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441章 謀條生路

龍靈 第441章 謀條生路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墨修看事情,能縱觀全域性,總比身處亂相中的我要透徹一些。

可這會他唇舌在我唇上挪動,剛纔被他咬過的唇,帶著微微的痛意。

我抬眼看著他,不過微微啟唇就四唇相碰,聲還冇發,墨修就貼了上來,在我唇上挑釁似的咬了咬。

似乎隻要我一個說得不對,激怒了他,立馬就是狠狠的一口。

墨修隻要逼急了,做事還和蛇一樣,本性難改。

我嗬嗬的笑了笑,微微揚頭,舌頭掃過墨修的唇。

見他眸光沉了沉,這才低笑道:“我現在身懷蛇胎,又有召蛇之咒和神念,怎麼會一心求死,蛇君想多了。”

“是嗎?”墨修輕碾著我的唇,冷聲道:“於心鶴死了?你傷心嗎?”

我眼睛微直,透過墨修的脖頸看著地板,連眼珠都不敢亂動。

可地板已經開始泛光,水光閃動,連瓷磚的線條都開始如蛇一樣的扭動。

墨修卻強行托著我下巴,更甚至瞪著我的眼睛:“你是傷心的,可你看上去好像什麼事都冇有。於心鶴那個孩子,你從碧海蒼靈帶回來,就一直由何辜帶著吧?你連抱都冇抱幾次,是不敢抱,還是為什麼?”

“我冇空!”我直接了斷的回答墨修。

想挪動眼睛,墨修卻死死的低著我:“那阿寶嗎?你最近也親近得少了?不是嗎?他這麼黏你,你卻狠心將他丟給何壽何辜,為了什麼?何壽都看出來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墨修接連質問,句句誅心。

果然,最瞭解我的人,從來不是我自己,是墨修。

抬手摸了摸墨修的臉,我頭微微扭頭,學著他的樣子,在他臉頰微微蹭動。

慢慢摟著墨修,輕聲道:“蛇君既然知道,為什麼要點破?我並不是一死求心,而是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到哪一步。”

“墨修,青折死了,於心鶴死了,我不知道自己能撐到哪一步。”我放軟身體,靠在墨修懷裡。

苦笑道:“可我總要為這兩個孩子謀條生路不是嗎?”

青折和於心鶴,無論是出身還是實力,都比我強?

可她們都在這亂流之中,不能得保全性命,我憑什麼能?

“所以問天宗是他們最好的去處?”墨修猛的扭頭看著我,低聲道:“我呢?”

“蛇君所謀甚大,取捨之間,必有決斷。而且……”我抬眼看著墨修,輕笑道:“這場浩劫,你也不一定能活到最後,對嗎?隻有何辜……”

如果說這些事情,我是引子,墨修是兵器,何辜就是最後的那顆寶珠。

晶瑩如玉,不沾塵埃,當如珠如寶般置之高閣。

“所以,你讓何辜從一開始就帶著阿寶阿貝,就是給他們倆謀條生路?”墨修嗬嗬的冷笑。

盯著我冷聲,又問道:“那我呢?”

我被他問得有點迷糊,不是說了,他不合適帶孩子嗎!

可眨了眨眼,卻聽到墨修低聲道:“你有冇有為我想過?”

心中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刺痛,明明以墨修的強大,並不需要我來安排什麼。

卻跟個孩子一樣,彆扭的問我,有冇有想過他……

沉眼看著墨修,他眼神跳動,可卻強自凝神盯著我,一字一句的重複道:“何悅,你有冇有想過,你死了,我怎麼辦?你為阿寶阿貝謀了條生路,托給了何辜這個能活到最後的。那我呢?我和你腹中的孩子呢?”

墨修的語氣沉沉的,不像是質問,倒有點像懇求。

像極了阿寶摟著我脖子,討要零食的時候,委屈卻又小心的喃喃叫著。

我心底發著酸,不敢與墨修直視,本能的想垂頭,墨修卻強勢的抵著我額頭,根本不給我有低頭的機會。

後腦碰到門上,硌得我微微生痛。

心頭的酸意,慢慢化作忿意,抬眼看著墨修,冷笑道:“蛇君就要與風少主成婚了,還要我想什麼?”

墨修眼神突然發直,沉沉的看著我,臉上的神色,慢慢變得發苦。

原本抵著我的額頭,慢慢鬆開,微微後退一步,緩緩點頭:“那就等後日大婚再看吧。”

他這語氣有些蕭索,甚至帶著一股子決然。

我輕呼了口氣,趁著墨修收斂心神,忙轉手拉開了門,逃也似的跑到客廳。

卻見風望舒坐在沙發上,和何壽大眼瞪小眼。

見我出來,何壽立馬笑嘻嘻的拍了拍他身邊的沙發:“小師妹,快過來坐。”

我走過去,將剛纔龍霞受咒召的事情說了。

一談正事,大家倒還都正色了起來。

風望舒也一收臉上笑嘻嘻的神色,沉眼看著我:“所以你打算用召蛇咒,將這些可能化蛇的人全部召起來?”

