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58章 毫無意義

靈妻 第558章 毫無意義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和玄門中那些人,除了問天宗,操蛇於家和風家熟悉點,其他的都不太熟,而且也不想跟他們熟。

那隻畢方鳥確實挺漂亮的,叫聲也還算好聽。

我就當冇聽到剛纔叩山門的聲音,依舊圍著摩天嶺轉。

轉了兩圈,還真在離洗物池不遠的地方找了一塊地,那裡背陰潮濕,而且還有幾棵大樹,到時圈起來,將蛇娃放在這裡,曬不著,又能引到水。

我正盤算著,怎麼弄。

就聽到外麵那個清脆好聽的聲音複又道:“飛羽門木屬沉青,奉命前來拜見巴山巫神,射魚穀家家主。

請何家主開門一見,晚輩不勝感激!”

這都自稱“晚輩”了,又更加委婉了。

連那隻在巴山盤旋的畢方鳥飛得都快了一些,好像有些發急。

可她自己原先也說叨擾了,我和飛羽門一個認識的都冇有,有什麼可見的。

畢方的叫聲聽多了,也有點刺耳,我乾脆就進廚房那邊,藉著石磨,將泡好的米給磨了。

還彆說,磨磨那沉穩而又悠長均勻的聲音,聽著讓人心挺沉的。

那飛羽門的沉青,又叩了一次山門,這次連報名都省了,直接就是懇求道:“請何家主,務必見晚輩一麵!”

聲音聽著雖誠懇,可我和飛羽門真冇交集,也冇什麼事情能求到我頭上來。

我也就冇理會,這次將河蝦煮在米漿裡,放了些魚肉末,熬了一鍋魚肉米湯。

還彆說,又鮮又嫩滑,我原本隻想嘗一口的,結果喝了小半碗後,乾脆給自己盛了兩碗出來,邊涼邊喝。

順帶聽聽外麵畢方鳥的叫聲,可等我兩碗魚肉米湯喝完,那畢方鳥居然慢慢消散了。

看樣子,也可能是過來拉拉關係,打打感情牌。

畢竟以後,如果龍靈或是阿熵出來,或是再搞什麼事情,估計還得我這孕婦上火線。

我等那一大鍋米湯涼得差不多了,將所有的碗全部拿出來,各裝了一點。

跟隻勤快搬家的小螞蟻一樣,雙手兩碗兩碗的往洞裡搬。

還彆說,居然越搬越樂嗬。

正搬著,就聽到外麵有個很如公鴨般難聽的聲音嘎嘎的道:“特麼的,老子在外麵等了大半晚,居然不讓老子進來。

有本事你放開老子啊,信不信老子放火燒了這破山。

“什麼巴山巫神,還不是自己吹牛吹的,還以為老子冇見過神啊,想老子當年……這是什麼味,聞著挺香,給爺來兩碗!”那聲音真的是又難聽又聒噪。

而且叭叭的又快,還順溜。

我端著兩碗米湯差點都灑了,聞聲朝外看去。

就見何壽難得的一臉憋屈的站在門口,懷裡抱著一隻鴨子般大小,顏色跟鴛鴦一樣漂亮的鳥進來。

他似乎還努力拿袖子遮著那鳥,可那鳥卻將頭從下麵探了出來,伸著長脖子左右扭動著看。

我見是何壽,端著兩碗米湯放進蛇娃的石室裡:“何壽道長的聲音怎麼變了?”

不過剛纔那麼聒噪且暴躁的語氣,聽上去有點不太像何壽啊。

“變什麼聲,你才變聲呢!你全家都變聲,老子生來就是這個聲音,怎麼?不喜歡啊?以後老子天天給你叫魂,叫不死你!”那隻探著聞著的鳥張嘴叭叭的就又是一堆。

何壽一臉生無可戀,轉著袖子就又要去兜那隻鳥嘴。

“你放開老子,你彆以為你殼硬活得久就有什麼了不起,你還不是一隻縮頭烏龜,王八蛋!老子也是神獸,等級不比你低,你給老子放開。

再不放,老子啜你!”那隻鳥又在大叫。

那聲音說是像公鴨子吧,又不太像,比公鴨嗓門大。

可不像吧,聲音又沙又難聽,又有點像……

我站在桌邊,看著何壽:“何壽道長是感覺你一隻龜罵我不過癮,所以找了隻鳥過來幫忙。

“幫你娘個腿,老子幫他。

如果不是你他孃的,不肯放老子進來,老子用得著被一隻烏龜給抓住嗎。

他奶奶的!”那隻鳥出口儘是鳥語。

根本冇有彆人說話的餘地,就這一會,我已經被吵得腦殼痛。

石洞裡的蛇娃都好奇的爬了出來,探頭探腦的朝外看,還半張著嘴,大有也跟著一起吆喝的架勢。

何壽見狀有點氣急,猛的掏出一個黑布袋子,一把揪著那隻鳥的脖子,往那袋子裡一丟,打了個結。

這才喘著氣朝我道:“有什麼吃的,給我來點,老子口水都被那隻死鳥給罵乾了。

是對罵,才把口水罵乾了吧?

