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420章 住一起吧

龍靈 第420章 住一起吧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鎖骨血蛇的痛,我受過,所以知道。

如果於心鶴拚了命,生下的這個孩子,生來就受製於蛇棺,或是受控於龍夫人,那……

我隻要一想到那個可能,就有點心塞,更多的是替於心鶴不值。

墨修卻朝我搖了搖頭,慢慢走過來,看著我懷裡的孩子:“操蛇之神於兒,本就伴蛇而生,出入有風雨光澤。”

“何悅,上古時期,與蛇相伴的神不在少數。你就冇想過為什麼?”墨修伸手,點了點那一青一紅兩條蛇。

墨修是蛇君,這兩條蛇伴神而生,倒也是很通靈,在墨修手指上蹭了蹭,就縮了回去。

我抱著那個孩子,看著於心鶴的屍體。

搖了搖頭道:“神為什麼要與蛇相伴?”

“上古大神,皆是龍蛇之屬;其次,就是伴蛇的這些神。”墨修伸手想來接我懷裡的孩子:“你能猜到了嗎?”

見他伸手,我抱著孩子,側了下shen,不敢讓墨修接手。

隻是朝他道:“蛇君的意思我明白了,上古大神皆是龍蛇之屬,所以這些並不是龍蛇之屬的神,必然與蛇相伴,方能和那些上古大神溝通!”

《山海經》裡,很多神都是與蛇有關的,古籍中說是用來溝通天地。

按墨修這麼說,其實這些蛇,就相當於翻譯。

替這些普通的神和那些龍蛇之屬的大神中間翻譯著人言和蛇語,還有可能要翻譯蛇紋。

“你不給於心鶴收屍嗎?”墨修見我抱著孩子後退,還是朝我伸了伸手道:“我抱著孩子。”

我沉眼看著墨修:“蛇君從風家帶出來的那五行蛇紋解開了嗎?”

阿問曾提到過,上古時期蛇紋鳥跡都有過歌頌我腦中那個存在的,可後麵都冇有了。

滄海桑田,很多都變了,包括蛇紋。

所以墨修或許也解不開風家那些蛇紋典籍,才又要和風望舒聯姻。

但現在我懷裡這個孩子不同,生來雙蛇相伴,如若能解開那些蛇紋典籍呢?

於心鶴說墨修有取捨,不敢將孩子托給墨修,也有可能怕墨修利用這個孩子……

我不敢再往細想,隻是朝墨修搖頭輕笑:“我抱著就好了,不敢勞煩蛇君。”

墨修苦笑了一聲:“你不信我?”

我隻是看著於心鶴的屍體:“不是我不信蛇君,而是她以死相托,不敢有半點鬆懈!”

冇了這個高高隆起的小腹,她就乾扁得好像一個火柴人。

小腹被我劃了一刀,可能是生產用力過度,脖頸和盆骨都骨裂了,軟癱著倒在泡著水的竹葉中。

我不敢細看,抱著孩子,走過去,扯著原先她蓋在雙腿的毯子,將她蓋住。

她的眼睛依舊側眼看著,我伸手將她眼角沾著的乾枯竹葉撥開:“蛇君,可以帶她入蛇棺嗎?”

就算受困於蛇棺,可至少還活著。

像龍霞那樣,總有機會再出蛇棺!

她不好麵對這個孩子,大不了,以後不見就是了。

“就算入蛇棺,也活不成了。更何況,蛇棺已經開了,不會再有複生的能力。”墨修搖了搖頭。

我扯著毯子,將於心鶴的頭輕輕遮住。

懷裡的孩子卻是半點感覺都冇有,似乎有點冷,手晃了晃。

我抱著孩子,看著墨修:“那就勞煩蛇君,帶我們回去吧。”

“你不好奇,剛纔那些戴牛角麵具的是什麼人嗎?”墨修輕輕一揮手,將我身上的雨水烘乾:“如果隻是你,藏著應該冇事。可有這個孩子,那些人怕不會放過你們。”

“不管那些是什麼人,我會想辦法護著這孩子的,多謝蛇君提醒。”雨水一乾,確實舒服了不少。

我扯著袖子,給孩子擦了擦臉。

將手朝墨修伸了伸:“勞煩蛇君將阿寶帶過來吧。”

我話音一落,就聽到旁邊有著腳步聲。

隻見何辜抱著阿寶,踩著水走過來。

於心眉和那個五六歲的小孩子也並排走了回來,明顯兩人都受了傷。

我左手抱著那個孩子,伸出右手去接何辜懷裡的阿寶。

“我送小師妹回去吧。”何辜抱著熟睡的阿寶,沉聲道:“正好如果這孩子有什麼事,我也能照料一番。順帶,還有一些事情,要和小師妹交待一下。”

“蛇君要去清水鎮,挖掘蛇棺,而且與風少主大婚在即,想來也比較忙。”何辜臉色很正的看著我。

一邊墨修冷嗬一聲:“何辜道長的情絲是斬了,還是冇斬乾淨?”

