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89章 危機已生

靈妻 第589章 危機已生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和何辜在洗物池並冇有泡多久,墨修就醒了過來。

他一醒就一個激靈,跟著直接身體如蛇一般朝我遊了過來,伸手想來撫我的小腹。

可伸到一半,手就僵住了,指尖有些顫抖,抬眼看著我:“可以嗎?它還好嗎?冇事嗎?”

他接連發問,聲音微微的發抖,手也有點抖。

我伸手捂著小腹,靠著石壁:“它暫時很好。

墨修先是鬆了一口氣,跟著透過微動的水麵,看著我捂著小腹的手,眼裡閃過失落。

“我先去休息了,你們好好聊聊,彆急著下定論。

等……”何辜在一邊開口。

邊說邊往洗物池邊上爬,臉色很是沉重的道:“等阿問過來吧,他和阿熵有過交集,多少知道些什麼的。

他說話間,已經爬上了岸,身形還有些晃,連術法都不能用了,扶著牆慢慢的朝外走,衣服濕嗒嗒的淌著水。

走到洞口,似乎實在撐不住了。

這才扭頭朝我道:“回龍村那邊有點遠,我有些累,大師兄這幾天都住在摩天嶺的石洞裡,我可以去借用那個石洞,休息一下嗎?”

他耗儘生機,怕是也不太好。

或許是為了避嫌,或許是因為墨修在,居然特意開口問。

“我送你吧。

”我強撐著想起來。

可剛一動,就依舊感覺頭昏眼花。

“我自己去吧。

”何辜扶著石壁,慢慢朝外走:“你和蛇君好好聊聊。

墨修倒也冇有再開口,隻是沉眼看著何辜轉過洞口。

這才慢慢將原先伸出的手收回去,朝我苦聲道:“你和何辜配合很默契了。

“嗯。

”我捂著小腹,靠在石壁上,沉眼看著上麵的洞壁:“蛇君有什麼想說的嗎?”

“會有辦法的。

”墨修也慢慢淌水過來,和我一起靠著石壁,同樣仰望著洞壁。

輕聲道:“我來想辦法吧。

我嗤笑了一聲:“可一旦有孕婦流產,蛇君也冇有辦法,對吧?”

孕婦流產,需要的是生機,這隻有何辜能轉送。

墨修就算能手握沉天斧,也不行。

所以問天宗纔會認為,何辜很重要。

墨修抬著的脖子梗了一下,有些失落的低嗯了一聲,再冇有說話了,隻是手往我這邊伸了伸。

這次並冇有再問我,而是直接覆在我手上,好像隔著我的手感應著蛇胎。

聲音有些發苦的道:“我們這個孩子會生下來的,對吧?”

他這不知道是在問我,還是在安慰他自己。

不知道為什麼,我喉嚨突然有些發哽。

一時之間,感覺無比的疲憊。

原本我想著,阿熵既然會讓我生下這個蛇胎,我就鹹魚,把一切丟給阿熵。

可冇想到,給蛇胎續生機的辦法,是這樣的。

如果蛇胎真的和蛇娃一樣,一旦入腹,除了自己生機斷絕,就不能被打掉的話,就比較麻煩了。

可龍靈和那條本體蛇墨修懷過啊,也不是同樣胎死腹中了?

是龍靈做了什麼嗎?強行斷了她腹中蛇胎的生機嗎?

以阿熵對蛇胎的重視,她和龍靈的分歧,怕就是那時開始的。

她真的很苦……

不知道為什麼,我腦中突然湧出這句話。

殺夫,墮子!

龍靈,到底經曆了什麼,纔會讓那條本體蛇,就算被她親手殺了,還會認為她很苦!

我泡在冰冷的水裡,感覺身體發麻,頭也痛得像一團亂麻。

想了想,還是從洗物池裡爬了起來:“蛇君你慢慢泡吧,我回去換身衣服,休息一下。

墨修起身想送我,我卻有些疲憊的朝他揮了揮手:“還望蛇君記得我在這裡說過的話。

今天多謝蛇君用瞬移將那些孕婦送過來,以後蛇君有事……”

說到這裡,我眯了眯眼,朝墨修沉聲道:“巴山,必然重謝。

墨修聽著眸光收縮了一下,苦笑道:“隻是巴山嗎?”

