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06章 重重疊疊

龍靈 第106章 重重疊疊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

我的血放了滿滿一碗,墨修這纔將碗遞給柳龍霆。

跟著一轉手,將另一個石碗遞到浮千麵前。

浮千這會趴在棺材邊,頭髮已經試探著往邪棺上纏,而且半個身子都挪了上去。

柳龍霆將她抱下來,她還低笑,似乎很喜歡那具棺材,頭髮如蛇一般的緊纏在棺材上。

阿寶一見那些頭髮,就呲牙低吼。

而柳龍霆卻伸手去撩撥浮千的頭髮,似乎要將她發下遮掩的手臂露出來,好放血。

我沉眼看著,卻感覺眼前一黑。

墨修用寬袖遮住我的眼睛,將我身體往後一拉,把我抱在懷裡:“彆看。”

我突然有些想笑,沉聲道:“我看過了。”

墨修胸膛似乎一僵,摁著我頭的五指動了動,胸膛悶悶的道:“什麼時候?”

伸手扯下墨修的袖子,卻見他在捂在我眼睛的同時,還記得捂著阿寶的眼睛。

墨修眼帶震驚的看著我:“你什麼時候見過浮千的身體了?”

我指了指阿寶,如實的道:“在上次引阿寶認母的時候。”

那次浮千發怒,頭髮全部展起,露出了那頭髮下可怖的卵囊。

可墨修並冇有來,所以他不知道我已經見過浮千最恐怖的一麵了。

墨修抱著阿寶,沉沉的看著我,眼中翻滾著痛苦,卻又好像還著歉意。

我隻是沉眼看著棺材邊上,浮千那因為長期冇有用而萎縮的手露在外麵,柳龍霆緊緊抱著她,哄著她,用指尖劃開了她的胳膊。

就在血湧出來的時候,卻並不是鮮紅色,而是暗紅到發黑的顏色。

浮千似乎並不知道疼,看著血湧出來,臉色依舊是那般慘白,雙眼依舊平靜的看著那具邪棺。

等放完了血,柳龍霆放開浮千,她就又往棺材上爬。

柳龍霆將兩碗血並放在一起,如同哄小孩一樣的將浮千抱走,朝我道:“你左手浮千的血,右手你的,這樣就算兩手準備了。”

他似乎很緊張浮千,墨修也同樣關心的從懷裡掏出一粒藥丟給他,示意他給浮千敷上。

我走過去,看著碗裡浮千那暗紅黏稠的血,扭頭不解的看著墨修:“既然你們這麼關心浮千,為什麼要讓她被回龍村囚禁這麼多年?”

這得多少年?

久到浮千整個身體都發生了變化,久到她四肢完全退化。

墨修依舊捂著阿寶的頭,沉默不語。

柳龍霆扭頭看著我,低聲道:“因為冇有龍家人,就不會再有龍靈轉世,隻有龍家血脈,才能讓龍靈轉世。”

所以他們會任何浮千,成為回龍村的生育工具。

我看著他和墨修,有些嘲諷的道:“真是深情啊。”

他們的深情,對浮千,對我,難道就不是一種傷害?

人有三魂七魄,身死之時,留一魂一魄在屍體之中,所以纔有一些屍體得以羽化。

兩魂六魄轉世,重生後再慢慢重鑄那一魂一魄。

初生的嬰兒魂魄不全,容易被傷,就是因為另外一魂一魄冇有鑄全。

所以說白了,就算我和浮千都是“龍靈”轉世,也隻不過是她的一部分,有一部分是我們自己。

可墨修和柳龍霆的這份深情,卻生生將我和浮千,死死的釘在“龍靈”這個身份上。

浮千還有一個自己的名字,而我,卻連名字都不配擁有。

或許連腹中的蛇胎,也不過是蛇棺重展生機,複活龍靈的機會。

我沉吸一口氣,將心中的憤恨壓下去,雙手各在兩隻碗裡浸了血。

自己那碗還好,浮千那碗血,黏稠得好像殺雞時加了鹽,快要凝固的血。

她的血裡好像還有一些黑色的細絲,一沾到手上,就順著毛孔往手裡掌,帶著微微的刺痛。

墨修和柳龍霆都知道,浮千一看就會產生恐懼感,會讓我三觀儘毀。

那他們是不是也知道,浮千的血裡也有一些東西,一碰就往體內鑽。

可這都冇有打開這具邪棺重要!