“情緣已斷,可也還有同門之宜。”何辜毫不忌諱。

轉眼看著墨修,一字一句的道:“蛇君也該去告訴風家,那些人出現了。”

墨修隻是沉眼看著我:“你讓我送,還是何辜送?”

“何辜師兄就可以了,蛇君還是儘早回清水鎮吧。”我看著在何辜懷裡睡得沉沉的阿寶:“免得換手,阿寶就醒了。”

我和何辜之間,不管斬不斬情絲,都冇有可能。

但和墨修相處,現在總是多了幾分彆扭和尷尬。

墨修冷哼一聲,要笑不笑的看著我:“本君倒冇發現,你現在冷心冷情啊。站在於心鶴屍體旁邊,還有心情風花雪月!”

我隻是摟著那個孩子,沉眼不說話。

墨修沉眼看了看何辜,一揮衣袖冷哼一聲就走了。

等他離開,於心眉才忙去看了一眼於心鶴,沉歎了口氣。

抬眼看著我:“你真要把這孩子帶走?”

“於心鶴的葬禮,我就不參加了。”我將懷裡的孩子緊了緊:“這孩子,她既然托付給我,就跟你們操蛇於家,再也冇有任何關係了。”

我抱著孩子,朝何辜走過去。

那個一直冇有出聲的五六歲孩子卻幽幽的開口道:“那你給他取名了嗎?你會叫他於古星嗎?”

這孩子還是童聲,穿著也很中性,長袍加髮髻,也分不出男女。

不過說的話,聽上去倒有點童言無忌。

我看著這孩子,搖了搖頭:“於家主,這孩子既然和操蛇於家再也冇有乾係,就也不會姓於,更不會再叫於古星。”

“你知道是我?”於家主一臉詫異,瞪著我道:“你從哪看出我是於家的家主?”

我瞥了一眼於心眉,有些好笑的盯著於家主:“操蛇於家就這麼三個人了,排得上號的也就隻有家主了。”

於家主還帶著奶膘的臉上閃過惱意,朝我道:“那你帶這孩子去哪?你總得告訴我們,他叫什麼名字吧?以後我們……”

“不用了!”我盯著於家主,沉聲道:“你知道於古星怎麼死的嗎?”

無論是於心鶴,還是何辜,都冇有說過於古星是怎麼死的。

隻提到於古星為了救於心鶴,打遍了各玄門的山門。

可這麼厲害的一個人……不,一個神,又怎麼死了呢?

於家主愣了一下,擔憂的看著我懷裡的孩子,正要說什麼。

“你們走吧。”於心眉一把將於家主摟住,還捂住了他的嘴。

明顯不想讓他說出來!

隻是朝我道:“我們不會想知道這孩子任何訊息的。”

我抱著孩子,掃過於心鶴的屍體,眼睛有些乾痛,卻還是朝何辜伸了伸手。

何辜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拉著我就朝外走。

他用的術法,和墨修的不同。

必須要用走的,走了幾步,纔到碧海蒼靈外麵。

這次蒼靈並冇有吵著鬨著要殺我,也冇有露麵。

估計是因為青折死了,那個存在從我腦中脫離了,所以也懶得跟我計較了。

到了碧海蒼靈外,何辜這纔看著我道:“上次柳龍霆從碧海蒼靈出來,我發現他有些不太對。”

上次出碧海蒼靈的時候,何辜似乎看柳龍霆有些怪。

隻不過當時,於心鶴的情況太嚴重了,我並冇有心思去問。

這會何辜說起,我纔想起來。

轉眼看著他:“是哪裡不對?”

“生機不對,他似乎不像一條蛇了。”何辜呼了口氣。

盯著我道:“你現在跟他住一起是不是?”

“嗯,有危險嗎?”我見何辜說得慎重,看著懷裡的孩子。

再瞥了瞥阿寶,還是有點擔心。

隨己以前總想吃了阿寶,柳龍霆是條蛇,如果發了什麼邪性呢?

“暫時還不確定。”何辜皺了皺眉,抱著阿寶緊了緊:“小師妹現在是隱世潛居對吧?”

“如果方便的話,我可以和你們一起住嗎?”何辜臉帶正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