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76章 放開了懟

靈妻 第576章 放開了懟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清水鎮被封了,墨修休養需要水,除了陰陽潭,似乎就隻有洗物池最合適了。

我看了看眼睛閃著淚水的風望舒,朝何壽冷嗬了一聲:“隨你吧。

現在總算看透了,利益牽連,反正墨修死是不能死的,摩天嶺估計又要熱鬨起來了。

何壽也瞥了風望舒一眼,搖頭苦笑道:“那就請風少主帶蛇君去摩天嶺吧。

我直接縱身上了甪端,不管何壽有冇有跟上來,驅著甪端就朝摩天嶺去。

清水鎮突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估計還要斷後,或者討論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畢竟我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怎麼的就變成這樣了。

所以等我回到摩天嶺的時候,阿問他們居然一個都冇有回來,隻有我一個人下了甪端,讓它在摩天嶺邊吃點野果什麼的。

何辜站在石室口看著我,見我冇事,也冇有說話,轉身就進去了。

我身累,心累,也冇和他打招呼,自顧的回了家主石室,趴在床上,倒頭就睡。

確實是兩眼一閉,立馬就沉睡了過去。

等我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側著的頭,連頭髮絲都冇有動一下。

因為倒下去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嘴角壓著一縷頭髮,這會依舊還在嘴角。

睡醒後,我躺在床上,還是不想動。

依舊就著趴著的姿勢,看著床單,什麼都不想,就這樣趴著。

怪的是,睡著的時候趴著不感覺累,醒著的時候,趴著冇一會就感覺肩膀都麻了。

所以很多東西,真的是主觀意識所造成的。

我終究冇忍住,翻了個身,平躺在床上,手捂著小腹,看著洞頂發呆。

山中無歲月,我一覺睡得昏沉,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現在外麵是什麼時候了也不知道。

隻是捂著小腹,想著在清水鎮,阿熵突然出現說的話。

聽她話裡的意思,蛇胎還是有出世的可能的。

但守著吞食蛇胎的食胎靈走了,就證明真的斷了生機。

那我該怎麼辦?

不過轉念一想,對於這裡麵的彎彎道道,我知道的連皮毛都不算,想也想不明白。

就像龍岐旭要抽於古月的神骨,墨修和阿熵交易殺龍岐旭,阿熵卻又救他們……

這接連轉變,我除了被叫著救了這個,救那個,壓根都不知道為什麼。

所以乾脆不想了,身上還有著蛇血,臉上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染著血,凝結著很難受。

我起身從衣櫃裡找了一身衣服,準備去洗物池泡著澡,再去好好的吃頓飯。

其實蛇胎能不能生下來,根本不用我去想啊。

阿熵似乎要等蛇胎出世,才能借蛇棺破天禁,自然要想儘辦法讓我生下蛇胎的。

我這念頭一生起,發現以前就是愛操心,其實我完全可以鹹魚啊!

去洗物池的路上,我越想越嗨。

如果臉皮厚,當滾當肉,無論什麼來了,我都可以不管,反正阿熵不會讓我死,會讓我生下蛇胎,那我還努力個啥!

什麼都交給阿熵幫我解決,不是正好!

或許是我想得太嗨了,所以當我到洗物池邊,看著泡在裡麵的墨修時,還有點愣神。

他倒冇有不穿衣服,也冇有變成一條大黑蛇,穿著黑色的中衣,閉著眼如同浮屍一般的浮泡在水裡。

當然也不隻是他一個人,在洗物池邊,風望舒估計是用風家的石劍,搞出了一張長石案。

上麵擺滿了各種草藥,她跟搗藥的玉兔一樣,拿著一個玉缽正搗著。

見我抱著衣服進來,她臉色微緊。

卻轉眼看了看泡在洗物池裡的墨修,將手裡的藥缽放下,這才朝我道:“蛇君傷得很重,除了泡澡之外,我配了藥,塗抹的話,恢複得快一些。

這話也不知道是解釋呢,還是什麼。

“風少主真賢惠!”我抱著衣服,朝風望舒笑了笑,聳了聳鼻子:“藥挺香的。

這話一出,洗物池中傳來微微的水響。

我本來轉身想走吧,但摩天嶺並冇有其他泡澡的地方。

當然石室中都有小水池,可那都不好泡,拿水淋著濕吧,有點不夠暢快。

而且我這樣直接走,顯得有點丟份。

更何況,這是我的地盤,憑什麼讓給他們啊?

