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20章 堅信不疑

龍靈 第120章 堅信不疑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肖星燁插科打諢,說了一堆好話,哄著錢酒鬼回去嘗酒。

我們隻騎了一部摩托車來,肖星燁騎,錢酒鬼坐前麵,我坐最後麵。

一靠近錢酒鬼,我鎖骨處的鱗紋立馬微微的刺痛,我伸手摸了摸鱗紋,似乎還在拱動,一摸就刺痛得更厲害了。

這會還聞著他身上有著濃濃的藥味,以及一股莫名的味道。

不過錢酒鬼好像和葉德全那老伴一樣,根本不知道自己死了。

等我們到錢酒鬼家的時候,我們才知道,什麼叫“注意養生”。

家裡每個房間擺著一台空氣淨化器,喝水是用淨水機,喝水的杯子是什麼奈米材料的杯子,坐的凳子是什麼艾灸凳子,睡的是什麼玉石理療床,被子也是什麼奈米材料加什麼養生磁石的……

錢酒鬼硬是讓我坐那個艾灸登,我想找個普通凳子坐。

他就立馬跟我科普:“你們年輕人不注重養生,又熬夜,還亂髮生關係,這才容易得病和猝死呢。這個艾灸凳,還可以治痔瘡和婦科病,冇病也可以活血,預防疾病。你彆以為你小,就不會得婦科病了……”

我……

為了不猝死和不得婦科病,本著有病治病,冇病防病的原則,隻得老老實實的坐在那艾灸凳子上。

轉眼看著房間裡,全是疊得整整齊齊的藥盒子,包裝極為高階大氣。

我隨手抽了一個盒子,上麵標價都是四位數,嚇得我忙又放了回去。

肖星燁本著已經來了的原則,就算知道錢酒鬼已經死了,是具活屍。

還是將帶的蛇酒給他:“嚐嚐,是什麼藥泡的。蛇酒龍泡的呢,你有口福了。”

錢酒鬼嗬嗬的笑,抿了一口,過了一會,朝我道:“你這酒冇味啊,喝不出來。”

肖星燁不信,自己想抿一口吧,可見錢酒鬼喝了,又不好再喝,隻得聞了聞:“酒味很濃啊。”

還想壯著膽子去喝,我忙拉住他,朝他搖了搖頭。

錢酒鬼已經死了,味覺嗅覺都在下降,整個房間有著一股濃鬱的腐爛味和黴味。

他都冇有發現,隻是又掏出一隻什麼鱷魚口服液喝,說是可以防肺病。

跟他相處得越久,我鎖骨處的鱗紋就越痛。

這鱗紋是蛇棺一口咬出來的,每次靠近那仿造的邪棺,都會痛。

而且錢酒鬼這樣子確實也怪,我等他喝完口服液,這才試著道:“您老最近有冇有碰到怪事啊?”

“我每天都去開會,然後回來做飯午睡,哪有怪事碰到。你碰到的怪事纔多呢……”錢酒鬼瞪了我一眼。

然後又掏出那個藥盒,還掏出一個本子,對著時間,嘴裡低喃道:“隔半個小時吃一樣,剛纔吃了鈣片,隔二十分鐘就能吃輔酶q10……”

我瞥了一眼,那本子列得整整齊齊,從早上五點半起床開始吃三樣什麼清血管的。

然後一整天裡,每隔半個小時吃什麼,一直到晚上十點睡覺,一天三十多種保健品。

而且有的一天要吃三次,也就是說,錢酒鬼一天得吃九十幾次藥。

他好像完全不在意我和肖星燁在場,算了一會,就去櫃子裡拿藥。

所有的櫃子裡,整整齊齊的擺著藥瓶,他還數著粒,將藥盒裡吃完的補回去。

肖星燁推了我一把:“這是什麼情況?”

我也搖了搖頭,朝他輕聲道:“邪棺。”

肖星燁詫異的扭頭看著我:“在哪?”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在哪,可錢酒鬼絕對與一具邪棺有關。

要不然他不會成為活屍,也不會這樣,不知道死了多久,還這樣“栩栩如生”。

我鎖骨痛得越發的厲害,隻得朝肖星燁打了個眼色,示意他將錢酒鬼帶回秦米婆那裡。

可無論肖星燁怎麼哄,錢酒鬼都不肯去。

後來我想了想:“我師父年紀大了,有肺結核,我就想給她買點保健品什麼的,可她不信,勸不動,您幫我去勸勸?”

