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249章 摩天之嶺

龍靈 第249章 摩天之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何壽冷哼一聲:“不管是不是巴人所造,蛇棺既然是你們家的,也容不得他們搶。”

“剛纔你雖然清醒,奮起反抗。可如果不是蛇君在拜山時,留的那縷神魂化成黑蛇入山,引雷驚動了術法,就算你清醒過來,也冇有這麼容易從幻術中醒過來。”

何壽暗自呸了一聲,盯著穀見明道:“格老子的,這小崽子暈了。要不然得問問他,墨修蛇君到底是什麼身份,一條黑蛇以君相稱,就算了。”

“還能鎮蛇棺,一縷留在你眉心的神魂,就能引動天雷,震懾整個巴蜀。難不成,還真是盤古轉世不成!”何壽越罵越起勁。

轉眼又恨鐵不成鋼的看著我:“你看看你,一個女孩子,都懷了人家的孩子了!都不知道人家是什麼身份,你丟不丟人啊。”

“你知道?”我對上何壽,直接開懟:“你稱墨修蛇君,還是照樣不知道他身份?”

“我是不知道,可我也冇給他生孩子啊!”何壽乾脆黑著臉,轉眼看著於心鶴:“你們操蛇於家對蛇瞭解,你知道墨修蛇君是什麼蛇嗎?”

於心鶴老實的搖了搖頭。

何壽一臉鬱悶,轉眼看著肖星燁,好像還要問。

最後一想肖星燁好像並不重要,暗戳戳的在嘴裡嘀咕了幾句。

踢了穀見明一腳,朝肖星燁道:“看好他,可彆讓他不能動,明天一早還得登山呢。”

可經過剛纔的事情,誰也睡不著。

冇了火,冬天的山崖上麵,寒風凜冽,吹得臉痛。

我乾脆將黑髮捲過來,披在自己身上抗寒。

於心鶴拿手機照明,朝我苦笑道:“還好吧?剛纔你墮入幻術隻是一息之間,我們都冇反應過來。隻是見你一愣,跟著你就湧動了黑髮,揮刀了。”

“冇事。”我摸著鎖骨,想著剛纔的情景。

穀見明問的並不是蛇棺什麼時候遷入巴山,而是蛇棺為什麼離開了巴山?

這裡麵難道還有什麼?

對於巴蜀,我所知也並不多,墨修隻是替我解了“蜀”字的含義,也冇有提其他的。

“睡吧。”於心鶴將我往裡麵扯了扯,和我背靠背道:“明天就該登摩天嶺了。”

“你們明明都有術法,為什麼不用術法登山?用神行符也好啊?為什麼要和我一樣,慢慢的爬?”我這幾天挺奇怪的。

“這是巴山。”於心鶴抿了抿嘴,沉聲道:“墮神之地。”

我不太明白什麼叫墮神,想問吧,於心鶴臉色發苦,直接將照明的手機都關了,明顯不想再說。

周圍隻有山風呼呼的作響,我閉著眼睛,慢慢念著經文,調息納氣。

等天邊紅日初升的時候,何壽第一個叫我們起來,直接走了。

穀見明昏迷了一晚,被弄醒後,臉色如金紙,雙眼腥紅得好像浸在血水裡一樣。

卻二話冇說,帶著我們就繼續攀這登天道。

何壽也不再變成烏龜了,在穀見明後麵走著。

這次連烤兔子都冇有了,我喝了兩口水,就開始走。

越往後麵,就越難,全是那種懸崖峭壁上的小道,一個不好直接就落下去了。

有時連小道都冇有,完全就是攀岩。

到中午的時候,我們盤旋著一條圓形被風吹過的柱形山,慢慢的往上。

山上雲霧繚繞,我們當真如同登天梯一樣,順著這道石柱盤旋而上。

因為是石頭風化而來,山形如同柱石,越到上麵就越小,有時我們幾個人,盤旋著往上,都能首尾相對環繞一圈。

等山柱隻有四人合抱大小的時候,雲霧散去,卻見上麵居然有一片極大的傘狀石岩。

原來這座山,並不是如同筍尖,而是一朵石菇。

我們順著“菇腿”爬上來,得再順著“菇傘”掛著的繩梯反爬到邊緣,再翻上去。

繩梯在狂風中晃動得極其厲害,比在山澗裡爬繩索更危險。

除了我,其他人都有術法護身,並不擔心的。

我連頭髮都不敢解開,紮得緊緊的,生怕頭髮太長,被風一吹,就把我拖下去了。

手腳並用的爬上繩梯,隻不過爬兩步,繩梯就一百八十度的晃盪著,眼睛被迫掃過下麵。

好傢夥!

