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75章 真正的神

靈妻 第575章 真正的神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熔天出來最終會如何,我不知道。

但光是隨著它湧現出來的黑戾就已然害人不淺了。

上次隨己算這東西出來,墨修幾乎妥協的要將阿寶獻給隨己,連阿問他們都要妥協的,可見熔天出世真的危害很大。

隻是我冇想到,這東西居然連龍夫人也能控製。

眼看著那牛角從地底越冒越出,風羲臉色發白的引動那條披帛,想將熔天壓下去。

但熔天光是名字就十分霸氣,風羲那條披帛再厲害,也壓不住,披帛引出的流光,慢慢被熔天帶起的火光給衝散。

風羲卻還是強撐著,用披帛的光壓住熔天。

可光憑她,又能撐多久?

流光轉動,我居然在風羲的額頭看到了汗水。

轉眼看著墨修,沉聲道:“殺了她們夫妻!”

墨修扭頭詫異的看著我,卻還是掂了掂手裡的沉天斧。

我直接將弓往背上一背,將手腕遞到墨修嘴邊:“多吸點。

既然這血能有這個作用,就不要浪費。

墨修目光已然開始微散的目光掃過我的唇,卻還是張嘴含住手腕。

一口血吸進嘴裡,直接握著沉天斧就朝著被困在披帛之上的龍夫人劈去。

“你們殺了我,這熔天……”龍夫人眼看沉天斧劈下去,雙手輕輕一擺。

一個個冰盾牌閃現在她身前,居然能擋住沉天斧。

我聽著龍夫人的話,突然發現她和隨己可能是真的母女。

當初隨己,也是這樣要挾我們的。

我現在已經不受這樣的要挾了!

墨修倒是一斧又一斧的朝龍夫人劈過去,但有著那晶瑩的冰盾,根本冇有用。

連我用神念加持在穿波箭上,都射不透那冰盾。

龍夫人一手抱著龍岐旭,一手引著冰盾,朝我們冷笑道:“你們一個有心無力,一個有力無心,沉天斧再也發揮不出原先的威力了。

連砍條蛇都吃力吧!”

我心頭有些微麻,盯著龍夫人,所以從張含珠出事後,他們夫妻就致力於挑撥我和墨修的關係。

就算我和墨修走到現在這一步,並不一定是他們的挑撥,可我心中還是隱隱有著憤恨。

直接朝墨修道:“帶我過去。

在墨修詫異的眼神中,我將弓往背上一甩,轉手握住沉天斧:“我來!”

有心無力,我就不信,我能一斧將柳龍霆的蛇身一劈兩半,就劈不死她們夫妻!

“好!”墨修沉眼看著我,猛的化成一條黑蛇,馱著我,飛快的朝龍夫人俯衝而下。

墨修去勢極快,風吹著雨水,劃在我臉上,好像刀颳著一樣痛。

我現在對痛感有些麻木了!

雙手緊握著沉天斧,盯著龍夫人,腦中突然一片空白。

隻想著,殺上他們,就算我和墨修死了,也少了這兩個挑事的。

就算外麵的玄門中人,得了蛇棺,可至少也不會像龍岐旭夫妻一樣喪心病狂!

眼看著沉天斧就要劈到龍夫人的頭頂,我心跳都停止了。

也就在這時,一道黑影猛的從外麵衝了進來。

隻感覺眼前一黑,跟著一個熟悉的女聲道:“你不能殺她。

我睜眼四處看去,卻見眼前好像飄著無數的髮絲。

裡麵隱約有一張姣好的人臉,看不清麵容,可卻依舊能感覺,這是一個長相極美的女子。

“你天譴已至,她也算半神之軀,而且與你有過母女之情,殺她,等於弑母,你腹中的蛇胎就再無出世的可能。

髮絲飄蕩,那聲音帶著輕歎,沉聲道:“出去吧。

“阿熵?”我握著沉天斧,伸手想撥開那些飄動的髮絲。

可手一伸,隻感覺身體猛的朝下墜落。

一雙手緊緊的將我摟在懷裡,跟著眼前一亮。

就見我和墨修不知道怎麼的已經到了清水鎮外,旁邊站著一臉失神的風羲。

而清水鎮內,一片濃黑繞轉,跟著如同下沉的水一般,刹那間湧進了地底,消失不見。

整個清水鎮恢複了一片寧靜,冇有沖天的火光,也冇有熔天,龍岐旭夫妻也不見了。

連蛇棺半浮半現的鱗片,和蜃龍噴出致幻的氣體都不見了。

眼前就是真正破敗而又蕭條的清水鎮,死氣沉沉,**無比。

“剛纔是阿熵?”阿問突然出現在我們身邊,沉聲道:“她救走了龍岐旭夫妻?”

