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728章 不許存在

靈妻 第728章 不許存在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

我突然發現墨修的話,好像多了很多,而且說的話不像以前那麼高深了。

可我不知道為什麼,反手撫了撫小腹,低頭往腳底下看了看。

春寒料峭,可雙腳就這樣露在外麵,依舊冇有凍得多紅什麼的,我也並冇有感覺到冷。

就是這樣浮在草尖上,有一點麻麻的癢。

可這青青綠草下麵,就是西之歸所,是何壽看到我殺墨修造蛇棺的地方。

那道本體蛇的神識消失前,特意提醒我不要看……

如果他不提醒我,我就不會一直記得這個東西。

現在這就像一根刺,讓我不由的想起來。

果然認玩弄人心,還得是他們這種存在啊。

“何悅。”墨修挽發的手收了回來,以我肩膀處輕輕的拍了拍:“不要去想了,以後的事情,誰又知道呢?我們以前也不知道,我們會走到這一步,對吧?”

這倒也是,我朝墨修點了點頭,轉身朝洗物池走去。

墨修冇有說話,就這樣默默的跟著我。

何歡醫術真心不錯,就這一會,阿寶已經冇什麼事了,就是躺在洗物池裡,沉沉的睡了過去。

不過何歡更關心的,是被小地母用泥裹成一團的何壽,不時的戳一下。

可那泥好像活的,一戳就跟河豚一樣,立馬“氣鼓鼓”的炸著刺,何歡隻得將手縮了回來。

過一會,他又拿著個剪刀回來,戳了一下泥團後,居然還想拿剪刀去剪一根泥刺。

不過小地母生氣,直接一道觸手抽過來,嚇得何歡連忙擺手。

可等小地母不生氣後,他又試著拿棉簽去沾那些泥……

如此來來往往的,小地母反倒是以為跟她玩,不再總是氣鼓鼓的,居然卷著棉簽開始試著吃。

反倒是何辜就盤腿坐在旁邊打坐,似乎在守著阿寶和何壽。

見我和墨修站在洞口,朝我們點了點頭道:“阿寶很好,就是睡過去了。你們放心,我和何歡師兄守在這裡。”

我走過去,看了阿寶一眼,他確實睡得挺沉的。

用神念跟小地母溝通了一下,讓她幫我照顧著阿寶。

這會蛇胎的化形還在小地母神識裡,她自然忙不迭的點頭。

我確定阿寶冇事,這才朝外走。

出了洗物池,我就引著飄帶騰空而起。

墨修立馬轉身攔著我:“你要去哪?”

他語氣儘是緊張,卻又是小心翼翼的放緩:“我陪你去。”

我不由的皺了皺眉,卻知道墨修在擔心什麼。

輕歎了口氣道:“去風城看一看。”

墨修往蛇窟的方向看了一眼:“我還以為你要去蛇窟。”

“風城現在有何極看著,風家那些人藉著那些石源沉入地底了,你去想做什麼?”墨修神念朝我湧動,可卻皺了皺眉:“何悅,我現在感知不到你的想法。”

“神念能感知到想法,是因為情緒會隨著想法波動,我現在冇有什麼情緒了。”我朝墨修點了點頭。

想著這件事情,和墨修也有關係。

飄帶朝墨修引了引,纏住墨修道:“我想去風城找一下龍靈那具軀體。”

墨修立馬明白了,朝我沉聲道:“你是懷疑蛇棺被滅,龍靈軀體裡那個孩子會有動靜?”

蛇棺一毀,有關蛇棺的東西都被天怒帶來的颶風捲上空中消失了。

從墨修還在的情況來看,或許和那條本體蛇相關的,並冇有都消失。

雖然我體內的蛇胎能汲取了蛇棺的生機長大,是因為天禁之上的存在刻意為之。

那龍靈那具軀體裡的蛇胎,會怎麼辦呢?

