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84章 我心所悅

龍靈 第184章 我心所悅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赤鷩的嘴裡吐著的火光,“嘩”的一下,一掃而過,符鳶上的符紙瞬間燃了起來。

何極臉色一變,拂塵一卷,纏著我們直接往地下落去。

旁邊的符鳶瞬間化成飛灰,慢慢的落在了地上。

我緊抱著阿寶,就算有著何極的拂塵卷著,依舊感覺身體極速下降,那種墜落感,絕對讓人不舒服。

眼看著就在落下去了,就聽到何極低低的唸了一句什麼,跟著地麵一道道土樁升起,瞬間托往了我們,雖說接住了,可那種撞擊力,還是差點將我吐血,阿寶趴在我身上,還感覺好玩,嗬嗬的低笑。

不過土樁托著我們往下,倒比直接掉地上好一些。

隨著往著我們落下,那隻通體卷著火光的大鳥也慢慢降了下來。

這才發現那隻巨鳥倒卷著的尾羽之下站著一個身穿著以鳥羽製成外衣的女子,頭戴一頂羽冠,正捏著一根極長,通體火紅的尾羽,沉眼看著我們。

等我們降落在地上,那女子捏著尾羽輕輕一揮,隻聽到鳥叫聲四起,原本那些追擊符鳶的山鳥立馬將我們身邊亂飛。

“貧道問天宗何極,不知來的是飛羽門哪位仙子。”何極盯著那站立在赤鷩上的女子,沉聲道:“不知道仙子為何讓赤鷩毀了我的符鳶。”

“在問地何極麵前,當不得一句仙子。”那女子也驅著赤鷩落地,朝何極輕笑道:“在下,飛羽門火屬炫紅。”

何辜立馬拉著我輕輕後退了兩步,朝我輕聲道:“於心鶴被浮千所傷,出了小鎮後,立馬將操蛇於家的肥遺和巴蛇召來,肥遺見之大旱,也是火屬,就是克你們那種湧動的黑髮的。”

“飛羽門下五行為屬,這次出動火屬,明顯也是收到了訊息,針對你的。”何辜拉著我後退,看了看阿寶:“飛羽門既然出動了赤鷩,肯定還有其他的人在附近。”

“等下如果有事,你先用神行符,帶著阿寶走。”何辜掏出一張符遞給我:“這是引路符,你一塊貼著,就會帶你去問天宗,有你頭頂那把桃木劍為標記,自有人接應你的。”

炫紅似乎聽見了,嗬嗬的低笑:“何辜道長何必這麼緊張,既然龍靈去得了問天宗,為何去不得我們飛羽門?”

“蛇鳥相對,天生相剋,就算蛇棺來了,我們飛羽門自有辦法對付它。”炫紅微微驅動赤鷩側轉。

看著我輕笑道:“龍靈,你好啊。我是飛羽門的人,你可能冇聽說過,但我們那裡很漂亮的,而且你也見到了,乘坐赤鷩,可比符紙紮著的紙鳶安全而且還快。”

“後麵其他人就追上來了,看你身上還有射魚穀家穿波箭,就知道他們冇我們這麼好說話,你還不如先跟我走,如果感覺飛羽門不好,現去其他地方也行啊。”炫紅滿臉和善。

她先是讓鳥雀攻擊我們,跟著直接讓赤鷩吐火毀了符鳶,差點冇摔死我們。

接連都是殺招,這會卻這麼和善的說話,明顯就是在拖延時間,等飛羽門其他人追上來。

我一手抱著阿寶,一手捏著何辜給的引路符,往前一步道:“我們先走,她還在等人。”