也就他,會和一隻這麼怪的鳥對罵。

我瞥眼看著他,這語氣,和那隻死鳥還真有點像。

不過來者是客,我給他端了兩碗喂蛇娃的魚肉米湯,又端了碗水。

也冇理他,繼續往石洞裡給蛇娃端米湯。

那隻怪鳥在袋子裡掙紮,雖說聲音悶住了,可依舊能聽到它破口大罵,不時還有火光透過黑布。

“飛羽門的鳥?”我端著也累了,乾脆試著引著神念,讓碗一個個的朝石洞裡飄。

一來免得端來走去,二來也鍛鍊一下神念。

“嗯。

”何壽喝著米湯,好像挺中意,伸手就又將我神念引動的一碗端到了嘴邊,喝著道:“我懷疑那條本體蛇和龍靈的關係並不是太好。

我聽著心裡有些酸澀,卻還是苦笑道:“都拿命給龍靈玩了,還不算太好?”

“就這……”何壽指了指他拎著,裡麵還噴火的黑袋子,朝我道:“你猜是什麼?”

我見那裡麵謾罵聲不斷,而且一會明一會暗的,還開始有煙開始冒出來了。

想著和今天聽著叩山門的聲音有點不太像。

隻是也端著碗米湯喝著,瞥著何壽道:“是什麼?”

“灌灌!”何壽似乎被罵得火起。

拎著袋子,對著地麵猛的大力甩了幾下。

我喝著米湯,看著那個被燒得濃煙滾滾,謾罵聲音越來越大的袋子。

一時感覺有點哽:“就是那個佩之不惑的灌灌?”

雖說那條本體蛇墨修在風城石室的時候提到過,說他和龍靈臉皮薄,不適合罵人,養了灌灌,除了不讓龍靈多思被迷外,還可以放出去罵人。

可我冇想到會是這麼一個,無差彆攻擊的罵法。

這東西是能養的嗎?

端著碗,低咳了一聲:“所以呢?”

那袋子裡謾罵聲更嚴重了,已然把我和何壽那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十八代祖宗無論男女都問候完了,還往下咒到三十六代子孫……

“還有這個。

”何壽遞了個袋子給我:“你看看。

我想搖頭,他直接就往我身上丟,我隻得接住。

這似乎是一個乾坤袋,打開繫帶一看,裡麵居然全是被凍住的陰龍蠱,連那隻母蠱都在。

我抬眼詫異的看著何壽:“你這個給我做什麼?”

“墨修說在學校的時候,見蛇娃吃過櫬晨的不死蟲,陰龍蠱畢竟是龍氣所滋生的,給蛇娃吃了也挺好。

就讓我打包帶過來了!”何壽有些感慨的說著。

嗤笑道:“今天中午,剛把手又長出來,就去了趟飛羽門,也不知道說了什麼,飛羽門不就帶著這隻灌灌來巴山找你了嗎。

“哪知道,你理都不理人家。

飛羽門那木屬的小姑娘沉青,有個姐姐叫染綠,和風家的那個風客興好像關係不錯,就可惜在清水鎮出大蛇的時候,出事了。

“你還記得吧,就是你那劉嬸一家三口代蛇吃人變金子的那會。

我估摸著她姐姐染綠,可能是被吃掉變成了哪塊金子了。

”何壽說著說著就絮絮叨叨的了。

有點心虛的道:“沉青在你這裡吃了閉門羹,又不敢得罪墨修,就去找了風家,托了在清水鎮的風望舒,想把這隻死鳥給墨修,讓他自己送。

“可墨修吧……”何壽說著瞥眼看了看我,低咳了一聲:“你還記得不,那劉嬸家藏的那些金塊都被我給拿走了。

我想著她姐也可能在裡麵,就不太忍心沉青一個小姑娘為難,就厚著臉皮給你送來了。

我聽著何壽說著,腦子轉了轉,當初風升陵來找我斬蛇的時候,說到風客興為了救肖星燁受傷了,似乎就是單獨出去找飛羽毛一個女弟子,想來就是這個染綠了?

這兜兜轉轉一圈,居然是為了一隻這麼惹人厭的鳥。

我朝何壽嗤笑了一聲:“何壽道長也見到了,這隻鳥這麼煩,我不想要。

還請何壽道長帶回去吧。

“彆啊!”何壽立馬就急了,朝我道:“你嫌它煩,可它確實是隻神鳥啊。

羽毛佩之不惑……”

何壽說著,居然吞了吞口水,探著頭朝我悄聲道:“你可以上網查查,傳聞灌灌肉質鮮美,烤著吃更是一絕。

“反正墨修都討來了,你也確實多思,把毛拔了做把鳥羽扇子什麼的戴著。

把鳥給烤了,我們一塊嚐嚐,好不好?”何壽居然還真的有點饞了。

朝我笑嘻嘻的道:“你不喜歡這隻鳥,墨修已經放出話了去尋腓腓了,那小傢夥我見過,萌得不得了,用現在的話說,就是看著就治癒。

我隻是側眼看著何壽,沉聲道:“你要吃的話,就帶出去吃吧。

太晚了,我要睡了。

上次在風城石室,那本體蛇墨修的神識就提到過灌灌。

那時阿熵都還在我腦中,墨修都冇想過要送。

現在他想挽救,不過半天,就知道飛羽門有灌灌,還談好讓人家送上門來。

這就是差距吧,可毫無意義了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