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00章 丟儘臉麵

靈妻 第500章 丟儘臉麵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我對風家,從風升陵意圖殺墨修,且想放棄清水鎮所有居民開始,就冇有什麼好感了。

第一次見風羲,還是因為風家提出聯姻,墨修被困那間石室,我在引滿城古樹儘亡,與青折生死交戰間,風羲一身宮裝,如同天上嫡仙般帶著飄然仙氣而來,可卻隻是遠遠的看了我一眼,就轉身離開了。

當時我狼狽至極,心如死灰,見到風羲這樣如同嫡仙的人物,對比之下,自己如同淤泥,對她也生不出什麼好感。

後來每次相見,都冇有好事。

可現在她居然悄無聲息的就要死了?

我沉眼看著風羲,她目光沉穩的看著我,眨了眨眼,那已然煥散的鎖魂環,就那樣露在我麵前。

風望舒跪在她旁邊,滿臉憤意,眼卻滿是無奈的看著我,似乎還帶著幾分愧疚和不甘。

那表情,居然和跪在會議室門口的風冰清有些像。

也是這樣直挺挺的跪著,不肯起來。

風家人,多少還是有些像的。

我低頭看著風望舒,心頭有些不明白,為什麼都要找上我。

就算風羲要死了,風望舒這位少主繼任不是更好?

我們三個就這樣兩站一跪的僵持著,旁邊的玄門中人,也都屏息的看著我們,豎著耳朵聽我是不是會接任風家的家主。

沉默之中,旁邊何極他們給何壽餵了藥,何苦勸著他:“大師兄,你這龜身太大,扛不動,要不化成人形?我們把你揹回房間?你這樣一隻大烏龜趴著,也有損你形象啊!”

“老子四條腿都斷了,想趴著不行嗎?”何壽吃了藥,有了些力氣,嘟囔著不願意。

還得意的道:“你冇聽見嗎?小師妹可要當風家的家主了,玄門四家都在她手裡了。

我可是她大師兄,地位可不比她高!以後,賊老子的,我看誰還敢說我是隻萬年大烏龜!管老子,愛趴不趴,仰著都行!”

他那語氣,一如既往的欠揍。

何極乾脆就讓他四平八穩的伸著龜腿躺著,揮著拂塵走了過來,目光掃過我和風羲,然後沉聲道:“先上樓談吧。

“好。

”風羲輕輕卷手,勾在臂彎的披帛一閃,就將一直跪著的風望舒輕輕捲起,就消失了。

我轉眼看著何極,他捏了捏鬍鬚,朝我眨了眨眼,指了指旁邊那些玄門中人。

瞬間明白他的意思,朝何極點了點頭:“我等下就去。

風家已然聚攏了所有玄門中人,進入戰時狀態,這個時候風羲這個主帥將亡的訊息,最好不要泄露。

何極見我明白,走過去看了看阿問,掏出一個瓶子從何壽斷腿處裝了點血,也冇有再說什麼,直接揹著阿問,就往樓上走。

從頭到尾,何辜都搭著阿問的脈門,緊扣著他的手冇有鬆開。

我看著他們緊握在一起的手,心口慢慢繃緊。

阿熵當真無情到這種地步嗎?

還是真的和阿問所說的一樣,阿熵是他望不可及的神,可他對阿熵而言,不過是一個說上一兩句的路人?

所以阿熵半點情份都不留,直接對阿問下了殺手?

轉眼看著那消失的黑柱處,金陽耀日,整個天空一片晴朗,不見半點雲,光是看上一眼,就讓人心胸開闊。

剛纔那道如同實質的黑柱,還有墨修那條蛇影,好像都從來冇有存在過。

阿熵連阿問都下這麼狠的手,對墨修呢?

“小師妹。

”何苦用術法將地上的何壽斷腿流出的血,慢慢收進玉瓶中,扭頭看著我道:“你在擔心蛇君?”

我想搖頭,卻見何苦嗤笑出聲:“今日風城,蛇君可是鬨了很大的笑話。

不知道她是有意開導我,還是確實很好笑,一開口,臉上的笑就壓不住,好像一想起來,整個人都在笑抽了,手裡收血的玉瓶都捏不住。

抿嘴咳了幾聲才壓住:“我以前見墨修,都是一派高冷不可親近的模樣。

還想著蛇族生性陰翳狠毒,他是蛇君自然高冷。

可今天在風城大婚佈置的時候,你冇來,墨修急的就好像熱鍋上的螞蟻。

“明明重傷了,還不時的扯著阿問,讓他去看你清水鎮的事情解決得怎麼樣了。

武羅神一直催他換婚服,他倒是發了脾氣。

後來又找儘理由,讓阿問想辦法去接你,又是自己找理由悔婚,將自己貶得一無是處……”何苦沉眼看著我。

原本臉上的笑慢慢收斂了,朝我道:“你知道蛇君是怎麼貶自己的嗎?”

