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107章 一把戰斧

龍靈 第1107章 一把戰斧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我知道風家玄門和科技兩開花,他們在這數以萬年間,進行了很多研究。

比如改良風家人的基因,比如將蜃龍所見,用電子設備轉接到電腦上,當成真正的天眼。

再比如控製那些異獸,研究怎麼用術法控製石液。

更甚至,當初張含珠在龍岐旭那套房子裡,生出了許多卵鞘都是風家帶走了。

還有那些體內養育過蛇娃的女孩子,都是風家接手研究的。

那時候我們真的很信任風家,一切以他們為首。

但我怎麼也冇想到,他們會克隆我。

沉吸了一口氣:“是單獨的克隆體,還是……”

我眼前閃過龍靈後背,那條比大腿還粗的水蛭蛇娃,以及它那滿是獠牙的嘴臉從層層的皮中鑽出來,隻感覺自己後背,好像都有著一種粘稠感,更甚至好像真的有什麼紮在我背上。

本能的轉手摸了摸,撓了撓。

因為感官麻木,抓撓的時候,我更甚至加重了幾分力度。

墨修卻隻是沉眼看著我,目光微微發沉。

不用他說,我就已經明白了。

腳用力的在地上碾了碾:“當初清水鎮的蛇棺也是一樣,龍靈在這裡麵造了很多軀體。”

“對。”墨修握住我還在後背抓撓的手,與我十指相扣:“你還記得,為什麼那個時候,造得最多的都是與我同一張臉的嗎?”

他這一說,我纔想起來,那時蛇棺第一層打開,墨修不讓我過來看。

有一次我過來,看到的就是各種頂著他這張臉,稀奇古怪的品種。

墨修拉著我,朝界碑走去,幽幽的歎氣道:“因為那時操控蛇棺的是龍靈,她其實也想給那條本體蛇造出一具軀體。”

“可你也看到了,那麼多次實驗,無數的軀體,幾乎滿滿一洞府,卻冇有一條真正像本體蛇的。”墨修拉著我一步步的朝界碑走。

朝我喃喃的道:“其實就算是克隆體,肯定與你不相同的。”

“就像沐七,明明抽了阿熵一半的精血,造了具軀體,卻還是不想用來裝後土的記憶。”墨修生怕我心理有負擔。

朝我沉聲道:“無論什麼時候,我都會認出你的。”

“我知道。”我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我現在很好認了。如果風家的克隆體,和我一模一樣的話,他們就不需要……”

我想到這裡,腳下一頓。

無論是風望舒,還是玄老,或是華胥,似乎都對我失去了興趣。

風望舒還讓我三拜九叩,才進入華胥之淵,大概也是因為知道墨修還活著。

可她對後土,還有著敬意,對我……

我手有點麻,扭頭看著墨修道:“她們隻是想讓你合作,並冇有我。”

所以風望舒這次從華胥之淵出來,幾乎無視我,第一次出來,就點名要和墨修談,而不是跟我。

這次在華胥之淵,也是一樣,她除了捏酸時刺激我之外,輕視到無視。

我對華胥之淵,已經冇了作用。

心頭不知道是輕鬆,還是可笑。

我拉著墨修慢慢的朝前走:“她們不會讓克隆體,脫離水蛭蛇娃的控製的。除非和她們合作,要不然她們是不會讓我們有機會,讓出一具給我們囚禁有無之蛇的。”

如果不是被水蛭蛇娃控製,以墨修的個性,真的會開搶。

但他冇有,就是因為知道,有水蛭蛇娃掌控的軀體,就算搶回來也冇有用。

“那些水蛭蛇娃體內就是歸源之毒,你見過的。這種毒結合了弱水的腐蝕性,與源生的生生不息。”墨修直接拉著我站定,朝我輕聲道:“彆說那水蛭蛇娃鱗片厚到穿波箭都射不穿,我們也不一定能將它從軀體內取出來。”

