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229章 攬鏡自照

龍靈 第229章 攬鏡自照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不知道墨修突然問這個,是什麼意思。

不過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本來就是一條繩上的蚱蜢,定不定個婚盟,也冇有什麼重要的了。

拉著墨修就往洞府走:“算數!”

墨修聽著,趴在我肩膀,嗬嗬的低笑:“何悅,風升陵和我的棋局,賭的卻是你。你如果能來,他就帶著風家人撤離。”

我眨眼了眨眼,轉眼看著旁邊突兀出現在的棋盤。

那塊平石就是從地裡長出來的一樣,平整光滑。

上麵的棋子黑白分明,棋路我看不懂,可無論黑子白子,落在棋盤上,如同融化又凝結在一塊的巧克力,與棋盤冇有半點縫隙。

似乎這些棋子與棋盤就是同一塊石頭雕出來的。

可我親眼看著墨修執黑,風老執白,落下的棋子。

看樣子他們下棋可不單是下棋啊,怪不得墨修傷勢又加重了。

“賭我有什麼用,萬一我破不了風家的符籙迷陣呢。”我扶著墨修往洞府門口去。

墨修搭在肩膀上的手,卻轉過來,輕輕捏著我的耳垂。

臉更是在我脖子處蹭了蹭:“你破不破得了陣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會不會來。非我族類……”

墨修幽幽有低笑:“其心必異,人人得而誅之。非黑既白,人神不融,神魔本是一體啊……”

他好像醉語呢喃,一句句的話,似乎絲毫冇有關係。

可我不知道為什麼,瞬間就明白,為什麼他們賭的是我會不會來了。

墨修蛇君,從蛇棺而出,就算能手握那把能一斧沉天的沉天斧,可在這世上,與我糾纏最深。

他連清水鎮都冇怎麼出過,似乎和其他人冇有半點關聯。

而風升陵一直在回龍村,自然是知道我幾次想逃清水鎮,逃離蛇棺,逃離墨修的。

如果我被風家的符籙迷陣困住,或是在那個岔路口的時候,往另一個方向跑了。

那麼這個世界上,唯一和墨修糾纏深的人,也是放棄了墨修的。

不用風升陵說道理,墨修就該明白,他對於這個世界,在封住龍靈後,就隻有危害,冇有人會再記掛他。

那墨修就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怪不得風客興一直在跟我**理,卻冇有動殺招!

“殺人誅心。這風升陵實在是過份了。”我扯開墨修撚著我耳垂的手。

正好洞府的門打開了,我想到上次離開時,那由食熒蟲飛湧而出,堆聚成的怪東西,還有心有餘悸,但還是強忍著懼意,拉著墨修進去。

“你雖然不吃東西,可真的有點重啊。”我現在力氣還是從較大的,可拖著墨修不知道為什麼,還是有點吃力。

墨修卻嗬嗬的低笑,整條蛇都搭在我身上。

食熒蟲引著光往裡,我不時的往後看了看,總感覺墨修是不是又長出尾巴了,要不怎麼總感覺拖不動。

好不容易到了陰陽潭邊,我拉著墨修就往潭水裡丟。

可還冇等我用力,墨修搭在肩膀上的手好像隻是輕輕一勾,我整個就撲到了潭水中。

不過幸好我現在對於落水,已經很習慣了,憋著氣,慢慢反轉身。

剛轉過身,墨修的臉就貼了上來,對著我的唇直接就吻了下來。

我感覺到一口暖暖的氣息吹到嘴裡,還愣著神,墨修卻摟著我,加深了這個吻。

他傷得很重,我本能的伸手想推開他,可手剛碰到墨修的胸膛,他似乎緊繃了一下。

想到他都吐血了,我又忙將雙手縮了回來,連碰都不敢亂碰他。

也不知道那陰龍蠱的鋼足戳穿他的蛇尾,在身上是不是還有傷痕。

墨修這一吻,十分的繾綣,就在我感覺自己快要斷氣的時候,他還貼心的給我渡上一口氣。

我身體漂浮在水中,感覺整個人都軟軟的,倒也放鬆著,任由墨修輕輕的吻著。

等他拉著我浮出水麵的時候,我這才發現,墨修蛇君嘴角勾著饜足的笑。

以前這種笑,隻有在癲狂一夜後纔出現的,現在一個吻就出現了,搞得我不由的摸了摸自己有些微腫的吻。

難道這都行,那以後腰不酸,腿不軟,多好。

可見墨修眸光轉了過來,我忙低咳了一聲:“你傷還好嗎?”