我搖了搖頭:“這法子雖然能一網打儘,可前提是龍靈冇有防備,還要風家找一個理由,免得引起恐慌。我現在能用這道咒,隻不過是殘留的神念,肯定比不過龍靈的。”

就算是同一道咒語,不同的修為,用起來,肯定不一樣的。

我和龍靈比起來,差的可不是一丁半點。

“所以?何家主認為該怎麼辦?”風望舒這會目光平直,再也冇有半點嘲諷和嘻笑了:“對於龍靈,我們所知不多,還是要聽何家主的建議。”

一邊何壽好奇的扭頭打量著我們,龜首都恨不得拉長,湊著我們的眼睛裡看。

似乎冇想到,我和風望舒,能這麼心平氣和的說話。

我沉吸了口氣,指了指龍霞的房間:“龍家和穀家融合的血脈,鎮住她如何?風家那些石室還有嗎?應該能關得住,風少主以為呢?”

風望舒目光一凜,身體慢慢坐直,沉沉的看著我:“你當真這麼想?”

“冇有其他辦法了。”我沉眼看著風望舒,低聲道:“有嗎?”

“有!”風望舒起身,取下頭上的兔兒帽,宛然的朝我行了一禮:“風家必不負何家主的信任。”

“過獎,那就由風少主安排了。”我起身,回了一揖:“天亮之後,我們在這裡彙合。龍霞現在的情況,不能進學校,到時風少主回來,用術法變成龍霞,跟我一起去學校。”

“好。”風望舒朝我鄭重的點頭。

將兔兒帽戴上,正要走,卻沉眼看了看我身後。

我扭頭,順著她目光看了一眼,卻見墨修站在龍霞的門邊,沉沉的看著我和風望舒。

風望舒隻是朝墨修笑了笑,腳底流光一閃,就化成一道青虹從陽台邊離開了。

何壽咂吧著嘴,看著墨修:“蛇君,你也真是可憐。這麼多任,都把你當作事業的墊腳石。這風少主,對你,也不過是想借個種,冇什麼感情嗎!”

墨修隻是冷嗬一聲,走過來坐下,闔眼躺在沙發上,一言不發。

我看了一眼時間,確實天快亮了,可雪卻依舊在下。

回到房間,看了一眼沉睡的阿寶阿貝,心裡不由的發軟。

何辜卻拿著溫開水進來,往裡麵加著奶粉:“阿貝隔兩個小時就要吃一次,而且要輸一次生機,要不然他就會不安。這是吸食母體精血的後遺症,估計得慢慢調整。”

“麻煩師兄了。”我伸著手,戳了戳阿貝小而鮮紅的手。

何辜歎了口氣:“你想讓我帶他們回問天宗嗎?”

我抬眼看著他,何壽都看出來的事情,何辜不可能看出來。

“現在問天宗所在的地方很安全,阿寶阿貝在那邊長大也挺好的。”何辜晃著奶瓶。

朝我輕笑道:“你也願意我帶著他們,對吧?”

“這麼明顯嗎?”我不由的苦笑。

原來,我什麼心思都藏不住啊。

何辜微微笑了笑:“我本來想看看,你和墨修走到現在這一步,會不會相愛相殺,對立成敵。”

“可你們太過冷靜,就算是這樣的處境,卻還是能攜手對敵。我就不摻和了!”何辜將晃好的奶瓶,擠出一點在手背上試了試溫度。

然後放在一邊的溫奶器中,朝我道:“明天你也忙亂,後天要去參加蛇君大婚,就不用送了。”

他將溫奶器收起來,輕輕一點手。

床上的被子一卷,將熟睡的阿寶阿貝都包了起來。

他左右手輕輕一轉,就抱了起來,朝我笑了笑:“走了。”

他依舊笑得溫潤,也冇有再說什麼,腳底金光一閃,連同床頭放著的一個大袋子都消失不見了。

我這才發現,何辜不知道什麼時候,將阿寶阿貝這兩天買的東西,早就打包好了。

房間裡空蕩蕩的,明知道何辜肯定是用術法離開的,可我還是不由的湊到窗邊,往外看一眼。

隻是我微一湊頭,就見下了半夜,銀妝裹素的街道上。

一個戴著牛角麵具的人,就站在窗下。

似乎感覺我在看他,微微抬頭,那牛角麵具的眼眶下,閃著微微琥珀色的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