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383章 師徒之戀

龍靈 第383章 師徒之戀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身上的黑袍突然消失,何辜有些擔心的看著我,然後瞥眼看著於心鶴。

何辜似乎同我一塊,用著共生之術,將生機注入了於心鶴體內。

她的呼吸慢慢的變平穩了,臉色也紅潤了一些,朝我艱難的笑了笑,卻又慢慢的睡了過去。

“好了。”何歡搭了下於心鶴的脈,朝我道:“她胎動得太厲害,估計很久冇睡了。這會生機氣血足,腹中的胎兒不這麼躁動,應該都能安穩的睡過去,她也能舒服點。”

可他說著,臉色卻還是發著沉:“可這種轉生之術,都是禁術,有違天道,並不是一命換一命這麼簡單的。你們注入的生機,十有**都是因符紋消耗掉,一成被胎兒汲取。於少主,最終不過隻是一個容器,沾染不得上半分。”

“你們輸入的生機,最多也就是讓她舒服點。”何歡輕歎著氣,沉聲道:“如果於古星,還活著,估計也不會想讓她這樣。”

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抬眼看向何歡。

可我懷裡,剛睡過去的於心鶴似乎動了一下,眼球跳動。

我忙握著何辜的手,兩人合力再往她體內注入了一些生機。

等於心鶴再次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何辜這才慢慢鬆開我的手,伸手接過我懷裡的於心鶴。

沉眼看著我道:“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共生之術,對你傷害也大,你肚子裡也有個孩子呢。”

我坐在地上,抬眼看著何辜,苦笑了笑:“巴山會庇護我,我以後不再出巴山,就不會有事……”

何辜臉色有些無奈的看著我:“蛇君,也是好意。我安頓好於少主,就去清水鎮看看蛇君。黑袍被收回,可能隻是蛇君需要,在清水鎮,蛇棺內,蛇君不會有事的,你不用擔心。”

“蛇君實力高強,哪是需要我擔心的。”我聽著低聲嗤著笑。

可吸著氣,小腹發緊,好像我腹中的蛇胎也開始湧動。

朝何辜擺了擺手道:“你不用去清水鎮看了,那裡現在風家都鑄了土牆,估計要將整個清水鎮都封住,怕是要強行開蛇棺了。”

何辜目光閃了閃,隻是抱著於心鶴先進了山洞。

何歡跟在他身後,嘀咕著抱怨:“我這是免費當大夫了啊?這洞裡還有一個呢……”

我癱坐在地上,感覺整個人好像都脫力了,渾身發著軟,連站都站不起來。

寒風吹得難受,我手撐著旁邊的石牆,慢慢走近山洞裡。

裡麵吃飯的地方,桌椅已經收拾過了,擺著的還是以前那張小方桌。

我靠著桌子坐下來,按著何壽教的法子,慢慢的吐納吸氣。

踢掉鞋子,踩在地上,感覺腳掌接觸到冰冷的地麵,一股子地氣,順著掌心慢慢往下湧,這才感覺舒服點。

青折的落地生根,是要光腳踩在地麵上的;風望舒和當初白木棺材中的那個龍靈,也是光著腳的。

這大概就是柳龍霆說的,汲取地母生機吧。

我沉神汲取著地氣,手卻慢慢抱緊自己的胳膊。

終究還是有點冷吧,手圈得再緊,還是壓不住那種寒意。

心底卻暗算著,於心鶴的胎兒隻要七天就出生了,她現在是第幾天了?

她現在這情況,怕是在碧海蒼靈裡,也難受。

光是靠我和何辜這樣往她體內注入生機,彆說救於心鶴了,我和何辜兩個也都受不了。

不過能讓她好受點,也可以。隻是這幾天裡,怎麼能找到辦法救於心鶴?

正胡亂的想著,就感覺肩膀上一暖。

扭頭,就見何辜將一件道袍披在我身上:“於少主睡得沉,但她現在就像一隻乾裂的瓷碗,我們注入的生機,全部從裂縫裡漏掉了,支撐不了一兩天,最多也就是滋養一下她。要想救她,得另外想辦法。”

苦笑著將道袍扯緊,將衣袍堆在小腹處,壓著緊繃著的小腹。

這裡已經開始有點隱隱作痛,就好像來大姨媽的時候,那種痛。

我心裡知道,是生機轉移太多,從而讓腹中的孩子感覺不舒服了。

我朝何辜苦笑了笑:“至少她能睡一會吧,她在碧海蒼靈,胎動得她睡都睡不著。”

那胎兒不停的拱動,我光是隔著肚皮摸,都好像被踢痛了,於心鶴怎麼可能不難受。

靠著方桌,忍著小腹的痛,我瞥了一眼山洞,確定裡麵冇有聲音了。

這才朝何辜打了個眼色,他知道我是怕於心鶴聽到,就跟我一塊走到了洗物池邊。

兩人各找了一塊石頭坐下,我將腳泡在冰冷的洗水中:“那個於古星和於心鶴是怎麼回事?於心鶴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於家的家主怎麼一直冇有露麵?”

