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638章 融合殘骨

靈妻 第638章 融合殘骨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龍靈身上的源生之毒,是不可以離開巴山的。

可她卻帶著這一身源生之毒到處跑,就好像感覺不到痛一樣。

這讓我有點汗顏,當初我身中源生之毒,出了一次巴山,痛得差點死過去。

不由的皺眉看著龍靈:“你這帶著源生之毒到處跑,就不痛嗎?而且不是說帶著源生之毒,活不久嗎?”

龍靈依舊光著腳,踩著硬如鐵板的地麵,朝我搖了搖頭:“其實痛習慣就好了,你不是知道了嗎,我以前那具身體,從胎裡就帶著源生之毒,不知道折磨了我多少年,所以總有點辦法控製這源生之毒的。

穀見明不也是能帶著源生之毒到處跑嗎,其實就是強行用法力壓製。

“你知道她會來?”風望舒握著石劍,愣了一下,瞪著我道:“所以你看著我劈這地麵冇動,就是知道我劈了,她會來?”

“你不是說這裡是華胥之淵的入口嗎,有你劈了,阿熵肯定會有感應。

阿熵不來的話,當然是會讓龍靈來阻止我們。

”我朝風望舒眨了眨眼。

輕笑道:“我跟你說過,風家地底的石室,根本就困不住她。

龍靈幾乎算是來去自如,中間還換過軀體了,也就風望舒以為她被困在石室裡。

或許冇有親眼所見,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龍靈有多厲害。

“彆下去看了,安心聽阿熵的安排,生下蛇胎,等解了天禁,墨修複活,你就安心的和阿熵一樣當神,不好嗎?”龍靈緊皺著眉。

看著我:“你到底在折騰個什麼勁?還讓墨修回清水鎮送死?他死了,如果你神格起不來,這蛇胎不能汲取外麵胎兒的生機,它一旦斷了生機,又冇有父係精氣彌補,隻有死路一條。

“你知道我們花了多少精力,纔將你讓這具死氣沉沉的軀體重煥生機嗎?你知道我和阿熵,還有那條你嘴裡的本體蛇,佈局了多少年,才走到今天這一步嗎?”龍靈臉色越發的憤恨。

朝我冷嗬道:“你不是知道嗎?我就算明知道那條蛇在騙我,知道他所有的深情,也不過是讓我生一個孩子,可我還是要幫他!你以為我圖的是什麼?被他騙得好玩嗎?”

“何悅,你現在的心情我理解,好像一切都是陰謀,一切都是詭計,好像誰都在算計你。

可其實我們都像當初的墨修一樣,在為你好?”龍靈第一次這麼語重心長的和我說這麼多話。

似乎輕呼了口氣:“你現在毀了一切,你就是真的成了我。

你又會走上我那條路,在無儘的悔恨中,重新再來。

“可我們就再也找不到合適的軀體來懷蛇胎,也找不到像墨修那樣的存在,來當蛇胎的父親。

你知道等一條從有無之間而來的蛇,要多久嗎?”龍靈似乎氣急。

直接朝我道:“我知道你覺醒了一點,連阿娜的意識都不能完全控製你。

可你知道的,意識侵占這點上我比她強。

龍靈眸光輕轉,朝我道:“你現在離開,要不然我就先殺了風望舒。

上次冇殺,隻不過念著她是風家少主,也算是和我同源,逼逼你選擇。

這次你既然都快醒了,我不會再手下留情。

“何悅!”風望舒立馬沉喝一聲,朝我道:“先撤。

我瞥眼看了看風望舒,突然感覺她挺可憐的。

上次碰到龍靈發大招,好像也是她來了,然後被當人質。

虐了好久。

這次居然又是她……

“你看,人家風少主,也知道識實務。

”龍靈朝我冷嗬一聲。

低笑道:“論血脈傳承,阿娜雖出自華胥之淵,可也冇有那條魔蛇厲害。

我身具她們血脈,就算隻有一縷神魂,在這華胥之地,我比風望舒可強太多了。

“所以你任由我和風羲將你關在石室裡,關到這裡。

就是想汲取地底華胥之淵的生機吧,就像墨修喜歡呆在清水鎮,汲取蛇棺的生機一樣。

”我眯眼看著龍靈。

沉喝道:“墨修困於蛇棺,你們是不是也受困於什麼?”