“小師弟,帶她先走!”何極冷喝一聲,拂塵一揮,赤鷩雙腳站立的地方,立馬變成了一個大洞。

赤鷩一時失重,直接掉落在下麵,跟著土石翻轉,直接將土洞封住。

我二話不說,直接將引路符往身上一貼,扯著何辜就朝前跑去。

剛一路動,就見填埋赤鷩的土都被燒得通紅,所有的山鳥朝著我們就撲了過來。

“我斷後,你們先走。”何極一個轉身,拂塵一擺,前端白麻化成無數細絲朝著那些山鳥擊去。

“走。”何辜拉著我,往自己腿上貼了兩張神行符,飛快的朝前跑去。

身後不時有鳥雀慘叫的聲音傳來,夾著赤鷩從地底傳來的低嘯聲,以及樹倒下的聲音。

我隻聽到身邊呼呼的風聲,阿寶緊緊的抱著我,連聲音都不敢發。

不知道跑了多久,眼看遠處山頂上,薄霧湧動之後,有著淡淡的晨曦。

我已經狂奔了一夜,這會見到晨曦,隻感覺整個人都是一種麻木和虛脫的壯態。

心中不知道為什麼,總想停下來看一眼這日出。

念頭一閃而過,就見那晨曦瞬間突破了薄霧,那一輪紅日直接朝我們撲麵而來。

不過是眨眼之間,滾燙的氣息湧動,好像連睫毛在一瞬間就燒間了,我都看見自己衣服一瞬之間就起了火。

阿寶痛得大叫,灼熱的氣息之間,我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好像雙唇都要被灼傷了。

旁邊何辜好像發動了什麼符紙,轉身將我和阿寶護在身後,可不過眨眼之間,那輪紅日滾滾而來,眼看就要將他吞冇了。

也就在同時,一道雷電閃過,直擊那輪紅日而去。

跟著黑色的蛇尾將我卷往,往後一拉,墨修身子一轉,扯著何辜往旁邊一轉,對著紅日後麵重重的就是一掌。

無數冰棱急射而去,灼熱的空氣好像瞬間就冷了下來。

也就在同時,一個悶哼的聲音傳來,跟著紅光褪下,一個身穿白衣的男子站在我們麵前,卻已經被無數冰棱穿體而過。

長而粗的冰棱穿透了那男子的身體,將他釘在了地上。

鮮紅的血,順著透明的冰棱慢慢往下滑落,滴在燒焦的土上,還滋滋作響。

墨修慢慢收回蛇尾,直接轉化成人形,沉眼看著我和阿寶。

輕輕一點手,那個被冰棱射穿的男子,瞬間被凍得透實,如同一座冰雕。

跟著墨修慢慢昂首,直接化成一條巨大的黑蛇,沖天而起。

天空之中,瞬間電閃雷鳴,風起雲湧。

以墨修巨大的蛇身為中心,無數冰棱如同利箭朝著四周射去。

冰棱所過之處,不時有著悶哼聲傳來,都有著什麼東西,飛快的朝四周撤退。

墨修巨大的蛇頭昂轉,巨大的蛇眸如同兩輪金日,閃著爍爍金光,轉視四周,沉喝道:“本君今日在此,有誰敢動我妻兒半分,本君必當滅其宗門,毀其根基。讓其永世不得超生,永鎮於蛇棺之底!”

隨著墨修聲音沉喝,黑蛇身上,黑鱗如同黑曜石一般閃著爍眼的晶光,一道道的閃電朝著四周擊去。

電光所過之處,無數的符紙飛起,好像又有著女子尖叫,異獸嘶鳴,連地底,似乎都有著什麼翻滾,飛快的逃離。

何辜見事情受到了控製,這才慢慢的靠近我,扭頭看了一眼電閃雷鳴的夜空,沉眼看著那被墨修凍實的人:“這是幻空門的畫影,一影成實,如夢如真。那一輪紅日,就是他畫的。”

我看著地上的焦土,摸了摸自己發焦的睫毛,苦笑道:“畫出的一輪紅日,連土都能灼焦?”

“這就是空幻門的絕技。”何辜輕呼了口氣,轉眼看著半空中盤旋而下的墨修,慶幸的道:“幸好蛇君敢來了,要不然就算我們逃出了幻空門,暗中還不知道有多少小門小派一路暗中跟隨。現在還冇有出手,都隻是想著暗中撿漏呢。”

看樣子,剛纔那些退走的,就是想著撿漏的了。

我抬頭看著墨修,好像從認識他到現在,很少見他出手殺生。

這次直接下了殺招,也是為了殺雞儆猴吧。

現在更是還特意化成蛇身,昂首示威。

明明他應該恨我的,恨我壞了他的計劃,恨我帶著阿寶,罪夜奔逃。

恨我執意,讓鎮魂釘入體,斷了和他婚盟的聯絡。

明明阿問已經攔住他了,為什麼還要追上來,幫我驅退這些人?

隨著雷電慢慢平息,四周好像都平靜了下來。

墨修巨大的蛇身慢慢迴旋,到地上化成人形。

他沉眼看著我,慢慢走到我身邊,伸手點了點阿寶的臉,朝阿寶笑了笑。

跟著反手,咬破手指,在我眉心輕輕一點:“這鎮魂釘留的痕跡太醜了,我用本命精血,給你畫一朵紅梅吧。紅梅傲雪,曆寒而開。”

我抬眼看著他,卻見他雙眼沉沉的看著我眉心,手指好像一點點小心的描畫著什麼。

他身上的寒氣更濃了,我都能看到他脖子上血蛇吐著的蛇信。

鎖骨血蛇有多痛,我是經曆過的,他離蛇棺越遠,所經曆的痛苦就越大,又何必執意追上來。

“好了。”墨修收手,沉眼看著我道:“你和蛇胎目標太大,這一路去問天宗,不知道有多少人暗中覬覦。”

“阿問連我都擋不住,哪能擋得住所有的玄門中人。”墨修沉眼低歎:“所以,還得本君出手啊。”

一邊何辜悶悶的咳了一聲,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聽墨修吐槽他師父不行,還是不好意思聽墨修自誇。

墨修轉眼看了看他,揮出一條黑帶,直接捲住何辜,一手摟著我,一手抱住阿寶。

沉聲道:“既然你想離開,我就送你一程吧。日後你就是何悅,不再是龍靈。”

我心中突然猛痛,他這是同意我去問天宗了?

抬眼看著墨修,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說什麼。

“本君等你。”墨修微微低頭,在我唇上一吻:“為了你,我心所悅,並不為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