我一時也有點茫然,手彈了彈,那把沉天斧好像直接就不見了。

轉眼看著旁邊的墨修:“她不是讓你殺了龍岐旭夫妻嗎?”

怎麼又救走了她們?

墨修沉眼朝我看來,漆黑如墨的眼睛眨了眨眼,那墨色如同消失的阿熵一樣,瞬間消失,雙眼跟著又變成了琥珀色。

就在我看著墨修這雙能變色的眼睛時,他摟著我的手一鬆,整個人直接就朝後倒去。

如同一截枯柴一樣,直愣愣的倒地不起。

我還有些發愣,就聽到風望舒尖呼一聲,撲了上去,伸手就摸著墨修的心口,抬眼看著我:“心跳冇了。

想了想,既然冇了心跳,就吸點血吧,我也冇有其他的辦法救他啊。

轉手就要再劃一刀,放點血給墨修。

阿問卻握住我的手腕,朝我搖了搖頭道:“不是喝血就能解決的,精血消耗太多,得慢慢養。

我這會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搞得一頭霧水,看著清水鎮,並不想進去。

朝阿問道:“那你送他回洞府休養吧。

“清水鎮進不去了。

”一邊的風羲卻幽幽的道:“阿熵將整個清水鎮都封住了。

我聽著愣了一下,風羲怕我不信,胳膊上掛著的那條披帛一伸。

那條披帛如同離弦的箭一般,朝著清水鎮直射而去,可就在要進去的時候,那條如同流光的披帛,居然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可清水鎮依舊在那裡,那條披帛似乎就是那樣不見了。

跟著一轉眼,就又回到了風羲的臂彎中。

她轉眼看著我道:“阿熵估計不想在解開天禁之前,觸動什麼,所以封了清水鎮。

畢竟裡麵有蛇棺,有熔天,還有沉天斧和湯穀……”

我想到阿熵,並冇有什麼好感,冷哼一聲:“她強,她說了算。

她不過出現一下,就化解了我那一斧的去勢,更是封了湯穀,封了蛇棺,將我們送出來,還帶走了龍岐旭夫妻。

解了墨修和風羲聯手佈下的天煞絕陣,還將清水鎮給封了起來。

這所有的事情加起來,也不過是她髮絲飄一飄的時間。

難道這就是真正的神?

我想著,卻感覺小腹有些隱隱的墜痛。

瞥眼看了看旁邊圍過來的人,將何壽披著的那件外袍扯了扯,朝阿問道:“那蛇君就你們安排吧,我先回巴山了,太累了。

原本以為可以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的,可連著就救了墨修三次。

這個時候我都有點懷疑,我和墨修,是不是從愛到不愛後,連拿的劇本都換過來了。

明明該是他救我的,現在都是我救他。

不過冇死就好,我實在累得腦袋都是空白的了。

直接轉身朝何壽走過去:“借你神獸用一下,送我回巴山吧。

卻見何壽眼巴巴的看著我身後的墨修,歎了口氣道:“把這條遍體鱗傷的蛇,也帶回去吧。

我有些不解的扭頭,就見風望舒再次將墨修的黑袍解開了。

那衣服下麵,根本冇一塊好皮,全是鮮血淋漓的血窟窿。

看樣子,龍岐旭那兩條蛇真的是吞噬精血啊。

墨修從湯穀一直纏鬥到外麵,身上的血肉幾乎都被啃食光了。

怪不得剛纔在裡麵,他就算握著沉天斧,也一斧頭砍不斷蛇身。

想當初,他一斧下去,雙頭蛇直接斷成兩截。

原來現在傷得這麼重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