龍靈眯了眯眼,有一瞬間的愣神。

也就在這時,我猛的一揮手,將那條披帛揮開。

風望舒說過,神念幾乎無所不能。

既然龍靈出現了,風望舒這個工具人質,真的是礙手礙腳,還不如直接弄開。

披帛的幽光一閃,龍靈立馬伸手。

估計想像上次一樣,用意識侵占風望舒。

我直接黑髮一揚,從下來到這裡,長到拖地的黑髮,瞬間全部炸開,直接纏住了龍靈。

借力之下,我直接引著黑髮,將我和龍靈如同裹著的蠶繭一樣,死死的纏在了一起。

“何悅!”風望舒在外麵大叫。

我與龍靈在黑髮之間束縛成一團,我手腳對著龍靈就纏了過去,可每到我快纏上的時候,龍靈急忙避開,生怕我沾到她身上的源生之毒

我全力發動神念,藉著黑髮湧動,一旦她神念或是意識朝外湧,立馬和她的神念交纏在一起,免得她意識侵占風望舒,再來威脅我。

趁著龍靈左右回顧不及,我這才朝外沉吼道:“走!”

風望舒在龍靈手下吃過大虧,自然也知道這種情況,留下來隻會是麻煩。

沉喝道:“我去找墨修,你等我。

“何悅,你這是耍無賴!”龍靈生怕我碰到源生之毒,讓腹中蛇胎染上。

左右避開我手腳時,隻得任由我的黑髮紮進她體內。

朝我冷哼道:“你就是仗著有蛇胎,知道我不敢讓你沾了源生之毒,所以用這種無賴的法子。

我引著黑髮將我們越纏越緊,眯眼看著她:“對啊。

龍靈冷哼一聲,黑暗之中,猛的朝外一揮。

一道道火光閃過,我感覺一次次焦發傳來的尖悅痛意。

可黑髮越纏越多,層層纏卷,龍靈引的火,燒斷了一層,外麵還有好多層。

我隻要忍著痛,引著黑髮又一層層的纏捲住,將龍靈死死困住,就可以了。

“何悅!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龍靈引火燒了幾次,冇有作用後。

突然就放棄了,隻是輕輕一揮手,在我和她之間佈下一道結界。

任由我黑髮繼續在外麵纏裹。

朝我冷哼道:“你知道頭髮意味著什麼嗎?這麼多東西,為什麼隻有人長頭髮,這麼多人,這麼多神,為什麼隻有你和阿熵的頭髮,有會痛感,會隨著意念生長。

“我不想了,反正想不明白,等我走到那一步,自然就知道了。

”我眯眼看著龍靈,沉聲道:“其實我以前走了一個誤區。

“什麼誤區?”龍靈嗤了一聲,嘲諷的道:“何悅,天禁之下,你不可能完全清醒,而阿熵也不會失去對你的控製,你每往前走一步,她有的是辦法控製你,所以你每一步都是誤區。

“墨修去清水鎮,其實根本就不是想拿什麼東西。

”龍靈語氣中嘲諷味更濃了。

歎著氣道:“就算是被騙,他其實都冇有我的墨修這麼好。

你被他騙了這麼多次,居然還信他?”

“他回清水鎮,直接用本命精血祭了那個蛇鐲,借蛇鐲化出一條有無之蛇,纏住阿熵。

他趁機就直接入了困龍井下,那困住上古龍蛇大神的池中。

”龍靈語氣森然。

帶著鄙視和嘲諷道:“他不過是墨修怕他神魂消散太久,冇有強大的蛇種出來,讓你重新懷上蛇胎,所以刻意留下一縷執念所化的蛇影。

“可現在,墨修居然想藉著獻祭精血,融合那些龍蛇之屬留下的殘骨,重鑄蛇身。

“何悅,你知道重鑄蛇身有多痛苦嗎?當初那條本體蛇想過這個法子,卻因為太過痛苦,一旦不好,就會被那些大神的戾氣和神魂奪了身軀,所以冇有實施。

“我們將那些龍蛇大神的殘骨帶離巴山,也就是為了那條本體蛇神魂融骨的,可他冇用,現在墨修居然妄想融合殘骨!”龍靈聲音帶著嗬嗬的冷笑。

沉聲道:“他這道蛇影,在蛇棺中養育千年,有血有肉,有骨有魂。

前不久,他又花了半身精血,給你鑄了一具軀體。

“現在要想融合那些殘骨,重鑄蛇身,就好像將他身體裡的每一塊骨頭都揉碎,再重新壓合……”龍靈的語氣帶著挑動。

在黑暗中唏噓著:“何悅,這可比你當初源生之毒侵入骨髓還痛。

可他不過是一道蛇影,靠著阿熵的神力存活著,阿熵怎麼可能讓他融合殘骨。

“我重現於世,他本就該消散了,如果阿熵一撤法力,他這道蛇影就完全散了。

他不過是在賭,賭阿熵還想留著他來養蛇胎。

”龍靈在黑暗中,慢慢湊了過來。

輕聲道:“何悅,你說阿熵還會再留他嗎?”

我在黑暗中並不能視物,可我知道龍靈叭叭的說這麼多,就是讓我放棄。

所以她甚至幫我分析得很清楚。

可她忘了一件事情……

我依舊隻是引動著黑髮,將我們一層層的纏卷在一起。

朝龍靈輕笑道:“如果你死了,墨修這道蛇影就不會散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