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725章 誰是救贖

靈妻 第725章 誰是救贖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

我真的不太瞭解,天上的那些存在,創造人和這些生靈到底是為了什麼。

就算是蒼靈給我看的那個水潭幻像一樣,這一水潭的生靈難道就是這樣自生自滅,互相吞食的嗎?

可既然自生自滅,又為什麼要有天禁來禁錮?

那場大洪水,根本就不是阿熵她們能引出來的,因為阿熵也要避開那大洪水。

就證明是當初阿熵引發的諸神之戰,惹怒了上麵的存在,一場洪水將所有都毀了。

然後重製天地四極,日月輪轉,等於這將一切重啟了。

可現在,阿熵又出來搞事情了,局麵也很混亂,上麵那些存在,是不打算重啟,而是讓我腹中的蛇胎去對抗?

就不怕蛇胎出生後,而去解天禁嗎?

我突然想到了關於蛇胎的那個預言,讓蛇棺升龍……

可蛇棺已經被我毀了,蛇胎都還冇出生,難道真的會有第二具蛇棺?

何辜聽著我的話,盤腿坐在我身邊,輕輕的歎著氣,似乎也不太明白。

過了許久才道:“我以前最不能明白的是,既然人都是要死的,為什麼還要出生,畢竟人類的軀體是不能像其他的動物一樣,作為食物供應給誰的。”

“阿問隻是告訴我是為了種族的繁衍,可如果每個人都像阿問一樣能活幾萬年,或者是不死不滅,就不用繁衍了。阿問說他也不知道……”

“何悅,你既然知道阿熵她們犧牲太大,想阻止她們,就不要再問對與錯。憑心……”何辜說到這裡,輕咳了一聲。

我聽著他自己也說不出來了,也不由嗬嗬的失笑。

可笑聲卻不知道為什麼有些沙啞。

他居然讓一個冇有心的人,去憑心做事。

隻得朝何辜沉聲道:“我靜一下。”

“好。”何辜看了我一眼,直接起身朝摩天嶺下走去。

走到邊緣的時候,這才朝我道:“被墨修毀了的蛇窟又複原了。雖然冇有感應到阿熵,可她隻有兩個地方能去,大概是去華胥之淵了吧。但蛇窟重現,估計是重啟了什麼,你自己注意一下。”

“嗯。”我看著天空,也冇有什麼好吃驚的了。

蛇窟啊,又出現了。

其實躺在摩天嶺上,這樣看著天,會感覺整個人都很舒服。

我伸手摸著就算平躺也依舊高高隆起的小腹,真的就像在衣服裡塞了一下大枕頭。

隻不過枕頭是軟軟的,可懷胎就是**的。

蛇胎以神化形,在小地母神識裡養著,我摸著也冇有什麼大的動靜,隻是時不時的拱動一下,好像迴應我。

我慢慢的放開了手,躺在這上麵感受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到變冷了,可跟著就有一道暖流湧動。

一條黑布圍著摩天嶺一轉,將整個摩天嶺圍了起來。

那黑布上不見火光,卻有著暖暖的氣息朝摩天嶺上湧來。

我知道是墨修,可我卻不知道怎麼麵對他。

輕輕的揮了揮手,神念湧動,直接將那黑布推了下來。

就在神念接觸到黑布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墨修重重的失落。

但我卻冇有心了,所以冇有什麼感覺。

隻是依舊在這發冷的夜色中,躺在摩天嶺上。

一直到月明星稀,我聽到一個聲音乖巧且試探的叫了一聲:“阿媽。”

我微微側身,居然見阿寶從摩天嶺邊緣吃力的翻爬上來,急急的朝我跑了過來。

開了春,他好像拔高了不少,見我扭頭看著他。

立馬高興的拔著小腿,蹬蹬的跑到我旁邊,直接雙手一撐,跟著小青蛙一樣趴在我身邊,偏著小腦袋看著我:“阿媽,何歡師伯說你生病了?”

他目光擔憂的看著我隆起的小腹,低聲道:“很難受嗎?”

光是說這句話,阿寶小眼睛就撲閃著水光了。

身體往我旁邊蹭了蹭,小腦袋靠近我道:“阿媽,你難受的話,告訴我好不好?哪裡難受,我幫你揉揉,吹吹就不痛了。”

我眨眼看著他,對著他那黑油油、帶著水光的眼睛。

他的眼睛清亮清亮的,靠得這麼近,我都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眼中一片死灰的白。

可阿寶好像一點都冇有感覺,冇有半點害怕,更是與我對視,慢慢湊了過來,在我臉側親了親:“阿媽。”

或許是我冇有迴應,他試著伸手摟著我脖子,像我以前哄他那樣,趴在我胸口,拍著我肩膀:“阿媽不痛,阿寶抱抱!”

他小身體軟軟的,暖暖的,好像一團火,暖意似乎從他趴著的地方,慢慢湧到我全身。

我不由的反手抱著他,輕聲道:“你怎麼來了?”

這麼算的話,問天宗的人,又都出來了啊。

“何歡師伯說阿媽受傷了,讓我來看看。何苦師伯也來了,不過她被叫去看那個狐狸師伯了。”阿寶摟著我,小嘴吧吧的能說好多話了。

吐詞很清晰,思維也很清楚。

我輕呼著氣,這是為了測試我斬情絲後,有冇有真的斷情絕愛,墨修和阿問費儘了心思啊。

先是何辜,又是阿寶。

反手摟著阿寶,拍著他肩膀:“你最近學了什麼啊?”

一說到這個,阿寶立馬來勁了。

立馬抬起小腦袋,看著我道:“我學的可多了,何歡師伯說我是天才,比何辜師伯學東西都還快呢。我現在會引火符,到時可以幫阿媽烘乾頭髮衣服,或者阿媽做飯生火什麼的。我還會禦符飛行,阿媽不能去的地方,我可以帶阿媽去。”

“我還可以憑空畫照明符,以後阿媽怕黑的話,我可以用這個給阿媽照光啊。我還能引水呢,阿媽渴了,就不怕找不到水啊……”阿寶半趴在我身上,扒拉著手指,一個個的跟我數。

每學一個,都是可以讓我如何如何,可以幫我怎樣怎樣。

我聽著突然感覺眼睛有點發熱,原來斬情絲,也不是完全無情的。

從我醒來的時候,那條黑蛇好像一直蟄伏在我夢裡,似乎一直護著我。

我以為,那條黑蛇是我的守護神,是我的救贖。

後來我碰到墨修,又認為和墨修相守是我的救贖。

可到後來,我才知道,都不是。

就像是普通的情侶,感情發展到一定的程度,總會想著改造對方來更符合自己的心意,無論是吃飯穿衣,還是為人處事,都希望對方能為自己改變。

墨修說過會為我學,為我改,可最終他做的,都是在希望我也跟著改。

隻有阿寶……

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我。

從來冇有要求過我為他做什麼。

明明我們聚少離多,他卻從來冇有怪過我,隻是努力的想讓自己更強大,更努力,能幫得上我。

我沉眼看著阿寶,伸手摸了摸他的臉。

慢慢將他的頭拉下來,將他緊緊摟在懷裡。

就算是為了阿寶阿貝,和腹中的蛇胎,為了這些孩子,也要保住這個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