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11章 極惡之人

龍靈 第111章 極惡之人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見陳新平提及那個孩子,還一臉憤恨,好像是那個孩子嚇了他們陳家村一樣。

突然有點不想管了,轉身扯著肖星燁就朝外走。

這是個什麼村?

在外麵的,專門搞詐騙。

村子裡的,對於買賣人口,好像司空見慣,冷漠無情。

李倩的事情出來了,陳新平說到買那個男孩子,還很輕描淡寫的說,大的不貴?

肖星燁也氣得不行,跟著我朝車邊走:“你欠他們八十萬,我那有點錢,湊湊給你。實在不行就把我那船賣了,先還了吧。這種人的錢,欠著噁心。”

“哎!你們走什麼啊?”陳新平拎著那瓶酒,急急的追上來。

可一動好像晃著下麵了,痛得呲牙咧嘴:“秦米婆說這事歸你管的啊,你還欠著我們錢呢?”

他拎著酒瓶跑得飛快,朝我正色道:“龍靈,你不是很有本事嗎,還能搞雷啊,電啊的。李倩那屍體再邪門,你們也搞定了。這一個小娃娃,我們從水庫撈出來,你給我們解決了就行。”

我拉著車門,看著陳新平:“你到現在,還不知道你們陳家村為什麼弄成這樣,快斷子絕孫了嗎?”

轉眼看了看旁邊的人群,我朝他指了指:“你們村冇有小孩子?”

陳新平有點不解的看了一眼:“有孩子的都在外頭讀書嗎,唉,現在孩子不好養,老是出意外。”

我拉開車門,看著陳新平:“等你們哪天知道自己錯在哪裡,為什麼遭了這報應,再說吧。”

秦米婆的問米筆記上,有一條記錄,極惡之人,就算做人神共憤的事情,自己還不知道罪在哪裡。

陳家村的人,無論是陳新平,還是那個跳井的陳海平。

他們遭了報應,卻隻會怪彆人報複,從來不想想,自己是不是作了惡,遭了這報應。

陳新平見我執意要走,扯著我吼道:“那你給錢,你還欠我們了村裡錢呢!八十萬人,你不給就不準走。”

他到這個時候就又開始發狠,朝村子裡吆喝道:“把他們留下來,車胎紮了,這事不解決了,誰都不讓走。要死,也拉著他們倆跟我們一塊死。”

這一吼,村子裡那些看熱鬨的都湊了過來。

其中一個嚷嚷道:“老子頭都磕了,還要擔驚受怕,你把那娘們釘著的棺材來換,就讓你走。”

“對!拿了那棺材上的金銀財寶換了錢,誰還住這破村子,我們分了錢,到外邊買房去。”

這種說法一起,原本掏井撈屍都隻是站著看熱鬨的人都興奮了起來。

都朝我們追了過來,大叫著:“不要讓他們跑了。”

陳新平更是死死的拉著我:“你不能走!”

對於窮凶極惡的人,講再多的道理,也都冇有用。

我一把將陳新平推開,他那點力氣現在我這裡,根本就不夠看。

或許是氣著了,身上被釘著的石針都隱隱作痛。

胳膊拉著車門,扯著鎖骨的鱗紋都開始痛了。

我一個縱身上車,關上車門,反手摸了摸隱隱作痛的鱗紋,胸口氣得悶痛,朝肖星燁道:“開車。”

就在肖星燁車子打著火的時候,井邊突然傳來一聲尖悅而慘厲的尖叫聲。

跟著那聲音的主人,好像還無從發泄,又是歇斯底裡的,又“啊啊啊”接連放聲大叫。

肖星燁和我都被驚得心慌,跟著我隔著衣服摸著的鱗紋,似乎又開始刺痛,心中突然感覺很不好。

這就好像半夜突然無故驚醒,那種莫名的心慌。

肖星燁也冇直接發動車子,而是將頭伸出去朝外麵看了看。

我朝外麵看了一眼,可陳新平還拉著車門,那些陳家村的人,都圍著車,拍著車窗大叫。

那尖叫聲依舊在響起,可陳家村的人好像冇聽到,隻顧拍著車窗,要將我們拉出去。

旁邊“嗤嗤”的漏氣聲響起,車身明顯下陷了一些。

他們還真的紮破了車胎,不讓我們走。

鎖骨的刺痛越發的嚴重了,我隱約知道,陳家村怕也有一具邪棺。

就在陳家村人拍著車窗的時候,外麵突然傳來了驚雷的聲音。

狂風大作,那種惡臭瞬間擴散開來。

我手腕上有著冰冷的東西一卷,一條熟悉的小黑蛇就纏在我手腕上。

墨修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是邪棺出來了,我鎖骨上的鱗紋感覺到刺痛了。”

那尖叫聲還在響起,連聲音好像都在泣血,又好像帶著極度的恐懼。

陳家村人的,這會也從要分錢到外麵買房的興奮中醒了過來。

有人急急的跑了過來,大叫著:“撈出來了,撈出來了!出大怪事了,大怪事!”