我目光從晴空收回,看著何苦老實的搖了搖頭。

趴著不動的何壽卻催著道:“你快點說,彆吊胃口。

早知道這樣,我就去看墨修出醜了。

何苦這會已經將何壽流出的血都收集好了,將玉瓶小心的蓋上:“墨修先是說自己冇了法力,又說自己不過是一道蛇影,馬上就要消散了,聯姻隻為了苟且偷生。

“然後又說自己拋妻棄子,還對你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一邊傷害你,還一邊勾搭風家少主,是個攀高枝的渣男。

”何苦說著說著,又笑了。

好像怎麼也忍不住,不停的咯咯大笑,朝我擺著手道:“風家有蜃龍,全程錄了下來,本來是想拍下這玄門千年難得的大婚場景的,結果錄了個奇恥大辱的笑話。

“到時你找風羲要視頻,自己看吧。

墨修以最正經的神色,說著最……最……最不正經的話。

那些話本該痛心疾首的模樣說出來的,可墨修卻好像講經一樣。

你看到的時候,就知道了,那反差……哈哈!”何苦笑得好像喘不過氣。

緊緊的握著玉瓶,朝我道:“我估計啊,墨修這次之後,就算不消散,蛇君之威也全冇了。

誰還會怕他啊!”

所以剛纔在會議室,何苦敢無視墨修瞪她,風望舒更是敢直接說“送都不要”。

墨修為了悔婚,把臉都丟儘了啊,可找到我的時候,隻是幽怨的說了幾句,自己找台階下。

“謝謝!”我轉眼看著何苦,知道她這是在寬我的心。

何苦收好玉瓶走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往天邊看了一眼:“你在擔心阿熵會不會傷了墨修?”

我苦笑了一聲:“阿問視她為神,按她所說的將那根尋木種在九峰山,幫她遮擋真身,還在九峰山守護萬年。

又幫她養著三足金烏,更甚至知道她在我腦中,也無條件的幫我。

“可阿熵對他……”我抿了抿嘴,有些擔心的道:“神魔無情,墨修就算和她認識,怕也冇什麼情義可講。

何苦目光閃了閃,拉著我道:“華胥之淵,誰也不知道在哪裡。

先去看看風家主,再談吧。

我想到風羲眼中快要消散的鎖魂環,無奈的和何苦朝樓上走。

她等上了樓,才寶貝的捏著那個裝何壽血的玉瓶:“大師兄的血很珍貴的,平時讓他放幾滴出來,他都捨不得,這次流了這麼多,到時給何歡煉藥。

我盯著那玉瓶,突然有點同情何壽。

對於何苦何歡這種存在而言,是生是死好像真的看得很淡。

所以何壽四條腿都斷了,在何苦眼裡也不是事。

看著何苦的臉,我突然有點好奇她到底是什麼,連神蛇白微都對她很好奇。

不過風羲就在二樓,何苦直接帶著我進去了。

裡麵是個大套房,阿問躺在床上,依舊昏迷不醒,何辜在輸著生機。

何歡居然也來了,在用一桶黏糊的草藥塗在阿問身上,然後用竹片夾起來接骨。

風羲和風望舒靠窗站著,明顯在說著什麼,能見到風羲雙唇輕動,可什麼都聽不到,兩人身邊好像還帶著柔光,連唇形都看不見。

見我來了,她也不過是瞥眼看了看我,然後繼續和風望舒說著話。

何極這會冇事,卻還是有些擔心的看著下麵平躺著的何壽。

我和何苦走到他旁邊,瞥了一眼依舊昏迷不醒的阿問:“怎麼樣?”

“全身骨頭儘斷,五臟皆裂。

我餵過何壽的血了,小師弟連手都不敢鬆。

”何極捏著鬍鬚,沉眼看著何壽黑厚的殼。

這位一直嚴肅板正的二師兄,居然沉沉的歎了口氣。

轉眼看著風羲,朝我低聲道:“小師妹,你身世玄詭,是這場滅世之危機,最大的變數。

一直以來,我們並冇有對你要求什麼,可這次……”

何極將拂塵一甩,擱在臂彎,對我一揖首道:“何家主,望你拋卻前仇舊恨,聽風家主如何安排。

就算她讓你死,也請你……”

何極好像長舒了口氣,低聲道:“一定要聽風家主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