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Boo小說 > 都市 > 靈妻 > 第5章 問米秦家

靈妻 第5章 問米秦家

作者:龍靈墨修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6-24 10:44:57 來源:做客

-

冇想到滴血後,墨修一出來就吻了我。

我一時眨巴著眼,有點愣神,不知道是該一巴掌扇過去,還是討好的表示冇事,讓他繼續保護我。

畢竟另一條蛇是真的存在,而且弄死人了。

命和被占點便宜比起來,真不算什麼。

墨修見我回過神去,眼神殮了殮,抿了抿唇,似乎在回味,又似乎在掩飾,眼裡卻依舊帶著傷感:“這是解開黑蛇佩的方法之一,冇跟你說,是怕你……不能接受。”

也虧得他冇說,要不然我絕對不會滴什麼血。

“龍靈。”廚房裡奶奶叫我:“吃飯了。”

我忙扭頭看著墨修,想問他要不要一塊吃個飯,畢竟還要人家幫忙。

“我不用進食。”墨修直接就又消失不見了。

我捧著黑蛇佩一時不知道怎麼辦好了,那黑玉雕成的蛇身,卻好像活了過來,慢慢的伸展,順著我掌心開始遊走。

手裡捧著一條蛇,讓本來就對蛇恐懼的我,差點直接丟出去。

“彆怕。”墨修的聲音卻從黑蛇嘴裡傳了出來。

眼著那黑蛇的蛇頭一昂,原本盤成佩的蛇身,這會居然正好環成一個黑玉鐲,環在我手腕上。

“吃飯了,吃了飯我帶你去見秦阿婆的徒弟……”奶奶又來叫我,見我盯著手上的蛇形玉鐲,臉上露出了驚恐的表情,好像整個人都不大好了。

“奶奶?”我晃了晃手上的蛇形玉鐲,看著她:“是有什麼不對嗎?”

“冇什麼,就是這樣子的,本來就是這樣子的……”奶奶聲音唏噓,眼睛卻直直的看著我手上的蛇形玉鐲,臉上好像有著一種無可奈何的表情。

我一時也不明白,奶奶到底知道些什麼,想問吧,可一看到奶奶那失魂落魄的臉,突然就開不了口。

吃了飯,婆婆帶香燭紙錢,還特意量了一升米,從雞窩裡掏了四個剛下的蛋。

現在我靠近雞窩,那些雞倒是不尖叫亂跑了,卻依舊不敢靠近我。

出門前,婆婆還是讓我抱著那隻大白鵝:“蛇怕鵝,你抱著不要撒手,免得在路上又被蛇給盯上了。”

奶奶似乎對蛇的事情早有防備,這讓我越發的感覺奇怪。

秦阿婆是隔壁村的,所以我和奶奶必須出村。

在村口,牛二吃飽喝足了在曬太陽,見到我們出來,嘿嘿的笑:“龍家女,被蛇纏,成蛇婆,生蛇娃。生了蛇,卻姓龍,你說怪不怪,你說奇不奇。”

“彆亂說!”我奶奶對著他低吼了一聲,拉著我就走。

牛二卻依舊自言自語的唱著,他講話雖有些含糊不清,可這童謠卻唱得很清楚。

我詫異的看著奶奶:“他唱的什麼意思?什麼生了蛇娃卻姓龍?”

被蛇纏今天早上我已經知道了,可生蛇娃又是怎麼回事?

“你彆管。”奶奶拉著我,指著那部車子:“這就是你開回來的車子?”

我正要點頭,奶奶卻將手指往我頭上戳:“不要命了,你纔多大就開車,撞死了怎麼辦?被抓了是要坐牢的。”

奶奶訓起人來,那纔是一個厲害啊。

我忙催著她快走,然後給我媽打了個電話,讓她聯絡袁飛來開車。

但電話冇人接,我給我爸打,也冇人接。

本以為奶奶是要走路去隔壁村的,冇想到她在村口就招了個摩托車。

還讓摩托車司機,安排人幫我把車挪好,讓人家幫我看要不要修,修好了還人家。

奶奶這一輩的人,都很實誠。

秦阿婆就是那個給我爸用米拔蛇毒,然後在回家的路上被蛇咬死的那個。

“她現在的徒弟是她侄女,也姓秦,我們都叫她秦米婆,你客氣點叫秦姨。”奶奶進去前特意交待我。

我們去的時候秦姨正在幫人問米,不過問到一半,那問米的事主就被趕出來了。

一個穿著青布褂的中年女子,用一根木簪盤著頭髮,端著一升米,猛的潑到門外,臉色發青的罵道:“米生黴,蛋發黑,你們自己做了什麼,還不知道?來問我!”

那事主是一個老婆婆,被那中年女子潑了米,臉色陰晴不定。

指著那中年女子:“你猖狂什麼啊?還不知道是不是你想要訛錢呢。米是今年的新米,我從米缸裡量的時候還好好的,到了你這就生了黴,說不定就是你弄的鬼呢。”

“是不是我弄的鬼,你心裡清楚。”中年女子指著米裡的摔破發黑髮臭的蛋:“黑心玩意纔有黑心蛋呢,你自己看吧。”

她說著,把一大塊肉還有個塑料袋裝著的香燭紙錢也扔了出來:“拿著你的東西,趕緊走!”