我強忍著痛意,按他們所說的,不管那些金枝銀條,直接就往棺材上抹。

一紅一黑的血一抹在棺材上,那些金枝銀條上的似乎冇有變化,可那沾著金絲楠木的,就如同吸水紙一樣,將血吸了進去。

也就在同時,那纏繞在棺材外邊的金枝銀條,也慢慢展開。

墨修見狀,直接抱著阿寶湊了過來:“快沾血,直接抹在棺木上。”

他甚至一展袖子,寬大的黑袖將兩隻石碗都托起,直接在我身邊,方便我沾血。

眼看著血越滲越多,那些纏展著的金枝銀條全部展開了,露出的棺木也越來越多。

我用最快的速度,雙手沾血,塗抹。

沾的血越多,浮千那血裡的黑絲鑽進皮膚裡就越多。

明明隻是手掌沾血,可接連幾下之後,手背上已然有了黑色的東西在蠕動。

就好像無數的小鐵絲穿進了手掌,紮得我痛得不行。

可柳龍霆更甚至連浮千都顧不上了,跑過來道:“再快點。”

他聲音發沉,恨不得直接摁著我雙手來。

我最後更甚至連想都不想,直接就是沾血,往棺材上一抹。

就在兩碗血都在見底的時候,那透著細細金絲棺木突然好像活了過來,直接朝兩邊展開。

墨修拉著我後退了一步,將阿寶塞在我懷裡:“離遠點。”

可就在棺材一點點打開的時候,就見裡麵就好像有著無儘的空間。

無數和李倩一樣穿著鮮紅嫁衣的女子,全部披散著頭髮層層疊疊的躺在裡麵。

隻不過那些女子,有年輕的,有年老的,還有年幼的……

可無論一例外,全部都麵容栩栩如生,一身鮮紅嫁衣。

她們的頭髮似乎纏扭在一塊,垂落而下,穿過棺材底部。

那下麵似乎是無儘的黑暗,又好像是無數的頭髮堆積在一塊,越聚越黑。

就在我還打算細看的時候,突然發現那層層疊疊的屍體中,似乎有幾個麵熟的。

正想著在哪見過,卻聽到浮千聲音空靈而又好像帶著感慨:“同伴。”

也就是她這聲音一起,還在展開的棺材裡,所有的女子全部睜開了眼睛,跟李倩一樣磨著牙咯咯的怪笑。

那些好像垂落向無儘黑暗的頭髮,如同黑色潮水一般的朝外湧。

“快閉棺。”墨修沉喝一聲,猛的一轉身,就化成一條漆黑的大蛇。

也就在同時,柳龍霆身形一轉,也化成了一條白蛇。

一黑一白兩條大蛇纏轉著邪棺,將原本打開的邪棺強行拉攏。

眼看著那些黑髮湧出,纏在他們蛇身上,將他們往棺材裡拉。

阿寶在我懷裡,不停的呲牙,可卻也害怕得往我懷裡縮了縮。

柳龍霆白色的蛇身被纏轉成了黑白相間的顏色,而墨修蛇身上,似乎有著金光閃過。

左手裡那些鑽進去的黑絲紮得我痛得厲害,就在我低頭看的時候,就見浮千的頭髮還跟受了什麼吸引一樣,朝著那邊爬。

邪棺裡的我對付不了,可浮千的,我卻敢管的。

用左手抱著阿寶,我右手握著剃刀,快步衝過去,直接用腳踩著浮千那湧動的頭髮。

然後剃刀一劃,刀光閃過,頭髮應聲而斷。

浮千胳膊捱了一刀,都冇有感覺到痛,可這會頭髮被割斷,卻痛得昂著朝我低吼。

她頭髮實在是又長又多,我顧不上她是不是痛,飛快的挪腳,隻要是往開啟的邪棺那邊爬的,直接就是用腳踩著,剃刀割斷。

或許那洗髓強筋確實有用,我這兩天力氣大了許多,連剃刀在我手裡也快了很多。

可浮千接連吃痛,身子昂轉,那藏在黑髮下巨大的卵囊就朝我甩了過來。

阿寶見狀,在我懷裡低吼,四肢發力,猛的撲了出去,直接撲到浮千頭對,對著她頭頂的黑髮就是一通亂咬。

浮千對阿寶,有著那種遷怒性的恨意。

阿寶一撲到她頭頂,開始還掙紮了幾下,可跟著瞬間就被浮千反轉的黑髮給勒得跟個黑色的繭子一樣,隻是痛苦的咯咯亂叫。

見阿寶這樣,我握著剃刀,直接跨了過去,坐在浮千頭頂,直接用左手摁著她的手,剃刀直接貼著她頭髮颳著。

秦米婆在給牛二剃頭的時候,我聽過一些,反正就是剃刀壓平,手起刀走,過力不收。

我又不管浮千是不是會被割破頭髮,所以下刀隻顧快。

浮千的頭髮貼著頭髮被剃下,她昂著嘶吼,所有的頭髮瞬間反轉,將我和阿寶一樣,直接全部纏住。-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