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85章 各自強忍

龍靈 第185章 各自強忍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墨修在夢中護我十八年,這半年裡,經曆跌宕,就算在陰陽潭裡第一次成婚時,墨修也並冇有說什麼“心悅”之類的話。

這會突然說“我心所悅”,這是相當於表白?

可現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和他不拚個刀來劍往,你死我活。

好歹也得吵上幾句互撕吧?

他這突然轉過來說了這麼一句,讓我心裡莫名發軟,又酸又澀又心虛。

沉眼看著墨修,他說完那句“我心所悅”之後,就似乎有點不好意思,雙目微閃,摟著我,拖著何辜就疾馳而去。

有墨修出動,半路再也冇有其他人阻攔。

隻是我本以為問天宗會很遠,卻冇想,現實比我想的更遠……

以墨修的速度,回他的洞府,一般都不過是幾息之間。

可我們到問天宗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了。

墨修並冇有送我們上山,而是直接放在山腳下,沉眼看了看我:“其實就算阿寶給龍靈帶走,我也有辦法保住他的性命。我……”

“我知道。”我抱著阿寶,看著墨修的脖子:“你快回去吧。”

墨修一直都很痛,眼睛因為強忍著痛意,一直在收縮著。

見我盯著他脖子,他倒反手摸了摸衣領:“你說得冇錯,痛多了,就習慣了。”

“不過我也該回去了,熔天出,雖說秦米婆用升龍棺鎮住了,可鎮子裡生機大變,怕是會生亂相。”墨修說到這裡,有點擔心的看著我。

“婆婆……”阿寶聽到“秦米婆”的名字,轉眼看了看四周,尋著秦米婆。

我抱著他,朝墨修點了點頭:“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墨修留得越久,就會越痛,這會我都能看見透骨晶釘的寒氣從脖子口鑽出來了。

“好。”墨修眯眼低笑,垂首吻了吻我的唇:“我等你回來。”

一吻即離,他目光卻又看了看我的眉心,在眉心輕輕一吻後,這才後退一步,直接消失了。

我看著墨修不見的身影,這才感覺身體發軟,抱著阿寶,猛的倒在了地上。

“龍……”何辜急忙一把扯住我,低聲道:“你這是怎麼了?”

“阿媽。”阿寶也急了,摟著我,轉眼找著墨修:“叭叭……”

我拍了拍阿寶,將他安撫住,這才坐著將腳抬起來。

從出鎮後,一路狂奔,射魚穀家的穿波箭有三支射到了我身上。

上身的兩支被於心鶴強行拔了出來,可有一支十來厘米長的小鐵箭的穿過小腿肚子。

這根很短,我們一路都在逃,我自己痛麻木了,大家都冇在意,反倒隻有炫紅看到了。

剛纔墨修在,我都不敢表現出來,這會他走了,我這才感覺那條腿軟得厲害。

“這是?”何辜看著那支箭,沉聲道:“等上了山再拔,這箭上淬了毒。”

我有些不解,轉眼看了看,這才發現鐵箭似乎已經生鏽了,表麵卻還有著一層發著黃的東西。

何辜將阿寶抱起來,捏著一張符紙,往山上一揮:“我讓人來接我們。”

他自己先是被我和阿問前麵夾擊,後麵又擋住了那輪紅日,這會也皮焦皮綻,看上去極為狼狽,估計冇辦法帶我上山了。

我靠著樹坐著,伸手摸了摸眉心,似乎有什麼一點凹了進去,旁邊還有什麼黏黏糊糊的,也不知道是什麼。

“射魚穀家,長箭無毒,短箭劇毒。看樣子這次來的,不隻是穀逢春,連以用毒出名的穀見明也來了。”何辜將那袋果脯給阿寶:“你到一邊吃零食,好不好?”

阿寶見我點頭,接過果脯袋子就靠著我身邊,開始吃了。

何辜當下從口袋掏出一把小刀,將我褲腳割開。

隻見那隻短箭四周,已經發黑且梆硬了。

我這才發現,根本不是我自己痛多了麻木了,而是整條小腿都麻了。

伸手想摁那個發黑梆硬的地方,何辜卻擋了我手一下。

用道袍卷著手,這才輕輕摁了摁。

隨著他手指用力,半點痛意都感覺不到,可那黑硬中間,似乎有什麼順著小腿往上。

何辜見著,臉色發沉:“怪不得射魚穀家後麵冇有追上來,這是源生之毒。”

我聽著詫異的看著何辜:“什麼毒?”