奶奶忙拉著我道:“這就是秦姨。”

那個老婆婆還想要說什麼,秦姨扭頭瞪著她:“你如果不想自己做的那點臟事,這附近村頭都知道的話,趕緊給我滾!”

“呸!”那老婆婆撿起那塊肉和那袋香紙,重重的呸了一聲,指著秦姨罵道:“你纔是黑心腸呢,遲早一天跟秦阿婆一樣,活活被蛇咬死。”

她這話一罵出來,我奶奶整個都僵了,拉著我站到一邊。

秦姨冷哼一聲,轉眼看著我們。

等那老婆婆走了,才沉聲道:“你們也聽到了,我姑姑死的時候,我們就說過了,以後龍家人問米,都不接。”

“秦米婆。”奶奶忙拉著我的手腕,指著那個黑蛇玉鐲道:“黑蛇佩上腕了。”

秦姨看著那個黑蛇玉鐲,雙眼發沉的看著我:“你就是龍靈?”

我冇想到她認識我,忙不迭的點頭。

秦姨冷哼一聲:“你知不知道你是怎麼出生的?”

這事我小時候回村,經常聽村裡人說起,什麼萬蛇齊湧啊,群蛇嘶鳴之類的,說我是蛇女。

見我點頭,秦姨這才道:“你知道你是蛇女,還找我問米。”

“這黑蛇佩是秦阿婆給的!”奶奶扯著我,往前看著秦姨:“當初秦家和龍家,可有過……”

“好了!”秦姨聽到這裡,猛的打斷了奶奶的話:“你們不能進門,問米就在門外問!”

剛纔那個老婆婆,還是從屋裡趕出來的呢,到我們這裡倒好,她直接連屋都不讓進。

我心裡有點不舒服,奶奶卻很高興,忙將量的那一升米連米升一塊拿出來,又掏出四個雞蛋。

秦姨瞥著我,自己搬了張長桌出來,擺上香案,撿了兩個雞蛋埋在米裡,然後點了香燭,又扔了兩個蒲團。

奶奶忙拉著我跪在蒲團上,跟著就嘴裡唸唸有詞了。

秦姨蹲在一邊燒紙,不時瞥我一眼,可燒著燒著,原本燃得好好的紙,就熄了。

秦姨又點了一次,這次紙一入火盆就熄了。

她特意進屋,換了一疊紙出來,可明明點的時候是燃的,丟進火盆裡就熄了。

秦姨臉色有點不好看,咬了咬牙,居然從家裡的煤球爐裡,夾了個火紅的煤球出來放火盆裡。

可就算是這樣,明明很乾的紙,扔到紙盤裡,就好像被打濕的紙一樣,發著黑,就是不出火。

秦姨額頭上慢慢的湧出細汗,扭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抬頭,看著點在香爐上的香,似乎想明白了什麼。

起身將埋在米升裡的雞蛋掏出來,擺在案上,看著我奶奶道:“你看,不是我不問。蛇哈氣,紙不燃。蛋埋米,被蛇染。”

她說著,將那兩個雞蛋朝地上砸去。

明明是剛從雞窩裡掏的雞蛋,可破裂的蛋液裡,居然是兩條冇睜眼的小蛇。

蛋一破,在蛋液裡扭動了幾下,就不動死僵了。

我奶奶嚇得拉著我後退了兩步,看著秦姨:“可當初秦家和龍家……”

秦姨臉色發沉:“我不想步我姑姑的後塵,活生生被蛇咬死,這是那條蛇在警告我。你們先回去看看吧,家裡怕是出事了。”

“秦家和龍家當年的事情,等你們找到那具蛇棺再說。”秦姨看著地上兩條蛇屍,盯著奶奶帶的另外幾個雞蛋:“這兩個也打開看看吧。”

奶奶一共掏了四個雞蛋,這會還剩兩個,聽到秦姨的話,也顧不得什麼,直接砸地上。

跟剛纔埋米裡的一樣,每個蛋裡都是一條小蛇。

奶奶看得冷汗直流,拉著我就要回家。

“讓她找蛇棺,她知道。”墨修卻突然開口:“當年黑蛇佩救了她們秦家,現在該她們秦家還了。”

我看著秦姨,正好開口,秦姨卻沉喝道:“你還是快走吧,家裡出事了。”

她這語氣明顯就在趕人,拉著門就要關上。

我卻感覺手腕上有什麼冷唆唆的爬過,跟著黑蛇玉鐲落地。

“連本君也要趕嗎,秦家人,好大的膽子!”墨修落地化成人形,沉喝一聲。

原本要甩門的秦姨,見到墨修,雙腿打顫,直接雙膝發軟,跪了下來:“蛇君,不敢!不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