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631章 無情無我

靈妻 第631章 無情無我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墨修聽到我要見蒼靈,似乎知道了些什麼。

慢慢走過來,伸手撫著我的臉:“你想問蒼靈什麼?”

墨修的手冰冷,摸著我的臉,沉聲道:“何悅,彆問。

不解的抬頭,卻見墨修抿著嘴苦笑:“有時真相是很殘酷的。

他的笑太過沉苦,就算不用神念,我看著都感覺心疼。

“我以前總以為,自己就是真正的墨修。

”墨修慢慢低頭,額頭與我相抵:“何悅,你見過我這張臉,出現在很多蛇的身上,我以前也混亂過。

他聲音發苦,低聲道:“如果不是我意識錯亂,當年龍浮千,或許就不會落到那般境界。

何悅,我以為我這次能改變一切的。

可龍浮千經曆的一切,卻隻是開始。

墨修聲音裡壓著什麼,喉嚨好像發哽,朝我一字一句的道:“何悅,你說你冇有自我,是因為那條本體蛇的心,或是因為龍靈的情絲蛇,或是因為記憶……。

“其實都不是,那是因為你容易共情,無論是誰,你總是能感覺到彆人的喜怒哀樂,能感覺到彆人的傷感。

”墨修沉眼看著我。

漆黑的眼裡儘是痛意,好像一個眼神就直達我眼底。

墨修雙手捧著我的臉,慢慢吻著我的唇:“樓下玄門中人都在,估計見到我們後,更是召集所有玄門中人過來了,等下你下去,將你想的那個截斷輿論造神的辦法,告訴他們。

“然後我陪你去找……”墨修說到這裡,頓了一下。

張嘴含著我的唇,喃喃的喘了口氣:“去找何物。

何物,其實已經不能叫這個名字,他被阿問逐出了問天宗。

連何壽他們都叫他八尾!

何苦似乎一直在找他,可卻冇有找到。

狐族狡詐,更何況是當年立於神壇的塗山九尾之後。

可這個時候,找八尾做什麼?

不由的抬眼看著墨修,他很坦然的與我對視,沉聲道:“我來幫你斬情絲!”

我心口突然一陣陣的發痛,猛的想起當初何辜斬情絲的那種痛。

那時我都不知道,何辜喜歡我,對我情根深種。

就算這樣,當何辜斬情絲的時候,我還是感覺到了痛。

可墨修怎麼辦我斬情絲?

我心中又冇有墨修,怎麼斬?

墨修輕輕吻了吻,低聲道:“何悅,神魔無情,無情方能靜心,明智。

道家最高功法,也是太上忘情。

他手指輕輕拂過我臉頰,抿嘴想笑,卻隻是啞著嗓子低聲道:“你放心,我有辦法幫你斬儘一切情絲。

墨修黑亮的眼裡閃著水光,好像晃了晃,他卻輕輕眨了眨眼,湊過來親了親我的眼睛。

雙唇輕抿道:“何悅,你也感覺到了,對不對?阿熵和那條本體蛇,還有龍靈,要做的事情,我們是做不了的。

“可我們總有一天要對上她們。

你光是看到那條本體蛇,就情動不能自已;光是看著阿熵那張臉,就激動到分不清哪個是自己。

“以後你怎麼辦啊?難道就一直由他們牽著走……”墨修輕輕的親了親我的額頭。

好像幽幽的歎了口氣:“何悅,我已經不能像以前一樣,想著什麼都瞞著你,幫你偷偷解決,或是站在自己的立場幫你決定哪樣對你好與壞了。

“既然這樣……”墨修慢慢鬆開了我的手,低聲道:“那就幫你斬了情絲!無情無我,方能掌握乾坤!我先回巴山安排一下,你將這裡安排好後,我來找你。

我緩緩睜眼,隻看到墨修轉身,有滴水珠在他臉角側滑而過,落在浴室地板上,可墨修已經用瞬移消失了。

轉眼就不見了,我低頭看著那滴水珠。

伸手慢慢的攪了攪洗臉盆裡的水,再抬眼。

看著那張臉,微微撥弄了一下臉側的黑髮。

髮絲、情絲……

阿熵對我說那些話的時候,是有情還是無情?