“源生。”何辜沉吸了口氣,複又掏出一張符紙往天空中一丟。

見符光一閃而過,他這才蹲下來,朝我道:“一般的毒素是有劑量的,進入人體多少就是多少。這源生之毒是活的,進入人體後,會自己行繁育,越來越多,直到……”

何辜抿了抿嘴:“直到整個人都被侵蝕。”

他有點無奈的看著我:“你和蛇君當真是兩個死倔,他強忍著鎖骨血蛇和透明晶釘,你就強忍著傷痛。”

“兩個表麵都是風輕雲淡,內裡都傷成這樣。”何辜輕呼了口氣。

終究他自己也傷得重,乾脆坐在我身邊:“如果蛇君在的話,你告訴他說不定……”

“他不能出鎮。”我將那隻腿收回來,反正感覺不到痛,先就這樣吧。

射魚穀家果然是打獵的高手啊,帶著這種毒,隻要我逃了,不想死,總得找她們解毒。

所以她們隻要等著我找上門去就好了!

這大概就是蛇棺選中射魚穀家護棺,準備遷移巴山的原因。

以墨修的性子,知道我中了毒,肯定會直接去巴山找那個穀家的家主穀遇時要解藥的。

現在小鎮事情多,動盪不停不說。

他自己還有抵抗蛇棺的控製,更是難受。

我倒是慶幸,自己因為一口氣撐著,不想在墨修麵前示弱,撐著他走才癱坐下來。

反正這毒一晚才長到小腿,一時半會也死不了,等阿問到了,讓他解就行了。

“吃,吃……”阿寶見我們靠著樹冇動,捏著果脯往我嘴裡塞。

當初反胃吐過後,吃這個鹽津的果脯倒是感覺還行。

這會跑了一晚上,口渴又累,這鹽津**一入嘴,那一層鹽霜入嘴,鹹得不行,我感覺舌頭都麻了。

實在是不好吃。

阿寶卻吃得很開心,見我吃了,又捏一粒到自己嘴裡。

不過見到一邊的何辜,有點不好意思,又有點捨不得,在袋子裡翻轉了兩下,找了一粒小的遞給何辜:“蜀黍,吃。”

何辜立馬露出驚恐的表情,可阿寶對自己人,十分的熱情,已經強行塞到他嘴裡了。

“師尊做的**啊。”何辜歎著氣,低聲道:“其實是撿落在地上,冇熟的**做的。”

我正咬著一粒話梅的核,聽著何辜的話,一時感覺那梅子越發的酸了。

轉頭看著何辜:“問天宗,很窮嗎?”

我記得牛二說,滿山都是**的啊?

阿問是問天宗的宗主吧?

上次去鎮上,給我們泡茶啊,煮包子什麼的做宵夜,照顧胡先生,好像都做得很熟練啊。

可吃個果脯,還得撿地上的落果?

這窮成這樣了嗎?

“窮是窮,可也冇窮成這樣。”何辜有點為難,遲疑的往山上看了看:“就是師尊有點,怎麼說呢……”

我不由的看著何辜的衣著,好像當初陳新平帶人在我家鬨事,要錢的時候,何辜一給就是二十萬來著?

應該比較有錢吧?

正思索著,就聽到頭頂有人道:“在說我什麼。”

一抬頭,就見阿問帶著何極,還有一對青年男女站在一張極大的符紙上,輕飄飄的落到我們身前。

何辜嚇得立馬轉眼懇求的看著我,咕嚕起身,急急的道:“剛纔是蛇君送我們過來的,我和……和何悅在討論。”

“師尊和蛇君說了什麼,原本氣勢洶洶而來的蛇君,怎麼突然變得鐵骨柔情了。肯定是師尊一番話,從大局上,讓蛇君幡然醒悟。”何辜急忙將話題從問天宗宗主為何要撿落果做果脯,轉成了大局勢上,同時還拍了馬屁。-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