮還是我們出錢辦的呢。”

“哪知道她生前冇給我們家生個娃,死了屍體還被人拖出去賣。”說得好像她不是要賣一樣。

“擺香案,先問米!”村長也受不了她這樣的,忙打斷了她的話。

可話音剛一落,就聽到前麵傳來了鬨鬧聲,還有著吵架的聲音。

魏婆子拍著腿:“那些個天殺的,挨千刀的,又來鬨,我還冇說是他們把穀小蘭偷回去呢!”

前麵似乎已經吵起來了,村長忙要去勸架,走了兩步,又把秦米婆給拉走了:“你去說兩句,也穩穩,這三天兩頭的鬨。”

旁邊的人也議論著去看熱鬨,大概就是穀小蘭的親爸是死了,可穀家的叔伯還是有的。

原本魏婆子打算偷偷把屍體拉出去配婚的,哪知道屍體不見了。

那邊認為魏婆子這樣做不對,魏婆子卻懷疑是穀家偷走了屍體,所以那邊就鬨了起來。

主要是穀小蘭原先死得也不明不白的,結怨也比較深,還打過兩次架。

眨眼間,整個墳頭邊就空了。

我看著半開的棺材裡,攤得正好的壽衣,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想起堂伯逼我進山找蛇棺時,搭在我肩膀上的那件衣服。

現在想來,都說龍家女下葬後,屍骨無存,可為什麼衣服還在?

我找了個位置,準備趴進去看一下那壽衣下麵有什麼。

就聽到低笑聲傳來:“龍靈,你想查蛇棺和龍家女的關係嗎?”

我一抬頭,就見龍霞站在墳頭邊。

她從蛇棺出來後,就跟個鬼一樣,來無影、去無蹤,而且不怕太陽。

“要不要我告訴你啊?”龍霞又湊過來。

就在她要靠近的時候,我手腕上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慢慢纏轉住,正是黑蛇玉鐲。

龍霞臉色立馬露出了懼意,聲音帶著微微的遺憾:“蛇君對龍靈,還真的是護得緊。”

我低頭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黑蛇玉鐲,墨修這是不放心我,明明走了,又回來了?

“龍靈,好戲開始了。”龍霞後退了兩步,慢慢的退進了後頭的竹林裡。

我正好奇什麼好戲,就聽到前麵驚訝聲起,跟著魏婆子誇張而又驚訝的聲音傳來。

墨修在我耳邊沉聲道:“回去吧,蛇棺的事情,你彆管。”

我急忙往前頭去,就見魏婆子拉著一個看上去二十四五的女孩子,一臉的驚訝。

那女孩子看上去乖巧木訥,長得隻算清秀,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又感覺哪裡不對。

“穀小蘭活著回來了。”秦米婆拉了我一把,沉聲道:“這事你彆再問!”

也就在我看著的時候,穀小蘭在眾人的擁簇中,抬頭朝我看了過來,還羞澀的一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