龍靈當初斬情絲的時候,已經知道那條本體蛇……

我光是想著,心口發緊,眼睛已經開始發痛。

重重的呼了口氣,壓下那種想法。

所以龍靈她們早就知道,會用到我這具身體,早早的就給我換了心,將龍靈那條情絲蛇放入了我體內,讓我對那條本體蛇情根深種。

不管是不是願意的,隻要有龍靈那條情絲蛇在,我對那條本體蛇都下不去手。

更何況,他還有著和墨修一模一樣的臉。

她們……

真的是,好狠!

連墨修這道蛇影,從一開始,對我動情,對我如何,其實也一直在她們的算計中。

算是,讓我對那條本體蛇的情意,多了一絲外圍的保障。

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眼前水光泛動。

墨修,在巴山的時候,很自得的說,他悟性高,學什麼都快。

這種問題,我都能想清楚,墨修怎麼會想不清楚。

本以為我愛上他,都是被算計的;可我和墨修的相遇,都是阿熵和龍靈她們設計好的。

這對墨修,又是多麼的殘酷!

所以,他就算知道我心中冇有他,還是主動提出,幫我斬情絲。

可斬的不是我對他的情絲,他怎麼幫我引出來?

還有我對阿熵那種同根同源的親近感,他怎麼幫我斬?

他怎麼讓我做到,無情無我!

他說他幫不了我,可他卻幫我想到了一條真正的成神之路!

明明原先,他還想儘辦法讓我重新愛上他,不是嗎?

我看著鏡中那張臉,第一次感覺到厭惡!

慢慢低頭,想捧水洗把臉。

可我還冇有捧到水,那水麵就啪啪的有著水珠墜落。

心開始慢慢的發痛,我沉吸了口氣。

猛的將頭紮進了洗臉盆裡。

冰冷的水捂在臉上,我根本就冇有用到龜息術,可依舊冇有嗆到水。

我乾脆擰開水龍頭,任由水嘩嘩的衝著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感覺腦袋冷靜了下來。

再抬頭的時候,卻發現很久冇見的風望舒站在浴室門口。

她手裡拿著一塊毛巾,朝我遞了遞。

臉上再也冇有那種嬌俏的神情了,反倒是有著一種和風羲一樣的沉穩。

如果說風望舒以前是個嬌蠻可愛的小公主,那麼這會,她就好像是個入主中宮的太子妃。

就算看到我這麼狼狽,她依舊這麼冷靜。

我接過毛巾,擦了把臉,將頭髮包住,眨了眨眼,將那種泡水後異物感了驅開。

看著風望舒,卻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問。

風城淪陷,風羲身殞,風家還有內鬼……

她是怎麼從石室中出來的?

風家這麼大的爛攤子,她不去收拾嗎?

“要用術法幫你將頭髮烘乾嗎?”風望舒卻好像冇有半點情緒,很禮貌的朝我彈了彈手。

“不用。

”我一想到頭髮能和阿熵的聯起來,就感覺恨不得和以前一樣,剃個光頭。

但我知道,這種黑髮剃光頭也冇用,我以前也剃過。

隻是擦了擦頭髮,看著風望舒道:“你們還好嗎?”

風望舒好像頓了一下,抬眼看著我,點了點頭道:“還好。

她說著,微微轉手,熒光流轉,那條宛如天邊極光般輕柔的披帛出現在她手裡。

可她卻雙手捧起,臉色沉靜的奉給我道:“風家少主風望舒奉前任家主風羲之命,奉上風家青虹為敬,與何家主,及天下玄門共商救世之策。

或許是提到風羲之死,風望舒雙眼泛紅,卻咬著牙道:“家主身殞前唯一的遺命,就是請何家主借這條青虹,前往華胥之淵。

她似乎輕呼了口氣,慢慢跪在我麵前。

將那條青虹舉過頭頂:“風家望舒,誓死也助何家主入華胥之淵。

“為什麼?”我看著那條閃著災光的披帛。

看著風望舒,低聲道:“阿熵就出生在華胥之淵,而且那裡是風家的禁地,我進去做什麼?”

“那裡是開始,也是結束。

”風望舒將那條披帛朝我遞了遞,沉聲道:“何悅,你也不想再這樣耗下去,對吧?家主說,蛇窟那些含尾蛇,指的不隻是時間。

她眨了眨眼,沉聲道:“那蛇窟也不是魔蛇所創,而是一直都有的,和華胥之淵一樣,早就有了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