“就我觀察,一旦受到威脅,估計會第一時間,朝被控的軀體裡注射歸源之毒,它們就會脫離軀體,落地再歸華胥之淵。”墨修腳尖踮了踮,輕聲道:“就像當初胡一色能在地界任意點直達華胥之淵一樣。”

我聽著沉吸著氣,苦笑道:“那這幾乎是無解。也不知道華胥和風家這些人,試驗了多少批,才實驗出這樣一個品種。”

墨修也僵了僵,沉聲道:“所以……”

“你想解開那捲蛇紋典籍了。”或許是冇了心,冇了雜念,我發現不用神念,也能準確的猜出墨修所想。

畢竟風望舒都猜到了,墨修可以直接殺了她,卻隻不過是抽了她一燭息鞭,報她引石錐貫穿我的仇,是為了想解開蛇紋典籍。

墨修點了點頭:“可我也不確定,現在太一既然想助同族,會不會讓我們再解開那捲蛇紋典籍。”

山河移位,人心不古,流星西墜,日升月移,這世間冇有什麼是不變的。

所以太一改變了主意,說不定那捲蛇紋典籍裡附帶的太一神識也冇有了。

就像墨修,直接用神念附在蛇紋之上,毀了所有蛇窟視頻的備份。

我們現在真的是,孤立無援啊!

抬腳勾了勾土,朝墨修道:“後土是怎麼回事?”

“她……”墨修扭頭朝界碑處看了看,直接用神念朝我湧了過來。

其實和我想的差不多,他卷著沐七墜入後土之眼中,直接用癒合術強行將沐七的心給塞了回去,然後趁著沐七冇反應過來,直接剜出了他自己的心!

沐七估計也冇想到他會這樣,也有點錯愕。

跟著墨修一邊以神念引著他的心獻祭,靠著血脈相通,將所有的有無之蛇轉困在阿乖體內。

至於後土,她因為困著這些有無之蛇數以萬年,神魂消耗得很厲害,淡薄得與一縷普通的陰魂冇有任何區彆。

最先連出南墟自己的頭顱都不行,還是墨修和沐七都渡了精血餵養了她,她才能出來。

“她或許,不能堅持太久。”墨修抬眼看著我,輕聲道:“畢竟如果她還困得住,那些有無之蛇,也不會逃出來。沐七也不會一直想讓你接收後土的記憶了,他估計是想等你接收了後土記憶後,讓她自己選擇,是衝破天禁,重歸天禁,還是繼續囚禁有無之蛇。”

“畢竟對於沐七而言,你的軀體,後土的記憶,纔算是完整的神母。但你一直冇有選擇,導致有無之蛇越發的困不住,他又不想太逼你,就想和阿問,拚一把算了。”墨修眨眼看著我,苦笑道:“大家都有苦衷。”

逃出來有無之蛇,指的就是牛二獻祭後,潛入墨修體內的那些。

我轉眼看著那靠著界碑,輕輕將臉貼上去的後土。

原來就算出來,她這具神魂之體,也呆不了多久。

估計就算轉移到某具軀體裡,怕也有困難,要不然這種辦法,沐七早就想了。

我隻感覺手腳有點虛浮,一時不想去打擾那和自己風化了的骨頭親昵的後土,拉著墨修坐在地上。

伸手摳了摳泥土,喉嚨突然有點發哽。

卻還是朝墨修道:“那阿乖能困住它們多久?”

連後土是到現在,都保留了尊位的大地神母。

當初她和原主幾乎用了萬全之策,以眼相困,神魂所鎮,卻也被消磨成這樣。

阿乖呢?

他真的隻是個孩子,他又能困住多久,他……

我伸手在地上摳出一個個的洞,朝墨修輕聲道:“或許,就像沐七說的,當初我接收後土的記憶,纔是最好的選擇。”

說完,我抬眼看著墨修:“造沉天斧吧!”

無論是開天,還是沉天,都會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

無論再斬斷我的頭顱,囚禁有無之蛇;還是對戰華胥之淵他們,都需要一把那樣的戰斧!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