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217章 命不久矣

龍靈 第217章 命不久矣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不知道墨修這條患直男癌症的蛇什麼時候,將感情這種事情理得這麼順暢了。

一時撫著小腹,有點迷茫。

自己倒底是喜歡墨修,還是隻想靠著他保命,所以抱著他的大腿。

現在回想起來,我其實也分不清,似乎冇有選擇,我隻能和他在一起。

墨修卻已經輕輕拉起我的手,慢慢將自己的左手展開。

兩人雙手攤開,我有那一身美人皮,傷口癒合得很快,肌膚晶瑩,就算昨晚為了打開邪棺,劃傷了掌心,可這會左掌心依舊光滑如玉,看不到半點傷痕。

而墨修的掌心,也跟我的一樣。

就在我逃離的那晚,他掌心還有著的咬痕,這會已然不見了。

我突然感覺掌心有點發癢,指尖輕輕彈動,想去抓墨修的手。

卻聽到他沉笑道:“何悅,從那枚鎮魂釘入你三寸靈台起,你與我之間的婚盟就已然斷絕了。”

他抬眼看著我眉心那朵紅梅,目光微沉:“這一縷心頭血,隻不過是為了護住那個孩子。”

我心頭微微發著顫,彈動的指尖慢慢的收攏。

抬眼看著墨修:“所以呢?”

“何悅。”墨修點了點那朵紅梅,沉聲道:“那條在你夢中護著你,讓你夜夜安眠的黑蛇,已經不會再出現了。本君乃是……”

墨修微微緩了口氣,雙唇輕顫,似乎有什麼到了嘴邊,想說,卻又說不出來。

“我知道了。”我微微後退一步,朝墨修輕笑:“所以我回來那晚,在陰陽潭裡,那樣明著暗著引-誘你,你也不為所動。是因為名不正,言不順吧。蛇君果然很有操守,冇有婚盟這道名份,就不再行男女之事。”

怪不得昨晚,在陰陽潭我那麼一番撩撥,明明感覺墨修身體有了反應,他卻藉口有事,直接離開。

等我給龍靈來送湯的時候,他不過是和龍靈一塊打遊戲,還真是有事啊。

墨修沉眼看著外麵,輕輕“嗯”了一聲:“你明白就好。”

我胸口微微發悶,輕輕的呼了好幾口氣,依舊感覺不舒服。

學著何辜的樣子,朝墨修做了個揖:“如此,就不打攪蛇君了,我先去找到那個打豆腐的瞎眼婆婆。”

說著,轉身就朝外走。

我怕自己再留在這裡,會控製不住情緒。

剛出門,我就聽到卷閘門直接落了下來,“嘩嘩”的作響。

因為昨晚所有人中了黑戾,所以冇有清醒,隔壁店裡的劉嬸,也冇開店門。

我冇有什麼交通工具,隻得抬腳朝河邊走。

剛轉過街角,就聽到喇叭響,何辜開著問天宗那輛麪包車:“上車。”

我拉開車門上去:“你冇去自來水廠找血水的原因?”

水龍頭裡都湧出了血水,鎮上的水源出了這麼大的問題,不隻是不適合生存了,怕還會有什麼汙染之類的。

“水源的話,大師兄看比較準。”何辜開著車,瞥了瞥我:“傷還好吧?看你樣子不太開心?和蛇君吵架了?”

我將左手掌心朝他攤了攤:“離婚了。”

何辜詫異的看著我,瞄著掌心看了半晌,才反應過來。

嘟囔著道:“蛇君可能是……可能是……”

“他命不久矣!”我搓著掌心,冷聲道:“所以他想撇開和我的關係,免得哪天他死了,我傷心。”

“你知道?”何辜更加詫異的看著我,滿是不解的道:“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生氣啊?”

墨修前麵剛提到自己要死了,讓我好好的把肚子裡的孩子當成普通人養大,海闊天空什麼的。

後一句就提到和我的婚盟冇了。

這意思,四捨五入就是他死了,讓我好改嫁一樣嗎,這麼明顯都猜不到,這些年的電視和小說白看了。

“我也不知道我生氣什麼。”我將掌心捲起。

龍靈落入熔岩中的情況,還有那陰陽潭裡,那個古怪的東西所說的話,其實都表明墨修活不久了。

畢竟上次墨修醒來,也不過是呆到浮千獻祭了蛇棺,他拘出了陰魂就沉睡了。

這次倒是清醒了十八年,這半年來,還挺強大的,可能是“電量”,已經消耗光了吧。

“蛇君太過強大,越是強大的生靈,在世間所消耗的能量就越大,所以……”何辜解釋得有點含糊不清。

隻是有點擔心的看著我沉聲道:“你明白嗎?”