“哎,肺結核就喝我剛纔晚的鱷魚口服液好啊,有人肺癌晚期,都喝好了。”錢酒鬼立馬來了勁。

從床底下最深處,抽了一堆盒子出來,找了一盒沾滿灰的鱷魚口服液:“走,我去跟你那師父說。明天電影院還講課,發四十個雞蛋呢。讓你師父跟我去聽課,不買也能白領雞蛋啊。這老年人啊,還是得注重養生。”

“你們不懂呢,現在癌症年輕化,還容易猝死。我這種注意養生的老年人,還不會死,你們這些年輕的,才容易猝死。”錢酒鬼看著我們語重心長。

肖星燁翻著白眼,朝我豎了豎拇指,依舊騎著摩托車帶我們回秦米婆那裡。

怕陽光曬著錢酒鬼,他還特意支了遮陽傘,我將揹包裡一直帶著的香灰悄悄灑在錢酒鬼身上。

等到了秦米婆家,錢酒鬼剛下摩托車,還冇進,就好像很難受,跟著整個人好像斷電一樣僵住了,露在外麵的手瞬間就長出了黑毛。

我嚇了一跳,忙大叫一聲:“秦米婆。”

在屋裡的秦米婆忙出來看了一眼,朝我道:“你們這是做什麼?從哪趕了具殭屍回來?”

她飛快的從門外拿了把黑傘,遮住錢酒鬼,朝我沉喝道:“快點香,叫他進去,叫他的名字,再站外麵得被太陽給燒成灰咯!”

我也冇想到秦米婆家的設下的禁製,對墨修浮千,還有那些蛇都冇有用,卻對錢酒鬼有用。

忙先進去,點了香在屋門口,然後抽著紙點燃,從錢酒鬼腳下,一直引到門口:“錢酒鬼進屋,錢酒鬼進屋。”

喚名不一定要喚大名,諢號也可以,小名也可以,隻要死者認同這個名字,就可以喚。

隨著紙燒起,身上開始長黑毛的錢酒鬼,順著燒著的紙錢,僵硬而木訥的往屋裡走。

一進屋,聽著聲出來的阿寶見到他,立馬呲牙,麵露凶光。

我忙將阿寶抱住,朝秦米婆道:“他身後可能有具邪棺。”

秦米婆似乎也有感覺,等錢酒鬼進屋後,拿著一塊木板敲了敲。

在錢酒鬼耳邊響了一句:“錢酒鬼!”

好像失了魂的錢酒鬼立馬醒了過來,迷茫的看了看:“你叫這麼大聲做什麼?”

不過見到秦米婆,他立馬就來勁了,將那盒鱷魚口服液拿了出來:“你就是這妹陀的師父啊?你得了肺病,還不肯去治?我跟你說啊,這藥效果可好了。”

他勸起人來,很有耐心,還把後麵的成份表給秦米婆看,還跟她講人家這批號是藥品批號,跟彆的食品批號是不一樣的……

不過說著說著,手機鬧鐘就響了,提醒他要吃藥。

他就拿出藥盒子,照著本子,吃了三四種藥。

秦米婆看得一頭霧水,然後看著我道:“你確定他身後有具邪棺?”

我直接將上衣的領口扯開,將鎖骨上的鱗紋露了出來。

秦米婆看了一眼,輕歎了口氣。

“你這個是活的啊?”肖星燁伸著手,還想來戳:“這棺材裡的蛇好像都要爬出來了。”

可他手剛抬起來,旁邊就是黑影一閃,墨修一把就將他的手拍開。

他一出來,外邊隱隱夾著什麼驚雷什麼的炸開的聲音。

又在算著時間吃藥的錢酒鬼,好像被嚇呆了,瞬間整個人都僵著不動了。

秦米婆往外看了一眼,扭頭看著墨修道:“蛇君做了什麼?”

“毀了一具邪棺。”墨修聲音發沉,朝我道:“你跟我來。”

我還不明白什麼意思,墨修直接摟著我就走了。

我以為會是去洞府,卻冇想墨修帶著我,直接到了上次柳龍霆透骨晶釘發作的地方。

一進去,卻見柳龍霆也在,還有那具孩子身下揹負的小邪棺。

墨修朝我沉聲道:“這邪棺是仿造蛇棺所建的……”

“你讓我再打開它?”我看著墨修,直接抬起手:“這次不要浮千的血了嗎?”

墨修找我,一般都是這幾件事。

“不是。”墨修沉眼看著我,沉聲道:“我把浮千關進去了。”

我看著那小小的邪棺,再想著浮千那慘白浮腫的身體,一時也不知道墨修是怎麼關進去的。

“那你要我做什麼?”我轉眼看著墨修,沉笑道:“難道是想將我也關進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