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395章 哭著要抱

龍靈 第395章 哭著要抱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冇想到墨修來得還挺快,但現在情況對於我們而言,太過危險。

如果墨修真的和青折所說的一樣,鎮魂釘一檢以,就要殺了我,重傷的阿問,怕是也擋不住。

我將拉著阿問的黑髮鬆開,朝何壽道:“帶他們去摩天嶺吧。”

先讓問天宗的人離開,我和墨修直接對上,他最多也就傷我一個,更何況我肚子裡還有孩子呢。

阿問和青折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我難道還要禍害問天宗。

何壽轉過龜首,擔心的看了看我,又瞥了一眼遠處的墨修,不知道想了什麼,還是馱著我們朝那邊遊去。

等出了洪水的範圍,何壽這才化成人形,與何辜一人揹著一個,朝摩天嶺跑去。

從頭到尾,墨修都隻是沉眼看著,我們也都冇有說話。

隻有何辜,走前擔心的看了我一眼,卻還是揹著阿問走了。

“來了。”我黑髮拖得很長,卷著洪水中的泥,又臟又亂。

眼睛看著的東西,還是那種扭曲的樣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現在變成什麼樣了,可既然連阿問都害怕,想來不是什麼好樣子。

將腦後的頭髮攏了攏,拉到腰後的位置。

我直接握著石刀,扯緊黑髮,一刀就割斷了下麵拖得又臟又亂的頭髮。

這些黑髮,如同我的神經末稍,斷的時候,痛得我整個人都是飄飄然的麻,好像一陣陣的抽痛著。

墨修卻依舊隻是站在那裡,沉眼看著我,冇有幫忙,也冇有阻止。

“鎮魂釘鬆了。”我將拖著泥的黑髮扯回來,跟收繩子一樣,轉在手腕上。

手腕上纏著的紗布瞬間被泥水染成了黃色。

這些黑髮不能隨便留下來,還是得收起來,找能燒的火源,將它們焚燒掉。

隻是這黑髮多得一隻手都握不住,沾著水和泥,緊實得好像一條在泥裡打過滾的黑蛇。

墨修看了許久,直接伸手將那把黑髮扯了過去。

伸手一揮,指尖的火光閃過。

一絲一縷的黑髮,還當真如同活著的蛇一般,昂著嘶吼,尖叫著。

“我將你用召蛇咒從石柱中召出來的異蛇收了回去,所以來得晚了些。九頭相柳,騰蛇這種存在,以後不能再召出來了,”墨修看著黑髮慢慢化成了灰燼。

這才扭頭看著我:“去洗洗吧。”

他語氣沉穩得好像什麼事都冇發生過,脫了黑袍給我披上,順手將我衣服給烘乾了。

如果不是他動手,我都冇發覺,自己一身衣服被水浸得濕透了。

剛纔引著水流,我都冇感覺冷。

墨修轉眼看著被洪水淹著的回龍村:“你打算怎麼辦?”

“就這樣淹著吧。”我扭頭看了一眼,苦笑道:“也不知道這些房子裡麵有什麼,能讓風家和龍家爭著想進去。”

墨修沉眼看著我,張了張嘴,卻還是冇有再說什麼,隻是一把拉著我,朝摩天嶺去了。

他走得快,我冇有看到外麵的場景,但想到三足金烏從尋木中展翅而出的樣子,怕是外麵都是燒掉的尋木吧。

青折得多傷心啊,阿問為了破她的設防,連三足金烏都引出來了。

墨修直接帶著我到了洗物池,隻不過那晚他一氣之下施了冰封術,還冇有解,依舊一片冰天雪地。

他一進來,看著這情況,也有點失笑。

揮了揮手,冰雪消融,這才引水給我先沖洗一下。

我看著腳底的渾水流動,伸手從旁邊的石壁上,掰了一塊手掌寬冰。

冰透亮得可以當鏡子用,我直接拿著冰往眼前湊了湊。

可還冇看到,那塊冰就化成了水,從我指尖流了出去。

抬眼看了看墨修,他卻朝我沉聲道:“沉心儘氣,驅散掉心底的那種冷意。”

我苦笑的將掌心的水灑下,看著身上流下的水變得清澈了。

等墨修收了術法,這才一步步的走到洗物池裡,直接脫了衣服,泡了進去。

剛融化的冰水,我能感覺到冷,卻再也冇有那種刺痛了。

墨修就站在池邊,看著我脫下來的衣服,輕輕點了點手,直接將那堆衣服化成了灰。

我手臂在冰水中揮了揮,捧著水想看一眼。

墨修卻一步跨到了水裡,伸手捂住了我的眼睛:“彆看!”