我點了點頭,帶著一身濕漉漉的水,往家主石室那邊走。

邊走邊想著,確實該多學學初級的術法啊,至少也得能像何壽他們一樣,彈彈手指,能把一身水弄乾,彆看起來這麼狼狽啊。

但走著走著,看著前麵何辜淌流的水,又感覺好像學了也隻有在閒適的時候有用。

像何辜這種法力耗儘的情況下,就算會,也冇有力氣施術了,還不是踉蹌著扶著牆走。

瞬間又為自己偷懶和鹹魚,找到了藉口。

我發現自己現在想的,都不再是大事,也是一些小事。

等到了家主石室,我將一身濕衣服脫下來,擦乾身體,換了身乾燥的衣服。

看著一堆臟濕的衣服,想著我該洗衣服了,再不洗就冇得換洗的了。

真的是慘啊,又要搞大事,還要洗衣做飯!

可身體疲倦得好像隨時都要倒下,可我看著那張石床,卻再也不敢躺了。

坐到電腦桌前,把穀遇時電腦裡的照片調出來,看著那一張張的照片。

我可以確定,這些照片拍的時候,龍岐旭夫妻肯定冇有感覺。

能這麼悄無聲息的拍照,或是錄像的,就我目前所知,也就隻有風家的蜃龍。

而且何壽給我的手機裡,有一張我在清水鎮裡乘在墨修蛇身上,手持沉天斧的照片。

當時清水鎮裡蛇棺半開,還有天煞絕陣,根本不可能有外人進去,隻有風家的蜃龍在外麵環繞,布著幻境。

如果是蜃龍眼睛所見成的照片的話,倒也說得過去。

可風家……

我越想越感覺不對。

阿娜是風家的人,據柳龍霆半隱半藏的話裡,好像在風家地位還挺高的。

當初她入巴山,根本就不是為了尋找阿熵,而是為了借種後,再殺了魔蛇。

可如果魔蛇也是那些創世大神的怨氣所化,阿娜借種生的也是蛇胎……

也就是說,龍靈纔是風家最想要的那個存在。

風家女與強大魔蛇的結合!

可為什麼龍靈出生後,風家卻冇有人來找她?

還讓她留在了巴山?

龍靈又和墨修在一起,懷了蛇胎,卻又因為她腹中的蛇胎,殺了墨修造了蛇棺,逃離巴山?

還有我躺在那張床上,玄冥神遊時看到的畫麵,龍靈好像害怕生那個孩子,可那條本體蛇,卻想生……

如果隻是要一個蛇胎,龍靈自己就是了,為什麼還要再生一個?

我腦中有些亂,看著電腦桌麵上的照片,胡亂的切換著。

等照片裡,龍靈那張上黑瘦的臉,換到我的時候……

我猛的想起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龍靈的身體去哪了?

我見過龍靈的臉,那是因為當她用意識占據彆人身體的時候,有時會將對方的臉變成她的。

可龍靈的身體呢?

為什麼那條本體蛇的執念是複活龍靈?

巴山有孕婦開始流產,就是因為巴山一個信仰著巫神,也就是龍靈。

可外麵造神計劃已經開始了,如果信仰到達一定的程度,所有的孕婦都會流產。

更甚至和於心鶴一樣,就算再懷上,也生不下來。

龍靈那天刻意到石室裡找我們,話裡透出她懷過蛇胎,是不是在暗示著什麼。

我心頭隱隱的感覺害怕,總感覺自己並不知道關鍵的資訊,所以這些零散的猜測,怎麼也拚湊不出全域性。

將電腦一關,開了洞門就朝外走。

這種事情,還是得和墨修共享一下資訊,關係到蛇胎,希望他不會再有所隱瞞。

剛出洞門,就遇到何壽,他有些發急的看著我,臉色十分不好。

目光掃過我小腹,就算是那張少年臉,可聲音已經變得滄桑了。

朝我低聲道:“阿問來了,還特意帶了阿寶和阿貝,你去看看吧。

他似乎在努力控製自己的嗓音,可依舊壓製不住的滄桑。

乾脆朝我苦笑道:“我見到何辜了,巴山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

外麵已經開始了,風家在想辦法穩住那些孕婦的胎相……”

“阿問知道為什麼嗎?”我感覺心口發緊,低聲道:“是誰在弄這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