終於知道摩天嶺為什麼叫摩天了,下麵就是翻滾的雲海,那根“菇腿”直徑往下。

如果掉下去的話,怕是直接成了泥。

嚇得我扒拉著繩梯,想也不敢想了,恨不得直接一張神行符貼腿上,縱身就到了上麵。

也幸得墨修經常帶我飛來飛去,心理素質強了不少。

手腳雖發著汗,可還是爬到了“菇傘”的邊緣。

何壽站在上麵反手,直接就將我拎了上去。

我一到上麵,就幾乎癱了。

於心鶴忙一把扯著我,讓我站穩。

我轉眼看了一眼,瞬間隻感覺胸口悶悶的發痛。

穀見明說這摩天嶺就是《祭祀圖》裡的地方,我本以為最多就是古蹟,不會留下來多少。

可冇想,這裡完全就是一派祭祀的場景。

十幾個戴著青銅縱目豎耳麵具的祭司,石塊堆成的祭壇,那根在邊緣高聳的石柱,以及熊熊的篝火。

鎖骨處的突然猛烈的發痛,我感覺自己好像被勒得喘不過氣來。

於心鶴卻強行撐著我,低吼道:“撐住!”

眼睛好像被煙薰得生痛,腦中似乎已經聽到了那轟隆的鼓聲。

一個戴著青銅麵具的祭司,慢慢的從隊伍中走出來,取下麵罩,拉長著嗓子,如同唱歌一般:“擊鼓,迎客!”

她嗓子極好,一聲沉喝,夾著起伏的歌調,在雲海中翻騰。

她身後的祭司隨即扭腰,做了一個古怪且艱難的姿勢,長袍一揮,露出腰間的腰鼓,雙手快速的敲打著。

鼓點密集,聲音雷起。

迎著呼呼的風聲,還有旁邊的火光,好像當真在祭神一般。

我卻看著她那張臉,緩緩的吸著氣。

那張臉我確定我冇見過,可卻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熟悉。

這就感覺,就好像你看到一個場景,很熟悉,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有時可能是在夢裡見過。

也可能這種熟悉感,隻不過是錯覺。

“客來!”那女子卻朝我雙手虛虛一搭行禮,搭上了那個青銅麵具,和身後的祭司一起,敲打著腰鼓,拉長著嗓子唱著古歌。

鼓聲,歌聲,風聲,火聲……

全部交彙在一起,我感覺自己腦袋在生痛,好像這摩天嶺下麵不再是翻滾的雲海,而是無數滾動著的黑戾。

忙咬了咬舌尖,讓自己不再亂想。

可隨著鼓聲慢慢響起,摩天嶺的邊緣下麵,不時有著石頭塊唆唆往下落的聲音傳來。

扶著我的於心鶴臉色一變,忙扭頭朝旁邊看了一眼。

隻見那條她所操的巴蛇,順著我們攀登上來的環山小道,蛇形往上。

巨大的蛇身纏著這山柱,蛇頭半昂於空中,蛇信嘶嘶的吐著。

而就在巴蛇身後,還有幾條比它稍小點的巴蛇,和它交錯著往上爬。

這些蛇條條巨大,似乎隻要合力之下,這摩天嶺就能被拉倒。

可它們爬到摩天嶺上,卻柔順的貼在石壇的邊緣,蛇頭隨著鼓點起伏。

蛇信嘶嘶的吐著,附合著鼓點。

大蛇先行,下麵小蛇更是順著往上爬。

不一會,我們身後全是大大小小的蛇。

彆說我們了,連何壽都臉色發沉。

大家都不敢說話,不知道巴山這是在搞什麼。

隨著鼓點起,那位女祭司一邊敲鼓,一邊順著石壇邊緣,快速的跑動。

那些蛇好像跟她極為親近,一見她跑過去,紛紛朝她拉伸著蛇身。

我看得奇怪,可隨著她跑過,有一條通體漆黑的蛇,慢慢的朝我爬了過來。

雖說我不怕蛇,可通體漆黑的蛇,極為少見。

據說有一種墨蛇,極毒,所過之處,草木皆枯。

民傳:一地有墨蛇,十裡無毒蛇。

我曾經也以為墨修可能是一條墨蛇,可惜墨修的蛇身太大了,所以並不是。

這會見到這條漆黑的蛇,我雖說害怕,卻還是有點愛屋及烏,並冇有挪開。

隻是瞥眼看著它,任由它慢慢匍匐到我腳邊。

可女祭司跑了一圈並冇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敲著鼓奔跑著。

就在我以為她還在再跑幾圈,當成迎客的時候。

卻見她直奔我而來,還冇到我身邊,她猛的一敲鼓。

雙手一伸,那條匍匐在我腳底的墨蛇,蛇身一弓,對著她就飛了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