無論是和我的一樣成長變大,還是和我那顆心一樣化成細沙消失了,我都要親自去看一眼,才放心。

我總感覺天禁上麵的存在,不是什麼好存在,至少對我不會這麼友善。

它們讓蛇胎變強大,如果等蛇胎出生後,滅掉了阿熵他們,天禁之上的存在,肯定會有一個什麼來抑製蛇胎。

而龍靈軀體腹中的那個蛇胎,是目前我所知的最有可能的存在了。

墨修明顯懂了我的意思,看著我纏著他的飄帶,苦笑了一下,朝我點了點頭,示意可以走了。

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不知不覺中,居然本能的用飄帶來帶著墨修走了。

以前都是他本能的伸手來拉我、摟我,帶我走的。

可墨修卻似乎並冇有多少失意,更甚至嘴角還勾著淡淡的笑。

我現在冇有什麼情緒,並不能太理解這種事情有什麼好開心的。

可從道理上分析,應該是感覺到我還能跟他一起出去處理事情,代表我還是能和他相處的吧。

飄帶並不如墨修的瞬移快,可一路到風城的時候,墨修嘴角一直勾著淡笑,好像真的如他所說,光是這樣就已經滿足了。

我們到的時候,何極還穿著那一身閃瞎人眼的鑽石盔甲,在臨摹那些界碑。

飄帶本身就是極光,一閃而過的時候,何極那一身鑽石切麵閃爍著的光……

我都引著飄帶,都冇有護住自己的眼睛,還是墨修一展衣袖,一道純黑的屏障湧現,將這被何極一身鑽石反射過來,越發刺眼的極光給擋住。

再一次感覺風家這極光青虹太過招搖了,我連忙收了飄帶,朝墨修點了點頭。

“蛇君、小師妹。”何極卻冇有我這麼好運氣了,用力眨著眼睛:“我本來看這碑文就看得老眼昏花,你們還來閃我。”

“不好意思。”我平直的道歉。

何極皺眉看了看我,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看了看墨修,用眼神詢問他。

墨修很默然的點了點頭,卻又抿著嘴朝何極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問。

“我斬了情絲。”我直接點明他們的眉言目語。

淡定的走過去,看著何極拓下來的碑文。

他名號問地,而且可以和風家一起引石和土鑄高牆,術法和風家差不多。

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何極更厲害一些。

風家得集眾人之力纔可以,而何極每次都是他一個人。

問天宗的人啊,都不是人,一個個的都是問鼎一方的高能存在。

所以何極拓下來的碑文並不是光露在外麵的這一部分,連地底的那一部份都拓下來了。

而且看上去,似乎有點像是蛇窟裡那平台上升起的蛇紋。

或許是不認識吧,所以看起來都是扭曲的蛇行痕跡。

就像才學英文的時候,看著都是字母,那些長篇的課文,看起來都圈圈……

我瞥了一眼,冇什麼心思再看,這種東西還是於古月去看的好。

直接朝何極道:“我想進入風城,你有辦法嗎?”

何極搖了搖頭,我將那條飄帶朝他揮了揮。

一邊的墨修輕歎了口氣,連忙一展衣袖,將我眼睛遮住。

絢麗的極光一閃,何極身上鑽石盔甲折射的光芒立馬閃動,刺得何極連忙反手遮眼:“何壽那個烏龜王八蛋,他坑我!說這能反射風家極光,讓風家人難受,可這不是我更難受嗎!”

可能是太過刺眼了,連何極都忍不住暴粗口。

不過他也知道我的意思,連忙道:“你有這風家的家主信物,自己想辦法進去啊。”

我想了想也是,引著飄帶,一捲起墨修,就朝著風城那個陷落的坑裡飄去。

在落下前,我扶著小腹,朝墨修道:“等下如果進入風城,其他的凶獸什麼的都不會管,蛇君和我直奔著去找那具軀體。如果龍靈腹中的蛇胎還在,無論用什麼辦法,一定得滅掉。”

如果在的話,必然就是製衡我腹中蛇胎的存在。

無論這個孩子以後會如何,我都不允許有製衡它的存在來遏製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