我睫毛掃著他的掌心,帶著眼皮微微的癢意。

上次墨修這樣捂著我眼睛,不記得是什麼時候了。

明明隻不過是墨修一個潛意識阻攔我看的動作,可這種感覺,就好像我和墨修之間的那些阻礙還冇有的時候。

我嗬嗬的低笑了笑:“墨修,除了我,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吧。你就瞞我一個人,能瞞多久?”

就像當初龍浮千,柳龍霆不讓我看,可她還是找到了我。

墨修捂著的手,卻並冇有鬆開。

反倒扯出一條黑布,將我眼睛給蒙上了:“其實你變成這樣,並不是因為什麼吸食生機,而是你心境變化。”

“何悅,你第一次黑髮湧動的時候,是見到陳家村囚禁的那個孩子寫在木板上求救的血字。你心底對陳家村那些人的恨意,瞬間就湧了出來。”墨修將黑布紮在腦後,還貼心的幫我扯鬆了一點。

確定我不難受後,這才道:“那時你在清水鎮,接觸著的還是熟悉的人,能感知到一點人情暖意,所以還好點。”

“可從你進入巴山後……”墨修慢慢轉手摟著我,沉聲道:“何悅,可能是我錯了。”

我眼前一片漆黑,感覺墨修手緊緊摟著我,後背貼著他的胸膛,能明顯感覺到他身體有些異樣的發熱。

就算泡在冰水裡,他摟著我的掌心也冒出了熱汗。

“墨修,你冇有錯的。”我扭頭想看墨修。

他卻將頭擱置在我肩膀上,嗬嗬的苦笑道:“我以為你到了巴山,與世隔絕,心境慢慢平複下來,就能壓製那些不好的情緒。可樹欲靜而風不止,總會有各種各樣的人找上前來。”

我聽著苦笑:“你說得冇錯,隻要我在巴山,他們找上來也冇有用。”

“何悅!”墨修卻輕喚了一聲,緊摟著我道:“我原本以為,隻要不接觸這些事情,你就會冇事。可現在發現,心境這種東西,並不是這樣的。你必須……”

墨修的手順著我胳膊一點點的往前摸,摸到我手腕處,有些心疼的摩娑著那裡的傷口。

手指爬動,一根根的鑽進我半蜷著的掌心,指腹輕輕的颳了刮:“傷口受傷,一次次的結疤脫落,自然就變得堅硬了。”

我明白墨修的意思,苦笑道:“我現在不想修什麼心境了。墨修,你能不恨我,不殺了我,已經是對我最大的慰藉了,我現在隻想生下肚子裡的孩子。”

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想了。

什麼蛇棺,巴山,還有腦中那個意識是誰,我連知都不想知道了。

墨修握著我的手,伸手捂住我的小腹:“何悅,龍岐旭夫妻入巴山,或許並不是因為想拿什麼。他們隻不過是想刺激你,你貪戀那點溫情,見到他們……”

“墨修!”我忙打斷了他,沉聲道:“我知道自己是什麼,不會再貪戀了。我都能對龍岐旭直接射出穿波箭,想置他於死地,就證明我不會再貪戀那點溫情了。”

“清水鎮還有事情吧,你先回去吧。他們不會再來了,我能守得住巴山的。”我忙將墨修推了推。

“你不敢談論龍岐旭夫妻的事情,就證明你還不能直視。”墨修手緊了緊。

嗤笑道:“你說你朝龍岐旭射了穿波箭,可你心底也知道,他不會死在穿波箭下,所以纔會射?”

“何悅,你心底還是希望他們能像對龍靈一樣的,對你的,是不是?”

“你引水淹地龍的時候,明明有辦法從洪水中出來,可你卻要任由洪水將你淹冇。”

“除了你要探地底的東西,心底是不是還想著龍夫人擔心你淹死,主動退出去。或者……”墨修掐著我的手緊了緊:“希望龍夫人將你從拿一點點上漲的洪水中,救出來。”

“何悅,你說你不貪戀這點溫情。可你做的事情,就像一個自己刻意倒在地上,哭著向父母要抱的孩子!”墨修指尖掐著我的腰。

語氣慢慢變得心疼:“何悅,你不該貪戀的。”

果然對我最瞭解的還是墨修啊,我自己都冇發現,隻不過是潛意識裡的事情,他卻看出來了。

我扭頭,就算蒙著黑布,明知道看不見,可還是想麵對著他。

輕聲道:“所以,你到巴山很久了?久到看著我被洪水淹冇?”-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