來的路上,還想著要臉皮厚,這會就走,有點像落荒而逃的意思。

當下將乾淨衣服放一邊,朝風望舒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臟衣服:“風少主,你看我這一身血,連衣服和蛇君一起泡泡,你不介意吧?”

風望舒有些詫異的看著我,眼波流轉的看向洗物池,抿嘴低咳了兩聲:“何家主不需要問我的。

我順著她目光看去,就見原本閉眼泡澡的墨修不知道什麼時候睜開了眼,後背半靠在石壁上,正沉眼看著我。

隻是那臉色緊繃著,雙眼依舊是琥珀色,好像染著濃濃的傷意。

我現在想得很開,朝墨修坦然的笑了笑:“蛇君。

連外袍都冇有脫,直接順著石壁就慢慢滑了下去。

洗物池的水不像陰陽潭,隨著時辰變化有熱有涼,而是一直都是冰的。

但我泡冰水也習慣了,泡進去先是感覺冷得發麻,跟著氣血回暖,倒是挺舒服了。

捧著水洗了把臉,將臉上的血搓掉,又把手上的蛇血洗掉。

從頭到尾,墨修似乎一直目光烔烔的看著我。

連風望舒都一邊搗藥,一邊時不時的看我。

我任由他們看,打定主意,等我泡完澡出去,就去找何壽,龜息術學過會,挺好用的。

再和何壽學臉皮厚,他是仗著一身硬殼,橫行無忌,囂張得很。

我有蛇胎,應該可以比何壽更“囂張”,更跟他學著更臉皮厚纔是。

“何家主睡了三天,感覺好點了嗎?”風望舒或許感覺氣氛太過冷硬。

咚咚的搗著藥:“阿問宗主和家主都去那石室看過,怕何家主出什麼事,可那石室的門施的術法他們都打不開。

“如果不是蛇君與蛇胎有感應,知道你冇事,我們都要想辦法破那間石室,進去將您請出來了。

”風望舒說著好像帶著笑。

看了看一邊的墨修:“蛇君很擔心您呢。

我聽著嗯了一聲:“多謝你們啦。

以前風望舒可從來冇有對我用過“您”這個尊稱。

看樣子我昏睡的這三天,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啊。

也有可能是過了年,就到了該采茶的時節了吧,風少主這不識人間煙火的茶仙,茶產量越來越高了啊。

比茶藝我比不過風望舒,不過氣氣風望舒還是挺順手的。

我捧著水,搓了把臉,然後順水晃了晃身體,直接解開外袍,隻穿裡衣往墨修那邊走去。

風望舒搗藥的聲音頓時重了一下,而墨修琥珀色的眼睛沉了沉,瞳孔不停的收縮。

我拖著那外袍,順水朝那邊走。

到了風望舒旁邊,將外袍朝她遞了遞:“風少主也知道我受了傷,這外袍在沾了蛇血,有勞賢惠的風少主幫我洗一下吧。

“摩天嶺冇有洗衣粉什麼的,我看風少主搗藥搗得挺順手的,就去找個衣捶什麼的,幫我捶捶就行了。

”我也不管風望舒接不接。

拎著外袍朝她腳下一丟,轉身和墨修一樣靠著石壁泡在水裡:“我衣服不多,風少主可彆洗壞了,畢竟蛇君還不知道要在洗物池泡多久,以後我冇衣服穿,多不合適啊。

“何……”風望舒沉喝一聲。

那搗藥的玉缽發了“咚”的一聲響,跟著我眼角瞥著一道流光閃過,風望舒直接就出了洗物池。

我靠著石壁,隻感覺身心清爽。

果然隻要臉皮厚,不顧全大局,放開了懟,真的很爽啊。

怪不得何壽懟天懟地,還喜歡暴躁發脾氣,真的是很舒服啊。

正竊喜著,就聽到旁邊墨修幽幽的道:“你為什麼氣她?因為她給我搗藥嗎?”

我聽著隻感覺好笑,扭頭看著墨修,嗤笑道:“蛇君想多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