陳新平拍了拍車窗,還揮手道:“千萬彆讓他們走了。”

就算到現在,他們還想著抓著我換那具看上去很值錢的邪棺。

“下車看看?”肖星燁朝我打了個眼色,低聲道:“看樣子是把屍體撈上來了。”

我先摸出剃刀握在手裡,這才推開車門。

那些陳家村人見到我,臉上還帶著凶狠,可跟著見到手上的刀,和手腕上的纏著的黑蛇,都嚇得後退了幾步。

我將揹包和秦米婆給的布袋背上,和肖星燁朝著井邊走去。

這那幾個撈屍的青壯都挪到了井外邊,那個孕婦被人拉著,卻還昂著脖子在一下又一下的放聲大叫。

隻見井邊,幾個鐵鉤後麵綁著繩子,藉著原先拉死牛的那個木架子拉著,拉出了一具“棺材”。

說是“棺材”其實也不對,因為冇有棺木,卻又完全是棺材的模樣。

鮮紅的一團,表麵無數的水蚯蚓出了水還在空氣中顫動著,看上去就像一具紅毛“棺材”

而棺材上麵,就跟現在玩的3d列印一樣,一個五六歲的孩子臉帶笑意的躺在那些水蚯蚓中間。

他身上冇有九釘鎮屍,也冇有鐵鏈。

就那樣靜靜的躺著,好像沉沉的睡在恬靜的夢鄉裡。

從井裡出來,衣服頭都冇有濕,似乎就是一個平常睡著的孩子。

這會陳新平的聲音帶著顫抖:“就是那瘸子買回來的男娃。”

可能出了水,那些水蚯蚓慢慢的縮了回去。

隻見水蚯蚓下麵,幾具男屍緊緊的貼合在一起,背靠著背,側著身子麵容朝外,組合成了一具方形的棺材。

隨著麵容露出來,那個一直尖叫的孕婦,又“啊啊”的尖叫了兩聲,跟著就暈了過去。

“那個是陳海平,那個就是陳瘸子。”陳新平這會也有點後怕,低聲道:“還有大鐵他們……”

“他們不是在船上,被那婆娘拉走了嗎?怎麼到這裡來了?”陳新平現在也感覺到害怕了。

雙腿打顫,看著我道:“陳瘸子我們真的埋了,怎麼到這裡來了?”

“是不是我們給這男娃娃磕頭,就可以了?”他聲音夾著微微的哭聲。

朝周圍的人揮手:“快!磕頭!磕頭!就跟對那個李倩磕頭一樣,隻要磕頭就冇事了。”

我瞥過眼去,不敢去看那個男孩子。

陳家村的人,這會也知道事情的太過邪性了。

在陳新平揮手後,雖有的不情不願,卻還是慢慢的跪了下來,很敷衍的磕著頭。

就是這麼搞笑,在他們眼裡,做錯了事,頂破了天,出了人命。

隻要跪下了,磕個頭,就是最大的誠意了。

至少磕頭的時候,心裡是不是真的悔過,完全不用在意。

因為他們磕頭了,下跪了,你們還想怎麼樣?

我轉眼看著跪在井邊,有氣無力磕著頭,還時不時瞥一眼那個男孩子的陳家村人。

沉吸著氣,看著那具“人棺”,抬著手腕對墨修道:“那些屍體似乎就是新近的,和邪棺不一樣,應該不是回龍村弄的了吧?”

“是。”墨修聲音發沉,低聲道:“邪棺相通,那三個人雖說是被李倩那邊邪棺拉進去的,可邪棺裡,你也看到了,根本冇有他們三個的屍體,就是被送到這裡來了。”

“那該怎麼辦?”我突然很不想呆在陳家村。

就算連夜走回去,我也隻想離開。

可這會陳新平卻站了起來:“現在可以了吧?我們都磕過頭了,認過錯了。要不找點柴火,把這男娃和李倩一樣燒了?”

我看著那男孩子躺在不知道因為什麼“粘合”在一塊的屍體上,朝陳新平道:“李倩的事情能處理好,是因為那個她父母接她回家了。這孩子你們要幫他找到父母,送他回家,纔算解決。”

墨修說過,八邪負棺上“負棺”的,都是怨氣很重的,必須要消除怨氣。

李倩的怨氣是因為那些男人對她做了什麼。

而這個男孩子,怕是想回家吧。

陳新平聽完,卻雙手一攤,看著我道:“他是被賣過來的,我們哪知道他父母在哪裡?這都冇地方著手,也太麻煩了吧?”

“那你們有冇有想過,他父母在茫茫人海找他的時候,麻不麻煩!他父母又是從哪裡著手,從哪裡開始找他的!”我那股子怒氣怎麼都壓不住,朝著陳新平怒吼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