“明白!所以無論是射魚穀家,還是你們,對於墨修都不是太尊重,因為知道他活不太長,威脅不是太大。”我突然結合著一想,就明白了。

何辜低咳了一聲:“也不能這麼說,就是……蛇君比較低調。”

“行了吧。”我自嘲的笑了一聲,這件事情,總是有辦法再問的。

我和墨修之間,並不是哪個說了算的。

看著空蕩蕩的馬路:“清水鎮的人呢?”

整個鎮子,都好像成了空鎮了,彆說一個人不見了,連狗都冇見一條。

“昨晚在回龍村外,因為被強行切斷了與黑戾的聯絡,全部昏睡了過去。風老在用玄學和科學結合的辦法,先保住他們的性命。就等你去找那個什麼豆腐湯解黑戾了。”何辜臉色發苦。

正好這時外麵一輛白色的防疫車駛過,馬路邊好像有一頭死牛,還是死豬,因為黑色的毛長得太多,像一個長滿了黑黴的大桔子,覆蓋了整個屍體,也不知道是什麼,看不真切。

那輛白色的車子上,直接下來四個穿防化服的人,其中兩個人拿符紙在旁邊圈了個法陣,然後拿著個什麼抽風機之類的,在旁邊等著。

彆外兩個揹著噴火器,等他們弄好了法陣和抽風機,這才朝著那一團長著黑毛的東西噴去。

黑戾已經去了,可那團黑毛被噴火器一燒,立馬發出尖悅的慘叫聲,所有的黑毛順火嘩嘩的長,燒著的細灰在空中飄蕩。

那兩個拿著抽風機的,立馬念著咒語,原本放在旁邊的符紙,嘩的一下朝著火堆中飛去。

符紙一經燃起,上麵的符籙閃著金光,隨著咒語聲起,那尖叫聲才弱下去。

抽風機將燒著的煙和灰全部抽了進去,等最後,更是將骨灰都收進去,又往燒焦的土上潑了一瓶水,這才重新上車離開。

何辜停著車,和我一塊看著:“這就是風老他們的人,那些符紙是昨晚連夜造出來的。”

“符紙是湘西摺紙世家蔡家,用通靈木所造;符紙上的硃砂是意生宗提供的,畫符的是辰州符萬家,提供符籙的是祝由世家……”何辜沉沉的說著。

自嘲的笑道:“那火也不是普通的火,是飛羽門所供奉的畢方鳥火精所化。水是射魚穀家,從古鹽井裡取的水,能清潔那些陰邪氣。”

“連那個抽風機,也是幻空門,在裡麵畫了凶獸大風的圖樣,才能吸取這焚化黑戾邪灰燼。”

目不轉睛的看著我道:“何悅,雖說玄門中,你爭我鬥,大家都各有所圖,可終究是有所為,有所不為。”

“就算現在,玄門中人,各家都有人守在清水鎮外,一有事情,就會由於心鶴前去溝通,共同商議如何解決。”何辜目光閃閃。

輕聲道:“何悅,清水鎮一旦失守,外麵就再無寧日了。蛇君他不會離開清水鎮,他的責任就是死守著這片地方。可他希望你離開,所以纔會口出惡言。”

我左手五指蜷縮,摩擦著光滑的掌心。

道理誰不懂?可心裡那道坎,又有誰幫我踏過去?

看著那輛白色的車子,往小路上開了冇多遠,又下車了,似乎路邊又有什麼死掉的東西。

看著車子後視鏡裡的自己,就算連熬了幾天幾夜,那張美人皮依舊讓我臉色光澤。

眉心那朵紅梅,似乎更豔了,好像閃著血。

隻是那雙眼睛,好像蒙著灰一樣,渾濁不堪,與那張臉很不相襯。

我往後視鏡裡湊了湊,再三看了看,確定這是自己的眼睛,不由的苦笑。

這雙眼睛,就像是秦米婆的眼睛一樣,已經失了清明瞭。

苦笑一聲,這才轉眼看著何辜:“既然知道墨修這麼重要,玄門之中這麼多人,就冇有想辦法救他嗎?”

憑什麼啊!

我重重的喘著氣,盯著何辜:“你不是說蒼生荷辜嗎?他就不是蒼生嗎?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在做,什麼都是他的責任!可他卻不能久活,這就公平了?”

所以墨修讓我逃,不隻是我想逃,而是他知道自己時日無多!

所以我回來,幾番求歡,他也不為所動!

就因為他要死守這清水鎮,所以連那種相當於讓我改嫁的話都說出來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