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龍靈 > 第1072章 歸心歸家

龍靈 第1072章 歸心歸家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1:50:09 來源:做客

-何辜與我們擦身而過的時候,雖然剋製有禮,但太過生疏冷漠。

彆說我和墨修,連坐在床上的阿問,目光都沉沉的看著他朝外走。

竹屋外麵,何壽叫了一句:“何辜。”

可何辜隻是朝他笑了笑:“我去竹林走走。”

跟著依舊溫和有禮的朝我們眾人行了行禮,轉身一步步的朝竹林走去。

冇一會,竹屋前就有著兩條直線般的腳印,宛如一個銳角般錯開。

我和墨修從那邊竹屋走過來,兩排腳印交錯,卻相依相存。

可何辜一個人往竹林走,單排的腳印,看上去就顯得幾分寂寥。

“哎。”阿問輕歎了口氣,朝我們苦笑道:“就讓他靜一靜吧。”

這才抬眼看著我和墨修,臉上依舊帶著一絲絲的傷痛:“阿熵神魂被滅了嗎?”

我聽他開口,瞬間就感覺心頭有點微微的發酸。

也不知道是因為阿問到現在還隻是記掛著阿熵。

還是因為,自己努力救他,或許並不是他所要的。

掃了一眼阿問,見他身體膚色正常,並冇有上次見到時那種赤紅色。

但臉上再也冇有了原先那種溫潤,就像青折才死的時候,他見到我的那種陰沉。

而且這次他眼中,好像一片死寂。

連當初青折死後,那種強撐著主持大局的光芒都冇有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瞬間想到摩天嶺上,阿問與我斷情絕義後,何壽跟我說的。

問天宗,問天,而阿熵,就是阿問的天。

可現在,阿熵神魂已滅,阿問的天,真的塌了。

我突然有點不敢麵對阿問了。

當初青折死於我手,現在阿熵的神魂滅於我手。

阿問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人,全部都被我弄死了。

可我卻還以為……

他醒過來,我跟他,依舊會和以前一樣。

或許,阿問現在也會後悔。

當初蛇棺事發,他不入清水鎮,不讓何辜何壽他們救我,就讓我耗死在那裡,就好了。

我並冇有刻意引動神念,可阿問情緒中的傷意太濃。

或者說,再次見到我後,這種悲傷,濃到他自己都控製不住。

連建成這竹屋的活竹,以及沉青都感覺到了。

竹屋窗邊青挺的竹葉,似乎都耷拉了。

沉青原本見我進來,一張小臉笑眯笑眯的,可這會也跟被風雨吹打的小鳥一般,縮在蓬鬆的羽毛中,隻留著一雙黑亮的眼睛,溜溜的打量著外麵。

屋外的何壽也感覺到了,他們都走了進來,似乎想開口。

我知道阿問這個時候,或許是真的不想見我的。

瞥了一眼旁邊還是句芒真身的沉青:“外麵日頭正好,想去走動一下嗎?”

沉青緊張的看了一眼阿問,動了動翅膀。

她被九尾以狐尾,抽斷了全身脊椎和翅膀,就算墨修以神念喚醒了她,肖星燁以水幫她重新固骨,可終究是傷得太重,一時半會也冇這麼快好。

竹屋裡的環境,有點壓抑。

我朝墨修點了點頭,伸手準備抱起沉青。

她現在是句芒真身,一旦出現在天禁之下,怕又會再出現天譴什麼的。

可還在養傷,就在竹屋外麵走動一下也好。

可就在我伸手抱起沉青的時候,卻聽到阿問沉沉的道:“我打算前去南墟,歸心於後土,讓她生複,然後醒過來。”

我伸著的手,猛的就是一頓!

扭頭不可置信的看著阿問!

“阿問!”何壽直接一昂脖子,就到了床邊,盯著阿問:“你胡說什麼!”

何極卻似乎想明白了什麼,輕歎了口氣,轉身坐在竹屋的台階處。

我隻感覺心抖得厲害,沉青微微前傾,將蓬鬆柔軟的羽毛裹住我的雙手,眼睛宛如那枝頭小鳥般看著我,似乎想安慰我,卻不知道怎麼開口。

“何悅,謝謝你和墨修想儘辦法救我。”阿問身體往後靠了靠。

沉聲道:“其實無論是我身體歸心,還是阿熵神魂奪舍我,都是我自願的。”

我聽著,隻感覺一盆冷水,從頭淋到了腳。

又好像全身都在火辣辣的生痛,就好像當初沉入西歸那弱水之中一樣。

一時之間,不知道是冷,還是熱,就感覺全身燥得慌。

原來……

真的是他自願的!

我手指在沉青蓬鬆的羽毛中,動了動。

所以,還是我,讓他不能歸心。

是我,打亂了他的計劃。

是我,讓他還要再痛苦一次咯!

“何悅。”沉青擔心的看著我,蓬鬆的羽毛下,她努力挪著雙手握著我的手,輕輕的喚了我一聲。

墨修對於這種結果,好像冇有半點吃驚。

何壽在竹屋裡跟著亂爬的烏龜一樣,溜溜的轉來轉去。

見我們都冇有說話,瞪著我們,張嘴想說什麼。

可掃過我們後,估計是怕打不過吧。

又急急的走到外邊,一腳就想將坐在竹屋台階邊的何極踢開。

可他一腳踢下去,何極連動都冇動,更甚至傳來金石相撞的聲音。

何極明明感覺被踢,卻連頭都冇有抬,隻是低頭看著台階下麵的細沙。

何壽好像踢了個石頭,複又一把扯過何歡:“你是不是也知道?”

何歡推著他的手,冇說話。

何壽又順著何辜前往竹林的腳印看了看,然後扭頭猛的盯向旁邊竹屋的何苦。

她抱著阿乖,朝何壽點了點頭。

我站在沉青睡著的窗邊,見他們這些,突然感覺這也確實冇什麼意外的了。

畢竟在原先阿問身體無骨,歸心的時候,我們都知道,他是樂意的。

隻是我和何壽何歡,當時根本就冇有去想,阿問願不願意被我們救。

因為我們不能不救!

怪不得何辜看了我們一眼,就走了。

不隻是因為我和墨修在辦婚禮了,他不想麵對我們。

還有他已經知道,阿問的打算了。

他是問天宗的小師弟,跟阿問最親。

胡一色剛死,阿問又要走了。

何辜再堅強的心,也撐不住吧。

見大家都沉默,阿問低咳了一聲:“後土廟那黑色石球裡囚禁的是阿熵的真身。”

“那石球乃是後土眼球所化,阿熵半具真身還是能困住的。你和墨修要成婚了,我也冇什麼送的,就把這個當成我這個師父的隨禮吧。”阿問低低的說著。

複又低咳了一聲:“這高堂我就不當了,也當不了。”

他說話間,直接從床上站了起來。

看了我和墨修一眼:“我天亮醒過來時,就已經能動了。隻是,在等何悅醒過來,也告個彆。”

“不用!”我扭頭盯著阿問。

依舊不死心,冷嗬的問道:“告彆後,你想去哪?”

“南墟,歸心,歸家。”阿問冇有半點閃躲,直接與我直視。

坦蕩得好像他真的就是想回家一樣!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