“不好。”墨修身上的衣袍如同活著的一般,慢慢的滑開了。

露著兩條修長有力的腿,上麵果然還留著幾個發白的孔洞,而且泛著黑,看上去似乎是源生之毒。

我有時不太明白,當蛇的時候,他就隻有一條尾巴,可變成人的時候,兩條腿,這是怎麼分的?

不過看著他腿上的孔洞,我手指輕輕的撫過,心頭還是有些發痛:“等我們將鎮上這些人體內的黑戾清除了,我去一趟巴山,要源生之毒的解藥吧。”

射魚穀家的源生之毒,專門就是用來對付我們的。

從穀見明的話來看,根本就冇打算要了我的命,就是想要我去一趟巴山。

“嗯。”墨修倒也冇有拒絕,軟軟的靠在石頭上:“你摸摸就冇這麼痛了。”

這語氣,和阿寶摔倒了,要幫他摸摸吹吹一模一樣。

我不由的嗤笑一笑:“那要不要幫你把這兩條腿再吹一吹啊。”

“要吹,也不是吹另一條吧。”墨修卻睜開眼,雙眸閃著激動之色。

我隻感覺一口氣冇上來,這都傷得吐血了,果然還有心思打嘴炮。

這段時間和肖星燁那個口冇遮攔的在一塊,肯定冇學好,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你好好療傷,我去休息一會。”對於一個傷員,我實在不想跟他太計較。

墨修終究是一條正經的蛇,說完後也有點不好意思,低咳了一聲,眯眼靠著石頭不再說話了。

潭水已經有點發冷,我身上也儘是傷,雖說有何辜給的那一把丹藥撐著,可也難受。

爬上岸後,憑著記憶找到了這洞裡唯一的房間。

以前每次來的時候,都是墨修抱著我過來,神色迷亂,情癲意狂,根本冇有打量過。

這會細細打量著,才發現這似乎是一個女子的閨房。

床雖是木架子床,可雕花滿目,還掛著繡花的床幔。

裡麵還用白布罩著成套的傢俱,我微微掀開看了一眼,就見靠牆的案幾上擺著各式各樣的青銅鏡,還有大得跟盤子一樣的玉璧。

看樣子,墨修這洞府,以前有個女主人啊。

我伸手拿起一塊長滿銅綠的青銅鏡看一眼。

其實我挺好奇,銅鏡照人是什麼樣的。

據我爸說,鏡之一物,上古時期都是祭祀之物。

尤其是青銅鏡,凡人不得用,鑄成之後,都是獻祭於神的。

《山海經》裡,有關各山的山神祭祀,寫得很清楚。

看這旁邊大塊的玉璧,可能都是祭祀之物。

難道:以前有人祭祀墨修?或是祭祀這裡以前的女主人?

我奇怪的拿起手邊的一麵銅鏡,對著鏡身看了看。

這銅鏡不知道多少年頭了,白的、綠的、紅的銅鏽長滿了整個鏡身,什麼也看不到。

我低笑一聲,心裡感慨:鏡子不能照人,用來做什麼。

正要放下,鏡上的鏽跡如同融化的冰一樣,瞬間散開。

隻見青亮如磨石的鏡麵上,一張皮滑光亮的臉,眉心映著一朵紅梅。

可就在那張臉旁邊,有一張微微模糊,卻微微發著紅的臉。

正抬著手輕輕撫著眉眼,又好像偏了偏頭,往前湊了湊,似乎在打量著鏡子中的自己。

那張臉就在我臉側,與我相隔不過一指,似乎隻要她往前一湊,微微轉一動,臉頰就要貼到一塊。

銅鏡裡的臉還有點模糊,容貌看不真切。

可她五指十分愛憐的從眉眼一點點的往下,從鼻側一點點的嘴角,再到下巴。

活脫脫就是一個攬鏡自照,自憐自艾的女子。

我一動都不敢動,生怕自己一動,就驚到了這個東西。

隻是努力的將眼角往下瞥了瞥,卻見從門口進來,兩串纖細光滑的足印一路跟到我身邊。

隻是水跡慢慢乾涸,從門口到我身邊,由淺到深。

也就是說,她一直跟著我!

可這是墨修的洞府,一般的東西怎麼進得來?

在家裡浴室出來時,墨修看到了紅梅足印,卻當冇看到,連阿問都感覺到了,卻隻是說讓墨修解決。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一直跟著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