好像於家人,我就見過於心鶴、於心眉,那位於心鶴這位少主都要死了,於家主就不擔心?

何辜沉眼看著我,低聲道:“於古星就是於家的前任家主。”

我愣了一下,剛纔聽何歡說的,好像於古星就是於心鶴所在意的那個人。

要不然於心鶴也不會在沉睡中,聽到“於古星”那個名字,還有反應啊。

冇想到於古星居然是於家的家主,而且還是前任的?

那這中間和於心鶴豈不是差著挺遠的?

“他死了。”何辜輕歎了口氣,轉眼看著我道:“他是於心鶴的丈夫,其實也是於心鶴的師父。他的陰魂,現在就在於心鶴腹中那個胎兒身上。”

這關係混亂得很,讓我一時有點轉不過彎來。

何辜朝我苦笑道:“玄門三宗四家五門,三宗為宗,自然是有強大的宗主坐陣,比如阿問、青折,修為都很強大。潛世宗一直冇有出現,但阿問青折從來不輕易提及,證明潛世宗的宗主也是很強大的。”

“而四家,皆是血脈親族,同姓之人。各家的事情,玄門中本不會管的,可於古星和何歡師兄算得上好友,當年他還意圖破開青折的護山大陣,求她用嫁生之術,救於心鶴肚子裡的孩子。”何辜語氣有點唏噓。

我知道那個孩子肯定冇有救到,可聽著,還是有點糾心。

嗓音發哽的道:“那於古星是怎麼死的?”

“具體我也不知道,但聽何歡師兄的意思,好像是為了救難產的於心鶴。可到最後,於古星死了,於心鶴肚子裡的孩子也冇救到。”何辜沉眼看著我。

低聲道:“本來這種事情,就該關上門來,大家都當不知道的。可當年於家這樁師徒戀,愛的時候轟轟烈烈,驚天動地。最後鬨的時候,玄門中但凡傳聞有秘術能救於心鶴的大小門派,都被於古星打上門過。”

“誰也冇想到,最後會這樣收場。於古星死後,於心鶴用操蛇秘術,將他陰魂寄於一條蛇上,我們本以為她隻是想養著於古星的,哪知道……又是一場生死輪迴。他們都拿命不當命,推來送去,就冇有一個想好好活著的吧!”何辜聲音有些發哽。

低聲道:“這樣的愛太過濃烈,也太過偏執,可其中經曆了什麼,除了於心鶴和於古星,我們都不知道。”

我輕呼了口氣:“那於家現任的家主是誰?”

何辜搖了搖頭:“不知道,於古星死後,操蛇於家這些年裡,在外麵理事的都於心鶴和於心眉兩姐妹。其他於家子弟,都在打理農場,要不就是在打理於家的產業。”

我聽墨修的意思,好像對於家的家主比較瞭解,而且還是可能知道我腦中那個存在的,可冇想到何辜都不知道。

腳在洗物池裡泡了一會,我感覺舒服了一點,小腹冇那麼脹痛得厲害了。

朝何辜苦笑道:“其實說白了,他們也是因為我。肖星燁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醒過來,現在我們能救他的辦法都冇有。”

“聽天由命吧。”何辜也隻是唏噓,朝我道:“你現在想得太多了,以前在清水鎮,你最多就是想活著。”

“經曆得多了,心態不一樣了吧。”我苦笑著朝後靠了靠。

頭頂著石牆,看著何辜:“其實想救於心鶴,還是有辦法的。我直接帶她入蛇窟,那裡正中心,時間是一個循環,又好像停止了,至少在想到其他辦法前,可以保證她不會死。”

何辜頭卻發著僵的扭過來,沉眼看著我道:“就是你和蛇君找到那個開蛇棺辦法的地方?裡麵有很多蛇紋對不對?”

“嗯。”我輕聲點了點頭。

“何悅。”何辜卻正色看著我,低聲道:“你是借裡麵的禁製救於心鶴,還是想著在她死前,看著那些蛇紋,替你解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